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78,直到最後一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278,直到最後一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殭屍兄竟然是新生的鬼王。

這點我以前還是不敢去想象的。這是他的第一句話,這就說明其實他是在幹掉了本體之後,才有這個能力說話,還是怎麼樣,我暫時也搞不清楚。

回想一下自從殭屍兄出現之後,整件事情就變得更加詭異起來。光是那些死掉的人就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自從來到省城之後,二皮臉成為了我的輔導員,而且他還結婚了。羅澤成為了我的室友,我們跟以前一樣,也是兩個人住一起,並不跟其他人住在一起;試想一下跟前一輪不同的那些人,一個是李紫,她現在是一個警察,而且有異能,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她並不是一個真正的人或者死了的靈魂,而只是在這個世界虛構出來的而已;還有張璇劉玉玲,這兩個女人也跟前一輪完全不一樣,張璇倒好,已經死了;但是劉玉玲現在不知道去了哪裡,以她跟空道八的關係來講,說不准她會來一場報復行動。

而死的人,就有曾經一度得到了我的能力的空道八,而詭異的是他竟然代替我死掉了。這樣說的話,似乎還欠他一條命一樣。

殭屍兄自從剛出現的強勢之後,後來就不怎麼行動,看起來非常低調。而鍾老鬼他們顯然對於殭屍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但不管怎麼樣,現在殭屍兄不僅高調地幹掉了剛剛冒頭還沒來得及說上一句話的本體,而且還開口說出了話。

現在想一想,死掉的那些狠角色,還是夠多的。比如說蒙蒙離開了,司徒無功離開了,而余帥和刀疤也都死了。還有張璇也死了。

現在看來能力最強的可能就是我和二皮臉了,還有一個詭異的黑手。

我不禁感到身體一陣冰冷。現在收割日開始了,殭屍兄也行動了,他竟然還是新生的鬼王。

所謂的「新生的」,自然就不是以前原來那個。

黑手嘆了一口氣,「果然。」

「果然什麼?」我不禁問他。

「果然沒有錯。原來是他設的局。」

誰設的局?原來這一切,果然完全只是一個局嗎?這個局,就是在對賭不成?對賭最後是我活下來,還是這個新生的鬼王活下來?或者,不論哪個活下來其實都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這具身體能夠復活?

啤酒兄怔怔地問:「誰?」

「鬼王。」

我幾乎都能夠想象出那個畫面來了,在張良被捅了一刀之後,鬼王出現,把將死的張良給救走了,然後用那種玄冰把他冰封了起來,保持住身體的生機,再然後,把自己的靈魂分割一部分進去——又或者原本在張良的身體裡面就有著鬼王的部分靈魂。只是司徒無功和蒙蒙在這裡面又是什麼角色呢?

也許司徒無功跟鬼王是合作的關係;至於蒙蒙的話,有可能前提並不了解這麼多,他只是單純的發現了司徒無功的動作,所以也殺了進來。

小三問道:「鬼王是什麼人?」

黑手說道:「我現在終於有點明白了。或許鬼王一開始只是要司徒無功進來而已,讓司徒無功得到他的能力,只不過後來羅澤殺了進來,所以司徒無功算是無功而返了,想不到他卻轉換了目標,對羅澤下手了。其實手下的實力,羅澤也不差,雖然他本身的能力不強,但他手下有好幾十號人。」

啤酒兄另一個小弟說道:「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一個公雞說:「聽不明白那我們就趕緊走,再不走就怕不好走了。」

我們趕緊繼續趕路。不過他說對了,現在果然不好走了。因為那個新生的鬼王已經把注意力轉到了我們,他說道:「誰抓住張良,獻給我,我就會給他自由。」

這句話說起來很搞笑,好像他現在就是新的本體一樣。我不禁輕笑了一聲。但是馬上就怔住了。他幹掉了本體,他不是新的本體又是誰呢?或許他已經差不多接手了這個世界了吧?只是現在好像並沒有人聽他的一樣。先不要說那些離我們遠的,就在我身邊的人也沒有對我下手的意思。

不過我還是提防著。這還真的讓我難受。前一刻還是夥伴,而在這時我卻想著任誰也不能絕對相信。所以我緊緊握著匕首,而且手還差點按到了手錶了。

如果這個時候他們敢動我的話,我馬上就會發動異能的。我倒不是怕他們,但是不得不防。

特別是啤酒兄的這幾個小弟。

小三說道:「他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黑手說道:「他的意思就是,如果把張良獻給他的話,以後就有做鬼的可能性了。」

「操!做鬼?那有什麼好的?」

「是啊,做鬼當然沒有什麼好的。不過做了鬼之後,還是有機會能做成人的。早在以前,有人就已經在做這方面的研究了。」

我們一面跑,小三一面問:「研究什麼事?把鬼變成人?」

「嗯。說起來可能你不會理解,就是做出一具空白的身體,然後鬼魂就可以進去佔據,這樣就變成了真正的人了。只不過說起來簡單,但實際做起來的話,卻很難,因為鬼魂要進入身體裡面,本身就很困難,再加上完全空白的身體,也不容易做到。」

