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81,三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281,三兄弟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竟然還有另一夥普通人就躲在這附近,這點還是讓我有點吃驚的。不過考慮到這個城市雖然小,但至少也有幾十萬人,總有些人運氣好,或者本身就有些本事的,所以能活下來也不是什麼非常意外的事情。

當然,看樣子那伙普通人並不是在左手美女的保護下活下來的。要知道左小美這女人一開始也是屠殺普通人的,她完全沒有道理讓一夥普通人就活在她的旁邊的。而且她還特意強調了「陰險」這兩個字,看來她也在他們的手下吃過虧呢。

看不出來那伙普通人還那麼強。那裡面是不是也有覺醒者呢?問題是他們的能力又是怎麼樣的呢?

我有點期待。走在小巷子裡面,幾乎步步為營。只是感覺有點渴,所以就上了一個二樓的房間裡面想進去喝點水。這個房間裡面有些灰塵,而且光線也比較暗。

當然並沒有鬼怪之類的跳出來嚇我,我只是擔心會不會忽然冒出來一個人舉著一把刀子之類的。

「你好。」忽然響起的一個聲音嚇了我一跳。不過我馬上就回過神來,這不太像是一個人的說話聲,反而像是……鳥?

好吧,在客廳之外的陽台上面,果然掛著一個鳥籠,一隻綠毛鸚鵡在裡面撲騰著,看來是因為我的到來讓它興奮不已。

它的籠子裡面倒是還有點食物,不過水盒卻已經打翻了。這小鳥估計也渴了吧?

我走了過去。

它就不斷重複著:「你好,你好。」聽起來好怪異。

打開了鳥籠,它馬上就跳了出來,也不怕生,直接就跳到了我的肩上,然後撲騰幾下翅膀,飛落到了茶几上,那裡正有幾杯已經成了深黃色的茶水,它低頭輕輕地喝水。

這茶水看起來就感到噁心。

看來這家裡的主人離家離得有點急。想來也應該死了吧?

提了提放在電視櫃旁邊的開水瓶,裡面還有些水,雖然應該放了幾天,不過現在我也不想去燒水喝,所以拿了一個杯子,倒出了一些,喝一口,並沒有感覺到異樣。連喝了兩杯之後,這才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推開了一個房間的門。

裡面夾雜著一投香味和一股臭味。就在我剛打開門的時候,一個小小的東西動了動。然後它歡快地跑了出來。竟然是一隻小狗,一知的長毛,看來這小子也混得很慘,竟然被關在了房間裡面,跑出來之後它就不住亂叫,而且到處跑,這小子竟然還會自己拉開抽屜,翻出了一包狗糧,努力地撕扯著包裝袋,左右甩著頭,好不容易把包裝撕開了,然後就大口地吃起來。

我倒了杯水放在它旁邊,這小子還不忘抬頭看我一眼。

它看起來很臟,它的主人也不知道死了有幾天了,現在它也沒人管了。在這裡,很少看見動物的,所以在這一個小屋子裡面我就見到了兩隻,這讓我感到有點怪怪的。

鸚鵡看起來對於什麼都很好奇,它一左一右偏著頭在打量著我。這也沒辦法,因為它的眼睛長在頭的兩側,左眼看我一眼,然後再次換成右眼看我。估計我的形象在它的眼裡也只不過是一個平面的形象而已,立體不起來。

小狗就乾脆多了,現在這個時候它對於其他事情完全不顧,只顧著吃,吃完了一袋之後,就在地上打了一個滾,看到了水杯,馬上又低頭喝水,舌頭一伸一縮之間,也顯得比較可愛。不過它身上的氣味就難聞了。

看來這裡也沒什麼好看的。我站起身,檢查了一下其他兩個房間,裡面並沒有人,氣味都有點怪。所以我轉身離開了這個房子,身後響起了汪汪的聲音,小狗一溜煙地跟了過來,往我腳上撲過來,好像不讓我走一樣。

我輕輕把它踢開,不過這小子還不依不饒起來,依然撲到了我的腳上。

我只好抬高腳,邁出一步,然後再抬起另一隻腳,這把它都帶了起來,輕輕抖了一下腳,它掉了下去,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再次爬了起來,抬頭看著我。它的毛幾乎都把眼睛蓋了起來。

這個時候翅膀撲騰的聲音也響了起來,綠毛鸚鵡飛落到了我的肩膀上面。

這兩個小傢伙倒把我當成新主人了。

好吧,如果到時候真的沒有食物的話,倒也可以把它們宰了吃肉的。

我下了樓,鸚鵡站在我的肩上梳理著它的羽毛,而小狗卻跟在我的腳後跟,偶爾還會撞上來。

繼續往前走去。小巷子好像永遠也沒有盡頭一樣。還好這時有了一些改變。這裡看起來到了這個小區的盡頭了,右邊已經沒有了房子,而成了一堵圍牆,有一人多高,在牆頭上還插著很多綠色的啤酒瓶碎片,顯示著這圍牆的古老。

我現在看來只能沿著這圍牆走了。只是左小美說的那些陰險的普通人呢?現在在哪裡呢?

