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0,以其之聲炸其之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290,以其之聲炸其之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沖向了鍾老鬼那一夥。但是在衝出之後我就感覺到了不妙。

最大的不妙就是鍾老鬼他們的動作並沒有變慢多少。這讓我感到相當驚訝。以他們現在的速度來講,他們變得差不多是跟平常一半的速度差不多。雖然看起來依然比較遲鈍,但只減少一半而已,這點對於我的壓力是相當巨大的。

更大的壓力來自於身體方面。在往他們跑出兩步之後,我就感到身體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壓力壓著。讓我感覺到呼吸有些困難起來。要說以前每一次發動,我自身都處於一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狀態之中,呼吸沒有問題,連火焰都無法燒到我,空氣的阻力也不會影響到我,有問題的只是身上的衣服而已,但是現在,空氣好像產生了阻力。那股無形的壓力似乎就是來自鍾老鬼他們。

他們似乎在發散著紅光,而且在他們最密集的地方這股紅光更加明顯。我看清了,其實說那是紅線更加準確一些。他們的身體都有一股紅線往鍾老鬼身上連接過去。這讓鍾老鬼似乎變成了身上滿是紅線的怪物。

這就是血誓的真正力量嗎?以前記得也見過一次,但那次並沒有這麼誇張吧?而且也看不到這些詭異的紅線的。

為了對比,我還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電鋸狂人,那小子現在幾乎處於靜止的狀態,只不過身體依然在前傾著,保持著在奔跑的姿勢。

看來,這次真的要認栽了。想不到鍾老鬼的血誓竟然變態到了這種地步,集合起那麼多人的力量,竟然把我的異能都壓制了下去。

我明白了,那是因為他們殺了不少人!他們殺了那麼多普通人,所以異能都得到了加強,所以我的優勢變成了現在的微不足道!普通人還是其次的,如果他們殺的異能者也多的話,我都不知道他們到底會變態到哪種地步。

我本來還以為我一個人就能把他們幹掉,除非他們當中有跟司徒無功那樣原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能力,能跟上我的速度;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根本就不需要,只要他們本身的實力夠強,就足夠跟我抗衡了。

果然,這個時候鍾老鬼的臉上竟然出現了笑容。這個笑容並不快,看起來像是一隻樹懶的笑容,沒有聲音,足夠詭異。我當然不可能去笑話他。他現在能笑得出來,證明他們的目光足夠快,而且速度也足夠快。他們現在雖然跟不上我的速度,但是他們勝在人多。而且他們也開始行動了,我邁出兩步,他們就已經邁出了一步。

二十幾個,哪怕速度只有不到我一半,但要幹掉我,還不是分分鐘鐘的事情?

而且他們很有可能在幹掉我之後,再把透視眼幹掉,畢竟現在透視眼在他們的眼中就像是一個靜物一般。

在這個狀態裡面,我看到他們有人在開口,當然聽不到聲音。我忽然站住了,但他們依然在往前面衝來。

我當然沒有說話。

不過他們卻在說話?說話?這不正是我應該利用的一點嗎?他們在這種狀態之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經驗。他們根本就還不清楚現在這種狀態之下聲音根本就傳遞不出去,說出口的話只會變成空氣的爆炸而已。

不要說那些手下了,哪怕就是鍾老鬼,他的口型都在不斷變化著,看起來他是要大聲指揮手下。其實現在根本就需要他大口指揮的,那些傢伙雖然速度變慢了,但是他們並沒有害怕的表情,反而慢慢分散往我衝來,一邊大部分都還在嘴型不斷變化著,像是在大聲咒罵著。

我還能等什麼呢?

給他媽的來幾爆!

操!老子怎麼也算是在這種狀態裡面混得風生水起的。雖然眼前這些傢伙人多勢眾,而且一個個都不知道殺了幾個異能者和多少普通人,異能增強了也不知道多少,但他們比我的少的是經驗。

我轉身,往後面跑了五步,然後按下了手錶。

手錶的指針瞬間回復到正常。

我同時轉頭,就看到鍾老鬼他們那一伙人裡面頓時響起了無數的音爆。無數的爆炸聲在人群裡面響起。那些都只是他們說出的話而已。說不準剛才還有一個傢伙放了一個屁,就在屁股後頭炸開,那場面倒是會讓我感覺到相當爽的。

只是可惜他們的速度並沒有我的快,要不然這爆炸肯定會更加激烈的。現在這種爆炸的程度根本就不夠。他們剛才說了那麼多話,竟然連個房子都沒有炸倒,只震碎了無數的玻璃,還有就是他們當中大部分人的表情都顯得有些痛苦,我注意到有幾個耳朵還流出了血來。

他們瞬間就亂了起來,玻璃的破碎聲中,有人大聲問:「發生了什麼事?」

鍾老鬼大聲說:「別亂1

但是他們的說話聲依然還在,混亂依然還在。他們都臉色變得有點驚訝和驚恐,而且有人還掩住了耳朵。

連正在逃跑的電鋸狂人都不再逃,而是大叫一聲:「他媽的,見鬼了!這是怎麼回……事~~~」

他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詭異,如果能具象化的話,那就會變成一條正在扭曲的蛇。這當然是因為我再次按下了手錶。這個時候我身上的火焰剛剛轟然冒了起來,眼前都是紅色。

手錶的指針再次瘋狂地轉動起來。

鍾老鬼他們的速度再次慢了下來,但依然不夠慢,跟剛才一樣。只不過因為他們正在混亂之中,他們當中大部分都還在大張其口,像是在滔滔不絕說話一般。只不過讓我感到非常失望的是,他們的身上並沒有像我一樣冒起火焰。但依然有讓我感到滿意的,那就是有幾個傢伙身上開始冒起了輕煙。那煙在空氣中變成了線條,一動不動的。

要是這樣炸他們幾輪,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變成廢人?或者身上衣服著火了,不知道能不能燒死幾個?