「鬼上身不是很容易的么?」

「鬼上身那是另一回事了。我說的是鬼真正變成人,那是不容易的。鬼上身那也只能是暫時性的,如果把原來的那具身體的靈魂都吞了的話,那具身體也會死亡了,所以那樣並不是真正的變成了人。」

反正聽不明白。

不過我們還是小心提防著四周。就擔心著忽然會冒出幾個傢伙要幹掉我們。

而這時,我聽到了風聲,殭屍兄竟然直接往我們撲了過來。看來我還是他的首要目標。

小三大叫道:「小心1

啤酒兄比他鎮定多了,直接停步,舉槍就射。一連五發子彈打出,他的肩膀一抖一抖的,看起來也承受了相當大的後座力。

殭屍兄在空中像老鷹一樣盤旋,並不馬上撲下,離我們大概有十米左右的高度。這樣的高度,以啤酒兄的衝鋒槍,殺傷力依然很大,而且他幾個小弟的手中也有槍。

不過殭屍兄現在看起來比以前靈活得很多,根本就打不中他。

我們停下了腳步。

黑手皺著眉頭說道:「現在看起來不好辦了。我們慢慢過去吧。」

啤酒兄的兩個小弟還在不斷地開著槍,只不過一分鐘不到,這兩個小弟就沒有了子彈,他們喪氣地把槍扔在了地上。

啤酒兄皺著眉頭。

這時殭屍兄看起來更加大膽了一點,竟然又降了一點。

啤酒兄開槍。

殭屍兄馬上又飛高一點。

我們不得不停下。這麼一直被他騷擾的話,根本就走不了。

他的機動力實在太強了。我們拿他根本就沒有辦法。

黑手皺著眉頭說道:「他怎麼不去殺其他的異能者?反而一直纏著我們?這樣不對勁啊1

我不禁好奇地問:「殺其他人?」

黑手點點頭,說:「是的,通過殺其他人,現在他可以加強力量,那才是最可怕的,如果他一直這樣纏著我們的話,我倒不擔心。怕就怕他現在轉身去獵殺其他的異能者,那就可怕了。」

殭屍兄應該聽到了我們的對話,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呼的一聲,直接往下面衝過來。

啤酒兄和小三再次開槍。

槍聲不斷響起,殭屍兄再次升高。

而這次,連啤酒兄和小三都沒有了子彈。

小三緊緊抓著手裡的槍,說道:「至少還可以當棍子用。」

啤酒兄卻不說話。現在的他看起來有點心事的樣子。我當然不知道他心面在想著什麼。不過公雞卻笑道:「援軍終於來了。」

果然,在前面,再次出現了一大夥的公雞。看模樣至少也有一百多人。我現在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公雞了。而且竟然還是分批次過來的。難道過來一批,那邊還在不斷地感染著新的公雞嗎?

這點說起來是非常恐怖的。更讓我感到恐懼的是,我忽然想到原來那些異能者一開始就在屠殺著普通人,說不準一個方面就是害怕公雞!

普通人太多的話,以公雞的能力,可能會無限感染下去,那麼到時候滿地都是公雞,那麼誰還會是他的對手呢?但是現在,公雞能感染的人普通人已經所剩不多,所以實力算不上太強。

我不禁轉頭看看四周的公雞。他明知道這一點,竟然在以前也沒有採取動作。也不知道他是不敢行動呢,不是不想去行動。

那伙公雞跑過來之後,我竟然還看到了張志偉。那小子站在公雞的堆裡面,倒有點格格不入。

隨著這一大夥援軍的到來,殭屍兄並沒有採取行動,而只是依然在我們上空盤旋著。

我不禁鬆了一口氣。以殭屍兄的強橫,他應該不至於怕我們才對。

張志偉跑到了我的身旁,大聲問:「沒事吧?靠!太嚇人了!怎麼出去了這麼久呢?」

我還沒有回答他的話,就聽到殭屍兄說道:「既然你們不願意幫我抓住張良,看來還得我親自動手才行,那麼,收割就開始吧。這一次,在這個世界,異能可以無限疊加,只要你們能殺掉身具異能的人,就能得到他的異能。嘿嘿,現在,開始瘋狂吧。」

這小子果然不是人,竟然在這個時候說這麼火上澆油的話。不過說實在的,這樣直奔主題,這種性格我還是相當欣賞的。

只不過也太惡趣味了一點,現在就要看大家自相殘殺嗎?

而我呢?要怎麼做呢?難道跟他們一樣,大開殺戒不成?

張志偉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殭屍兄這個時候卻低頭看著我,說道:「那麼,就開始吧,看最後,是你收集的多些呢,還是我收集的多些呢?還有就是看最後是你活呢,還是我活呢?」

說完之後他就飛走了。

我怔住了。原來他是要跟我比賽?他的意思是要殺掉這裡所有人?最後就只剩下我跟他?

我的身體在這一瞬間幾乎動彈不了。

這太狠了。

殭屍兄一邊飛走一邊說道:「開始吧,直到最後一個。」他的聲音依然很輕,不過聽得清清楚楚。

直到最後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