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6,厲害了表哥(1)
小說:| 作者:| 類別:

306,厲害了表哥(1)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既然透視眼都說殭屍兄可能根本就沒有死,那麼這件事情可能就是真的了。要我說呢,殭屍兄命那麼硬,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掛了?本身就不合邏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現在可能只是躲在暗處陰險地看著而已。

或者說他真的身受重傷也說不準。既然這個世界只是在一具身體裡面,而且或許根本就不是純粹的精神世界,而是一個物質世界與精神世界交互的產物。那麼那些血雨也就可以解釋了。

這具身體我曾經見過,身體應該被玄冰包圍著,據說根本就沒有辦法打破這玩意兒。不過後來冒進了外來者,在本體的縱容之下,在這裡攪風攪雨,不過最後在本體的發威之下,輕易的就被滅亡了;而在這一輪的收割當中,先是下了一場血雨,那場血雨相當小,在那場血雨之中,收割日還沒有開始,不過異能者卻開始了一場大屠殺。所以那場血雨只是一個信號而已,證明身體外面的所謂的玄冰正在破碎,而且這具身體可能還受了一點小傷。既然身體的玄冰開始破碎,就再也不能保護這身體了,如果再不強勢突圍,那麼很有可能就只會跟這身體一起滅亡。

然後在不久之前的那場大血雨,更像是一場天空裂開的傷口一般,殭屍兄在血雨之下,似乎變得根本就不堪一擊一般。這正是身體受損的情況。張良的身體受了傷,傷口應該很大。殭屍兄作為本體,同樣受著牽連,所以變得不堪一擊。

這當然更加是一個信號。這個信號對於獨眼龍和覺醒者來說,根本就再明顯不過了,那就是這具身體可能快要撐不住了!

或許是有人一刀捅了進來?反正我沒有看到引發血雨的那一刀。

但這身體受損,只有殭屍兄受到牽連,而我卻沒有受到影響。還有就是在血雨暴發的時候,公雞終於沖了過來。但他顯然也沒有討到太多的好處。只不過似乎他的地盤又大了一些而已。

透視眼說道:「那你開道吧。」

我原本以為我們要從地面走回去,不過聽到透視眼這句話,我馬上就反應了過來,根本就不必那樣做。只要虎王一路開出地道走過去就行了。

虎王把武器等放下,再次脫了衣服,變身成了大蚯蚓,找准了方向,一路像鑽洞機一樣開道而去。

我不得不感嘆他的強大。而且這開出來的地道呼吸起來根本就沒有任何不適。當然這也是因為這個世界本身就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的原因。

我們一路前行,透視眼拿起了虎王的衣服和槍等,不過等他要去抱小狗的時候,小狗卻跑到了我的身邊,蹭了我幾下。

透視眼說:「這小狗你從哪裡弄來的?」

「路上撿的。」

他笑了笑,「你有沒有發現,這裡很少有狗的。」

「那你看出什麼來了嗎?」

「既然你要帶著,我也不說什麼。」

難道這小狗和鸚鵡其實都不一般?我不禁低頭看了看小狗,看不出來有什麼異樣;再把鸚鵡抓到手心面查看,也看不出什麼來。

當然,從它們主動跟在我的身邊,光這一點就足夠說明它們的不同一般了。

這兩隻小動物也太人性化了一點。不過要說到他們有什麼戰鬥力的話,那也是扯蛋了一點,因為它們的主人早就被幹掉了。他們連自己的主人都救不了,所以就別提什麼戰鬥力了。

一時之間都沒有話了。只是跟著大蚯蚓往前走去。大蚯蚓開道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者是十分鐘,又或者是半個小時,忽然前面就傳來了一聲驚呼。

「靠!怪物?!他媽的!吃我一洛陽鏟1一個傢伙在前頭大叫著。

我和透視眼都吃了一驚。

我吃驚是當然的,那是哪裡跑出來的傢伙?竟然跑到地下來了?而且聽這聲音好像還是一個盜墓賊一樣。我更加吃驚的是,冒出來的這個傢伙之前根本就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竟然連虎王和透視眼都沒有感覺到。

如果真是一個活人的話,他們還有可能感覺不到嗎?難道那傢伙竟然也是一個異能者?而且異能的詭異程度比之透視更加可怕?

要不然怎麼可能透視眼感覺不到呢?

然後就響起了輕微的風聲,好像那傢伙真的在揮動所謂的「洛陽鏟」一般。

大蚯蚓竟然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吼聲,它好像發怒了,尾巴迅速地收縮,然後身體猛地往前面撞去。我能想象到這一撞的強力。

果然響起了撞擊聲,在地道裡面不斷地迴響著。

「他媽的,這是蚯蚓?逗老子呢!難道老子真的挖到了古墓不成?所以遇見了這怪物?」那傢伙竟然沒有死,還在那裡囂張地說著話。

我當然看不到那傢伙到底長什麼樣子,因為我的前面不僅有透視眼,更加重要的是還有開道的大蚯蚓。但是那聲音怎麼聽都好像在哪裡聽過一樣。所以我努力回想著,到底是哪個傢伙說話像這樣呢?

