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99,又下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299,又下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意思就是,她就是那個女人?」獨眼龍們都緊緊地盯著孤雁小美女。

現在他們似乎對她勢在必得了。

他們當然也早就注意到了殭屍兄對她的保護。如果說這個世界誰最有可能衝出去的話,當然就是殭屍兄了。只能殺三個?對於殭屍兄來說,三個顯然太少了,他現在都不知道幹掉了多少。

而我呢?只能殺三個?我又殺了多少?而且這三個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算呢?

誰又知道呢。

小猴子笑著說:「誰又知道呢?不過若我說不是,你們會相信嗎?」

誰都不能相信。除了殭屍兄現在估計誰也不太清楚這個世界的規則到底是什麼。或許那個隱藏在暗處的前任本體知道。或許那個傢伙正是劫財色。

鍾老鬼抬手。

五把衝鋒槍端了起來。這些獨眼龍果然一個個都是有備而來。在這最底下一層,顯然衝鋒槍要比異能好用太多了。槍口對準了我們。

鍾老鬼說道:「我不介意先送你們一程,如果你們敢亂動的話。」

透視眼大聲說:「靠,你們還是不是人啊?一言不合就殺人?三個啊!不能超過三個啊1

上面的變形人笑著說:「他們哪一個沒有殺三十個三百個?你跟他們說三個?」

這是實話。沒有殺這麼多人,他們就沒有現在這麼強大的實力;就不可能活到現在。如果小猴子說的是真的,那麼除了孤雁小美女這一個希望之外,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衝出去的。

馬臉大聲問道:「喂,鍾老鬼,你們是想保護她嗎?然後到最後的時候,把她殺了,然後再開啟這扇門?是不是說,其實這個凡人,才是活到最後的兩個之一?這也太扯了一點吧?」

這些人當然不是普通角色,雖然他們與我們之間都有仇,但現在似乎並沒有馬上要火拚的模樣。事實上也拼不起來。只要三人幫不下來,鍾老鬼一夥要弄死他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畢竟他們每一個都非常強大。

透視眼嘆了一口氣,說:「想不到我現在已經殺了兩個了。只能殺最後一個了。只是以我現在的水平,怎麼可能幹得過最後那一個?還不知道我會死在哪個王八蛋的手裡呢。」

誰又知道呢?

現在連那條件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獨眼龍們一步一步逼近。我後退一步。但是幾槍已經發射了出來,射擊在我的腳下。

我一動不敢動。

鍾老鬼大聲說道:「過來1

我們沒有動。現在估計就是賭他們的槍法準不準了。如果不準的話,或許我們還能逃掉的。

正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天而降。現在在這底層,大家都只是普通人的角色,真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他們可能比普通人更靈敏一些和更強壯一些,但這些是完全不夠用的。

倒是樓上的三人幫反應是相當快的,馬臉本來還想動手,大喝了一聲,但是他馬上就倒退,竟然是主動退後的。

因為撲下來的正是殭屍兄這人見人怕的狠角色。他直接落到了最底層,發出轟然的一聲響,場面為之一靜。他是背對著我們的,而面向著鍾老鬼他們。

鍾老鬼他們馬上站住了,有幾人還倒吸著氣。

「看吧?我就說了嘛,這個女人不一般哪1小猴子笑著說。他是無所謂,反正現在他估計也就只是在一種等死的狀態而已。而且奇怪的是,大家似乎對這麼一個不知道是異能者還是普通人的傢伙好像都不怎麼上心,因為現在還沒有人去幹掉他。

我不禁再後退一步。

鍾老鬼皺著眉頭問:「看來只能提前跟你開戰了。」

殭屍兄嘿嘿笑了一聲,說道:「那小傢伙說得倒也對呢。也怪我一時大意,忘了這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呢。那麼,現在我重新公布一下好了,全部的人都聽著。」

他的語氣一如往常他在天空上一般,那麼平淡。我猜想著這世界各個角落裡現在還活著的人都能聽到他的話。

竟然是真的?

