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80,單獨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280,單獨行動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轉眼之間,幾個還算是朋友的傢伙就都走了。現在只留下我跟一大夥公雞。

我轉頭看著這些公雞,一時卻不知道跟哪個說話才好。

這些公雞也看著我。這種感覺很怪異,他們的眼神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我問他:「你打算怎麼做?」

「我?暫時我還不太想去獵殺,畢竟現在這裡還不是我的地盤,我跟他們不一樣的。事實上我現在也明白了,我跟你們所有人都不一樣。哪怕我真的殺了異能者,我也得不到異能的。」

「怎麼回事?」

「我跟本體現在算是**的,所以他影響不到我的。不管最後你們最後誰勝利了,都不會影響到我的。」

好吧,這傢伙最牛。竟然牛到了這個地步。

他接著說:「所以我現在要回去,你呢?」

「既然他們都走了,我回學校裡面去也沒有什麼事。再說了,我還有仇要報呢。」

「好吧,那你小心一點,不過我估計只要你夠小心的話,見人就殺,應該就不會有人是你的對手的。最害怕的就是有哪個傢伙集合了好幾個異能之後,那就是真的恐怖了。不過你應該也不會放在心上的。」

「見人就殺嗎?」

「要不然怎麼樣?可保不準有誰會有變成別人模樣的異能的。要是那樣的話,你以為碰到了一個朋友,說不準就中了他的計啦。反正最後只能活下一個,見人就殺那是不會錯的。」

靠,還有那種鬼異能?那可就真的麻煩大了!當然,異能千奇百怪,像啤酒兄和守護狗那樣的連動物都能變,有哪個傢伙能變成另外一個人,我絲毫也不會感到奇怪的。

我對他點點頭,「好吧,我會小心的。」

幾百個公雞一起聳聳肩。

我忽然問他:「我那個輔導員怎麼樣了?」

「他?等一會兒也會出來的,我們是緩步推進的……等等,我問問。」

靠,這隔了不知道多遠,竟然還可以這樣問?好吧,我明白了,那是留在學校裡面的公雞在問二皮臉。

過了一會兒,公雞說道:「沒事,他說他也要去單獨行動的,分散開來,就比到時誰更厲害了。」

以二皮臉的能力,我絲毫不會擔心他的。等他殺了幾個異能者之後,他就會牛得不得了。

那傢伙,是誰也不敢小視的。

我對他點點頭。公雞們馬上回頭,往他們來的路上走去。兩百多個公雞,聲勢好大。

我感到有些孤單,現在終於要單獨行動了。而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傳教士那裡。那些人,不管是現在變成了異能者的傢伙,還是那些依然是普通人的傢伙,都該死啊!

深吸了一口氣,看看周圍,忽然想到,如果我就這麼開著車或者摩托之類的過去的話,目標肯定很大。現在既然只有我一個,我當然要小心,再也不能著了他們的道兒了。

這個城市雖然並不算大,但是對於一個小小的人類來說,還是顯得很巨大的,特別是現在只能靠兩知腿步行。當然,我也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主幹道上面,那樣無異於是給別人做活靶子。而且我還得隨時準備著發動異能,要不然小命真的可能交待在這裡的。

抬頭看著遠處,那些原本冒頭的傢伙現在都已經消失了。不過傳教士那個怪異的建築卻是非常醒目的,哪怕走到哪裡,都能看得到。

天空之上殭屍兄依然還在,他並沒有行動。現在的他應該得到了本體的能力,這些普通人或者普通的異能者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價值吧?他也許正在等很多人收集到足夠的異能,然後一舉幹掉,他的能力就增強了許多,這樣省時省力的事情,他當然樂意去做的。

我卻沒有那樣的心情,而且我也沒有那樣的信心。我只要不被別人幹掉就得感謝上天了。

看準了方向,我往那個怪異的建築慢慢而且小心地走過去。現在這街道上依然有著很多屍體。這些屍體竟然不會消失,這點讓我感到很失望。

我並沒有走在主幹道上面,而是穿街走巷,走得很慢。反正總有走到的那一刻的,而且安全第一,我不會爭那一時半會的。正面對打的話,我也不怕哪個,怕就怕有人陰險的偷襲,那才是真正危險的。

從這裡過去的話,看直線的距離應該還有兩里左右的路程,當然,我這樣過去也不能單算直線,真的要走過去的話,應該有三四里左右的。

現在我走在一條看起來有些陰森的小巷子裡面,這裡倒顯得比較乾淨。這種反常的乾淨讓我上了心。

先不要說死了那麼多人,哪怕就算沒有死人,這樣的小子也不可能這麼乾淨的,抬頭還可以看到上面一些開著的老式的開合窗戶。看樣子這棟樓至少有二三十年了。高處的外牆上面都有一些裂縫了。但是在這最下面從地上到一人高左右,都刷上了石灰,顯得比較新,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兩天有人還打算在這裡打廣告什麼的?

