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7,風雲變幻
小說:| 作者:| 類別:

297,風雲變幻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四個人一起撲向一個獨眼龍,而且他們還全都是異常厲害的角色。

轉眼之間,那個獨眼龍就發出了一聲慘叫聲。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我忽然有點明白了,鍾老鬼他們雖然人多勢眾,但他們也有壞處,就是獵殺起來他們在外人的眼中目標太大,很容易被發現;而且單個個體中,他們的異能並不特彆強,也並不算太多。這就是他們的短板了。

六人幫不一樣,他們人數並不算多,再加上頭目還是一個可以變形的傢伙,他們要陰起人來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可能這變形人還可以看穿目標的心思,把自己變成對方熟悉的人。

這樣就削減了目標的提防心理。

所以他們才會變得這麼強大。當然,如果說整體的實力的話,肯定是鍾老鬼一夥更強;但六人幫的機動力也是相當強的。

殺了這一個獨眼龍之後,五人竟然匯合到了一起。

這時鐘老鬼似乎也明白現在根本就拿這五人沒有任何的把握,所以抬手,眾多的獨眼龍再次匯聚在一起,都怒目盯著那五人。

鍾老鬼沒有說話,不過從他的神色上看得出來,他是相當憤怒的。再憤怒也沒有用。那五個傢伙打不過是可以逃的,任誰都拿他們沒有辦法。

而鍾老鬼一夥二十多個獨眼龍匯聚在一起,這樣的大部隊自然更加不好惹。

又有幾個方位射出了幾個傢伙,他們看清了這裡的情況,現在包圍圈也沒有了,所以他們選擇了逃跑。

鍾老鬼一夥也只是看著他們逃掉,並沒有追擊。

我呼出一口氣。看來現在是打不成了。原本的六人幫現在的五人幫把鍾老鬼的節奏打亂了。若不是這五人出現的話,鍾老鬼一夥還真的有可能把這裡零散的異能者幹掉。因為他們是一個團伙,而且之間還有默契。而那些零散的異能者並沒有這樣的默契,更加不會跟其他的異能者合作——合作?把後背交給別人?那不是找死?

而且一旦外面的包圍圈把單個的異能者拖轉—如果不是遇到特別變態的異能的話,單個的獨眼龍要拖住某個異能者是沒有問題的,然後鍾老鬼帶著七八個獨眼龍殺過去,任是誰估計都要狗帶了。

這應該就是他們的計劃,沒有什麼陰謀,一切都是擺在明面上的。

但是他們遇到了變態的傢伙。那個傳教士去而復返,陰掉了一個獨眼龍;再加上五人幫變態的實力,又幹掉了兩個獨眼龍。轉眼之間就有三個獨眼龍被幹掉,這應該也是他們不能承受的。

兩隊人馬相隔有一百步左右,而我們這裡卻跟他們呈一個三角狀。透視眼忽然說:「他們好像盯上我們了。」

果然,五人幫盯上我們了。鐵鏈男還甩動起了他的巨大的鐵錨。這小子果然要我死埃

鐵鏈男對著鍾老鬼大聲叫道:「還打不打?」

鍾老鬼抬手,沒有獨眼龍動手。我當然看不出來他們的暗號是什麼,我只會看他們的行動。既然他這一抬手沒有人,估計意思就是不亂動手吧。

鐵鏈男大聲說:「不打?那我們就要干我們自己的業務了1

把殺人當成了業務,這也是相當變態的話了。

果然,他們五個人都把目光轉向了我。

這時我注意到傳教士再次出現,他現在站在那個在樓頂上打坐的老傢伙旁邊。難道這傢伙還認識那個老傢伙不成?當然,隔得太遠,我也看不太清,只是從身形上和衣服上看得出來那正是傳教士不假,再加上展開的一隻肉翼,除了他還有誰呢?左小美還是相當厲害的,那一鐮刀下去,傳教士的一個肉翼幾乎都要掉了,不過照現在的情形來看,他的身體似乎正在修復著傷勢。