大蚯蚓發出低沉的怒吼聲,這時竟然後退了一點點距離,擠得我們也不得不後退了兩步。

透視眼皺著眉頭,說:「我要不要去前面,弄死他?」

他這句話卻被那莫名其妙鑽出來的傢伙聽到了,他說道:「你這大蚯蚓看來果然成精了!操!太恐怖了,你他媽的不會吃了我吧?說話1

看來他以為那是大蚯蚓在說話了。

大蚯蚓並沒有說話。透視眼說道:「我在他後面。」

那傢伙說說道:「你在後面?我靠!我知道了,我就說蚯蚓怎麼能長這麼大的!原來是你養的!說,你是怎麼把它養到這麼大的?教教我,這傢伙看起來挖地道是一把好手!要不送給我?」

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呢?聽這聲音好像根本就不是這個城市的異能者。一般的異能者哪有這麼好說話的?一言不合就開殺的主兒哪裡會費話這麼多?他顯然沒有經歷過收割。

現在這城市裡面還有人沒有經歷過收割嗎?這可能嗎?而且還是一個能正面硬剛住虎王變的大蚯蚓的狠角色!更加詭異的是,他還是一個盜墓賊。他不會一直都在地下打道吧?

透視眼倒也來了興趣,說道:「大蚯蚓,弄死他1

「你去1大蚯蚓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那傢伙哇哇叫道:「現在又是誰在說話?」

大蚯蚓說:「我1

「我靠,果然成精了!真會說話!要不你跟了我?我帶你去挖寶藏!我可是聽說這a市的山裡面真的有寶藏的,所以才過來了這裡,只是他媽的,鑽入了地下就出不去了!要不你帶我去外面透透氣?」

a市?這小子是在發夢呢。這裡哪裡是a市?

大蚯蚓都好奇了,問:「你是從a市一路挖到這裡的?」

那傢伙說道:「難道這裡已經不是a市了?不對吧?我怎麼可能挖了那麼遠?為什麼一直出不去?我好像都沉入地下不知道多深了1

從a市一路挖到這裡?我能夠確定的就是a市早就不存在了。這個世界如果沒有意外,也只剩下了這個城市而已。他怎麼可能從那裡一路挖過來?但是,他提到了a市,那麼證明他就是我在a市遇到的人之一。難怪我想不起來他是誰,原來是早就認定已經死掉了的人之一。

我的心臟不住劇烈地跳動了幾下,做了一個深呼吸之後,這才開口叫道:「表哥?」

大蚯蚓問:「你認識這王八蛋?」

透視眼也好奇地轉頭看著我,問:「你認識他?」

那傢伙說道:「罵我王八蛋?!後面還有人嗎?誰呀?怎麼認得我?」

「我,張良1

「操!竟然是你,志偉呢?你們也得知了寶藏的消息,所以帶著一個會說話的大蚯蚓來開挖?」

「挖你個頭1我不禁罵了他一聲。

透視眼笑道:「現在倒好,竟然還有一個自稱挖寶的王八蛋冒出來了。大蚯蚓,你打不過他?」

大蚯蚓不住變化,終於變成了沒穿衣服的虎王,說道:「打不過。」

這時我終於看到了前面果然正是表哥,那傢伙手裡拿著的並不是洛陽鏟,而是一把挖斧,他正一臉怔怔地看著虎王。在他的身後果然有一條挖出來的小地道,地道竟然是通透的,但並沒有什麼碎石之類的。看起來他手裡的工具也是普通貨色,打地道竟然還不留遺石的。

他身上髒得可以,而且衣服也破破爛爛的,不過精神還是蠻好的,他帶著背包,頭上戴著一個礦燈,看來主要就是靠著背包裡面的食物活下來的,或者以他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吃食物也說不準。

他抹了一把臉,扔下了手中的挖斧,說道:「好吧,我服了,竟然還能變成人樣。」

虎王沉聲說道:「我原本就是人。」

許表不得不表示再加佩服,說:「好吧,看來我應該是挖到地獄裡面了,竟然遇到了你這個還能變成大蚯蚓的人1

我不禁好奇,問他:「表哥,你怎麼活下來的?」

「活下來?難道我現在還沒有死嗎?好吧,我只是在挖礦而已。」

透視眼說:「挖礦只是你的掩飾吧?你應該只是想挖所謂的寶藏吧?不過放心,我們是不會跟你搶的。」

許表再次抹了一把臉,「好吧,我確實是在挖寶藏的。沒有叫上志偉他們是我的不對。不過他們也只是孩子而已,幫不了什麼忙的,還是去上他們的學比較好。」

我真的無語了。原來這小子跑到我們那裡,竟然是得知了所謂的「寶藏」。看來這小子果然有點不務正業,除了偷之外,竟然還會盜墓不成?

虎王沉聲說道:「看來你現在已經挖到寶藏了。」

許表白了他一眼,「怎麼?你的意思是我挖到了你們?」

「我的意思是,你現在還沒有死,這就已經是寶藏了。」

許表白他一眼,「白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