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3,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303,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小狗呢?」我問它。

「你好。」它說了一句,飛落到了我的肩膀上,不斷地梳理著它的羽毛。

看來這小子只會說這麼一句人話了。不過我還是問它:「你的女主人呢?」

「你好。」它又回了這麼一句。

這飛進來了,難道說那條小狗和它們的女主人也到了這附近不成?要不然這鸚鵡怎麼找到我的呢?我走到了窗前,探頭望下去,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人活動的跡象。

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息。

想來那個女人也死掉了,要不然這鸚鵡怎麼會四處亂飛?不過看它的模樣也不像四處亂飛,而是特意找上我的。

估計也是跟我比較有緣吧。

我捏了幾粒飯放在了桌上,它馬上說了一聲「你好」,卻不理會,而是再次從我的碗里啄了一粒。

算了,我也不會跟它計較的,因為我現在正感到有些煩悶,它在這裡,至少能給我解解悶。

吃完了這一碗沒有菜的飯之後,喝了口水,然後我就繼續著這收割日的日常行動。其實我根本就沒有什麼具體的目標。我沒有計劃要殺多少人,現在也並不計劃去找哪個人的麻煩。殺人那種事情原本就不是我所善長的,而且我也不感興趣。再說了,不是說只能殺三個以內嗎?算起來,自從收割開始之後,我也只不過殺了一個隱形人而已。雖然我的實力在現在的異能者裡面也算是比較強的,但是比起那些變態般的比如說傳教士還有現在的透視眼,根本就不夠看埃

隨著時間的過去,實力強大的很有可能就會越來越強大;而弱小的就會被幹掉。所以以後透視眼和傳教士肯定會比我更加強大。

雖然我對殺人不感興趣,不過要我在這收割日裡面就躲在這個屋子裡面,我也做不到。至少我可以出去看看。忽然又想去找找那些朋友,看看他們還在不在。

下了樓之後,鸚鵡就飛了起來,轉過了屋角,看不見身影。我跟過去,它正在往回飛,再次落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輕輕拍了它一下,它也不以為意,獃獃站著不動。

我不禁輕笑了一聲。看來它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它應該也不通人性的。要說在這裡見識過的幾隻動物,通人性的估計也就只有那隻貓和那隻老鼠了。只是不知道它們到底是什麼東西。而且現在也一直都沒有再次出現。守護狗當然是例外,因為他是一個人,是趙半仙,只是變成了狗的模樣而已。

我往前走去。這裡的環境並沒有什麼好看的。我有點好奇透視眼那小子現在跑到哪裡去了。他是不是專心一致去獵殺其他的異能者了,又或者只是在等待著時機的到來?要說他現在至少也幹掉了三個人,他應該沒有機會衝出去了。除非他是真正的現任的本體,可以改變掉規則。

不過看起來應該不至於。自從殭屍兄被幹掉之後,這裡並沒有什麼變化,天空依然是那樣的,只不過並不在下血罷了;地面也依然是那樣的,至於異能者們,可能是暫時要有點時間來消化一下罷了。

這一帶染上的血比較少,所以早就幹了,不過依然是一個紅色的世界。在這紅色的世界裡面,並沒有血腥味,這點倒是很奇怪的。

我一邊往前走,一邊注意著四周的情況。並沒有什麼突發的事情。只是走出了很遠的一段距離之後,我聽到了兩聲汪汪的叫聲。鸚鵡也在這個時候說了一句「你好」。

小狗歡快地從垃圾桶旁跑了過來,在我的腳上蹭著,它的身上變成了紅色的,倒像是流了很多血一樣。蹭了幾下之後它就轉身往它過來的那個方向小跑了幾步,然後再轉頭看看我。

這小狗看起來比鸚鵡聰明多了,現在倒像是要帶我去一個地方一樣。

我沒有猶豫,跟在它的身後。

只不過走了兩步,我就聽到一個傢伙說道:「你這麼不小心?」

我不禁一怔,雙手就去拔匕首。

那人又說:「我要是要暗算你的話,還會提醒你嗎?」

我忽然感覺這聲音倒是很熟悉。循著聲音來路看過去,從一個窗戶上露出了一個人的上半身,正是虎王。他對著我招招手。

他怎麼來這裡了?我有點想問他,不過這時小狗已經跑進了他那棟樓下面的柴房裡面。

虎王問道:「你跟那女人認識?」

女人?好吧,看來他是問的是小狗的那個女主人。看來那女人應該就在那個柴房裡面了。我點了一下頭,「算是吧。」

「哦,那你去看看吧,然後上樓來。」

他是在三樓。我點了一下頭,走進了那個柴房裡面。

小狗在裡面不住地叫著,聽起來有點悲傷。

裡面比較暗。果然躺著一個女人,一動不動,我叫了一聲喂,沒有反應。她不會是死了吧?

