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1,意料之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291,意料之外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習慣性的想扶一扶眼鏡,這才發現眼鏡竟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早就不在了。它到底是什麼時候消失的呢?反正我沒有注意到,也許是在那最底下的十八層就已經消失了,也許是在之前或者之後。這倒讓我感覺到有點沮喪起來。眼鏡這玩意兒看來也不算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因為失去了它我一直都沒有感覺到,而且視力也沒有受到影響。但這是不是表明,其實我還失去了其他東西,而一直沒有感覺到呢?

比如說每次發動異能都會感覺失去了某些東西。

我看著眼前的鐘老鬼他們,他們看模樣還在期待著我給出答案。

「我何必跟你們合作?」我反問鍾老鬼。

鍾老鬼抬手,「走。」

他們走得倒也乾脆,轉眼之間就沒有了蹤影。

電鋸狂人抹了一把頭上的汗,說:「真的有點嚇人呢,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現在這樣光著身體,當然很不爽,所以走向了旁邊的一個服裝店裡面穿好了衣服。只是不知道空道八和以前司徒無功的衣服是從哪裡來的,發動了異能之後竟然能完好無損,看來我什麼時候也得弄身那樣的衣服才行。

看來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秘密埃先不說這些異能到底是怎麼回事,哪怕就是這些詭異的武器,也全都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我手中的兩把匕首,還有那兩把現在不知道在哪裡的斬馬刀,還有以前那個老頭似乎是用手化成了短刀,再加上余帥的那個金剛爪,每一件都是神器一樣的存在,更別說現在在二皮臉手中的那個眼珠子了。

我重重呼出一口氣,並沒有理會透視眼,而是抬頭看看方向,往鍾老鬼他們消失的方向走去。

鍾老鬼這一伙人現在無疑是非常強大的,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應該可以輕鬆對付傳教士他們了吧?

不過到底會不會出現意外,誰也說不準,畢竟傳教士那邊有地利的優勢,而且在傳教士的背後還有一個「高人」。

既然想不明白,那麼就不要再去想了。

透視眼這小子到現在還跟在我的身後,而且他連電鋸都不要了。這小子不是要變身電鋸狂人嗎?現在怎麼只想安心做他的透視眼了。

「你還跟著我做什麼?」

「跟著你安全啊!剛才那麼多人都被你打跑了,我不跟著你,跟著誰去?」

「剛才只是他們還沒有習慣而已,等他們習慣了,再加上他們的實力更進一步,我遇上他們也只有逃命的份。」

「靠,不會吧?習慣什麼?」

「算了,反正下次遇到他們,估計我就只能逃命了,至於你,能不能逃得掉再說吧。」

「你不會拉著我一起逃命?怎麼我們也算是朋友啊1

我輕笑了一聲,「拉著你逃跑?你會死得更快。」

「怎麼回事?」

「因為在那種狀態之下,我只要碰你一下,你就會粉身碎骨。」

他住口不再說,而是左看右看,似乎在做著逃命的打算。我不再理他,只是往前走去。

轉過了一棟建築,竟然看到了鍾老鬼他們的身影。他們正站在一個依然還在運行著的紅綠燈下,街道上當然有車,只不過車裡面都沒有了人,所以那些車現在倒成了他們的踏腳石了。

好幾個獨眼龍站在車頂上,正在對著一處看著。

這時我聽到了一聲慘叫聲響起,接著就是安靜。

一個身影從鍾老鬼他們眺望的方向飛起,越飛越近。竟然是殭屍兄。

而且他還抱著一個人,看起來那個人身材比較嬌小,竟然是一個女孩。

他竟然是往我們這個方向飛來的。難道他現在就要對我們下手嗎?我看著殭屍兄抱著的那個女孩,忽然怔住了,因為那個人竟然是孤雁小美女。而且她竟然還沒有死掉。

看到殭屍兄飛近,鍾老鬼他們馬上行動起來,嚴陣以待,眾人迅速圍成了一個圈,鍾老鬼就在圈子的中心。

這殭屍兄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

殭屍兄已經飛到了鍾老鬼他們的頭頂上,而且還在往我這邊飛來。他飛得並不高,離地只有四米左右的高度。這樣的高度,以那些獨眼龍的身手,怎麼的也有好幾個能跳到的。但他們現在並不敢去惹殭屍兄。

我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句讓我哭笑不得的話:「這鳥人是誰?」

我差點吐出一口老血。這透視眼真的只是一個單純的宅男嗎?靠,連殭屍兄都認不出來?千萬別說出去,要不然會丟了全部異能者的臉的。

更加沒有天理的是,他竟然還稱殭屍兄為「鳥人」……

「你要是不想死的話,最好就別說話。」

透視眼顯然還有點不服氣,「不過好奇怪啊,竟然連鳥人都出現了。」

我的血管跳了跳。真想把這傢伙扔過去給殭屍兄。現在殭屍兄並沒有找鍾老鬼他們的麻煩,而是直接飛到了我的面前,而且還落了下來。

「我靠!這鳥人不會是你的兄弟吧?難怪你這麼猛1透視眼真是無知無畏到了極點。

孤雁小美女站到了地上,看樣子身上並沒有受傷,揮揮手算是跟我打了一聲招呼,說:「又是他救了我呢。」

殭屍兄真的對孤雁小美女另眼相看?如果說殭屍兄對孤雁小美女的美色有所圖的話,那肯定就是倡他為什麼一直在保護著這個小女孩呢?

