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8,兩個附加條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298,兩個附加條件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誰又能想得到,不可一世的原本六人幫在被傳教士幹掉了那個海盜船長變成了五人幫之後,接連又死了兩個?

現在只剩下了三個人。

透視眼扔下了手中的鐵錨,它撞擊在地上發出了當的一聲響,還有鐵鏈的嘩啦聲。

「原來殺人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透視眼帶血的手在身上的衣服上擦了擦,似乎嫌擦得不幹凈,所以更加用力地擦著。

上面現在只是三人幫的那三個傢伙並沒有再次發出罵聲,他們似乎震驚了,一時之間根本就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他們在外面估計除了鍾老鬼一夥還有殭屍兄,估計都可以橫著走了,除非是傳教士那樣詭異的傢伙要去陰他們。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被打殘了,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竟然就死掉了一半。估計他們心中最可惜的是,他們的三個兄弟並不是死在他們的手中,而是死在了別人的手中。

這樣他們的力量就變弱了,而幹掉他們兄弟的人卻實力得到了加強。

小猴子離得我們很遠,不過他也看著這邊的情況,他忽然笑了,在火把的光中,他的笑容看起來有點嚇人。

他一邊笑著,一邊說:「又看到死人了,這次,你們是要來殺我的嗎?」

並沒有人回他的話。現在看來三人幫也不敢輕舉妄動了。他們一時根本就摸不清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真的有點懷疑他們的異能到底是怎麼來的了。要說一般的覺醒者,是會覺醒以前的記憶的,他們至少會認得我吧?但是這幾個傢伙好像並不知道我是誰。難道他們竟然原本只是普通人?只不過因為幹掉了獨眼龍或者覺醒者之後,慢慢的一步一步滾雪球變得這麼厲害?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只能佩服他們了。他們做到了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小猴子看樣子有點艱難地站了起來,他一步一步往那些鐵籠子走去。裡面現在已經空無一人,不過在他的那個地方,堆著很多的屍體。那些人肯定都是小猴子極為熟悉的。但是現在他們變成了屍體。我能想象到傳教士當時把那些人幹掉的場景。但他卻放過了小猴子。

他的兩手中竟然還拿著東西,右手握著的是一把長,而左手看樣子拿著的是塊磨刀石。

他終於走到了鐵籠的旁邊,沿著鐵籠一路走,同時右手的刀緊貼著鐵籠,隨著他的腳步而慢慢地移動著,刀與鐵籠發出了輕脆的響聲。

「你們也來了?」他忽然停下了腳步。

我這時才注意到,從牆壁上面走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獨眼龍。他們現在並不是分散的,而是集合在了一起。二十多個獨眼龍,聲勢極大。但是在這裡,他們也只不過是普通人而已。但他們有二十多個人,我們只有三人,我們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呢?

如果我們要逃的話,也是能夠的,畢竟現在他們離我們還比較遠,我們如果轉身往牆壁上面逃去,只要透過了牆,可能就能逃得了;不過上面還有三個傢伙守在那裡,他們會不會也追著我們而去?

以他們的兇狠,而且以他們早先表現出來的兄弟之間的情誼,說不準真的會不顧一切地追殺我們。到時候我們又能怎麼辦?

幹掉他們?

拼自然是可以拼一拼的,至於能不能拼得過,那就另說了。

而這時,上面的那三人也開始行動了。他們現在果然有點不顧一切的意思,一邊往我們這最底下一層逼來,一邊馬臉大聲問道:「下面什麼情況?1

小猴子笑了一聲,「什麼情況?難道你們不知道這裡是你們的墳墓嗎?」

他們三人一步一步試探著往下,最終於到了第十七層,而且馬臉還消失在視野裡面一小會兒,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什麼去了。

現在第十七層有這三人幫守著,沒有意外,十七層的牆壁同樣可以直接融進去,然後直接衝出外面去,所以我們現在要逃跑的話,可能根本就逃不掉。

而鍾老鬼他們似乎對於小猴子也有點興趣,但最引起他們注意的當然就是我們三人和樓上的三人了。

他們只留下了兩個站在不遠處盯著小猴子,鍾老鬼卻帶著大部隊往我們走來。我們退到了牆壁的位置,如果他們再次逼近的話,我們就可以返身衝出去。

在離我們大概三十多步左右,鍾老鬼他們一大夥人終於停了下來,這麼久以來,他終於第一次開口,說道:「想不到這裡竟然變成了這樣。」

「那你以為會變成什麼樣?」我不禁問他。

「我很好奇你是不是真的被他們殺死過?」

「一次。」

「看來這就是真的了。不過你並沒有死。我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必要嗎?不然你讓我死一次試試?」

