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4,一模一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304,一模一樣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還好剛才沒有一時衝動去開一槍,要不然我都可能會被震得全身發麻的。

我抱起了小狗,它馬上就乖了下來,只是轉頭四處看著。我們跑出了門外,鸚鵡也再次落到了我的肩上。它顯得膽子還是比較大的,或許是因為收割日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它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動物的原因。

因為它和小狗只不過是虛構出來的吧。它們並不是真正存在的,比起那些虛構的人更加簡單。

虎王快速地下樓,然後他一頭鑽進了剛才的那個小柴房裡面。

我不禁一怔,不過還是跟了進去。他走到角落裡面,這裡看起來完全沒有任何不同。但是他的手往地上一揭,竟然揭起了一小塊地皮,轉頭對我說道:「下去。」

「通向哪裡?」

「不是很遠的地方,我打算在這裡陰人,自然要作好準備的。」

他手上揭起的地皮看起來完全就是地面,剛才我也進來過這裡,完全沒有發現地面有什麼異狀。看來這隻能用他的異能來解釋了。當然,這地道肯定是他剛才打好的。

地道倒是蠻大的,而且比較濕滑,看起來倒有點像是什麼蟲子的洞了。裡面很黑,我當然看不清楚。所以只走了兩步,就聽到他也跳了下來,進來的洞口蓋了起來,這裡完全變成了黑的。亮起了燈光,那是他拿出了手機,照亮了這裡。

他從我身邊擠了過去,彎著腰往前走去。我跟上。用手摸摸這洞壁,滑得像是長滿了苔蘚一般。

「你怎麼弄出來的地道?」我不禁問他。

「嘿嘿,也只不過是運氣而已,打死了一個剛好有這見鬼的異能的傢伙,所以就……嘿嘿。」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異能,反正看起來很特別。

他接著說:「其實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土龍罷了。」

「土龍?」

「就是蚯蚓。要說這小子的人品也不怎麼好,要不然怎麼搞了這麼一個異能呢?變什麼不好,變一隻蚯蚓。而且是蚯蚓還不躲到地下,竟然還冒出頭來,我當然不客氣,給他一槍。所以就得到了這種奇葩的異能。」

「只能變蚯蚓嗎?」

「是的,只不過這蚯蚓也有點不同而已,可以用泥土來修復傷勢,如果再進化一些的話,應該還可以直接吸收泥土吧。」

我不禁輕笑一聲,「聽起來沒什麼用。」

「什麼叫沒什麼用?其實所有的異能在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都會發生本質的變化的。就拿你來說,你的異能可以說本身就最為強大的一種,但是現在呢?會怕你的不多,不怕你的倒是挺多的,其實現在拿出來也沒什麼用的。而且更加可惜的是,你的能力,與其說是異能,不如說是規則吧。」

「規則?」

「嗯。難道你還沒有發現嗎?我們早就看出來了。和本體的規則差不多。只不過本體掌握的是這裡的空間,而你掌握的就是時間那一塊了。所以你的特有能力是得不到進化的。」

好吧,看來也只有這樣解釋了。要不然怎麼有人快有人慢呢?本體和我分管著空間和時間。但是我這種掌握並不是絕對的,只要別人實力夠強,同樣可以跟上我的時間;就如同殭屍兄一樣,雖然他變成了本體,但一樣被透視眼幹掉了。

虎王一邊往前走一邊說:「其實要說起那蚯蚓,其實也是變態能力中的一種。如果進化到可以吸收泥土的程度,那就是逆天級別的了。因為表面上看起來吃的是泥土,但實際上呢?這個世界的泥土,真的就是泥土嗎?實際上吃的是這個空間埃也就是你的身體。」

我嚇了一跳。想不到一種變成蚯蚓的異能竟然有這麼變態。當然,也還有更加變態的,那就是公雞,他可以一步一步感染過來,最後這裡或許完全會變成他的世界。

公雞是癌症,那麼蚯蚓呢?或許也是一種疾病或者病菌?

那麼這裡到底是哪裡呢?

這裡根本就是一個精神世界?而是就在張良的真正的身體裡面?這泥土就是細胞?而這些覺醒者和獨眼龍,其實就是一個個鬼魂,只是他們進行了附身而已,只不過他們附身的對象並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個又一個的細胞不成?

