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84,第六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284,第六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坨屎沖向雙槍男。雙槍男顯然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狠人,在這個時候,他雙槍都指向了一坨屎,雙槍齊發,因為裝了消音器的原因,所以只發出了輕微的槍聲,不過我也注意到,他的這兩把手槍威力真的很大,顯然他是一個槍法高手,不過在發出兩槍之後,他的槍口也抬高了很多,要再打一發,就得重新壓下槍口。

在這個時候我倒想去幫一坨屎了,不過也想看看一坨屎的真正實力到底怎麼樣,所以就忍住了,既然他們暫時還不會對我下手,我也沒必要先撕破了臉皮。

噹噹兩聲響,一坨屎的刀上冒出了兩串火花,兩槍都被他擋住了。他真的很強,也不知道他在剛才短短的時間之內到底有沒有殺人。

既然他沒有什麼危險,所以我掃視一下,海盜頭子皺了皺眉頭,而在天空上面的殭屍兄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也不知道他是要來找我的麻煩呢,還是去找別人的麻煩。他說過每十分鐘就會去取一條命的,想來他也是說得出做得到的傢伙。

一坨屎的衝鋒很快,在兩槍之後,他竟然離雙槍男只有十幾步的距離了。而這時,雙槍男終於又發出了兩槍,同時他身體后躍,拉開了距離,一邊大聲說:「這哪裡來的硬點子?老大,我們怎麼辦?」

一坨屎再次擊飛了兩顆子彈,有一顆竟然就從我的耳邊飛了過去,帶起了一股風聲。

正這時,撞牆男大吼一聲,沖向了一坨屎。

那傢伙的狼牙棒顯然並不是擺設,一旦揮起,竟然帶起了一股狂風。

當的一聲大響,刀與棒擊在一處,一坨屎後退,滾地,躍起,再次前撲,一氣呵成,在撞牆男還沒有收勢的時候竟然再次撲到了近前。撞牆男大吼一聲,他顯然已經收勢不及了,竟然扔出了狼牙棒,堪堪擋住了一坨屎的那一刀,但一坨屎已經一矮身,再次一個滾地,一腳踹到了撞牆男的腹部,把那個高大的身體踢飛了五步。

撞牆男大叫道:「老大1

海盜頭子大聲說:「點子硬1

點子硬,這當然不必他來說明。

我現在只是在考慮一坨屎是不是殭屍兄說的那五個人中的一個。現在看來越來越像了。難道殭屍兄也沒有想到一坨屎是我的朋友嗎?

但是忽然,從上面的窗戶上落下了一隻鐵錨,上面連帶著鐵鏈,直接就往一坨屎砸過去。那隻鐵錨上竟然還帶著血,看來就在剛才不久還殺過人一般。

我明白了,原來那個還沒有現身但是已經在樓上用這支鐵錨的才是第五個人。

一坨屎閃身,鐵錨直接砸到了地上,竟然還鉤住了,鐵鏈瞬間直,一個圓胖的傢伙從樓上電射而來,轟然落在地上,鐵鏈發出嘩啦啦的響聲,那傢伙身上纏著一圈又一圈的鐵鏈,想要拔出鐵錨,但一坨屎已然殺到,他只能拉直了一段鐵鏈擋住,當的一聲,又直接冒出了火星。

看來很可惜,一坨屎手中的長刀看起來雖然並不是普通貨色,要不然早就卷了口了,但也不是斬馬刀那樣的超凡神器,要不然這鐵鏈根本就擋不住的。

被擋了一擊之後,一坨屎再次滾地後撤,站直了身體看著那五人。

五個人,看起來像是海盜五人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海賊王看多了還是怎麼樣的原因,反正看起來都不是正常的異能。

海盜頭子大聲說:「點子硬,先撤1

雙槍男說道:「他媽的,想不到遇到這麼硬的點子1

他們來得快,竟然也撤得相當快,海盜頭子一個翻身,他的那條斷腿好像還帶著倒鉤的,鉤住了屋檐上面的牆體,然後再次翻身,以腳作支點,翻了過去,再次用手上的鉤子鉤住了牆體,竟然就這麼交替著一直翻到了屋頂上。其他幾人也不顯神通,很快就到了屋頂上面,特別是最後出現的這個圓胖的傢伙,掄起了鐵錨,往屋頂上面扔去,然後一拉,身體就電射而起,瞬間就上了屋頂。

轉眼之間,這五個傢伙就全部脫離了戰場,只不過看起來他們並沒有放棄,而是還在尋找著機會。

看來一坨屎果然也沒有變,他並沒有一味地去追殺他們,要不然他剛才就有機會截住的。他對我笑笑,收起了刀,向我一步一步走來。

我也笑笑。

這傢伙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情報,竟然知道有人會對我不利,或者剛好就出現在這裡?好吧,反正大家本來就是單獨行動的。

「沒事吧?」他輕聲問。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聲音有點沙啞,難道他還受傷了不成?

「你受傷了?」我不禁問他。

他走過來看起來雲淡風輕的模樣,但是忽然他就左腿一軟,竟然單膝跪到了地上,呼呼喘著重氣。

我大吃一驚,跑前去扶住他,這小子一直這麼逞強,也不知道他是在剛才與那幾個人打鬥中受的傷,還是來之前就受了傷,反正現在看他的模樣好像受的傷比較重一般。

他的身體還是比較重的,我扶著他比較吃力。

這個時候,屋頂上面又露出了鐵鏈男的頭,他大笑著說:「老大,他受傷啦!哈哈,真是天助我們1

他們竟然還想衝過來滅殺我們嗎?那麼我只能說他們這是在找死了!

