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3,明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293,明處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難道小猴子並不是一個小孩子,而是一個年老的獨眼龍變成的?不過這也說不通,因為之前小猴子就一直呆在這建築裡面的,異能在這裡根本就發揮不出來,所以他不可能是一個老頭子獨眼龍變成的。

而且現在他的聲音也根本就沒有變,身材也沒有變,只是相貌完全變了。

更加重要的是孤雁小美女對於他的變化根本就沒有在意。應該是早先小猴子就變了。

我怔怔地看著他。

小猴子看到我,笑了一下。他嘴裡的牙都不多了,「是你啊,你回來了,是要來殺我的嗎?」

我怔怔地看著他。

透視眼說道:「你這老頭倒也有趣啊,聲音卻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孤雁說道:「他本身就是一個小孩。」

透視眼說道:「真的假的?那怎麼變成了這樣?這地方古怪得很啊,我好像失去透視了。」

這才是這個地方的真正形態。

我轉頭看著那一堆死人。不過我還是看到了那個大門。我往那邊走過去,這段路很漫長。

小猴子笑了笑,說:「推不開的。」

我轉頭看著他,「你知道?」

「天父說的,我們推不開的。他說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現在沒有哪個能推開,只有等大家都死光了,剩下最後一個,才有可能推開。」

竟然有這種事嗎?所以就只有殺到最後只有一個人?推開了之後,就到了外面的世界?

我問他:「他怎麼沒殺你?」

小猴子搖了搖頭,「誰知道呢?他只不過吸了我的血而已。原來他早就有異能了,而且還是吸血老規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把吸血老鬼給弄死了。」

「發生了什麼事?」

「誰知道呢?反正我只是在這裡等死而已。」

看得出來,他完全就是在這裡等死的。這漫長的一天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如果小猴子能活到最後,他應該能見識到誰才是活到最後的那個人吧?畢竟最後那個人應該會進來這裡,然後殺了小猴子,再然後,推開那扇門。

我站住了,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好看的。只有小猴子一個活人而已。不過我還是要確認一下風雷他們的死活,所以看著那滿地的屍體,試圖找出風雷,不過我看沒有看到,人實在太多了,又推在一起,而且還有很多碎片,根本就分不清。

我有點沮喪。風雷那傢伙也這樣死了。所有認識的人,一個一個地離去,最後或許就只剩下我。或者我也會剩不下吧?

透視眼嘆了一口氣,說:「這裡還是太悶了,我想我們應該出去吧?這鬼地方。」

我卻走向了樓梯,回頭問小猴子:「他們去哪了?」

「誰知道呢?他們出去了,應該是去獵殺了吧。」

「幾個?」

「兩個。」

兩個,其中一個肯定是傳教士。而另一個又是誰呢?

小猴子接著說:「一個逃,天父追。我覺得你們遇到他們還是要小心一點,畢竟他們集合了那麼多能力。」

看來我是得小心。小猴子看樣子也得到了異能,只是他現在顯得這麼蒼老,他得到的又是什麼能力呢?誰知道呢。傳教士肯定不會給他什麼好能力的,要不然也不會讓他活在這裡。

我對於小猴子到底得到了什麼異能並不感興趣。

孤雁和透視眼小跑著往我追來。小猴子忽然說:「你們真不殺我?」

我沒有回他的話。透視眼卻說:「為什麼要殺你?」

「殺了我你們就能得到我的能力了。」

透視眼說道:「聽起來不錯啊,不過你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呢?」

小猴子沒有說話。原本分配給他的是一個隱形人。但之後有什麼樣的變故誰也說不清。如果真的是隱形異能的話,傳教士沒有理由放過他的。所以很有可能並不是隱形異能。

我不想再理會這個蒼老得快要進棺材的小猴子,而是繼續往樓上走去。樓道上面也有一些屍體,我能想象出來他們本來是想逃出去的,只不過他們沒有能做到,所以都死了。路上還有幾滴血,顯示著有一個傢伙在往上的時候身上還在流著血。

那個人應該就是被傳教士追殺的傢伙吧。

一路往上,透視眼顯得非常好奇,問:「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和孤雁都沒有告訴他。事實上我也不確定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暫時只能說這是一個神秘而且詭異的地方。

終於來到了最頂部。十八層還是很高的,而且這頂部顯得超級小,我們三人站在這裡,透視眼往下看的時候,都顯得有點害怕會摔下去。而且這建築似乎還在輕微地搖動著,現在並沒有風,它顯得有生命一樣。

從這裡看過去,視野相當開闊,可以看得極遠。我似乎看到了城市的邊緣和邊緣之外的虛無。除了這個城市,其他地方應該都已經不存在了。抬頭還能看到殭屍兄,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剛才又幹掉了某個傢伙。

