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79,分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279,分別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對於一些反應遲鈍的傢伙來說,可能殭屍兄的話他們一時半會兒還反應不過來。但是對於剩下的絕大多數的那些iq達到了普通水平以上的人來說,殭屍兄的表態就再明顯不過了。

這裡只能有一個人能活下去。除了活下去的那個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會死。這場殺戮只有到了只剩下最後一人時,才真正的完結了。而且更加可怕的是,再也沒有所謂的朋友和同伴,能相信的也就只有自己了。也許剛開始的時候,某個傢伙會跟你稱兄道弟,但到了關鍵的時刻里,他為了得到異能,為了增強力量,或者為了成為那最後的一個人,他就會毫不猶豫地從背後捅一刀過來。

這才是最可怕的,所有的一切都擺到了明面上來。也許有人還有僥倖心理,認為他會是那最後一個人,或者最後兩個之一,但我卻知道,真正內定最後兩個之一的,就只有殭屍兄而已。至於我呢?我不知道,也許現在的我也可以死亡,也許從這一刻開始,我的死亡並不會被這個世界造成任何影響。

當然也許有可能殭屍兄只是為了好玩,他同樣有著和前任本體的惡趣味,他就是想看到人們自相殘殺,而最終剩下的,就只有我跟他兩個而已。

到時我怎麼打得過他呢?

看樣子似乎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

照理說,現在應該是殭屍兄去獵殺異能者的好時機,但是他並沒有行動,而是飛往了高空。天空上萬里無雲,他的身影顯得那麼明顯。他似乎只是想從上面冷冷地看著這裡的事態發展而已。

張志偉怔怔地問:「這……這算是什麼意思?」

黑手淡淡地說:「這就是最後的一次拚命的機會了,拼過了這一次,大家都會消失的。」

「消失?」

啤酒兄和他三個小弟也怔住了。啤酒兄還好一點,他至少是明白這一點的,他呸了一口,說道:「這傢伙夠狠啊,竟然規定只能剩下最後一人。難道他就這麼在上面看著嗎?」

小三問道:「老大,現在怎麼辦?」

殭屍兄跟以前的本體還是不同的。在上一輪的收割中,本體還有興緻玩了很久,但現在殭屍兄接過了本體之位后,直接就往真正的主題上去,明顯是想結束這一場鬧劇了。

但是現在這世界上面的人還是很猶豫的。

所以殭屍兄再次說話了:「從現在起,我將每十分鐘殺一人,嗯,沒有殺人的優先被我殺,好好乾。」

好好乾?

這他媽的是什麼意思?意思他現在的能力強到了無法曝步了嗎?他可以隨意去殺人嗎?我倒想看看。

老子就不殺人,看他能把我怎麼辦呢?現在我們這邊這麼多人,他要是敢衝過來,我們就敢跟他正面打。

張志偉吐了吐舌頭,「聽起來好嚇人的樣子。」

啤酒兄笑了笑,說道:「那我們就等著他過來?」

黑手說道:「只怕不會這麼容易的。我們現在跟他的目標張良在一起,哪怕我們並沒有去殺人,他也不會真的先過來我們這邊的。更加可能的是他會去殺別人。但是這又有一個壞處,那就是我們的力量並不會得到增強。試想,先不要說那個傢伙殺得人多了,他的力量更加強大不說;哪怕就是別的哪個異能者殺人殺得多,無限疊加了異能之後,那也是非常恐怖的,到時候要過來殺我們,更加麻煩。」

現在真正到了考驗的時刻了。一方面如果我們不去獵殺異能者的話,我們的力量就得不到加強,如果哪一方的異能者變得強勢了起來,我們這邊有危險,我們可能還會成為別人的獵物;而如果我們去獵殺的話,如果同心協力的話,倒也不是什麼難事,怕就怕我們當中會有人出二心,從背後捅刀子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說實話也非常危險。

反正現在看看身邊這幾個人,好像一個個都跟我們一條心一樣,但實際上呢?想一想上一輪,張志偉這小子就對我捅過刀子,還有那個孤雁小美女,同樣對我捅過刀子。真是防不勝防埃

誰又能保證啤酒兄或者哪怕黑手再或者張志偉不會再次對我捅刀子呢?我緊緊握著匕首,一動不動。我現在實在頭大,如果只是去獵殺獨眼龍的話,我倒是樂意的,只是這樣被殭屍兄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實在很不爽。所以我不想去獵殺。再說了,一味的獵殺,我也不喜歡。

我看了一眼張志偉,正好這個時候他也看了我一眼,他馬上轉過了頭。

黑手說道:「既然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那麼,我就去行動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這小子說完之後就脫離了我們,大步往市中心那邊走過去。他的背影看起來倒是很瀟洒。

遠遠的那些人現在也有些騷動了,他們中有很多人看向了這邊。也許注意的正是獨自離開的黑手。

他們現在要對黑手下手了嗎?話說黑手這傢伙,也不知道會不會在這一次中真正的死去呢?也許會吧,畢竟這一次是只能剩下最後一個了。

這個時候,終於有人開始行動了,遠處傳來了一聲慘叫聲,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偷襲了另外一個傢伙。反正我這個角度看不到。

