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75,內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275,內亂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場面頓時混亂起來。不必多說,傳教士和啤酒兄算是兩個派別的頭頭。而且從一開始他們兩個應該就不對眼了,只是他們一直都沒有擺在明面上來而已。而現在終於爆發了出來。

相對而言,傳教士果然更厲害一點,雖然他中了一槍,但倒地之後迅速地被人往後拖去,而且還站了起來。他顯然早就有所防備了。但啤酒兄的手下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只是眨眼之間就被幹掉了五個。

啤酒兄撲向傳教士,傳教士卻已經躲進了人群裡面,兩個赤膊男擋住了啤酒兄。啤酒兄一腳踹退一個,身體竟然在這個時候後退,有人正端起槍,要對他來一槍的時候,他已經把一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面。

他這個舉動讓很多人都感到吃驚。連我都吃驚不已。他這是要幹什麼?他最應該做的就是劫持到傳教士,或者把傳教士一槍爆了頭,那才是正事兒;他現在劫持我又算什麼事?

一陣聲,好些人都把子彈上膛,把我們圍了起來。

啤酒兄現在只有三個手下,他們圍在了我們的身邊,手上也端著槍。

眼看著那些傢伙就要開槍了,傳教士這個時候大聲叫道:「停1

小猴子一個滾地,滾到了傳教士的身邊,瞪著啤酒兄,大聲問道:「隊長,你這是要做什麼?1

啤酒兄並不理會他。

三隻手卻笑了起來,「哈哈,有趣,有趣1

有一個傢伙問傳教士:「天父,為什麼停?」

傳教士卻惡狠狠地瞪著啤酒兄,說:「早就知道你跟我們不是一條心!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嘿嘿,放我們走。」啤酒兄笑著說。

傳教士淡淡地說:「放他們走1

啤酒兄再次說道:「哦,差點忘了,還有他的東西,一併交出來。」

傳教士瞪著他,並不說話。

「要不然我可真殺了他,大家一起玩完,也是一件快事,不是嗎?」

小猴子大聲說:「你要殺就殺,廢什麼話?」

啤酒兄這小子果然不是人,他一刀就割下,我的腦中轟一聲炸開了。因為身體本身就比較麻木的原因,所以這點疼痛倒也算不了什麼,倒是感到脖子上面有液體流下,這種感覺非常不妙,而且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我並不知道他到底割得多深,但我知道這小子是真的發狠了。

傳教士大聲說:「給你1

有人大聲說道:「天父,為什麼要答應他?」

三隻手卻大叫道:「帶我一起走1

有氣無力等人也叫道:「帶上我們。」

啤酒兄轉頭看著他們,說道:「不好意思了各位,如果我把你們也帶走的話,估計他真的要跟我拚命的,老子可是只有一條命,我只帶走張良,他還會讓我們出去,要帶上你們的話,那就沒辦法啦。」

他說的倒也是實情。這些異能者其實就是傳教士的底牌,也是他們活下去的最後法寶。如果連他們也一起帶走的話,傳教士就不會這麼好說話了,肯定會拚死一戰,大不了大家一起玩完,也不是什麼大事的。

啤酒兄還是相當有分寸的。我說不出話來,現在頭腦昏昏沉沉的,感覺力量正在快速地流失著。

啤酒兄大聲說:「快點!小三,去拿。」

他一個手下點了一下頭,走向了傳教士。

傳教士恨恨地摘下了手上的手錶,交到了小三的手中,又從腰間拔出了匕首,遞向了小三。

小三正要接過,不過傳教士也夠狠,竟然一反手,就把小三的一根指頭削了下來。小三大叫一聲,後退了一大步。

啤酒兄大聲道:「再有小動作的話,老子就真的殺了他1

三隻手大聲笑道:「殺!殺1

而周圍的那些普通人卻有些理解不了,他們都顯得有些茫然。傳教士嘆了一口氣,把匕首扔到了小三的腳下,說:「讓他們走1

我心裡同樣也不平靜。啤酒兄只是抓走我,又有什麼用呢?難道他真的要殺掉我不成?還是他最終會放了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小三撿起了匕首。啤酒兄一手緊緊抓著我,我的重量幾乎都已經在他的身上,身邊又跟著小三等三個拿著槍的傢伙。遠處除了傳教士手下的打手和那些普通人之外,還有原本的保安隊的成員,他們顯然並不是啤酒兄的心腹,現在也留在了這個尷尬的地方。

我們慢慢往樓梯走過去。速度並不快,感覺好像永遠也走不到頭一樣。

人群讓開了一條通道,看著他們曾經的保安隊長離開。終於踏上了通往上面的樓梯,我的感覺越來越不妙。再走了幾步之後,我終於腳下不穩,差點連啤酒兄都被我絆倒在了樓梯之上。

啤酒兄把手錶戴到了我的手腕之上,我幾乎已經感覺不到這玩意兒了。

但是忽然,我感覺到了力量在回復,身體好像迅速地復原著。同時啤酒兄和他的幾個手下都離開了我一步,我也終於可以站直身體了。

我轉頭看著傳教士那邊,他們依然冷冷地看著我們。只不過他們的小動作現在越變越慢。一低頭,我就注意到兩條手臂也在不斷地變化著,原本腫得像豬腳的手臂,現在終於在慢慢復原。

啤酒兄真的只是在幫助我嗎?