殭屍兄對於鍾老鬼他們的五把衝鋒槍完全不放在眼裡,轉身看著我們,說道:「那扇門確實是通往外界的,只不過暫時還打不開。要想打開走出去,只有兩個辦法,而且不好意思的是,這個都是我規諞桓靄旆那就是在我宣布開始之後,最多只能殺三人的情況下成為最後一個活著的人,其實也沒多久嘛,估計暫時應該有很多人都滿足這個條件吧?至於第二個辦法,那就是她活到最後的兩人之一,而且她不能殺任何一個人。」

好吧,現在終於從殭屍兄口中確認了這一點。

估計會讓很多人吐血了。如果是走第一條路的話,顯然是會吐血的。因為殺的人少,實力就低。沒有實力,前期根本就活不下來,還怎麼能衝出去呢?為什麼是三個呢?

鍾老鬼冷笑著說:「這條件還真是扯蛋。」

殭屍兄也沒有生氣,淡淡地說:「聽起來是比較倡是沒辦法,其實這裡我也控制不了呢,因為這個建築,看起來是一棟樓,但事實上是什麼,你們也清楚的,這裡是樹妖的一部分,你總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與其說是我規定的,還不如說是樹妖規定的呢。那扇門,可不是通往地獄,而是通往重生的。想要真正在外面的世界重新變成人,總要有點人性吧?殺人太多,還有什麼人性呢?嘿嘿。」

看來這倒是實話。

樹妖就是長這個模樣嗎?

鍾老鬼沉默了。

一個獨眼龍問道:「我們怎麼辦?」

鍾老鬼淡淡地說:「還能怎麼辦?」

馬臉在上面大聲說:「看來我們誰都出不去了。外面是什麼樣的一個世界?」

沒有人回答他的話。在這裡鍾老鬼是一方老大,而且是獨眼龍,跟隨過司徒的;殭屍兄自稱新生的鬼王,而且還是現在的本體,他當然也不會去鳥馬臉;至於我的話,那幾個傢伙對於我來說都相當討厭,我根本就不想再見到他們。

主要還是因為我在想著孤雁小美女的事情。殭屍兄把她交到我的身邊,又是什麼原因呢?讓我保護她?現在倒好,揭穿了她的身份,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了,我還怎麼保護呢?還是原本是想讓她一直跟著我,意味著我其實還是有很大的可能性衝出去?

殭屍兄看向了小猴子,說道:「你這小孩子倒是知道得很多,我很好奇。」

小猴子看樣子並不怕他,把頭一抬,問道:「怎麼,要殺我了?」

「十分鐘到了。嘿嘿。」殭屍兄冷冷地說道。

十分鐘到了,又該殺人了。

小猴子說道:「殺吧1

殭屍兄果然往小猴子一步一步走過去。這就不免要經過鍾老鬼他們的身旁。鍾老鬼他們一步一步往旁邊讓去,同時他們的槍口也對準了殭屍兄。

殭屍兄根本就不鳥他們,一步一步走著,這段路看起來相當漫長,我注意到透視眼連大氣都不敢喘。他有些緊張,兩個拳頭已經緊緊握了起來。

我也有點緊張。小猴子這可惡的傢伙終於要死了嗎?