「看那邊,有人。」透視眼指著一處。

果然在市中心的廣場方向,一棟高樓上似乎有一個人盤膝坐著,有點太遠,所以看不清他到底長什麼模樣。

在這時,忽然一個傢伙爬上了那棟高樓,那傢伙的身手相當出眾,也看不清到底是誰。他似乎也在打量著那個盤膝坐著的人,不過看了一會兒之後,他就不再看下去,而是轉頭往我們這邊看了一眼,再然後他跳下了樓,身體在落下的時候張開著雙臂,看起來有點像動畫裡面的人物一樣,落地之後,身體在地上一滾,然後彈起,不知所蹤。

這個城市看起來很小,不過人確實很多。在前幾天的大屠殺裡面,雖然死了很多人,但依然有很多活下的。他們當中肯定也有很多覺醒了,更多的肯定依然只是普通人,依然在等死,或者被異能者幹掉。

「好奇的老人。」透視眼忽然說。

「老人?」

「是啊,就是那個,」他指著那個樓頂上正在打坐的傢伙說,「一個老頭,頭髮都白了,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只不過剛才那個爬到樓上的傢伙怎麼沒把他殺了?看樣子那個爬到樓上的傢伙還有點害怕那個老人呢。」

我不禁一驚。這裡當然比不了最底下。透視眼重新擁有了他的異能,所以他能看到我所看不清的。想不到那裡竟然還有這麼一個詭異的老人。

一個普通人當中的老人,怎麼那麼鎮定在那裡打坐呢?用手指頭也能感覺到詭異的。難道他才是真正的前任本體,而不是劫財色?

我真的好奇起來。

不過離得這麼遠,我又不會飛,連跳下去有些困難,所以根本就很難直接這樣過去。

透視眼說道:「現在情況又變得更加複雜了起來。剛才我們遇到的那一夥獨眼龍現在走遠了,他們好像也不好展開獵殺了。」

「在哪個方向?」

「那邊。」他指著東邊說,「現在剩下的人,都變得鬼精鬼精的,因為好殺的基本上都殺光了嘛。數來數去,好像就我們三個人好欺負一點埃」

我不禁怔住了。

他說的有道理。像鍾老鬼一夥,他們算是非常強大的,剛才相遇,之所以沒有討到好處,還被我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主要是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經驗的原因。而等我們再次相遇時,他們有所準備,而且實力更強一步,我就只能逃跑了;而傳教士那傢伙,身上集合了十幾種異能,這對於他本身就是巨大的優勢,獵殺其他異能者也非常容易,我敢說像透視眼這傢伙,只要一個照面就會被傳教士給幹掉。所以現在傳教士的真正實力誰也說不清,誰又能保證他會比殭屍兄弱呢?

再加上其他的狠角色,再加上還有老一批的異能者和收割者們,他們都是有經驗的,自然比起新覺醒的覺醒者要難殺太多,他們也肯定躲在暗處,就像劉玉玲一樣,只要等到了像樣的獵物,偷襲一擊致命也是相當可能的。

而我們這三個人,要經驗沒什麼經驗,要實力說實話跟真正的狠角色比起來也沒什麼實力,而且現在還站得這麼顯眼,我估計著現在肯定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我們。

果然,透視眼說道:「好像很多人盯上了我們,他們都在暗處,都很小心,我也看不出來到底有多少人,因為他們離得還有點遠。看來跟著你混,果然很容易死啊1

這還用得著他說?老子都已經死過一次了。被那個六人組給幹掉了一次。只是現在不知道他們還有幾個人活著。

這時,我終於注意到了一個傢伙,那傢伙一隻手上是鐵鉤,吊在一根高壓線上滑行著,他盯著我們這邊。離我們並不算太遠,只有兩百米左右的距離。那傢伙的滑行忽然停了下來,大聲叫道:「小子,你竟然沒死?1

他的聲音很響,我估計很多人都聽到了。

我也很好奇他怎麼這麼大膽。這傢伙是六個人中的老二,正是那個海盜老大船長。

別人肯定不知道他們其實是有六個人,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大家都很小心謹慎,他這麼囂張地出現,估計也正是料到了這些人的心思。而且如果有人敢陰他的話,說不准他的五個兄弟就把那個傢伙給陰了。

我並沒有回他的話。

而是轉頭問透視眼:「你能看得出來在他附近有多少人嗎?」

「看不出來,太遠了,估計有好幾個吧。那傢伙你認識?」

「何止認識?」

「跟他們有仇?」

「他們殺了我一次。」

透視眼震驚地盯著我,「什麼意思?你被他們殺了一次?那你……怎麼沒死?」

我怎麼沒死?我怎麼跟他說明呢?看來不必說明了。現在重要的是,那六個傢伙又盯上了我,最詭異的要數那個老大了,他有著變形成為別人的能力,我怕他又要耍什麼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