我卻感到有些無力。沒有人能夠倖免。反正這裡只是一個虛幻的世界而已。而最終能走出這個虛幻的世界的,也就只有一個而已。

一個公雞搖了搖頭,說:「真沒意思啊,總是打打殺殺的。」

另一個說:「不過也有好處,那就是這終於是最後一次了。」

小三問:「最後一次?」

「嘿嘿,當然是最後一次了。」

「意思就是以前還有很多次?」

「嘿嘿,當然。要不然怎麼會說是最後一次呢?你當然不清楚了,只不過如果我告訴你,你已經死了幾十次上百次,你信不信?」

小三後退了一步。

張志偉這個時候卻看向一坨屎,他的眼神倒有點怪怪的。一坨屎對他點點頭,說:「那麼,我也走了,畢竟我們如果都在這裡的話,也沒有什麼作用。」

我不禁問他:「你去哪?」

「殺人。」

靠,這還真是一個好理由。去殺人?殺什麼人?他當然不會去殺普通人。只是他並不是異能者,他殺了異能者之後能得到異能嗎?應該可以的吧,畢竟殭屍兄說了,異能是無限疊加的,如果一坨屎幹掉了幾個異能者之後,他會強大到何種地步呢?

現在的問題是,如果哪個殺人殺得多的話,他就會越來越強大。這個問題才是大家最擔心的。畢竟以前二皮臉的強大就已經深入人心了。那時的他就集合了很多的異能。而且他還有增幅的能力。

一坨屎也獨自一人離開。我怔怔地看著他離開。他和黑手應該都一樣,想通了,與其大家在一起,還不如一個人單獨行動呢。也不知道他是在懷疑我呢,還是在懷疑公雞他們會對他下手。

啤酒兄手裡把玩著短刀,看了看,再看了看這幾百個公雞,忽然說:「我們也走吧。」

「你也要走?」我更加驚奇。

他笑了一聲,說:「反正哪裡都一樣,與其留在這裡,還不如最後瘋狂一把呢,到時候也不知道是死在誰的手中呢?哦對了,時機也難得,怎麼也要讓你們見一下我現在的異能,如果你們在別人的身上看到了我的異能,那就證明我已經死了吧。至於報仇不報仇的,那就不必了,因為誰也說不準到底是他殺了我呢,還是他幫我報了仇呢。」

他臉上竟然還帶著笑,看起來很輕鬆的模樣。我卻笑不出來。他現在覺醒了,他有了異能,他當然能夠獨當一面了,而且離開了我們,自然也有他的用意。現在我們大家都不必互相提防了。

我卻在想,我是不是也應該獨自一人離開呢?現在看起來完全是應該的。現在算是這個世界最後的時刻了。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是我構建出來的,我應該好好再去看一眼。

我們都看著他。

小三說道:「老大,你的異能到底是什麼啊?」

我們同樣好奇。而現在他站在那裡,扔掉了手裡的刀子,眼睛忽然變得血紅起來,他的身體趴了下去,竟然變成了一隻黑豹。這黑豹比我們還巨大,看起來非常威武和兇猛。那巨大的爪子,抓在地上竟然還出現了幾條划痕。

張志偉倒退了一步。因為黑豹的眼睛實在嚇人。連小三兒他們三人都倒退了一步,臉色變得蒼白。

黑豹開口說道:「走了。你們三個,是跟我一起走,還是留在這裡?跟我一起走的話,現在就走吧。」

小三的臉色回復得最快。他趕緊點頭,快步跑到了黑豹的身旁。

另外兩個傢伙同樣跑了過去。

啤酒兄再次說道:「走了。」他掉頭就走。地上只留下了他變身時留下的破爛衣服。

遠遠的他的話飄了過來:「真希望只是一個普通人呢。」

我卻怔住了。因為我想起了守護狗。啤酒兄是得到了守護狗的異能了嗎?這就是為什麼他會救我?

如果他真的得到的是守護狗的異能,那麼他到底會有多強呢?我不知道。

空道八得到了我的異能,所以代替我死了。

只希望以後還可以見到他。

而這個時候,張志偉卻好像在出神。

我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他這才回過神來,他怔怔地問:「為什麼他們都要單獨行動呢?」

公雞說道:「死在別人的手裡,自然比死在自己朋友手裡要心裡好受些的,到時候如果朋友看到了哪個傢伙得到了他們的異能,也可以殺得心安理得,就當是報仇了。」

張志偉嘆了一口氣,「看樣子,現在誰都有可能會死掉的埃」

公雞說:「誰說不是呢?」

張志偉說:「那麼,我也走吧。」

我看著他,「你去哪?」

「走遠點,不要死在了你的手上。」說完之後他輕笑了一聲,「其實我也覺醒了,記得以前好像還捅了你一刀呢,好可怕,我們至少應該是朋友吧?一來我怕死在你們手上,二來我怕你們死在我手上,還不如走遠點,讓別人死在我手上,或者我死在別人手上呢。」

他的笑容這個時候看起來相當可怕。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

他接著說道:「當然,也不必擔心我,其實我也很猛的。」他一個人往前面邁步出去,走向了市區的另一個方向。

我想叫住他,但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既然命運這東西都已經註定了,這裡只能剩下最後一個人,那麼除了那一個之外的都會死掉的。而且從上一輪發生的那些事情來看,現在發生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大家在一起反而並不算安全,而且大家在一起同樣也有著不便。

他走出了大概五米的樣子,忽然大聲吼了一聲:「老子也很厲害的1

一邊說著一邊奔跑了起來,他的姿勢很奇怪,兩手直了,放於身後,而且兩手還緊緊握著兩把短刀。我更加感到不可思議起來,那兩把短刀,我好像以前也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