好不容易扶正了一坨屎的身體,這個時候一坨屎臉上都是汗,像瀑布一樣流下來。他再次抽出了長刀,說:「沒事,還撐得祝」

要說一坨屎前幾天也受過重傷的,他還好,像余帥他們是都已經死了,一坨屎是化成一大團黑蟲子逃走了。這些傷加在一起,估計怎麼的也算是蠻重的傷了,要不然怎麼現在連聲音都變了呢?這麼沙啞,還虧他剛才還裝出一副莫測高深的模樣。

我伸手攔住他,「這次交給我。」

一坨屎竟然還嘿嘿笑了一聲,說:「你當我是一個懦夫嗎?」

我轉頭看著他,這時他的臉色再次一變,臉上突出了血管,身體再次往下倒去,我趕緊扶他。

一陣劇痛從腹部傳來,一低頭,竟然看到他的長刀刺入了我的腹部。

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

我把他當朋友,他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呢?要是他真的想對我不利的話,早就會下手的吧?又何必離開我單獨行動呢?

我感覺到身體似乎在變僵硬。如果我這個時候動手的話,他依然不會是我的對手,但是在這個時候我變遲鈍了,主要是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對我動手。

而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卻說:「礙…怎麼回事……失手……」

他顯得有一些手足無措。難道他只是想把刀插回鞘裡面嗎?或者神經短了路?

他抽出了長刀,大聲說:「你沒事吧?」

靠,被捅了一刀,怎麼可能會沒事呢?不過這還不是重要的,因為我只要發動了異能,我就能恢復過來,所以我這個時候就是要離開他,然後發動異能,免得誤傷到他。所以我對他說:「放開我。」

但他並沒有放開我,我只感到右手又是一痛,連按下手錶的力氣都沒有了,緊接著左手再次痛了一下。我的兩隻手都往下垂著。

「啊?不好意思,真的是失手,你沒事吧?」在這個時候他依然一臉關切的模樣。但我注意到了,他的聲音不再沙啞,而且這聲音也並不是一坨屎的。

操你他媽的殭屍兄!我終於領教到了他的陰險。原來是六個人!根本就不是五個!

而這第六個人,竟然還是一個會變形的傢伙!這傢伙變成了一坨屎的模樣,與其他五個傢伙演了一齣戲,為的就是要廢掉我!

正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響起了殭屍兄的話:「嘿嘿,不好意思,看來我的數學學得不好,其實是六個人,真的不好意思,下次我會注意的。」

還有下次?!老子就要被他們幹掉了!

這個時候屋頂上那五個傢伙也跳了下來,海盜頭子對著這個假的一坨屎說道:「老大,這一次輪誰呢?」

原來他才是老大!

假一坨屎這個時候顯然沒有必要惺惺作態了,說道:「從老六開始吧。」

他的模樣在我的面前變化著,身上的衣服並沒有變化,但是他的臉面卻開始變化,他變成了一個外表完全沒有任何特點的凡人模樣,這樣的人,如果不帶著刀的話,走在人群裡面完全沒有人會注意到他的。

這正是作為一個超級殺手應該有的特質埃

鐵鏈男嘿嘿笑了一聲,說道:「那我就當仁不讓了,只是這傢伙到底有什麼異能?」

假一坨屎說道:「據說是很恐怖的異能,等殺了他之後,我們再去找鍾老鬼,雖然我們是兄弟,但有些事情,還是先說明的好,不要最後真的拼到最後一個。」

海盜頭子笑著說:「那是,沒有鍾老鬼在的話,實在不保險呢,雖然我們都是交心的好兄弟,但也比不了那血誓啊!只是老大,到時鐘老鬼交給誰?」

假一坨屎說道:「我。」

「明白了1

雙槍男低頭看著我,「還說是硬點子呢,略施小計,就幹掉了。你是要痛快一點,還是要痛苦一點?」

這有什麼區別嗎?反正橫豎我現在是沒辦法了。我也不指望殭屍兄會來救我的。他果然還飛在天空之上,擺明了是在看戲的。他並不擔心我會死去。也許我也並不會真正的死去,而只是變弱小罷了。

只是我會變得多弱小呢?

假一坨屎說:「老六,動手,別夜長夢多1

鐵鏈男笑道:「明白了1

我看到了鐵錨的黑影,在我的眼前越來越大。然後我的眼前就變成了完全的黑。

再然後,我感覺到了頭痛。我試著掙了一下,身體的力氣在慢慢回復著,而我也能睜開眼睛了。

身體很沉重,好像上面壓著很多東西一樣。我的眼前有一些血跡。

我只能看到眼前好像有衣服,當然這不僅僅只是衣服,而是人體或者屍體。我好像被一堆屍體埋住了,還好能呼吸,因為剛好有一些空隙,從這個空隙看出去,我竟然還能看到一雙紫色的鞋。

李紫?

這雙鞋不住移動,我的目光跟隨著這雙鞋,我看到了在那邊一堆人擠在一起,看起來他們都很恐懼。李紫好像受了傷,她的身上正在往外冒著血,不過她依然站得很直。

這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怎麼,還要打嗎?你只有一個人而已,是保護不了他們全部的。交貨時間到了,這次我們只要兩個,就兩個而已。我不得不承認,你很強,但再強又怎麼樣呢?畢竟你那裡有那麼多人在拖你的後腿啊1

說話的是一個男人。只不過因為角度的關係,我看不到那人的模樣。

李紫一言不發。這時倒是那堆人裡面衝出一個,他是一個年輕人,看起來渾身都在發抖,不過依然咬著牙說:「算我一個,放了他們1

「有種。」剛才說話的那個男人說道。

那個年輕人大吼一聲,往前衝過去,然後就響起了一聲慘叫聲,接著我感到身體上面又有東西壓了一下。我猜想應該是那個年輕人的屍體。

靠,這是什麼鬼地方?我怎麼來到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