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0,落難的殭屍兄
小說:| 作者:| 類別:

300,落難的殭屍兄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上一次天空落下鮮紅的血滴的時候,發生了大屠殺,眾多的異能者和收割者大肆收割普通人,比之上一輪收割日也並不差多少;而現在,沒有任何預兆的,又再次下起了血。

而且下得非常兇猛,竟然就像是瀑布一樣。這麼兇猛的勢態,不要說見了,哪怕想都不曾想象過。

有人發出了驚呼聲。哪怕現在連異能者都不能再保持住淡定了。

而這一次,又會有什麼變化呢?

首先出現變化的就是殭屍兄。在起初剛開始下血的時候,他看起來還不受影響,而且還往上飛去,飛得很高;但是這勢態沒有預兆地變得兇猛的時候,他就撐不住了。形勢一發而不可收拾,幾乎是一條河從天空倒懸而下,覆蓋面積很大,殭屍兄竟然首當其衝,被血水一衝,身體都有些不穩,搖搖欲墜。

地面在震動著。

天空在下著大量的血水。

殭屍兄看模樣想飛走,他掙扎著飛了一段距離,終於撐不住,竟然從天空往下掉來。

不可一世的殭屍兄又怎麼能想得到,他竟然也有現在這個時候呢?下落的速度越來越快,孤雁在他的手中發出了尖叫聲。

忽然之間,天空的那個傷口好像被堵上了,下的血也一下子變得小了起來。但是殭屍兄依然在往下掉著,他似乎變得極為虛弱,發出了吼聲,翅膀無力地扇動著。

這一下大家都看呆了。

他掉下來會怎麼樣?會死嗎?

誰知道呢。或者現在的虛弱狀態只是他表面上裝出來的?

天空的血雖然下得很小了,但是先前落下的早就在視野內染成了紅色的。而且地面依然在震動著。

透視眼大聲驚呼道:「那邊1

我轉頭往身後看過去,那邊是學校的方向。而現在的震動似乎就是從那邊傳來的。一股煙塵從那邊升起,好像有千軍萬馬從那邊衝過來一般。

透視眼大聲說:「那是什麼?」

誰知道呢?或許那就是公雞?現在到底有多少公雞誰也說不清,或許只有他自己才數得清吧。學校裡面那麼人,而且後來還接收了那麼多普通人進去,一個一個感染過去的話,現在估計已經全都被他消化了。

我轉回頭,看著殭屍兄從高空落下。他的空中身體翻轉,再也沒有當初的瀟洒,顯得有些笨拙和吃力。

然後他重重落地。他墊在下面,孤雁小美女在他的身上。不過她依然發出了一聲尖叫聲。這撞擊力也是相當巨大的,雖然有殭屍兄墊在身下,不過以孤雁小美女那弱小的身體,承受起來也相當困難。

地面的積血被殭屍兄砸得飛濺而起,像是綻放出了一朵血花;地面也被砸得微微陷了下去。

殭屍兄並沒有馬上站起,而是掙扎著翻過了身,單膝跪地,像是身受重傷。

要說現在看模樣應該是幹掉殭屍兄的好時機,但沒有人敢動手。因為殭屍兄的陰險大家都早就一清二楚。誰又能保證他現在是不是裝出來的呢?如果有哪個王八蛋真的動手的話,估計死得更快。

他和孤雁兩個人都變成了血人。孤雁終於爬了起來,趴在地上,重重地喘著氣。

沒有人動手。但透視眼卻鬆了一口氣,說道:「還好並沒有死。」

並沒有死?誰知道呢,說不準下一秒鐘孤雁小美女就死了!

鍾老鬼終於有所動作了。他一抬手,五個拿著衝鋒槍的傢伙往殭屍兄那邊衝過去。他們暫時並沒有開槍,估計這主要是怕會誤傷到孤雁。

他們剛剛衝出十步左右,一聲槍聲響了起來。這槍聲在這地面的震動聲中依然聽得清清楚楚。任誰都聽得出來那是一支威力巨大的步槍,或許槍管子都有一人高了。

剛剛單膝跪地的殭屍兄身體再次倒了下去。這一槍威力果然大到無法想象,而且還準確地擊中了殭屍兄。殭屍兄發出了一聲怒吼,他的身上因為這一槍再次飛濺起血花來。

他在地上的血水裡面掙扎著,要爬起來。

不過這時孤雁小美女再次發出了一聲尖叫,伸出了雙手,像是要保護殭屍兄一般。

但她根本就不知道剛才那一槍到底是從哪裡打出來的。

我也不知道。

只不過看到透視眼轉頭看著學校那個方向,我才確定,應該就是老虎或者他其他的兄弟打出來的那一槍。

衝鋒的那五個獨眼龍停了下來。現在有這麼厲害的狙擊手在,他們也不敢亂沖的。萬一那個狙擊手給他們來一槍,又會發生什麼呢?也許會跟殭屍兄一樣,雖然不會被單單的一槍幹掉,但再來幾槍呢?而且哪怕受傷了,在這裡生存下去的幾率也變得極校

