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82,人不如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282,人不如狗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如果說現在是遊戲的話,那麼就到了打怪升級的階段了。只是他們還不清楚真正的遊戲玩家是誰,真正的npc或者怪物又是誰。在他們看來,也許我就是那個給他們提供經驗值野怪。

而在我看來,他們才是真正的野怪而已。這三個可憐的傢伙,現在眼睛幾乎都紅了起來,看起來馬上就要撲過來,但他們卻沒有這樣做,光頭男依然說道:「怎麼樣?我的這個提議不錯吧?現在實在是危險呢,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的。這麼說吧,總要先說說你的能力,這樣我們也好分配任務嘛。這位是大哥,一身巨力,可是非常強的;我是老二,你也見識到了,無骨人嘛,而且伸縮自如,嘿嘿,這可是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的能力啊,想一想,要長就長,要粗就粗。這個呢,是老三,別看他瘦得像只猴子,實際上跟猴子也差不多,身輕如燕,逃跑和追殺,還沒有見過比他速度更快的。」

瘦猴子問道:「喂,你呢?你的能力是什麼呢?」

我小心提防著他們,「我?我沒有什麼能力的,混吃等死,只是想去找個朋友而已。」

光頭笑道:「這麼說來,你的朋友一定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了,竟然能保護你的安全?要不我們保護你一起去找?」

不知不覺間,他們竟然往後退了一步,包圍圈竟然小了。他們這好像是善意的舉動。我不禁要放鬆下來。

但是在這個時候,小狗卻忽然瘋狂地叫了起來。

他媽的,有情況!

我本身就有提防著,左手跟右手雖然都握著匕首,不過兩手都交互在一起,所以只要輕輕一碰,馬上就能按下手扁個時候,我按下了手錶。

手錶的指針瘋狂地轉動起來,眼前的這三個男人的動作也慢了下來。但真正的情況並不是在他們三人,而是在我背後!

我感覺到了。我的背後有一個人。所以我轉頭。

一個**的男人半透明的出現在了我的身後,他的拳頭離我只有十公分。如果他打實了這一拳的話,估計我會吐血飛出去的,而那三兄弟肯定會落井下石。看來我果然大意了,他們竟然不是三個人,而是四個人。這第四個隱形人才是他們真正的殺招。三個人表面上退了一步,就是要讓我放鬆的;然後第四個人就可以偷襲我。

我實在佩服他們的陰險。只是不知道眼前的這個隱形人到底是原本的隱形人呢,還是被他們幹掉了一個隱形人之後新出現的。不過這都已經無關緊要了。

重要的是他們要我的命,我當然不會讓他們好過。

眼前的這隻拳頭變得極為緩慢,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都看不到運行的軌跡。不過這個隱形人的神色還是極為兇狠的,看得出來為了這一擊他已經蓄力了很久。

一刀,直接插進了隱形人的拳頭裡面,沒有血流出,也不知道是因為他本身就沒有血還是血還來不及流出來;第二刀,直接插進了他的腹部,然後第三刀第四刀,一刀接著一刀猛然刺進去。

最後,我繞過了他的身體,走到了他的背後。再次按下手錶。

手錶的指針瞬時就恢復了過來。眼前出現了火焰的紅色,轟然聲中,我的身體被包裹在了火焰裡面,而眼前的這個隱形人的身體也起了反應,像是一個噴泉打開了開關一樣,血水噴了出來。我雖然站在他的身後,不過剛才匕首捅得比較深,所以他的後背也噴出了兩股血水,我沒有防備,倒也被噴到了一些到臉上。

有些咸。

再然後他四分五裂掉到了地上。

「老四1他們大叫了起來,看起來非常驚慌。我知道他們從來沒有見識過我的能力,但現在他們見識過了,也知道害怕了。

我卻沒有看向他們,只是看著腳下這四分五裂的傢伙,心面平靜不下來。以前我也殺過人。第一次幹掉的是左手美女,那個時候一刀一刀捅過去,感覺很爽,而且事後也沒有感到不適,因為她死了之後並不是作為一個人身,而是會變成黑氣;而在不久之前我也撞死了女漢子,她被撞得四分五裂,貼到了牆上,不過那時是在氣頭上,我也沒有認真去看,倒也沒感覺到什麼,只是覺得報了仇,心面比較痛快。

而這一次卻把我震驚到了。眼前死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雖然是一個要幹掉我的隱形人,但他那全身噴血的模樣還是把我震驚到了。看著他血肉模糊的樣子,我差一點吐了出來。

而且我的身上還沾有他的血。

乾嘔一聲,竟然吐不出任何東西。這倒讓我有點失望了。

「他是個惡魔1那老大大叫一聲,轉身就逃。小猴子果然逃跑起來無人能及,這個時候他已經不見了蹤影。現在留在現場的也就只有光頭男了。他看起來反應比較遲鈍,「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

從他們的視角來看,這事情當然發生得相當詭異,因為他們看不到事情發生的經過。

我雙手撐著膝蓋彎著腰,不過還是抬頭看了他一眼,「怎麼,你也想死不成?」

他這才反應過來,盯了我一眼,可能是害怕這一眼會害死他,他馬上就轉身,飛也似的逃掉了。

我並沒有去追他們。

因為現在的殺人讓我感到噁心。他們那麼多人,怎麼就能那麼毫無顧忌地下手呢?看來還是他們的心腸比較硬埃

身上的火焰消失了。地上從隱形人身體裡面滾出來的那顆心臟也停止了跳動。這個時候我終於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爽快感從身體裡面升起,讓我打了一個哆嗦。輕輕握了一下拳頭,竟然發現力量好像增強了一些。只不過肌肉並沒有什麼變化。

這就算是所謂的升級了嗎?

