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5,大部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295,大部隊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傳教士身體彈起,張開的肉翼使他能夠在空中快速地滑翔和轉向,他迅速地閃開了鐵鏈男的錨擊。

鐵鏈男一擊不中,鐵錨擊在地上,深深砸入了地面,他狠狠一拉鐵鏈,身體往那邊電射過去。但是此時傳教士已經落到了一層樓房上面,四肢都趴在牆面上,肉翼上應該有倒鉤,也扎進了牆面,現在的他看起來倒有點像是一隻巨大的蝙蝠。

正這時,黑豹卻舍了逃命的光頭男,載著小三往傳教士衝過去。啤酒兄的沖勢非常猛,小三看起來現在也完全不是一個普通人的模樣,若他還是一個普通人的話,早就被這衝刺的黑豹給甩了下去。小三穩坐在黑豹的身上,手中的槍舉起,還沒有到達傳教士那邊,就已經發出了一槍。

傳教士看到啤酒兄和小三衝過來,他並沒有慌亂,以他的能力,也許根本就不把啤酒兄和小三放在眼裡,只不過現在的情沖實在太過複雜,所以他攀著樓往上爬去。他爬行的速度一樣非常快。黑豹衝到了樓下,他並沒有繼續追擊,而是抬頭看著傳教士離去。

傳教士轉眼就爬到了樓頂,不過這時從樓頂那邊再次出現了新的情況,一把巨大的鐮刀出現,狠狠地當頭往他砍了過去。

是一個收割者。現在只是出現了那把巨大的鐮刀而已,並沒有出現到底是哪個傢伙拿著這把武器。不過我能夠想象到,敢在這裡偷襲傳教士的一定是一個猛人。

傳教士顯然也料不到有這種情況的發生。想閃身避開,不過依然沒有完全避開,竟然被這把巨大的鐮刀砍在了左翼上面,頓時噴出了一股血。他大吼一聲,身體接連翻滾,滾到了一旁的窗戶上,鑽了進去。

巨大的鐮刀扇形分開,變成了五把,現在雖然那個收割者還沒有現出身形,但我也知道是誰了。除了左手美女之外,應該沒有其他人了。

這些傢伙,真是一個比一個陰險,只要看到有機會,馬上就會動手。而且動手根本就不會講情面的。

果然,左手美女的身形出現了,她舉起了巨大的鐮刀,看了我們這邊一眼,然後消失。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去追殺傳教士,或者乾脆就躲起來了。

不過照我估計,她應該不會再去追殺傳教士,畢竟傳教士現在身上至少有十幾種異能,沒有幾個敢說能真正對他一擊必殺的。

左手美女消失之後,黑豹帶著小三也一路狂奔,他們相當警覺,也相當果斷,既然現在偷襲不成,也不能給別人留下機會。所以他們得趕緊消失。

鐵鏈男衝到了現在已經變成了乾屍的海盜船長身旁,大聲呼吼著,不過海盜船長已經死了,他也沒有辦法。鐵鏈男顯然大意了。如果他一直都是這種性格或者一直都這麼大意的話,我真的很懷疑他怎麼能活到現在的。

這裡可是不知道暗地裡有多少異能者在場的。他怎麼能就這麼雙手扶著海盜船長的屍體呢?

這不正是給別人機會嗎?

果然,在他的背後,一把刀閃電般刺了出來,狠狠地往鐵鏈男的後背刺過去。一個傢伙隨著那一刀從地裡面冒了出來。

我似乎看到了那傢伙嘴角帶著的陰險的笑容。

「嘿嘿。」這聲笑竟然是透視眼發出的。我不禁倒退了一步。這傢伙笑什麼?

而且還笑得這麼陰險。

毫無疑問,那個從地裡面冒出來的傢伙得到了土遁的能力,因為他並不像大老二那樣直接破土而出,他從地裡面冒出來,對地面並沒有影響。

長刀直接刺了進去。

然後破碎了。就像是一塊鏡子一樣破碎,一片一片,落地而去,消失不見。重新出現的是,那隱藏在鏡子後面的那個人。

鐵鏈男破碎不見,而在這個新的土遁兄的身後,卻出現了一個新的鐵鏈男。我驚呆了,原來剛才的那個鐵鏈男竟然只是一個幻像。什麼時候鐵鏈男變成了幻像?而真正的鐵鏈男卻隱藏在了他營造出來的幻境裡面?

新的土遁兄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他就被巨大的鐵錨釘到了地上,身體爆裂了開來,死無全屍。

鐵鏈男低頭看著地上的那一堆碎肉,依然不解恨,他的右後竟然伸出了一把刀,這把刀看樣子並不是藏在他的袖子裡面,而是直接從身體裡面伸出來的。我目不轉睛地盯著。

這傢伙到底得到了多少能力?隱形?

是的,隱形,也許剛才他就是隱形在了旁邊,而且他的隱形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級的境界,竟然連外物也一起被隱住了;再加上幻境,還有現在殺掉新的土遁兄得到的土遁,還有現在伸出的長刀——這或許也是五行中的「金」吧?