這裡已經顯得有些髒亂,不過並沒有發現蒼蠅等可惡的蟲子,倒是可以隨處可以看到一些垃圾。看樣子這裡已經不是左小美的勢力範圍了。難道我已經進入了那群陰險的普通人的勢力範圍了嗎?

正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小狗汪汪地叫了起來。

我站住了腳步。它肯定發現了什麼,要不然不會這麼叫的。表面上我看不到什麼異常出來。抬頭也只能看到有幾扇開著的窗戶。

「操1忽然上面傳來了一個聲音。

果然進入了他們的勢力範圍。

一個窗口探了一顆頭出來,那是一個光頭男人,看起來很兇猛的模樣。

「你是誰?」光頭惡狠狠地問。

「路過的。」

「操!他媽的,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有什麼見鬼的異能了。」

我抬頭對他笑笑。不過手中卻緊緊握著匕首。這光頭也不知道有沒有異能。

鸚鵡忽然飛了出去,它扇動著翅膀,落下,竟然就像在空中站定了一般。我這才注意到,原來在我的面前竟然拉著一根幾乎看不見的細線。

要是我真的走過去的話,以這細線的高度,剛好就可以割掉我的脖子了。這些傢伙果然陰險!

「這鳥竟然這麼眼尖?」光頭顯得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實。

我卻暗呼還好有這隻鳥在,要不然我真著了他的道兒了。雖然我可能真的不會死掉,但死一次,就會弱小很多,那也是不能接受的。

而這個時候,一隻手忽然往鸚鵡伸了過去。這隻手好長,竟然直接就是那光頭男從上面伸手下來。他的手像是橡皮做的一般,竟然可以這樣伸長。

我以為我見到了海賊王。有那麼一點短暫的失神,然後我就發覺了過來,剛想發動異能,鸚鵡卻機靈地飛回到了我的肩膀上面。

那隻手無功而返,縮了回去,光頭男盯著我,大聲問:「現在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不知道埃你們這裡呢?」

「死得差不多了。小子,你路過這裡,不會把我們這裡的事情泄露出去吧?」

「不會。」

「那好,你過去吧,小心點,總共拉了八條,你要是自己撞上去,那我也沒辦法了1

會有這麼好心嗎?我小心地往前邁一步,沒有什麼異樣,眼睛盯著眼前的細線,稍稍蹲下了身體,想從它的下面過去,而這時我卻注意到,在這條細線的前面果然還有。這傢伙果然夠狠的。

看來我要經過這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然後轉身,往回走去。既然這條路不好走,我換一條路又怎麼樣呢?他總不可能飛身追殺我吧?

反正這個小區哪裡都能過去,大不了等下我發動了異能,硬生生沖開一條路也是可以的。

讓我想不到的是,那些傢伙果然不見棺材不掉淚,正這個時候,風聲從上面傳來,我趕緊跑了幾步,轉身。然後一個人落到了我的面前。這傢伙是一個相當高大的戴著墨鏡的傢伙,手裡拿著一把豬肉攤上面的屠刀,身上的衣服顯得有點破爛,不過他臉上的神情一點也不破爛。

他咧嘴笑道:「小子,既然來到了我們的地盤,不交待一點東西,怎麼可能就過去呢?」

這傢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從樓頂跳下來的。

而這時,又有一個傢伙從樓頂跳了下來,這傢伙手裡竟然拿著一把手槍,身材瘦得像只猴子,他笑著說:「老大,這個是給你還是給我?還是給二哥?」

總共只有三個人嗎?左小美不是說這裡有「一群」陰險的普通人嗎?

我不禁問:「你們總共幾個人?」

這時那個橡皮人也跳了下來,摸了一把光頭,說道:「原本嘛,倒是蠻多,不過就在剛才不久,其他人都被我們瓜分了,哈哈,雖然他們都沒有異能,但是這增加的實力,也不錯啊1

原來他們幹掉了普通人之後真的能增加實力。他們倒是真的狠,想不到這麼快就對身邊的人下手了。

「殺幾個凡人增加那點實力有什麼用?我看最好的辦法是殺其他有異能的人,增加的實力才多吧?」我不禁想離間他們。

光頭笑道:「嘿嘿,你這個人倒也有趣,看起來你也是有異能的埃我們不是那伙獨眼龍,不過我們現在也有了異能。你的話我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但誰都知道,現在危機四伏,人多力量大嘛,要不然這樣,你也加入我們,我們四個人,一起去獵殺那些獨眼龍,不就成功率更高了嗎?對了,就住在前面不遠的那個美女,看起來就不錯呢,要不然把她分給你?」

他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他們的行動卻表示著他們要獵殺我。

他們分為三角,把我圍在了中間。

鸚鵡叫了一聲,飛了開去。小狗也汪汪地叫著,不住後退。

不過卻沒有人在意它們的舉動。

殺一隻狗一隻鳥,最多只能吃上一頓而已,但殺一個異能者的話,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