然後我蹲下身,這才注意到,原來她已經變成了兩截。根本就是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她的眼睛睜大著,小狗不住地在她的臉上輕舔著,不過這沒有任何作用。

我想幫她把眼睛閉合上,但她現在已經僵硬了,剛剛被我強行合上的眼皮,馬上又睜了開來。她的眼睛變成了死魚一樣的顏色,看起來有點恐怖。

我不得不認棄努力。難道是虎王殺了她?當然也有可能的。不過這麼一個可憐的女人,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的。因為她本身就是想死的埃

我抱起了小狗,往樓上走去。小狗依舊在低聲地輕吠著。

人不如狗。

虎王早就打開門讓我進去。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套房而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虎王帶的裝備卻很特別。他在窗戶那裡架了一把很長的狙擊步槍,而且窗帘現在也基本上拉合了起來,只留下了一道比較小的縫隙,用來觀察和射擊用的;在他的手上還拿著一個單筒的望遠鏡。我走進去的時候,他正一手拿著望遠鏡,一手扶著步槍,說道:「現在人都死哪去了?」

看來他在這裡守株待兔地陰人。

我關起了門,坐到了沙發上,不過馬上又站了起來,走到了他的身邊,他把望遠鏡交到了我的手中,然後問:「等下要不要試試這槍的威力?」

靠,還試這把槍?光看到那擺在窗台上面的子彈就已經夠讓我吃驚的了。這大口警,可不是一般貨色,看起來就像是一顆導彈一般。還有那長長的槍管子,連殭屍兄都能傷到,威力大不大?

要我來射擊的話,我肯定把握不住準頭的,而且也頂不住那後座力。

我搖了搖頭,「我可沒有殺人的好習慣。」

他笑了笑,「不殺人,那就只能等著被殺埃對了,你殺了幾個?」

「一個。」

「只有一個啊,看來你還是有機會的。我也只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

「你怎麼一個人來這裡了?」我不禁好奇地問他。

「反正沒什麼事,還不如出來轉一轉,順便幹掉幾個看不順眼的傢伙。」

「你殺了那個女人?」

「不是。我是看到她被一個傢伙扛來了這裡,不過等我趕到的時候,她已經死了,那個傢伙跑掉了。」

也不知道是什麼傢伙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小狗又叫了幾聲。

我們都沒有理會它。

虎王再次舉起瞭望遠鏡,「有人來了,你看看是不是你朋友。」他把望遠鏡遞給我。

「是我朋友又怎麼樣?」

「是你朋友的話,我要是一槍打死了他,那就不太好說話了,不是嗎?」

我不禁輕笑一聲,接過瞭望遠鏡,順著他指的方向,從窗帘的縫隙看過去,確實有一個傢伙在鬼鬼祟祟往這邊走過來。他走得極為小心。那是一個中年人,我當然不認識。

所以我對虎王搖了搖頭。

他點點頭,說:「現在離了大概有三百米的樣子,一槍也夠他受的了,看來現在終於要開張了。」

他的右胸頂著槍托,眼睛離瞄準鏡有二十公分的樣子,身體前傾著,一腳前一腳后,擺開了架式。

不過他馬上就轉頭對我說:「後退幾步,而且這槍聲也很響,所以先提醒你一下。」

我倒是想站在他身旁的,好看著那個傢伙被的死或者打殘,但是我也知道這槍的威力極大,我離遠一點自然是有好處的。

子彈上膛,他認真的瞄準著。

然後,槍響了。

這麼近的距離,這完全就像是一顆小型的手雷就在身邊炸開一般,音波不斷衝擊著我的耳膜,小狗嚇得在地上亂跳,鸚鵡直接就飛了出去。

虎王那強壯的身體都硬生生往後退了一尺的距離,他的姿勢並沒有變,而像是有一股巨力把他往後推一般。

槍口在冒頭煙,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再次上子彈,往前邁一步,架槍,頂住,眼睛再次對準了瞄準鏡。

他並沒有扣下扳機,而是在認真的觀察著。我沒有動理會小狗的亂跳,而是拿著望遠鏡湊到了虎王的身邊,看著那個傢伙的方向。

那傢伙已經倒在了血泊里,身體在微微地動彈著。

我在想著虎王這個時候應該要再補一發子彈吧?不過他並沒有補,而是忽然吸了一口氣,說:「死了,走。」

果然那人一動不動。

當然,虎王如果接收到了新的異能,那就表明那個傢伙真的死掉了。

所以這是不會錯的。

他快速地收槍,扛在肩上,說:「走1

「走?去哪裡?」

「當然是換一個地方,再找機會。」

我不由得一怔。

他接著說:「槍聲這麼響,現在肯定有很多人都聽到了,他們中肯定有人過來查看的。我們得趕緊走。」

靠,這還真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