鍾老鬼不禁笑了起來。

比他笑得更大聲的是小猴子,他笑著笑著就咳了起來。

一個獨眼龍問他:「你笑什麼?」

「我笑你們無知1現在這個時候小猴子似乎腰板都直了,雖然他的語氣依然像是一個小孩子,不過他的樣貌現在確實是老頭子的,所以這非常怪異,在這最底層,根本就不必理會這一點,再詭異,也沒有用武之地。

一個獨眼龍問:「什麼意思?」

小猴子指著一個方向說:「你們自己看那是什麼?」

鍾老鬼他們這才轉頭去看那個方向。那是那扇門的方向。上面的三人幫為了能看到,他們不得不圍著十七層的走廊走去。

現在大家都看到了那扇門。

鍾老鬼一抬手,兩個獨眼龍往那邊跑過去。看模樣他們想衝過去推開那扇門。

只不過小猴子又笑了起來,說道:「打不開的,要是能打開的話,你以為會等到現在嗎?」

果然,那兩個獨眼龍跑過去之後,試著去推或者拉,一點作用都沒有,他們直接對著這邊搖頭示意。

馬臉大聲問:「那是什麼門?推開了那扇門,也只不過是走出了這棟樓而已1

小猴子看了他一眼,說道:「是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這裡也就不神秘了。知道剛才那兩個人是怎麼死的嗎?是蠢死的!他們竟然不知道這最底下一層不能使用異能,所以他們摔死了,那不是蠢是什麼?在這最底下一層,你們就和我們所謂的凡人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麼狗屁異能。」

馬臉一怔。

估計他們想不到竟然有這麼詭異的地方。或者在他樣的想象中,應該是我把剛才那兩個傢伙給陰了。而現在得知的卻是真的是摔死的。

估計這點讓他們難以接受吧。

鍾老鬼看了樓上的三人幫一眼,然後問小猴子:「通往哪裡?」

「通往哪裡?外面,真正的外面。」小猴子再次坐了下去,他竟然開始了擬小子磨刀想幹什麼?難道想跟這些傢伙幹起來嗎?那根本就是找死。

原來那扇門真的是通往外面的?

鍾老鬼他們的臉色變了。每一個覺醒了記憶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外面是什麼地方。那才是真正的世界。

而現在那扇門竟然就在這裡。

只是,小猴子怎麼知道這麼多事情?

或者這根本就是他編造出來的?

「怎麼打開?」鍾老鬼問道。

小猴子說道:「你問我?不是說這個世界只剩下最後一個人的時候,才能打開么?確實是這樣啊,只有殺到只剩下最後一個人的時候,自然就打開了嘛。」

我都皺了眉頭了。這似乎是殭屍兄規定的吧?

小猴子接著說:「不過好像似乎還有附加條件。」

鍾老鬼問:「什麼?」

「我所知道的是有兩條附加條件,其中一條是一個人,女人;另一條是你們自身,活成最後一人,而且最多只能殺三個人!似乎是二選一,問題是,你們現在大概都滿手血腥了吧?所以給你們的路就只有一條了,找到那個女人,保護她,留到最後,那就能走出這裡了。」說完之後他還嘿嘿笑著,轉頭往我們這邊看過來。

我不由得怔祝

這條件聽起來根本就是他瞎編的而已。但誰又能說得准呢?這裡是本體的世界,一切就要看本體的意思了。

而且他現在擺明了就是把禍水往我們這邊引埃女人?而且他看著的正是孤雁。

我知道,孤雁小美女肯定有很大的不同,要不然殭屍兄也不會保護著她。她有哪些不同呢?從現在看來,她不同於其他人那麼瘋狂,至少在她的身上還有著很多的人性。

也許這就是最大的不同。

從這裡走出去意味著什麼?有的人可能並不了解,比如說上面的三人幫。但是我清楚。走出去,就意味著重生,就意味著復活。而且最後的那一個人很有可能得到的還是張良的身體,以張良的身份復活了過來;至於其他的,可能變成孤魂野鬼,或者根本就不會再存在了。

要復活成一個人,可能最重要的就是人性吧?這或許就是孤雁小症美女一直都能活著的原因。

如果說以前李紫是司徒無功的鑰匙的話,那麼現在孤雁小美女是不是就是殭屍兄留下來的鑰匙呢?

獨眼龍們往孤雁看過來。

連上面的三人幫也向她看過來。

他們的眼中似乎在閃動著光芒。

小猴子果然是語不驚人不罷休,說道:「這個女人不同於其他人。我以前也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她在外面晃了那麼久,竟然都沒有死呢?後來我明白了,原來是天上飛的那個傢伙一直都在保護著她。為什麼她那麼重要呢?因為她就是打開這扇門的鑰匙埃或許她就是這裡殘餘不多的人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