地面是水泥的,路下面應該就是下水道了,所以地面上是一截一截的水泥板,踏上去有幾塊還有一點點鬆動,發出輕輕的響聲。沒有任何的聲音,連風聲都沒有。

兩邊的屋檐下面有不少電線,並沒有看到監控。不過我還是有點擔心。這裡有什麼危險不成?

看起來是有可能的。

我想過是不是要發動一下異能,如果發動的話,到時候身上卻沒有衣服,在沒有真正的危險的時候,我還是不想這麼做的。

所以我站住了。抬頭看著上面。

這時我終於注意到了異樣,因為我聽到了滴水的聲音。很輕很慢。有好些個窗戶外面的陽台上面都掛著衣服,不過看起為大部分都是乾的,但是有一個窗口掛著的看起來並沒有其他窗口的輕柔,毫無疑問,那是濕衣服,雖然快乾了,不過現在依然還在滴水著。

那裡住著人。

既然住著人,不管是普通人還是異能者,其實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現在倒是真的很諷刺的一件事情,人在孤獨的時候其實是想看到其他人的,但是現在遇到其他人卻意味著遇上了危險。這裡毫無疑問就是上面住著的人打掃的。但是我也好奇怪,住在這裡人的竟然這麼大膽嗎?如果被人發現了他或者他們竟然這裡晾晒衣服,不是會殺上門嗎?看起來應該不是普通人,而是有異能者住在這裡。

所以我打量起上面掛著的衣服來,一個胸罩,還有紅色的小內褲,還有上衣和長褲等。看起來應該是一個人的,而是一個女人。

要說女性異能者的話,我倒是見得不多。但也不是說沒有見過。

遠處傳來了一聲爆炸聲。聽起來有的地方已經打上了,而且很激烈的樣子。連地面都震動了起來。

我正在考慮現在要不要跟上面住著的人打聲招呼,正這個時候,我感到腰間有一個硬物頂了上來。

竟然有人從我的背後過來了?我竟然沒有發現!

更加可怕的是,還是一個女人,她淡淡地說:「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喝茶?竟然是她住在這裡?

難怪這麼大膽!靠!我暫時根本就沒有發動異能的打算。頂在我腰上的顯然並不是刀子,很有可能只是刀柄而已。

一轉頭,就看到了左手美女。她臉上的表情倒也平淡。看不出來她有著什麼樣的心思。是要跟我對著幹嗎?還是就當是朋友一樣,請我喝茶?

我慢慢轉身,這才注意到她真的只是用刀柄頂著我而已。

「你怎麼住在這裡?」我不禁問她。

「很奇怪嗎?反正現在空房子那麼多,我看這裡比較安靜,就住進來了,要不然你也挑一間住?我們當鄰居也不錯。」

我不得不承認她的話很有道理。

「你就不怕有人打上門,跟你大打出手?」

她白了我一眼,「我又沒有異能?要不然我還能回來?剛才就有人想對我動手呢,不過被我一嚇他就跑了。現在那些傢伙,真要找人殺的話,也只能去找那些看起來好殺的,我這麼強,誰會先對我下手?」

說得好有道理的樣子。不過她真的很強大嗎?我看主要是因為她擁有的並不是真正的異能,所以殺起來得不償失。

「問題是,你怎麼還在這裡?本體是不是……」

「不錯啊,本體被幹掉了嘛。不過本體一直都存在的。有什麼了不起的。反正我現在也算脫離了出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上去喝一杯茶?」

「算了,誰知道你會不會對我下手?」

她笑了笑,忽然伸手在我的臉上捏了一把,「調戲那個會飛的本體我還是不敢的,但是調戲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你,倒也有另一種情趣呢。不過你還不清楚嗎?」

「什麼?清楚什麼?」

「別看那些人現在殺來殺去殺得那麼歡樂,但最終,活下來的,也只能是你跟那個會飛的傢伙而已。」

我不禁怔住了。我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

「不過你也要小心,千萬不能被人幹掉了,雖然可能一次兩次不會真正的死去,但總會有很大的影響的。」

「什麼影響?」

「這本身就是他跟你玩的遊戲而已。你要是死一次,那麼你就會失去一些東西,而且會變弱小的。你說,我身為收割者,現在是不是應該捅你一刀呢?」

我趕緊後退了一步。

這娘們說不準真的會動手的。我也不是沒有領教過她的狠辣。

是的,看起來她說得不錯,這本身就是殭屍兄跟我玩的遊戲而已。如果真的如同左小美說的那樣,我並不會真正的死去,只是損失一些東西和變弱的話,那也說得過去,只不過時間卻不能重來了。

她從我的身旁走了過去,丟下一句話:「我回去睡覺了,你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

我看著她走進了樓道上面。

我繼續往前走,走了大概十步左右,從上面忽然傳來了她的話:「哦對了,前面過去不遠,有一夥凡人躲在那裡,很陰險的那種。」

很陰險的普通人?

我輕輕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