殭屍兄終於再次雙手撐地趴在了地上,看起來依然想爬起來,只不過這時又是一聲槍響,他再次發出了一聲怒吼,倒了下去。這一次看起來受傷更重。

孤雁這時知道了子彈到底從哪裡發出來的,所以她尖叫著,伸開雙手擋了過去。

情勢終於一發不可收拾了。

眾多的異能者看起來都蠢蠢欲動。原本站在遠處的那些,現在都在小心地逼近著,不過他們依然提防著附近的其他人,保持著距離。

千軍萬馬終於出現在了視野裡面,果然正是公雞。放眼望過去,不知道多少公雞奔跑著出現,他們像是一股鐵流一般沖了過來,但是他們忽然又站住了。那麼多人,表現得卻完全像是同一個人一般,說停就停,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他們離我們有大概一百多米,離殭屍兄就更遠了。他們的到來,把原本在那附近的大部分異能者趕跑了,倒是也有個別並沒有動作,依然站在原處,我這才看清,原來那兩個是史易陀和黑手。只是不知道現在張志偉怎麼樣了,那小子還活著嗎?

公雞對他們也並不理會。現在公雞注意的正是殭屍兄。

隨著公雞的停下,地面的震動聲也停了下來。整個世界都好像安靜了。

也許是孤雁小美女的動作,所以槍聲也停了下來。我轉頭想看清到底是誰開的槍,不過看不到。他應該躲在暗處。應該就是老虎吧?

透視眼的眼皮不住亂跳,他說道:「太詭異了。」

我轉頭看了他一眼。

「那些傢伙怎麼都長得一模一樣?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我朋友。」

他不禁後退了一步,「你的朋友?克隆人啊?1

我有點搞不清楚現在公雞到底想幹什麼。不過想來大概就是幹掉殭屍兄的意思,現在應該是殭屍兄最為虛弱的時候,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呢?

看來我也要準備了。不過殭屍兄一次又一次地放過我,我現在要是對他動手的話,也太不道義了一點。雖然跟他並不算朋友的關係;但從另一個層面來講,我跟他很有可能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埃

所以我還是不會動手的,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情況。如果有哪個傢伙要動手幹掉殭屍兄的話,我也不會阻攔。

現在,這裡變成了一個戰常而且人馬眾多。其中最詭異或者最強大的應該就是公雞一夥,而且在暗中還有威力強大的狙擊手存在;鍾老鬼應該算是第二強大的,畢竟他手下有那麼多獨眼龍,而且還有血誓;至於其他人,倒可以不必太在意,因為都各自為戰。

殭屍兄現在倒成了各方陣營的獵物。當然,這是一頭絕對強大的獵物,現在雖然看起來身受重傷,但沒有人敢隨便動手。

殭屍兄再次爬了起來,他並沒有站起,而是雙手撐著地,我看到他的一條手臂都變了形,不過依然強撐著。看來剛才那一槍擊中的正是他的手臂。

鍾老鬼終於打破了沉默,大聲說道:「那麼,我們就先出手幹掉這個所謂的新生的鬼王,大家怎麼看?你們可以不動手,但是我也不希望你們拖後腿。」

馬臉大聲說道:「我們要那女的1

變形男卻白了他一眼,對鍾老鬼大聲說道:「隨意1

透視眼卻忽然怔住了,然後他大叫起來:「小心1

夏小心已經死了。她根本就不是一個真正的人,而是虛構出來的。不過我馬上就反應了過來,透視眼並不是在喊夏小心的名字,而是叫某個人小心。

在他叫出這兩個字之後,殭屍兄受到了重擊,一個忽然出現的人把他重重地擊倒在了地上。那是一個身材比較高瘦的傢伙。雖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殭屍兄和孤雁小美女的身上,但看樣子除了透視眼之外,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傳教士竟然陰險地衝到了他們的身旁,而且還是隱形過去的。

竟然是他幹掉殭屍兄?

殭屍兄受了重擊之後,當然不可能馬上就死去,他怎麼說也有可能是現在這裡最強大的,他依然還在掙扎著。

傳教士的興趣好像並不在殭屍兄的身上,在擊倒了殭屍兄之後,馬上一把抓起了孤雁小美女,她尖叫了一聲。

傳教士一腳踢到了殭屍兄的身上,把他踢得飛了五六米遠,然後笑著說:「我們又見面了,不是嗎?」

我緊緊握著拳頭。

這小子到底要幹什麼?

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最陰險的是這個傳教士。他總是無處不在,而且總是偷襲,從來都是一擊成功的。連殭屍兄都被他陰了。

更加重要的是,現在他把孤雁小美女抓在手中,任她怎麼掙扎。

鍾老鬼大聲問道:「你要幹什麼?1

透視眼再次後退一步,然後發起了衝鋒,往傳教士沒命地衝過去,一邊大聲叫道:「他會殺了她1

傳教士竟然要殺了孤雁小美女?

難道他不想出去嗎?

透視眼的話引起了轟動。也許有人還不相信這件事情會發生,但是已經有人已經選擇相信了透視眼的話。如果傳教士真的殺了孤雁,會發生什麼後果?

那麼大家殺來殺去或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傳教士淡淡地說:「說對了。」

然後他的右手抬起,往孤雁的頭頂擊去。

我緊緊咬著牙,現在也只能賭一賭了,按下了手錶,指針瘋狂地轉動起來,同時我向傳教士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