我轉頭看向他,他臉上的表情很平靜,看不出來什麼。身體恢復得非常快,現在手臂已經恢復了過來,輕輕握了一下拳,這就是力量。雖然身體現在還很虛弱,不過我轉身往下走了一步。

這一步之間,我差點撞到了那個小三,還好我穩住了身體。現在他幾乎是靜止一樣在我的眼前。幾步之間就下了樓梯,而這個時候眼前卻再次變化,眼前的傳教士等人的動作恢復了過來,大部分人的臉上都露出了茫然的表情,然後有人大聲驚呼:「瞬移?1

我的身體還是太弱了,現在都有點搖晃起來。更加要命的是現在衣服竟然還起了火,讓我瞬間就變成了一個火人。

看來這最底下一層果然不是一般的地方,連我在這裡也不能例外,在這裡異能完全就不頂事。

身體被一扯,啤酒兄說:「走1

是的,現在既然沒有辦法對付他們,我們當然只能走。而現在傳教士也沒有叫他們開槍。

我們快步往樓上走去。身體的火終於熄滅了,啤酒兄推開了第十七層一個房間,從裡面扔出來一身衣服。我穿好了衣服。而在這個房間裡面竟然還有麵包,我順手拿了兩個,一路啃著,一路往上面走去。

正走著,從牆上忽然伸出來幾隻手,把我嚇了一跳,但啤酒兄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一刀子下去,砍斷了一隻,另外幾隻手嚇得趕緊縮了回去。

傳教士用大聲公大聲說道:「讓他們走1

終於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而我卻忽然想起,「不是說這整棟樓都不能發揮出異能嗎?」

啤酒兄笑了笑,說:「誰說的?那只是能偶爾發動一兩次而已。那傢伙一直都在騙他們,想把我也當成傻子,我呸。」

原來是這樣。那麼現在看來,除了那第十八層,上面還是可以發揮出異能的。這樣看來的話,傳教士他們也就只能留在最底下了。

「為什麼幫我?」

我問出這個問題之後,啤酒兄的腳步停了下來,他的三個手下也停下了腳步。好像對於這個問題他們也要認真考慮一樣。

啤酒兄再次抬腳往上走去,「如果我說我只想做一個普通人,你信不信?」

我怔住了。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只會希望自己一直都只是一個普通人呢?這說不通埃在這個世界,異能才是王道,才是活下去的保證。哪怕就先不說什麼狗屁的活下去,就是拉風程度也完全不一樣埃

難道啤酒兄真的只想一直做一個普通人?

小三緊緊握住了他的斷指的傷口,說道:「看看那些所謂的異能者乾的事情,我們都感覺到不恥。所以只想做一個普通人有什麼錯?在老大的帶領下,我們一樣也能活得很好的。」

啤酒兄笑著說:「其實也不盡然,主要是我也算是一個覺醒者,現在只是覺醒了以前的記憶而已,至於異能的話,似乎也能感覺到一點點了。」

我不禁怔住了。

小三驚聲問:「老大,你有異能了?」

啤酒兄笑著說:「只感覺到了一點,其實想來也不是什麼難事。難道你們不知道在異能者裡面分為守護者和覺醒者嗎?一般的守護者就是那些獨眼龍,而覺醒者不同,他們表面上看起來就跟我們一樣。什麼叫覺醒者?就是本身就有這樣的能力,隨著時間就能慢慢覺醒,不是嗎?」

小三苦著臉說:「那我們呢?」

「你們?當你們覺醒以前的記憶的時候,應該也能得到的,著什麼急?」

我說不出話來。像余帥風雷那樣的覺醒者,其實早就覺醒了以前的記憶不成?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沒有異能的。

而現在,連啤酒兄都已經覺醒了。我感覺到將會遇到越來越多的覺醒者。李紫不正是這樣嗎?

只不過她這個覺醒者並不喜歡去屠殺普通人。還有餘帥手下的那些覺醒者呢?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如果能聚到一起,那也是一股不小的戰鬥力了。

而像老鼠等人,似乎應該也是這樣覺醒的,他們經過了這兩輪之後,現在已經變得非常強力了。

這就是覺醒者?

只是他們的實力跟那些所謂的守護者相比,應該會弱上一些吧?畢竟獨眼龍都是經過了好幾輪收割才存活下來的。而這些覺醒者,有些可能只是經歷過一輪收割而活下來的。

而像張志偉和劫財色這兩個傢伙,有可能也變成覺醒者嗎?如果他們真的變成了,不知道能力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