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2,急轉直下(2)
小說:| 作者:| 類別:

302,急轉直下(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情勢急轉直下。

孤雁小美女真的掛了的話,那才是真正的混亂開始。畢竟那個時候,又有誰能真正的活到最後衝出去呢?試問現在這些猛人,又有哪個只殺了少於三個人?

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人存在吧?或許透視眼是一個?如果真的照他所說,他之前只殺了前任的透視眼,接下來他運氣好到爆又殺了鐵鏈男。那麼也已經殺了兩個了,如果他現在再殺一個人的話,那麼他也沒有機會了。因為是三個以內,最後的第三個肯定是活到最後的兩個人之一吧?

還有就是獨眼龍們和覺醒者們到底會因為孤雁的死亡而變得多麼的瘋狂呢?

透視眼繞過了幾個收割者,依然殺向殭屍兄。殭屍兄還在滾地,像是怒極了,竟然不再逃跑,而是奮起餘力,往透視眼撲過去。

兩人迅速接近著。透視眼兩條手臂變的利刃迎著殭屍兄殺過去。

殭屍兄也只是用兩隻手而已。他的手爪的厲害程度當然不必多說。兩人撞在一起。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勁風。我只看到了殭屍兄身上發出的橫波,一波一波往我襲來。

我站著沒有動。這兩個傢伙的撕殺雖然無聲無息,但在這個時候看起來卻是驚天動地的。

一直沒有想象過,透視眼這傢伙竟然這麼厲害,而且這麼果斷。看來以前他一直都在裝了。

現此時此刻看起來,他們兩個就像是兩個普通人在干架一般。只不過殭屍兄依然有他的翅膀。兩人翻翻滾滾,像兩個混混打架一般,只不過兇險程度,當然是不可想象的。

沒有鮮血飛起,也沒有煙塵飛起,更加沒有呼喝聲。只能用肉眼看到他們兩個在無聲地打鬥著。

我不禁看向了孤雁小美女。她一動不動的。

不知道有沒有奇發生,那樣的話她或許就不會死去,而在我收起異能的時候,她依然會存活下來。這當然不止是我的希望,在場的大多數人應該都是這麼想的。

還有就是傳教士現在到底想怎麼樣呢?以他的陰險程度來講,現在正是他的大好機會,他完全可以返回去幹掉透視眼或者幹掉殭屍兄。對於他放過殭屍兄我有點意外;而且這個時候他竟然並沒有返回,而是直接站在了一棟高樓上面,冷眼地看著這一切。

人們都在看著透視眼和殭屍兄的打鬥。

三人幫也清理掉了離他們比較近的異能者,把目光看向了那邊。我緊緊咬著牙。

忽然,殭屍兄和透視眼都不再動,竟然停頓了下來。

殭屍兄被透視眼壓到了地上,而且透視眼的兩把刀也刺在了殭屍兄的身上。

停頓之後,透視眼變得狂暴起來,但殭屍兄依然一動不動。透視眼一刀又一刀地刺在了殭屍兄的身上,數不清到底有多少刀。

我驚呆了。

殭屍兄真的完了?他就這麼完了嗎?

透視眼終於跳了起來,他後退了幾步,緊緊地盯著殭屍兄。殭屍兄一動不動。

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不過我按下了手錶。這個時候,應該沒有多少人會再動手了吧?

手錶的指針瞬間恢復到了平常的狀態。

無數的音爆聲響起,連帶著不知道多少煙塵。有的路面憑空爆起,連噴泉那邊的水也爆炸了。

殭屍兄那裡當然也爆炸了。他的身體炸成了一片血霧,整個世界,剛才消失的聲音重新回來了。變得極為熱鬧。我的身上升騰起了火焰。我並沒有去管。而是沖向了殭屍兄,他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呢?

我期待著他的死亡。當他真的在我面前炸成血沫的時候,我卻希望他不那麼容易死。

不過他看起來真的灰飛煙滅了。有一隻斷手還飛向了我,就落在我的腳下。我這才停了下來。除了之只手之外,他的身體幾乎都被炸成了碎塊。

我怔祝

孤雁小美女那裡並沒有奇發生。她那裡同樣炸了開來。她的身體迅速地往地上矮擊。是剛才傳教士那一擊導致的。那一擊,把孤雁小美女直接拍成了肉泥,地上還出現了一個小坑。

那個被傳教士順手打了一拳的異能者同樣逃不脫死亡的命運。他也如同孤雁小美女一樣被從上至下打了一拳,不過身體顯然比孤雁小美女結實得太多,所以他像是一根釘子一樣被往地下釘去。只不過他的身體並不是真正的釘子,而且路面也不是豆腐。所以他死了,釘下了半截,一動不動。

音爆聲中,還有幾十個公雞發出的爆炸聲。那些原本近乎於靜止的公雞,在被人殺了之後,終於在我收起異能之後有了反應。他們一個又一個爆炸,連成了一大片,炸成了無數鮮紅的血霧,把一切都罩得朦朧,看不真切。

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殭屍兄真的死了。但眼前的現實告訴我,在那種情況下,他可能真的已經死了,而且他一直保護著的孤雁也已經不可能存活下來。除非這裡重新再次來過。但真的能再重新來過嗎?

