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2,進牆
小說:| 作者:| 類別:

292,進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要說這個孤雁小美女,我記得她是跟在傳教士那邊的,怎麼忽然又被殭屍兄送到這裡來了?

而且更加詭異的是她和殭屍兄的那種關係。實在讓人很難明白。如果說她對於殭屍兄有多依戀的話,也不算對。因為殭屍兄離開,她並沒有挽留,也沒有在神色上表現出任何的不舍,反而一直緊緊抓著我的衣角;如果說他們根本就沒有關係,那也是不可能的,要不然殭屍兄為什麼一直保護她到現在呢?

所以她對殭屍兄是個什麼樣的看法這讓也我很好奇。

「他到底是誰啊?」電鋸狂人問小美女。

孤雁小美女淡淡地說:「他是我的天使吧。」

我去!還天使!明明就是一個惡魔而已。但也正是這個惡魔,一直保護著她,讓她能在這個見鬼的世界裡面活下來。而我呢?我卻在做著什麼?以前遇到她,她向我求助,不過我沒有幫助她;而且在剛才見到殭屍兄帶著她過來的時候,我還想殺掉她。

只是因為這是殭屍兄要保護的人,所以我就要幹掉?這種想法讓我感到羞恥。或許在保護這個普通的小女孩方面,殭屍兄比我更加像一個活生生的人類。

透視眼說道:「明明就是一個鳥……人……好吧,當我沒說,不過看起來真的很可怕的樣子。」

我最好奇的還有一點,就是透視眼剛才所說的那個他看不透的普通人。會是誰呢?

我似乎已經能猜測到了,反正離開那幾個人而已。或許是一個一直我把當成朋友的當中的一個。張志偉?或者是劫財色?

這個想法也讓我吃驚不已。

而忽然我想到了張志偉現在已經有了異能,而且也開始了單獨行動,他已經不再是一個普通人了。所以他可以排除。看來就是劫財色了。

那個傢伙竟然就是本體的凡人身份?下次見到他,我應該怎麼辦呢?幹掉他嗎?如果他真的就是前任本體,我當然可以毫無心理壓力地幹掉他。如果他真的是前任本體的話,這樣也可以解釋得清為什麼上一輪他能活那麼久了,而且現在也一樣能活這麼久。

只是他怎麼跟傳教士聯繫的呢?當然是可以打電話的,或者傳紙條這種看似低級的舉動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走吧。」我對他們說。

孤雁小美女問道:「去哪裡呢?」

「你從哪裡來,我們就去哪裡。」

「啊?你是要去報仇嗎?我當然也看不慣他們啦,不過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啊,真的要殺掉他們嗎?」

我點點頭。

「只不過……」

「怎麼了?」

「只不過他們很兇的,已經開始出來外面殺人了。」

傳教士他們竟然這麼凶?而且也敢出來殺人了?只是他們是抱團呢?還是單獨行動?他們那麼多人,手裡頭也只不過只有十幾個異能者在手上而已,他們又能強大到什麼地步呢?

誰知道?或許他們產生的根本就不是十幾個新的異能者,而是兩三個呢?

我不禁問她:「他們現在有幾個人?」

「只剩下三個。」

靠!人少才是最可怕的。他們果然發生了內訌,看來應該死得差不多了,要不然孤雁小美女也不會被殭屍兄救出來。我可以想象到,那裡肯定發生了很殘酷的撕殺,普通人應該都被殺得差不多了。以傳教士的狠辣,能留下三個已經算是他法外開恩了。

或許現在我們過去連三個都沒有,甚至只有一個了。

不過傳教士那一伙人也算是罪有應得吧。

我們走向了那邊。我們會將會遇到什麼呢?誰又說得准呢?來到了剛才鍾老鬼他們站的位置上,放眼看過去,看不到什麼人,遠處的那個十八層建築依然安安靜靜地在那裡。我忽然感覺到這段路好漫長,也許再走幾步,就能遇到莫名其妙的人出來。冒出來的傢伙也許是我見過的,也許是根本就沒有見過的。

透視眼忽然站住了腳步,說:「有人。」

「什麼人?」

「暫時還不知道,隱藏得很好,我只能稍微感應到他的存在,好像就在我們十米之內。」

十米並不是一個安全的距離。對於一些狠角色來說,這個距離足夠發動致命的攻擊了,所以我停了下來,提防著隨時都有可能到來的殺機。

剛才殭屍兄都沒有動手殺我們,如果這個隱藏在暗處的傢伙看到了剛才那個場面,他應該不會攻擊我們的。不過也有反面,那就是既然我們跟殭屍兄有關聯,說不准他就是沖著這一點也要給我們來一發偷襲。

我們就這麼站了有一兩分鐘,不過並沒有人出來。透視眼一直左看右看,像是在確定那個暗中的人到底在哪裡。

「好奇怪,根本就看不出來他在哪裡,但我能確定的是真的只是一個而已。」

只是一個的話,我還是不會太擔心的。正這時,一個身影從一個小屋子走了出來,離我們只不過五米遠的距離而已,而且竟然是一個女人。

她轉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我看得分明,竟然是劉玉玲。也不知道她在這裡做什麼。

我剛想叫住她,不過轉眼之間她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看來她本來打算在這裡陰人的,只不過遇到的是我們,而且剛才鍾老鬼他們又人多勢眾,所以她都沒有選擇下手。

