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77,新生的鬼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277,新生的鬼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現在我倒覺得有點沒有防備起來。因為我們現在還沒有回到學校呢。但就是來得這麼突然。

天空大亮,沒有烏雲。雖然我看到了左手美女,但並沒有看到大老二和蛋蛋。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這裡。

那麼多的人剛才不見蹤影,現在終於冒出了頭。我緊緊握著拳頭。轉頭看了一下啤酒兄,他也顯得比較緊張,更不必去說他的那三個小弟了。人命都不是命現在,誰死都有可能。也許在下一刻,我身邊就會變得空無一人。而這一次的收割,會以怎麼樣的面目出現呢?

應該直接就跳最後一階段了吧?因為現在的普通人已經很少了,根本就經不起收割,而且殭屍兄也早就現身了。

他飛在天空之上,那身影讓我有些絕望。

天空之上,一個巨大的身影正在慢慢形成,看起來很模糊。並不是像以前一樣出現一對大眼珠和一張大嘴巴,而是直接出現一個人,這點讓我有點感到意外。不過現在是直奔主題的時代,想到這裡也就釋然了。

那個身影顯得很模樣,只能看出是一個巨大的人形,左手並不存在,但是右手握著一個巨大的盾牌。

看起來果然是鐵柱。那小子果然成為了本體。只是他這個本體好像並沒有什麼大作用。現在他能收割到什麼呢?

我本來以為他會說幾句話的,但他並沒有。看樣子他根本就不想說話,而且也沒有時間說話。殭屍兄在他面前顯得很小,就像是一隻螞蟻站在大象面前一樣,但此時殭屍兄直接就往本體沖了過去。

並沒有沉悶的對撞聲,也沒有巨大的吼聲,一切都像是在無聲無息中發生一般。巨大的盾牌根本就不堪一擊,在殭屍兄面前,鐵柱看起來完全就只是一團霧氣一般。殭屍兄直接穿過了鐵柱那巨大而模糊的身體,那個巨大的身體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小三驚呼了一聲。另一個傢伙說道:「巨人是誰?」

沒有人回答他。現在大家都緊張地抬頭看著天空之上。殭屍兄怎麼會這麼強大?他好像就在等著這一刻一般。他的身體迅速地本體的身體之間穿梭著,本體虛幻的身體瞬間就被洞穿得千瘡百孔。

遠處也響起了驚呼聲。

我也萬萬沒想到本體竟然這麼沒用,剛一冒頭,看來就要被殭屍兄幹掉了。

他出來做什麼?只是證明一下要開啟收割日嗎?竟然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這麼要被幹掉了?還好我注意到了他那斷掉的左手,這就證明至少左手美女還在這下面的,至少她還有一點戰鬥力的。

這時,地面也開始震動起來,我似乎聽到了千軍萬馬的奔騰聲。遠處冒起了無數的煙塵,不一會兒,一大夥公雞出現在了我的視野裡面。看模樣至少有一百多個,他們都是跑步過來的,而且跑步的速度非常快。

我不禁怔住了。

公雞終於也開始了行動。

只不過除了公雞之外我並沒有看到其他人。

再抬頭時,天空之上已經沒有了本體,只有一個殭屍兄。本體那個身影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啤酒兄緊緊握著槍,對準了上面的殭屍兄,不過現在距離太遠,根本就打不到。我也緊張了。殭屍兄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幹掉了本體,他接下來要幹什麼呢?

他並沒有馬上行動。他輕扇著翅膀,身體在空中懸浮著,看起來很拉風。只是距離太遠,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在另一個方向傳來了震動聲,十八層那邊有一棟高樓模樣的東西冒了出來。我看出來了,那正是上一輪曾經出現過的場景,十八層拔地而起,看那高度,應該就是十八層的模樣。那是一棟奇怪的大樓,看起來是一個圓錐形的,上端很小,下面卻越來越大,而且還搖搖晃晃的,看起來像是隨時都可能散架一般。但沒有人看不起那奇怪的建築。畢竟異能者在那裡也討不了好的。

最頂上冒出了幾個人影,看不清到底傳教士在不在裡面。

「最後的時刻終於到來了。」我的身邊忽然傳來了這樣一個聲音,我一開始以為是啤酒兄,不過馬上反應過來這根本就不是啤酒兄的聲音,而是……

黑手?

這小子不是已經死了嗎?好吧,這小子果然詭異到了一定的境界,想不到在現在這個時候他竟然還沒有死亡。

我轉頭看向他。他正站在我的左手邊,看起來完好無損。啤酒兄和他的三個小弟同樣大吃了一驚,一個傢伙大叫道:「什麼人?1

啤酒兄他們的槍口都對準了黑手。

黑手卻淡定地看著上面的殭屍兄,然後轉頭看著我。

我問他:「你不是死了嗎?」

黑手淡淡地說:「我可是守門人。」

守門人了不起?哪怕就是卡恩,也有被人單刀突進的時候埃不過看到他還活著,我也不想去打擊他,至少他應該算是一個朋友吧?但是吃過那麼多虧,我心裡頭還是要提防他一下的,於是我緊緊握著手中的匕首。