鐵鏈男一夥顯然也注意到了傳教士,他們往那邊看了一眼,然後再次把目光轉向了我們這邊,他大聲問:「小子,你怎麼沒死?1

我沒有回答他的話。

但是鍾老鬼一夥顯然來了興趣,其中一個獨眼龍大聲問道:「怎麼,你們殺過他?」

鐵鏈男笑著說:「我可是親手幹掉了他,還得到了他的異能!只是他怎麼現在還活在我們面前?還有,他怎麼跟天上飛的那個傢伙長得一模一樣?」

那個獨眼龍嘿嘿笑了起來,大聲說:「看來你們什麼都不知道。都不知道你們的異能是怎麼來的!你真的殺了他?」

鐵鏈男大聲說:「當然1

猿猴兄說道:「不過當時我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他的屍體化成了黑煙。」

鍾老鬼都來了興趣,問我:「你真的被他們幹掉了?」

我沒有說話,不過也沒有必要騙他們,所以我點了點頭。

鍾老鬼笑了起來。那個獨眼龍大聲問鐵鏈男:「你真的得到了他的異能?是什麼能力?」

「隱形!怎麼,你也想得到嗎?」

想不到鐵鏈男竟然這麼誠實,竟然真的說了出來。不過他也算是技多不壓身了,現在體內有那麼多異能,也夠他得意的了。更加重要的是,他可能並不是他們一夥中最強力的傢伙。

我其實最看好的是老大變形人。那傢伙才是真正玩弄人心的狠角色。他根本就不需要隱形或者土遁,只要變成了獵物熟悉的人,自然就好下手了。

鍾老鬼說:「你們真的殺過他……哈哈……」

他竟然笑了起來。似乎現在他也不那麼恨五人幫了。而我卻開始恨起他們來。原本我離開學校,就是要找他們的麻煩的,但是想不到竟然被小猴子和傳教士給陰了,在那裡關了那麼久。最後還是啤酒兄救了我出來。救我出來的時候啤酒兄還有三個小弟的,現在卻只出現了啤酒兄和小三,看來其他兩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也掛了。

死的人夠多了。但我什麼都做不了。真正能做些什麼的只有殭屍兄了。只不過這些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很樂意看到這些人在他的眼皮底下自相殘殺。從這一點看,如果說他不是最可怕的那一個我都不會相信。

想這些已經沒有任何用處。現在最重要的是,五人幫到底想幹什麼。

鐵鏈男大聲說道:「那麼,就讓我再殺你一次1

這一次,他們五人一齊往我們這邊衝過來。

透視眼大叫道:「操,還是不是人啊!怎麼辦?我們根本就打不過!他們每一個都那麼強1

發現了嗎?五人幫果然一個個都是狠角色!他們到底殺了多少人啊!

風雲變幻,莫過於此,原本我們正在看戲,看著他們兩伙人互相殺來殺去,想不到轉眼之間他們就罷手了,誰也不向誰動手;而現在,五人幫卻只想衝過來幹掉我!

又要再被殺一次嗎?

那種滋味當然不好受。我也不想再次經歷。更加重要的是,再次出現的時候,我會身在何處呢?還有就是我會失去些什麼呢?

誰知道呢?

還是透視眼大聲叫道:「怎麼辦?1

孤雁拉了我一把,我這才反應過來,她大聲說:「快下去。」

是的,下去?似乎有點道理。下去之後,到了最底層,大家都沒有了異能,那麼他們的優勢也沒有那麼大了。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我竟然還想到了一點,那就是鍾老鬼他們對這詭異的十八層建築也是有所了解的,他們是不是也會衝進來呢?

他們人那麼多,到時候到了最底層,大家都沒有了異能,才是他們最大的優勢吧?又或者說才是他們最大的劣勢呢?因為沒有了異能,他們的血誓是不是也會受到影響?在那裡面是不是也可以幹掉夥伴了呢?