鬼才知道他現在到底擁有了多少異能。

長刀狠狠地往那堆碎肉刺去,連刺了五下,這才收了起來,然後他轉頭看看遠處,目光也看向了我們。

從他的眼神裡面看不出什麼。

孤雁小美女問:「你早就看出來他的真身隱藏在一旁?」

透視眼嘿嘿笑了一聲,說:「當然,我可是全靠這兩隻眼睛活命的。」

「那你怎麼不早說?」

「離我們那麼遠,有什麼好說的?不過他好像盯上我們了,他不會要來殺我們吧?那傢伙太變態了1

我不禁問他:「你看得出來他有多變態?」

「多變態?靠,現在冒出來的傢伙,我看沒有幾個傢伙會是他的對手……好,現在他的目光又轉開了,看來他還是對那個打扮得像是一個海盜的傢伙有點感情的,應該是要先去報仇吧。」

孤雁皺著眉頭問:「那他和天父對比,哪個更厲害一點?」

「天父?」

「就是剛才那個殺了海盜的傢伙。」

透視眼說道:「還敢稱什麼天父?我看那傢伙就是一個惡魔。他們兩個暫時來看,應該還是那個你稱之為天父的傢伙更厲害一點吧。不過這兩個傢伙我只要遇上,都只是死路一條的份。這些人都太變態了,根本就不是我們能招惹得起來的。」

我不禁默然。這些人掠奪到了異能,實力越來越強,最終會強到什麼地步呢?而我呢?靠,我竟然還在這裡看戲。也許不用過多久,他們就能輕而易舉地把我幹掉吧?我那以前自以為無敵的異能,將會變得一無是處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真的現在就要開殺嗎?而且以我現在的水平,似乎要殺哪個都不是那麼容易的。

在不知不覺中劉玉玲竟然帶著蛋蛋走掉了,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倒是大老二依然拄著金槍站在那裡,他挖了一個坑,把變成了乾屍的那個蛋蛋埋了下去。這蛋蛋也變得很奇怪,上一輪他們死的時候消失了,但現在被殭屍兄幹掉了,卻並沒有消失。

啤酒兄和小三也走掉了。現在還留在視線之內的就只剩下了光頭男、鐵鏈男和大老二。

光頭顯然還在猶豫著。他的兄弟雙槍男被大老二幹掉了,而他剛才也被啤酒兄偷襲,雖然並沒有受傷,但他心裡受到的衝擊是可想而知的。他當然不知道這暗地裡還有多少異能者在虎視眈眈,所以他雖然很在意雙槍男的屍體,但一時也拿不準主意到底要不要衝過去。

他的猶豫一點用處都沒有。

情況再次變得微妙起來,短時間之內竟然並沒有哪個傢伙再次出手偷襲,也許很募一鋃家丫後退了。但誰又知道呢?

透視眼忽然說:「來了1

「什麼來了?」孤雁問道。

「大部隊來了。」

大部隊?

果然是大部隊來了。

這個大部隊絕對囂張得不行。一行人快速地往這邊衝過來,而且有幾個傢伙一邊沖,一邊往附近扔著手雷或者**包。

一時之間,轟然的爆炸聲不斷響起。這明顯就是打草驚蛇的意思,或者說也許運氣好到無敵的話,或許還能炸死一兩個呢。

果然,在一個被扔進去一個手雷的窗戶裡面竄出了一個身影,他根本就沒有勇氣跟這一個大部隊進行對抗,而是選擇快速避開。

大部隊中一個傢伙端起衝鋒槍就對那個逃跑的傢伙射擊過去,同時另外兩個傢伙亮出了長刀,往那人追殺而去。

大部隊的主體依然往這邊推進去。

又有幾人分幾個不同的方位顯露出了身形,一個大聲說:「鍾老鬼!你們要跟我們開戰嗎?」

鍾老鬼根本就不理會他,一揮手,這一次十五六個人分不同的方向快速衝出,竟然隱隱把這裡包圍了起來。而他們剩下的人依然有七八個,要各個擊破的話,當然並不是什麼難事的。

透視眼大聲說:「他們竟然要把這裡的人全都吃下去?這膽子……胃口也實在太大了一點吧?」

從始至終他們都沒有一句話。

看來鍾老鬼他們在與我們遭遇之後果然有了某種默契,他們也知道弱點在哪裡。所以現在的他們是實力強大的。

面對沉默得不需要言語的鐘老鬼一夥,像我們這三人,也只有逃開的份。我沒有勇氣跟他們對敵。

我不禁問透視眼:「你看鐘老鬼的實力有多強?」

「很強,而且每個人都跟他有關聯,他們顯然是這裡最強大的。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們比剛才我們遇到的還要強。也不知道他們又殺了誰。」

如果被鍾老鬼一夥吃掉了這裡的這些異能者,甚至包括我們這三人,他們又會強大到哪種地步呢?

不過我還是有點慶幸的,那就是已經有一些人離開了這裡。

不過鍾老鬼他們要完全吃下我們,也不太可能的吧?

鍾老鬼帶著現在跟在他身邊的七八個人,直接往光頭男撲過去,在撲過去的時候,他們再次分散,果然是各個擊破的招數,竟然分成不同的方位,看起來要把光頭包圍起來,然後一擊必殺!

光頭男大驚失色,大叫一聲,一伸手,手變得奇長,往一個窗戶拉去,如果被他拉住的話,他肯定會逃得飛快。

同時,他三兄弟中的那個墨鏡殺豬男終於也現出了身形,大叫道:「走1

一邊說著一邊扔出了他手中的切骨刀,向著一個獨眼龍旋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