難道我現在還能隱形不成?

果然,右手在慢慢地變淡,在我的眼前變成了半透明的模樣。再看左手,也同樣在變化著。

原來這隻要一個念頭,就能夠隱形。只不過用我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半透明的,在別人的眼中呢?或許就是完全的隱形了吧?只不過現在我手裡還握著匕首還有手上還戴著手錶呢,這三樣東西是沒有辦法隱形的。

我畢竟還是不如二皮臉。那傢伙連衣服都可以隱掉,更加別說匕首和手錶了。他的能力是增幅,是不是說如果我的能力增加到一定的地步,也能隱形掉外物呢?

那意思難道是我還要去殺很多普通人或者其他的異能者不成?

這個念頭讓我感覺到自己的可怕。雖然那些傢伙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我也曾經想過要幹掉他們;但現在想一想真的要去殺掉那麼多人的話,那我自己成了什麼?

也許連殭屍兄也不如了吧?

不過總有人來找死的,就算我不去殺他們,只要讓他們看到我的話,哪怕我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他們為了增加一點點可憐的異能,也會想要置我於死地的。

反正現在已經夠無趣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小狗在汪汪地叫著,而鸚鵡卻飛在我的頭上,好像一時找不到我在哪裡一樣。

我往前走去,發動異能,在這個狀態下面,果然看得更加清楚,眼前出現了十幾條細線,揮刀砍斷了第一條,它依然保持著原樣,看起來根本就沒有斷一樣,然後我低頭走過去,一條一條砍斷了,再查看一下地面,竟然發現地面也不一樣,下面好像動過土,也不知道下面埋著什麼,只能用匕首刺了下去,感覺不到什麼,就像是刺入了豆腐一樣。

再然後我走到了樓道口,恢復了原來的狀態,正這時,響起了絲弦斷裂的聲音,還有轟的一聲響,那個動過土的地方竟然爆炸了起來。這些傢伙果然有所準備,竟然還在地下埋了不知道是炸彈還是手雷還是地雷什麼的。一步一步走上樓去,二層的兩個房子門都開著,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味道,只不過走進左手邊的房子的時候,那大廳裡面的場景差點讓我吐了出來,那裡堆著很多屍體,看來就是他們四個傢伙殺掉的那些人了。

這些人裡面應該有著他們以前的同伴,也有著異能者。因為地上還有凝結的血塊,早就變了顏色。很多屍體都是破碎的,所以看不出來哪一塊才是異能者的。

我咬咬牙,轉頭走進了另一個房子,這個房子裡面同樣堆著很多屍體。

不知道他們到底殺了多少人才有了現在的能力。

我倒有點後悔放那三個傢伙走掉了。如果有機會,下次遇見的話,可能就真的要送他們歸西吧?

三樓乾淨得多,左手邊的門是虛掩著的,我輕輕地推門,裡面卻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殺了我吧!快殺了我1

我不禁一怔。

完全推開門,卻看到一個女人手腳都被綁著倒在沙發上,她身上完全沒有衣服。

她努力地挺著身體,轉頭看著我,同樣也吃了一驚,問:「你是誰?」

這算是他們的**嗎?

我不禁搖了搖頭,那四個傢伙果然都不是人啊!

這女人長得倒也算蠻漂亮的。我邁步走到她的面前。

她嘶聲叫道:「殺了我!快殺了我1

我現在連衣服都沒有,哪裡有什麼心情殺人?我從她的身邊走了過去,這個房子裡面再沒有其他人,不過衣服還是有很多的,所以我挑了身穿了起來。而那女人卻一直在那裡嘶聲叫著。

我不得不說她的聲音聽起來很吵也很煩人。我重新走到了客廳,來到了她的面前,她忽然住了嘴。

「他們已經逃跑了。」我對她說。

她再次怔祝

卻忽然哭了起來。

我把匕首伸向她。

她倒不再哭了,而是挺了挺脖子,看起來想往匕首上撞來。不過我並不是要殺她,而是要綁她割掉繩子而已。

割斷了她的繩子之後我轉身就走,小狗這時卻跑了進來,忽然汪汪叫著,然後跳到了她的身上。

鸚鵡這個時候也飛了進來,落到了女人的面前。

「它們是你的?」我不禁問她。

她卻只是抱著小狗一直在哭。

理解不了,既然這兩隻小動物找到了它們的主人,我離開就是了。反正她的死活,也跟我沒有什麼關係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我發現哪個傢伙敢在我面前殺那兩隻小動物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滅了他的。

想一想,實在是人不如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