不管從哪個層面來看,殭屍兄都是我的敵人而已,他要保護的人,我是不是就應該幹掉呢?

但我怎麼能對這麼一個普通的小女孩下得了手呢?

殭屍兄嘿嘿笑了一聲。

他長得這麼像我,但是性格跟我完全不一樣。我自己當然不可能發出這麼陰險的嘿嘿笑聲,而且如果我真的是本體的話,我也做不出他所做出的事情。

這個層面來講,他的性格好像就是我的反面一般。他做事果敢,而我卻總是左右搖擺;他下手狠辣,而我卻畏首畏尾。

難道他真的是鬼王不成?

鬼王跟張良的關係應該就是這樣的吧?

身後傳來了透視眼後退一步的聲音。因為這個時候殭屍兄的目光跳過了我正在盯著透視眼。

透視眼說道:「喂,我們怎麼也算是朋友吧?你這個鳥人的雙胞胎兄弟不會是要幹掉我吧?可不能這樣啊1

現在鍾老鬼他們也看著我們這邊,透視眼的話他們當然也聽到了,他們當中大部分人都有吐血的衝動。

一個獨眼龍好心好意地提醒:「小子,不要命的話,你可以繼續說話,你口中的這個所謂的鳥人,要幹掉你,根本就是一眨眼之間的事。」

透視眼卻不敢再說話。

孤雁小美女也說:「你們真是雙胞胎嗎?」

殭屍兄嘿嘿笑了一聲,說:「不是。」

「那你們怎麼長得一模一樣?」

「因為我就是他。」

殭屍兄的話當然是有作用的,透視眼再次後退了一步。孤雁小美女卻顯得更加好奇起來。

殭屍兄輕輕推了她一把,她一步一步往我走來,走出了三步之後,回頭看了一眼殭屍兄,問:「你讓我跟著他?」

殭屍兄再次嘿嘿了一聲,算是回答。

殭屍兄這小子竟然要我保護這個小美女?靠,那不是拖我後腿嗎?我盯著他,想從他的神色看出什麼來,但什麼也看不出,他的神色沒有絲毫改變,臉從來都是那麼的蒼白。

衣服也從來都是這麼破爛,更加不要說那冰冷得像是沒有任何情感的雙眼了。

他輕扇翅膀,飛了起來,大概有五米高左右,他眼著透視眼說道:「嘿嘿,下一個要殺的,是不是你呢?」

透視眼大驚,大聲問:「你真的要殺我?不要啊,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嘿嘿,如果你離開了他十步的話,我就殺了你1

「救命1

透視眼這小子顯然也是明白事理的傢伙,從那些獨眼龍如臨大敵的模樣他就明白殭屍兄的可怕。這個時候他往我跑來,竟然就站在了我的身後,離我不到一米的距離。在這個距離之內,很多人都能偷襲的。所以我吃了一驚,不過這小子顯然並不想偷襲我。他臉上的神色表明他真的很害怕。

孤雁笑著說:「他可是說得出做得到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還拉住了我的衣角,似乎真的纏上我了。

我不禁皺了皺眉頭。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孤雁小美女算是拖我後腿的人了,但從另一個方面來看,似乎也是殭屍兄給了我一張護身符,是不是表明如果有人敢對我們下手的話,他就會殺下來呢?

誰又能猜到他心中的想法呢?

殭屍兄飛往了高空,繼續在等待著下一個十分鐘。看來現在死在他手裡的人應該不好幾個了,因為從開始到現在肯定過去好久了。

鍾老鬼他們轉身離去。這時他們跑得非常快,轉眼就沒有了蹤影。知道我和殭屍兄的不好惹,他們不跑才怪。

透視眼做了好幾個深呼吸,這才走到了我的面前,問道:「你跟他真的是一個人而已?」

「或許吧。」

「他媽的,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啊!問題是,我感覺不到你的惡意,但是在他的身上,怎麼就感覺到了滿滿的殺意呢?他是真的想弄死我啊!比那些獨眼龍還要強烈得多。」

「是嗎?」我對他的異能更加好奇了。

「可不是!要說我的能力也能大概看出一個人的實力高低的。不過我看不出他的,同樣也看不出你的。你們這兩個傢伙,是我到現在為止最看不透的三個人當中的兩個——或者說一個?因為你們本就是同一個人。」

「還有一個是誰?」我吃了一驚。

「還有一個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看起來沒什麼可怕的,不過仔細看的話,卻看不透,真是奇怪。」

「普通人?」

「是啊,一個凡人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是誰?」

「我又不認識,下次見到了,指給你看。」

普通人嗎?難道就是前任本體?那個曾經跟著司徒無功的惡鬼?試想,除了他又能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