「別緊張,我又不會殺你。要不然我早就動手了。」

這也是實話。這個詭異的傢伙,在這個時候看起來比殭屍兄更加詭異了。他好像對於啤酒兄他們根本就不在意。

但是啤酒兄卻皺著眉頭,說:「我好像見過你。」

黑手笑了笑,看了他一眼,說:「當然見過我,你是我兒子,你的真名叫黑腳,你信不信?」

我差點笑了起來,這傢伙現在在四把槍的槍口之下,竟然還這麼不正經。

啤酒兄皺了皺眉頭,看起來並沒有心情去爭辯,而是說:「我好像真的見過你。」

黑手點點頭,說:「是的,我曾經在你的小店裡面買過東西,記起來了嗎?」

看來這又是在扯之前他們還活著的時候的事了。

我當然不知道那些見鬼的事情。只是感到奇怪黑手這個時候冒出來是什麼意思。

我卻對他那個守門人的身份感到好奇,問他:「你守的是什麼門?」

黑手並沒有理會,看著正在過來的那個公雞,忽然嘆了一口氣。

那個公雞快步跑過來,「張良,你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

公雞看起來狀態很好。他們手裡並沒有拿武器,但以他的能力來講,我倒不擔心他。他畢竟也跟黑手一樣,是根本就不會死的狠角色。看來能活到最後的,估計就是這公雞了。

也許他之所以放那些普通人進入學校裡面,就是給他提供分身吧?

想一想那些普通人也真夠可憐的,現在估計大部分都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意志,而成為了一個又一個的公雞。

一團黑雲一般的蟲子飛快地接近。它們發出巨大的嗡嗡聲讓我們都緊張了起來。啤酒兄他們的槍口又對準了那團蟲子。蟲子烏雲在我們面前五步左右落於地上,變成了一坨屎,他的臉色有點白,慢步走過來,問:「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

啤酒兄的三個手下卻在抹著汗,小三說道:「這些異能者,太詭異了1

我想跟他說一坨屎還算好的,有些比他還更詭異的呢。不過現在看他的模樣,還是不要去嚇他好了。

現在我們這個小隊也算有點意思了。我現在異能重新回來了,隨便面對什麼敵人,也沒有什麼問題;而且還有一坨屎和黑手這兩大狠角色,再加上一百多個公雞,還有一個現在還沒有展現異能但自稱已經開始覺醒的覺醒者啤酒兄,所以我們的戰鬥力還算可觀的。

怕就怕再冒再冒出來幾個有著司徒無功那樣能力的傢伙。

我很期待著余帥也跟黑手一樣這樣重新冒出來,不過我並沒有看到。當然我更期待的是蒙蒙冒出來。

只是我也沒有看到。

暫時並沒有新人加入我們。我們這一伙人,暫時就這麼成型了。

這時殭屍兄依然一言不發,而且也沒有新的動作。話說我好像記得他從來就沒有說過一句話的。他應該還沒有靈魂,要不然他也不會一直對我誓在必得的。也許我就是他的靈魂吧?

黑手說道:「我們趕緊走,要不然等下就不好走了。」

啤酒兄問道:「去哪裡?」

「去他的地盤。」黑手指著公雞。

公雞點點頭。這個時候根本就不上車,而是直接跑向那一大夥公雞那裡。小三又小聲說道:「這他媽的一百多個,哪個才是真正的?」

跑在他身邊的公雞說:「每一個都是真實的。」

「啊?這就是你的異能?也太可怕了吧?」

「這不是異能。」

「那是什麼?」

「本能。」

「本能?你還當我三歲小孩不成?這怎麼可能不是異能而是本能呢?明明就是異能。」

「反正你愛信不信。哦,對了,現在我倒有點喜歡你了,要不然我也把你變成我?」

小三馬上用槍對準了公雞。

公雞拍一下他的頭,說:「這樣不好,把你變成了我之後,你的個性就消失了,放心吧,我還沒有那麼饑渴。」

我不得不提醒他:「你不要亂來。」

「放心的,我不會亂來的。」

我們衝進了公雞大隊中。而現在,這一大群公雞保護著我們往學校那邊跑去。

小三說道:「被這麼多人保護著,忽然倒覺得好有安全感了。」

黑手說道:「安全個鬼!我現在只擔心一件事。」

小三問:「什麼事?」

「我就怕這本身就是某傢伙設的局而已1

某個傢伙設的局?當然不是單指眼前的這個事件,而是放大了往整個事件來看。這整個事件,很有可能就只是某個傢伙設的局而已。

試想,張良被他的兒子幹掉了,身體竟然被人冰封住,而保有一線生機,而在他的體內,卻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詭異事情,先有司徒無功和蒙蒙,現在司徒無功和蒙蒙都不在了,反而冒出來一個殭屍兄。如果不是有高人的話,肯定不能讓張良的身體一直保持著生機的。

我們正在跑著,而這時殭屍兄的話終於響了起來,我不禁停下了腳步。這是他第一次開口,他的聲音聽起來並不響亮,但聽得清清楚楚。

他好像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淡淡地說:「大家好,我是新生的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