我們三人趕緊轉身往下面衝去。而一回頭,卻看到那五個傢伙竟然直接沿著牆體衝上來。這樓底下大,頂上小,坡度並不算十分大,再加上他們本身本事就很大,所以竟然像是跑步一樣衝上來。

看來他們果然不知道這詭異的十八層建築到底是什麼東西,而且他們似乎也根本就不在乎。

我們趕緊沖了下去,一層又一層,走得太急,我差點還摔倒。透視眼一邊大叫道:「我們衝下去不是找死嗎?」

我並沒有回答他。

孤雁小美女這個時候竟然表現出了她的體力來。想不到她竟然跟得上我們的腳步。當然,這也是因為是往下跑,所以並不是太累。如果往上面跑的話,估計她早就累趴下了吧?

一口氣跑到了最底層,因為樓梯是回折的,我都有點頭暈了。還沒有喘口氣,就已經有五個身影從天而降,重重落到了地上。他們不同於我們,他們是直接從入口處跳下的,而我們卻是從樓梯跑下的。

所以離得還算有些距離。他們正落在中央的位置。

但是,慘叫起了起來。怎麼也是十八層,而且在最底層是沒有辦法動用異能的。他們又毫無準備,不過總算也是有先有后。最先落下的正是雙槍男,似乎是因為他的體型,所以他的速度是最快的,在他落到地面的時候,他上面的那鐵鏈男只落到了第十六層的位置,所以他發出了慘叫聲之後,上面就吃了一驚。

慘叫聲非常短促,因為雙槍男掉到了地上之後,不僅傳來了腿骨斷裂的聲音,而且他的整個身體幾乎都散掉了。

甚至在我的想象中,他變成了一塊肉餅。

第二個落下來的正是鐵鏈男,這小子根本就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許他親眼看到了他的兄弟變成肉餅,但是他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不過他身體的結實程度還是有點超乎我的想象,他是腳下頭上地往下落來,如果他還有異能的話,十八層樓根本就不放在他的眼裡。但是在這最底下一層,他根本就沒有那樣的能力。他剛好落到了肉餅之上。

腿骨斷裂,我幾乎看到了他那從皮肉裡面穿透而出的白色骨頭,變成了尖刀,刺入了他正在蹲下的身體。從腹部刺入,他的勢能雖然有所減弱,但依然不夠弱,他大聲叫了起來,剛剛發出聲呢,嘴裡就吐出了血,而且張開著,他的頭幾乎碰到了膝蓋上。

不用去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他的聲音同樣非常短促,但是在這短促的慘叫聲之後,還有咕咕咕的聲音,那是血水正一個泡接著一個泡從他的嘴巴裡面往外冒著。

他的骨頭從腹部一直刺入了他的喉嚨裡面。他叫不出聲,但是他並沒有馬上死去,而是倒在了地上,身體還在掙扎著。

在他上面的三個人並沒有馬上落下來,他們竟然在空中發現了異常之後,落到了更高層的樓層上面。我沒有看到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因為我正在看著鐵鏈男和那塊肉餅。

他們身上都有著不知道多少異能,所以在擁有異能的時候肯定比較容易做到空中轉向。或許也有擁有著像剛才死掉的那三兄弟之一的橡皮男一樣可以伸長雙手,或者在空中反力后推從而轉向的能力。

「你們做了什麼?1變形男站在十五層大聲叫道。

我沒有回答他。

馬臉撞牆男大聲說:「你們都該死1

問題是,他敢衝下來幹掉我們嗎?

風雲變幻,莫過於此,轉眼之間,雙槍男摔死了自己,鐵鏈男也只剩下一口氣而已。

透視眼看著我,皺著眉頭,「要不,我們送他一程?看他這痛苦的模樣,實在於心不忍。」

說得好像很有道理。

不知道在這裡幹掉了這個只剩下一口氣的鐵鏈男,我能不能得到他的異能呢?

但是我沒有動手。連那邊的已經變得蒼老的小猴子也沒有動手。

透視男嘆了一口氣,走過去,伸手撿起了鐵錨,說:「我送你一程。」一錨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