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4,爆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294,爆發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在這種不知不覺中,我們三個人又走到了明處。原本熟悉的那些朋友現在一個都不在,在身邊的反而是孤雁和透視眼。孤雁還好一點,以前畢竟還算認識的,也跟過我們一段時間,雖然她以前也捅過我一刀,不過那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殭屍兄是不是在利用她來接近我。如果時機成熟的時候殭屍兄再利用意念之類的讓孤雁捅我一刀,那怎麼辦?

不過從另一個方面來看,這種情況或許根本就不會發生。如果殭屍兄真的現在就要幹掉我的話,也根本就不用等到現在,他大可以在一開始就把我幹掉。以他的實力,要做到這一步很簡單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透視眼這傢伙。這傢伙來歷不明,他自己倒是說他只是一個單純的宅男,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確實是的。但他是一個有著異能的傢伙,而且還能發現危險。他會不會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捅我一刀呢?他能發現危險,我並不能。

如果是出於理性的角度來講,我應該先一步捅死他,這樣就一了百了,沒有了後顧之憂。但從感性的角度來講,我並不想這麼做。我要真的這麼做的話,我跟那些搞大屠殺的獨眼龍又有什麼不同?

真的為了異能而不顧一切嗎?

連小猴子我都能放過,更別說這個透視眼了。說到小猴子,在剛才見到他的時候,我也吃驚不校誰又能想得到,那個曾經的小猴子竟然會變成那副模樣呢?

而現在,我們走到了明面上,很多人都開始注意到我們了。

海盜船長還在那裡得意洋洋的模樣,但是這個時候殭屍兄動了。他俯衝而下,說了一句:「十分鐘到了。」

十分鐘到了,這次他要選哪個可憐的傢伙下手呢?

我們三人都緊緊盯著殭屍兄,他沖的方向好像正是海盜船長。

我有點緊張。如果這個時候殭屍兄幹掉海盜船長,我會非常爽快的。在海盜船長的下面,冒出了鐵鏈男,他大聲叫道:「二哥小心1一邊說著,他一邊在掄動著巨大的鐵錨。

殭屍兄的行動非常迅速,海盜船長大吃一驚,看向了殭屍兄的那個方面,臉上失色,大聲說:「又一個?1

顯然還以前並不知道殭屍兄的真面目。而現在他知道了,他看到了那張跟我一模一樣的臉,這幾乎把他嚇暈過去。

他的身體一翻,往地上落去。

就在殭屍撲到了高壓線上的那一刻,他的方向卻折了,在高壓線上一點,他的方向就轉變,竟然撲向了棟高樓。從一個窗戶破窗而入,響起了一陣嘩啦響,裡面響起了轟然的聲音,一個苗條的身影從旁邊的窗戶跳了出來,手裡握著一把長刀。

正是劉玉玲,想不到她竟然在那裡陰人。現在劉玉玲看起來受了點傷,不過身手依然非常了得,在下落的過程中,還用刀子插入了牆面裡面,穩住了身體。殭屍兄並沒有從窗戶飛,而是轟然的響聲還在繼續著,從接連幾個窗戶都飛出了滾滾的塵土,看樣子像是他把牆撞倒了。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方向。在十幾個窗戶之後,一個全身黑衣的傢伙竄了出來,他大喝出聲,四把長刀舞得全身滴水不漏。我當然認得出來,那正是疊在一起的兩個蛋蛋。

殭屍兄隨後飛了出來。他的身體在窗口停頓了一下,冷眼看著正在下落的兩個蛋蛋。

上面的那個蛋蛋轉頭看了一眼地面,叫了一聲,手上舞刀略松。殭屍兄身體如弓,飛射而下,往蛋蛋撲過去。

蛋蛋大驚,大聲叫了起來。

但是沒有用。他們的刀看起來非常厲害,而且刀法也非常厲害。但是在殭屍兄的爪子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殭屍兄只是伸出了一隻右手,就把上面的蛋蛋抓住,然後飛往高空。剩下的那個蛋蛋繼續往下落去,落到地面上,他圓胖的身體在地上一滾,跳了起來。任他怎麼叫都沒有了。

因為這個時候殭屍兄已經抓著一個蛋蛋飛到了高空,再然後兩把刀從高空掉了下來,久久不能落地;接著,蛋蛋那原本圓胖,但現在卻像是一個瘦子一般的身體從上面落了下來。

轉眼之間,殭屍兄就幹掉了一個蛋蛋。蛋蛋可以算是收割者,不過依然逃不掉被殭屍兄獵殺的命運。

我默然。

透視眼卻大口大口的吸著氣,問道:「他……到底有多強?」

到底有多強?誰又能知道呢?我看得出來,殭屍兄只能越來越強,隨著時間過去,雖然他十分鐘才獵殺一個,但他最終會是最強的那一個。這裡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的。除非現在就把所有的異能都集中到一個人的身上,比如說集中到二皮臉的身上,或許還可以跟他大打一常

只是現在二皮臉又在哪裡呢?

殭屍兄這麼大的動作並沒有引來二皮臉,他是不是出事了呢?現在的他算是我們當中最強力的一個了,因為在他的手中有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那個眼珠子。

兩個蛋蛋,現在只剩下了一個。

他們也算是我的朋友,他們一直都在大老二身邊的,現在並沒有看到大老二,或許他已經死掉了。

殺了他們又得不到異能,為什麼還有人要殺掉他們呢?