不管了,反正現在對付這麼多人,我也只能這麼做了。要是真的真刀真槍衝上去,他們二十幾個人,五個人當中有一個捅中了我一個刀,我也只能再次詭異的出現在另一個地方,而且身上的異能都會失去。

我現在這是保命的異能,是萬萬不能失去的。至於之前的隱形異能,我並不看重。

他們不僅在口型變化著,而且手上和腳上的動作並沒有停。他們這個時候顯然已經發現了重點,那就是我。只要幹掉了我,這種詭異的狀態就會消失,所以他們再次往我衝來。這次他們衝出了十個,保持著全力衝刺的姿勢,不過速度並不快,就像是當初跟司徒無功在這種狀態之下對打時一樣,那時候的司徒無功為了迷惑我,特意隱藏了他的真正實力。

我往後退去,他們邁一步,我能邁出兩步,所以要逃跑的話,他們根本就追不上我。

但是在這個時候我發現了異常。

要說這種異常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那就是一列又一列的橫波,正在隨著我的動作而往一個方向而去。這個方向的角度有點詭異,因為是斜著往上的,所以一開始我並沒有注意到。而現在我已經注意到了。那個方向正是殭屍兄。

殭屍兄依然飛在天空之上,他的動作如行雲流水。隨著他的動作,也有一些橫波往我飛來。

那傢伙,才是真正的恐怖!可以說他應該比司徒無功更加恐怖。他為什麼現在一直不行動?他媽的,一直都在抱著遊戲的心態在這裡玩!

我可以想象到,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跟他對打。因為現在的我對上他的話,不管有沒有發動異能,其實都沒有任何區別。平常他的實力是我的多少倍,我發動異能的時候他的實力依然多出我那麼多。因為我的異能對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影響。如果我要勝過他的話,就只能殺其他的異能者,奪取其他的異能。

但是我現在能殺誰?眼前倒是有二十多個獨眼龍,我又能拿他們怎麼樣呢?

只不過是讓他們爆幾次而已。

我一邊後退,一邊按下了手錶。

爆炸聲再次響了起來。這一次比上一次來得更加激烈一些,可能是因為他們說了更多的話,而且動作也更多。

這時我看到他們當中有幾個人身上冒起了火,這火不僅在燒著他們的衣服,連他們身上的毛髮都不放過。

我重重鬆了一口氣。他們果然跟我不一樣。我可以不受這火焰的影響,他們雖然現在已經達到了我一半的速度,但他們的身體卻會受到火焰的影響。這就是我跟他們最大的不同之處。

「礙…」竟然還有人發出了慘叫聲。

我看著那些傢伙,想看出到底是哪個傢伙,這才反應過來,竟然是電鋸狂人兄。

那傢伙慘叫什麼啊?有人來干他嗎?

我轉頭看向他,他的身邊並沒有人。難道是隱形人嗎?如果剛才有隱形人靠近的話,以我那種狀態是可以看到的。

「他媽的,你果然是個猛人啊1他激動地說。原來是激動的,並不是什麼所謂的慘叫。

鍾老鬼大聲叫道:「住手1

獨眼龍們果然都停了下來,他們現在也看出來了,我並不是好惹的。他們現在實力還不夠,要殺我是根本就做不到的。人多當然有人多的好處,但壞處也顯現了出來,那就是他們人多,話也多,自然就變得不可控起來,而在這種不可控的狀態裡面,卻是我最拿手的。

他們往後退了十幾步,都謹慎地盯著我,滅火的滅火,挖耳血的挖耳血,看來還有一兩個耳朵比較大聽覺很發達的傢伙應該聾掉了,左右轉著頭,像是在聽著聲音。

果然,一個大耳賊幾乎是打雷一樣大聲說:「怎麼沒有一個人說話?怎麼沒有人說話?1

他身邊的另一個傢伙眼睛裡面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好聽覺當然有好處,但同樣有壞處,那就是在剛才的爆炸中,喪失聽覺!

鍾老鬼看起來是實力最強的,他還算鎮定,他的衣服上正在冒著煙,他鎮定地看著我,問:「你能殺掉我們?」

我搖了搖頭。現在的我身上的衣服全都被燒光了。這種光著身體的狀態讓我很不爽,不過在這麼面前,我絲毫不敢大意,也不敢去旁邊的服裝店裡面找衣服穿上。

我冷冷地問他:「你們能殺得了我?」

鍾老鬼說道:「不能。」

既然兩方都沒有絕對的勝算,當然是大事化小,當成沒有見過就最好了。

我剛想說話,不過他又開始說話了:「不過考慮到我們都有共同的敵人,或許,我們可以一起去殺了他們1

殺傳教士嗎?

不用他們說,我也會去的。現在鍾老鬼他們是抱團行動,所以我耐何不了他們;但如果發現他們當中有哪個落單的話,我想我還是會把握住機會的!

不過傳教士嘛,當然要去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