這樣說起來的話,公雞附身的就是一個癌細胞;左小美附身的就是左手?當然,看來這路客觀的身體比例還是有所不同的。但我寧願相信就是這樣的。本體把一個又一個的靈魂附身在了身體的各個部分,或許真正屬於身體本身的部分的那些就變成了收割者,就如同左小美和大老二還有蛋蛋一樣,他們都是身體的各個部分;而另一個覺醒者,或者就是身體裡面的一些外來物而已,比如說細菌病毒之類的。只不過都人格化了。在別人的眼中也都變成了人樣而已。

但是想到史易陀,還是真的不能接受他的身份的。

我笑了笑,「那你會不會吃掉這具身體呢?」

「誰知道呢。到時再說吧。」

我沉默了。

這條地道很長,這時我聽到了地面傳來了一些輕微地震動聲,他小聲地說:「不要大聲說話,我們趕緊走。」

我點點頭。

這時兩隻小動物都沒有亂叫,這點我還是比較滿意的。

虎王忽然停了下來,把耳朵貼在洞壁上聽了聽。這時我注意到他的耳朵幾乎融進了洞壁裡面。

過了一會兒,他轉頭對我說:「這附近應該沒人,我們從這裡出去。」

他放下了手中的裝備,又脫了衣服,說:「只好讓你給我拿一下了,我那種形態是拿不了東西的。」

說著他果然變成了差一點就有這地道這麼大的大型蚯蚓,看起來像是一個恐怖的外星人。

反正我也分不清他哪一端才是頭,哪一端才是尾。不過馬上就看出來了。因為他的一端正往洞壁上面貼去,洞壁就開始融化起來。融化的速度非常快,並沒有渣土的產生,好像全都被他吃進肚裡面去了。他的身體蠕動著,一伸一縮之間,就往左邊開出了好幾米的岔道。只不過大概十分鐘不到,他就開出了有三四十米的岔道,這才重新變成了人樣。我把他的衣服扔了過去,他穿了起來,然後接過了他的槍。

這小子還是相當謹慎的,再次貼耳細聽,直到確定附近沒有人之後,這才伸手往上面劃去。似乎劃了一個圈,然後他就頂開了那個圈的土地,鑽了出去。

我跟著爬了上去。

這裡看起來是一個棟房子的地下停車常我正打量著四周,他已經蓋好了地面,從表面上看起來根本就看不出有什麼異樣。除非是透視眼過來了。

這裡停著一些車,還有幾具屍體亂擺著。他跳上了一輛車的車頂,頭已經能頂著上面的天花板了。他再次用手指劃過去,頂開了划的地方,那裡已經有一個洞,他鑽了上去,然後吊下了槍,我抓著槍,他把我拉了上去。

這裡已經是一樓。他蓋好那個樓面的洞,快步往樓梯衝去,我緊緊跟著他。直接衝上了三樓。

看來他對於三樓有異樣的感情。

我不禁問他:「你怎麼一直選三樓?」

「因為我是老三嘛。」他笑了一聲。

這倒是不錯的,老虎嘛,十二生肖裡面排行第三。

「所以鼠王就一般選一樓?」

「不是。鼠王是老十。」

「那誰是老大?」

「龍王。」

「他竟是老大?十二生肖不是老鼠是老大嗎?」

「原本倒也是。不過我們的師父,你也見過,就是上一代的蛇王,他們那一代裡面就是龍王是老大了。因為大家都說龍王嘛,當然是要當老大的了。只不過一般的說法並沒有改過來就是了。」

「你們這十二生肖到底是什麼?是守護神還是什麼?我是說在原本的世界裡面?」

「狗屁,狗屁的守護神。你應該早就知道了,你就是被我師父那一代的十二生肖害了,要不然你怎麼會成為鬼王的?從來鬼王都不可能是一個活人的。我們那師父後來越想越不對,他們十二個人,就他一個沒死,所以後來他就跑到魔王那裡去道歉,不過一直都沒有回來。聽他說在那裡過得也不錯,好像還當了管家。他不是一直都叫你姑爺。」

我不禁一怔,「他是魔王的管家?」

「魔王沒有殺他嘛。我本來還以為魔王會幹掉他呢。只不過我們師父因為環境的原因,肉身早就死掉了,只有靈魂存在,所以就附身在了一條蛇身裡面。」

我不是想問這個,而是另一件事,「他是魔王的管家,而且還管我叫姑爺,意思就是……」

「你是魔王的女婿嘛,只不過你忘記了而已。」

那個以前見過的,在冰裡面的女人,竟然是魔王的女兒?那麼我是什麼人?司徒無功和蒙蒙他們一直在努力的到底又是什麼?

魔王,似乎和鬼王一起去跟天外的惡魔打戰了。而且鬼王已經死掉了,連新生的鬼王殭屍兄也死掉了。只是魔王還活著嗎?

虎王說道:「反正人不要看表面,也不要聽名字,就認定哪一個是好人哪一個是壞人。比如說我們,十二生肖,好大的名頭,不是嗎?凡人都以為我們是守護神,其實我們是個屁的守護神,那麼我們是什麼呢?其實我們都只是天外惡魔傳承下來的族群而已。而像魔王鬼王之類的,他們才是真正的守護神,只不過他們不管凡人的所謂的道德之類的,他們有自己的行事準則而已。魔王會不會吃人?當然會吃,如果他想吃的話。」

我有點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有人出現了。」

他看著外面。窗帘跟剛才一樣只露出了一些縫隙。

他接著說:「看來這個傢伙肯定不是你的朋友了。」

「為什麼?」

「因為他長得跟你一模一樣。」

跟我一模一樣?難道是殭屍兄?我忽然有點期待起來,往外面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