兩把刀首先落地,就落在地上的那個蛋蛋的身旁。他怔怔地抬頭看著天空正在下落的另一個蛋蛋。

但這時,已經有好幾個人開始行動了。首當其衝的正是鐵鏈男。他早已解下了身上的鐵鏈,這鐵鏈看模樣至少有五六十米長,他手裡抓著鐵錨,大步往蛋蛋那裡衝去,別看他身材不怎麼樣,但衝起來速度非常快,在離蛋蛋還只剩下三四十米的時候,他手裡的鐵錨就扔了過去。鐵錨帶著巨大的勢能破著風而去,拖動著鐵鏈,發出了嘩啦啦的響聲。

這一擊,勢大力沉,中果被擊中,這最後一個蛋蛋肯定也死定了。

而在另一方向,離蛋蛋不遠的劉玉玲也落到了地面上,她竟然也往蛋蛋衝過去,在衝出大概五六米左右,就扔出了手中的長刀。這把刀並不是飛向蛋蛋的,而是飛向了鐵鏈男。這把刀在這時化成了一支箭。

他們兩個並不是全部。竟然還有一個手裡握著雙槍的傢伙沖了出來,他一邊衝出,一邊用雙槍對準了蛋蛋的方向,扣動了扳機。這傢伙我也見過,正是住在左小美不遠的那幾個傢伙中的一個。

他用的是手槍,而鐵鏈男用的是鐵錨,再加上劉玉玲直接是往蛋蛋衝過去的。

這三個人,全都是狠角色啊!

劉玉玲當然比不上子彈的速度,蛋蛋似乎也根本就不想反抗一樣,子彈擊在了他的身上,冒出了血。

他看起來有點痛苦,不過卻笑了笑,並沒有倒下去,只是身體有些搖晃而已。

這時,劉玉玲這才衝到了他的身邊,抱著他,滾到了一邊;鐵鏈男算是流年不利,面對著劉玉玲的那一把飛刀,只能選擇用手中的鐵鏈去擋一下,不過他鐵錨的準頭也就變了,落到了原來蛋蛋身旁不遠的地上,發出了巨大的轟然聲,砸起了好幾塊很大的路面碎塊。

雙槍男大聲說:「你敢搶我獵物?1這小子顯然也變得瘋狂了,往劉玉玲和蛋蛋衝過去,再次扣動了扳機。

而這時,他身後不遠冒出了一個光頭,大聲說:「老三小心1

小心個毛!現在已經晚了。一支金槍從地下冒了出來,把正在往前沖的雙槍男從下到上刺了個透,因為他前沖的勢能,還帶動了金槍往前彎曲,再然後反彈,來回彈了幾下。

這個變故不要說我沒有料想到,絕大多數那些隱在暗處的人也沒有察覺到。

大老二竟然躲在地下?

劉玉玲帶著蛋蛋滾到了牆腳下,一巴掌甩到了蛋蛋的臉上,然後一把撕開他的衣服,看樣子竟然在檢查他的傷勢。

她竟然跟蛋蛋他們也算是朋友嗎?

好吧,看來剛才我錯了,她應該是去救蛋蛋的。但是蛋蛋生無可戀,所以就沒有選擇反抗和躲閃。

大老二高大的身體從地上沖了出來,手裡的金槍依然插著雙槍男。

光頭顯然有點失心瘋了,看不出來他竟然還很看重雙槍男的。只是這個時候那個墨鏡兄又在哪裡呢?他是不是也躲在某一處呢?或者說他已經死掉了?

光頭大吼著往大老二衝過去。大老二一甩金槍,把雙槍男甩到了地上,然後伸出右手,剛好接住了從上面落下的那個蛋蛋的屍體。他的臉變得極為陰冷。

看樣子他根本就沒把光頭放在眼裡。

一聲獸吼響起,接著是一聲嘩呼聲,一頭高大的黑豹從三樓的一個窗戶跳下。我當然知道他是誰,他正是啤酒兄。他的身上坐著小三,小三的手裡端著槍。

黑豹剛剛跳出,槍聲就響了起來,這一槍正是對著光頭射過去的。

光頭雖然看起來得了失心瘋,不過他並沒有真正的發瘋,他在衝出之後似乎就明白了在暗地裡這裡有很多人。這裡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個亂戰場,在殭屍兄之前之所以並沒有打起來,那是因為缺少一個引線而已;而在殭屍兄獵殺了一個蛋蛋之後,這個**包就炸開了,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別人都成了獵物,只要偷襲得手,那就是一份實力到手了!

所以大家都忍不住了。啤酒兄和小三出手,那是針對光頭男去的;而傳教士出手,那才是我真正吃驚的。

海盜船長逃過一劫,如果他夠小心的話,就應該離開才對。但是他沒有離開。而是在啤酒兄和小三對光頭男下手的同時,慘叫了一聲,再沒有聲息。

我轉頭看著他,他現在已經變成了一攤泥一般的存在,正被傳教士提抱住,傳教士看模樣正在吸著他的血。

傳教士真的幹掉了吸血老鬼?不過我並不知道吸血老弓。話說吸血老鬼看來也只能吸異能者的血而已,因為普通人並沒有血。

鐵鏈男怒吼一聲,他已經收回了鐵錨,這個時候狠狠地往傳教士砸了過去。

傳教士的身後忽然亮出了一對翅膀出來。那是一對肉翼。現在這個模樣,看起來他就是一個吸血鬼而已。

我終於知道吸血老鬼是誰了。因為以前二皮臉也曾經變成過現在傳教士這樣的模樣。二皮臉以前幹掉過吸血老鬼,想不到在這一輪,吸血老鬼也逃不掉被早早幹掉的命運。

只是傳教士是在什麼時候幹掉吸血老鬼的?

亂戰徹底爆發了。

透視眼大聲說:「他媽的,太亂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