「靠,竟然是一個美女!她是誰?你認識嗎?」透視眼問。

「算是一個朋友吧。」

「既然是朋友,怎麼不跟我們走一起呢?大家在一起也算是有個照應嘛。」

孤雁小美女白了他一眼,說:「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怎麼啦?難道我說得不對嗎?」

「當然不對。現在是什麼時候,怎麼能幾個人在一起呢?人多了反而更危險。」

「那你還跟著我們?」

孤雁小美女再次白了他一眼,不再說話。

現在劉玉玲被我們遇上了,只是張志偉他們又在哪裡呢?還有公雞他們現在又怎麼樣了呢?

輕輕咬了咬牙,我往前走去。他們兩個跟上。

這一路走來竟然非常順利。我已經夠小心了,而且身邊還有一個可以察覺到危險的透視眼,所以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在這裡竟然好像沒有人了一般。

來到了這個古怪的十八層建築的外面,這古怪的建築因為是從地下升起來的,所以第十八層就變成了第一層。這巨大的最底層,是個圓形的,站得這麼近,根本就看不到它有多大。原本這周圍有很多房子,可是因為它的升起,所以周圍的房子都被擠壓得不成樣子,倒了一大片,到處都是碎磚塊。

沒有看到門,而且這外壁看起來比較光滑,根本就沒處著力。這玩意兒看起來果然是木質的。也不知道這個是不是那個被帶進來的所謂的樹妖的一部分。

我要怎麼進去呢?我記得這最底下一層應該有一個門的。只是好像從來沒有打開過。

「這到底是什麼見鬼的建築?」電鋸狂人問。他還用手去摸了摸外壁。

這牆壁摸上去好像有一股彈性一般,說不清到底是什麼材料的。這玩意兒可是能藏人的,不要等下有幾個傢伙從牆裡面冒出來,那就好看了。

透視眼試了一下,並沒有什麼異常,說:「我的手好像能陷進去一樣。」

我轉頭看著孤雁小美女,問她:「你是怎麼出來的?」

透視眼感到驚訝,問:「你是從裡面出來的嗎?」

孤雁指了指牆面,說:「從這裡埃」

直接從牆裡面冒出來的?那是不是也能直接從牆裡面進去呢?我暫時還不打算這麼辦,所以圍著這牆走了起來,想找到那扇門,不過我並沒有看到,從這外面看,這牆根本就沒有門。

不過我記得非常清楚,這裡確實有門的。只不過我這個人方向感很差,不記得到底是哪個方向了。

孤雁忽然問:「要進去嗎?」

我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她直接伸手過去,她的手竟然慢慢融進了牆裡面,然後是她的身體。

透視眼瞪大著眼珠子,幾乎都快要掉出來了,大聲說:「靠,還有沒有天理?會吃人的房子?」

會吃人的房子有什麼好奇怪的?既然她都可以這樣進去,看來我也是可以的。我試著也把手伸向了牆壁。果然,只是稍稍用力,手就慢慢往裡面融進去。

這種感覺非常奇怪。好像這牆壁在這個時候變成了果凍一般。而且在手陷進去之後,根本就不需要再用力,牆壁裡面似乎還有一股力量在緩緩地把我往裡面拉一樣。

不僅是我這個身體,連同身上的衣服之類的外物一點也沒有阻礙。

透視眼搖著頭說:「你們都瘋了1不過他自己也和我們一樣,往裡面融進去。

進入了牆裡面之後,眼前一片黑暗。主要是我根本就睜不開眼睛。但是耳朵好像還是可以發揮一點作用的。我聽到了輕微的聲音,像是某個呼吸聲。

最後才發現原來是我自己的呼吸聲。

在這牆裡面我竟然還能呼吸。這個發現讓我感到非常驚奇。

而且我還能走去。往前一步。牆面似乎變成了水,有阻力,但是並不大。並不能限制我的行動。

再一步,我的手往前伸去。我的手似乎伸出了牆外。看來這牆並不算太厚。只要再往前走一步應該就能出去了。

「誰?」我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說出這句話的那個人似乎很累。

接著是孤雁的聲音:「是我,你怎麼還在這裡?」

「我能去哪裡呢?」那個聲音再次響起來。

聽這聲音好像竟然是小猴子。

他再次問:「還有誰?」

透視眼的聲音響了起來:「小孩,你又是誰?你怎麼一個人在這一大堆死人裡面?」

看來果然差不多都死了。

而且裡面那個人果然是小猴子。只是我走出的話,拿他怎麼辦?幹掉他嗎?

往前邁一步,我的身體慢慢從牆裡面走了出來。我看到了很多火把,還有火光中的那些屍體,竟然有血。只不過那些血當然並不是那些死掉的普通人的,而是裡面夾雜著一些異能者的屍體。

我似乎看到了三隻手,也看到了風雷。

而最讓我感到吃驚的是站在孤雁和透視眼前面的那個瘦小的身影。他看起來確實是小猴子,但小猴子會這麼老嗎?眼前的這個傢伙不僅老,而且還是一個獨眼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