或許不可能了。因為這一輪可能就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隨著司徒無功和蒙蒙這兩位大佬的離開,又有誰能讓這裡重新來過呢?

而現在最厲害的又是誰了呢?看起來是傳教士或者透視眼。至於他們兩個到底誰才是最強的,反正我看不出來。我倒期待著他們能夠現在就來一場大戰。

明顯那也是不太可能的。如果傳教士要幹掉殭屍兄的話,剛才他就那麼做了,在幹掉孤雁之前或者在幹掉孤雁之後,他都有機會。

但是他沒有那麼做,我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樣的心思。

音爆終於慢慢平靜了下來。透視眼一步一步往我走來。我不禁後退了一步。這傢伙胸口不斷喘息著。他身上的衣服已經燒成了灰燼,而且頭髮也被燒光了,變成了一個光頭,不過他的皮肉沒有被燒。嘴角還帶著一絲血跡。

我怔怔地看著他。此時的他看起來依然是那個透視眼,不過怎麼看都覺得他更像是一個惡魔。

這種焦點大戰中,二皮臉沒有出現,這點讓我不能接受。也許他已經被人悄悄地幹掉了吧?

或許是看到我在後退,所以他不禁站住了,此時離我大概有五十多步的模樣。

「死了。」他說道。

也不知道他是在說殭屍兄死了還是說孤雁死了。

那五個收割者出現之後,其實只被透視眼幹掉了兩個,現在還剩下三個,不過隨著殭屍兄爆炸開來,他們也全都在爆炸聲中變成了黑煙,消失不見。

鍾老鬼揮手,獨眼龍大部隊往我們這邊衝來。

透視眼轉頭看著他們。

除了獨眼龍大部隊之外,還有三人幫顯然對透視眼也很有興趣,他沖了過來。

既然現在孤雁已死,那麼就沒有什麼機會了。而幹掉殭屍兄的透視眼倒成了他們的目標。只是透視眼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他們又有沒有機會呢?誰知道呢。

在離透視眼三十步左右,鍾老鬼抬手,大部隊停了下來。在我發動異能這段時間,他們顯然是表現最好的,也只有他們那裡並沒有發生音爆,當然,他們當然也有很多衣服冒煙起火的,但是對比之下,跟那些第一次經歷這種詭異時刻的異能者而言,他們好得太多了,並不顯得狼狽。

馬臉大聲問:「你得到了什麼?」

顯然是在問透視眼。

透視眼盯了他一眼,淡淡地說:「要不你來試試?」

鍾老鬼他們並沒有真的要試試,看起來至少不會想在現在這個時刻試試的。他們轉頭看了看其他人,然後開始往後面退去。

只是現在透視眼又想做什麼呢?

他看著我,說道:「他死了。」

我哦了一聲。

看來他果然幹掉了殭屍兄。是不是就表示現在透視眼才是新的本體,我不太清楚。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就轉身離開。看來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再跟我一起了。而且我也不可能讓他再近我的身。

那些人來得快,散得出快,除了留下一些屍體之外,連公雞都退去了。他們來的時候如同千軍萬馬,退的時候我卻沒有發覺。直到我想起了他們,轉頭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已經不在了。

公雞炸出來的血霧消失不見。黑手、史易陀等人都已經不見了。連三人幫那三個傢伙也悄悄地離開。我倒有點不能理解他們怎麼會走得這麼乾脆。遠處傳來了轟鳴聲,然後我看到了傳教士,還有鍾老鬼他們。

鍾老鬼竟然在追殺著傳教士。看來除了透視眼之外,現在最吸引異能者目光的應該就是傳教士了。

畢竟傳教士殺了孤雁,而且放過了殭屍兄。透視眼雖然幹掉了殭屍兄,但從詭異程度來講,傳教士明顯更甚。

轉眼之間,只留下了一片狼藉。我來到了變成了肉沫的孤雁的身前,反正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低頭看了她幾眼,這樣一堆肉沫,又有誰會在意呢?

我又來了殭屍兄爆開的地方,沒有什麼身體上面的零件留下。正如橫空出現一般,消失得也很徹底。

透視眼並沒有長出翅膀來,他只是一步一步往前走,我似乎注意到在他的後面有人在暗中跟蹤著他。

但是沒有人動手。

忽然感覺在這個天地間,似乎只剩下了我一個。等到這裡真的殺到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他也會有這種想法吧。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應該去哪裡才好。似乎現在應該先去找身衣服穿上。

隨便找了一個房子,走進去,找了身衣服穿起,然後做飯。看看窗戶外面,現在再次平靜了。但我知道這只是暴風雨之後短暫的平靜而已,新的暴風雨隨時都有可能到來的。

沒有什麼菜,就只能在飯裡面放點油鹽,就這麼吃著,吃了幾口然後再喝一口水。

忽然之間,我好像聽到了風聲。在這麼平靜的時候有風聲顯然是有點異常的。

然後我聽到了一隻鳥的聲音:「你好。」

那隻鳥落到了桌上,左右擺著頭好奇地看著我,然後啄了一顆飯粒,放到了桌了,又左右的觀察著,然後才用腳爪抓了起來,放進了嘴裡。

我不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