我當然不會為他感到惋惜。由殭屍兄幹掉他,說實話還算是他的福份。

不過我馬上反應了過來,現在因為殭屍兄的出現,他已經吸引了足夠多的注意力,正是我們跑路的好時機。所以我扯了他們一把,往後退了一步。

但是這一步,就引起了獨眼龍們的注意,一個端著槍的獨眼龍大聲叫道:「你們想跑?1

他的槍口竟然又對準了我們。

我們不再退,現在離牆已經非常近,但我不敢保證在鑽入牆裡之前子彈會不會洞穿我們的身體。

而這時,殭屍兄忽然衝刺起來。他的速度跟外面一樣快。快得不可思議。而且他竟然並不是向小猴子衝過去,而是向著獨眼龍們衝過去。

槍聲響了起來,那是對著殭屍兄射擊過去的。

殭屍兄根本就不理會子彈的射擊,在一個獨眼龍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就已經一把抓住了那個傢伙,然後身體再次後退,任子彈擊在他的身上,他都無動於衷。子彈把他的衣服射擊得更加破爛,但並沒有打進他的體內,而是一顆顆掉到了地上。

他現在的身體好像變得刀槍不入了一般。

一聲慘叫聲響起,那個被殭屍兄抓住的獨眼龍被殭屍兄一手洞穿了胸膛,然後被扔到了地上,被一腳踢了開去。

「下一個十分鐘,又是誰呢?」殭屍兄淡淡地說。

槍聲終於停了下來。鍾老鬼他們不住地後退著。

殭屍兄果然不按常理出牌。這小子竟在早就盯上了獨眼龍。

忽然之間,他轉身,然後就衝到了我們的面前,盯著我說道:「看來現在誰都清楚了呢,估計她在你身邊,暫時也沒什麼用,看來我還得把她藏起來啊,藏到哪裡好呢?」

我沒有回他的話,而是往後退去。現在他擋在我們的身前,正是我們逃跑的好時機。

他卻拉住了孤雁小美女,孤雁好像也挺聽話一般,任他拉著。而我和透視眼哪裡管得了那麼多,轉身就往牆壁跑過去。一頭往牆裡面扎去。身後響起了風聲,是殭屍兄帶著孤雁飛高。

鍾老鬼大聲說道:「追1

不用多想就知道他們肯定跟我們一樣也鑽入牆裡。

牆裡很黑,這種體驗多一次也不會嫌多。

走出牆之後,一抬頭就可以看到依然在往上飛的殭屍兄,孤雁好像還對我揮了揮手。

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而且轉頭看看其他方向,各路人馬再次冒了出來,他們果然都聽到了殭屍兄的話,而且現在也看到了殭屍兄帶著孤雁小美女。

她才是他們最後的希望,雖然大部分人都會死去,但誰又敢說哪個一定能活到最後呢?誰都希望自己才是那個。

既然出來了,我當然也不會太害怕鍾老鬼他們,特別是透視眼還得到了鐵鏈男的異能。

我轉頭問他:「你得到了哪些能力?」

透視眼不無得意地說:「很多,打可能打不過,但逃跑肯定沒有什麼問題啦,放心吧。我可是能看透他們的實力的。」

鍾老鬼他們沿著圓形的外牆轉了出來,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視野裡面。他們並沒有往我衝來,而是抬頭看著殭屍兄。

殭屍兄淡淡地說道:「那麼,她就由來看管吧,如果你們當中哪個能活到最後,與我面對面對決,誰勝了,誰就能得到她,而且還能真正的走出去,再世為人。」

飛那麼高,現在誰能動得了他和孤雁?

透視眼苦笑一聲,說道:「看來又只能殺了。我說,我們是不是要保險一點,只要不讓別人幹掉我們就行呢?我總覺得不太靠譜啊,萬一那女人死得太早怎麼辦?」

我默然。衝出去?我當然想。因為蒙蒙很有可能正在外面等著我。或者是司徒無功在等著我呢?

誰知道呢?

問題是以我現在的狀態,怎麼能殺死那麼多的人?

透視眼忽然說:「下血了。」

我怔祝果然下血了,天空沒有烏雲,卻有一些零零星星的紅點正在往下落著。

又下血了。這一次,又會發生什麼呢?

而且越下越大,地面也開始震動起來;地面搖晃中,天空的血下得越發猛,似乎天空裂開了一道巨大的傷口,血水如同瀑布一樣往地面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