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7,厲害了表哥(2)
小說:| 作者:| 類別:

307,厲害了表哥(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透視眼小聲地對我說:「這傢伙太詭異了。」

我問他:「怎麼說?」

「要說我看不透的人,很少,你是其中之一,現在的他也是。」

表哥當然不是一般人,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活得下來呢?問題是他到底怎麼活下來的呢?而且他好像跟外界完全沒有接觸一樣。

透視眼小聲地說道:「這傢伙好像完全不屬於這裡一樣,只能靠肉眼去看,其他一切都感覺不到。」

我不禁怔住了。

許表這小子竟然也是一個外來者?而且來頭比蒙蒙司徒無功等人更大?至少從他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他應該就已經超過了前一輪出現過的外來者。

許表忽然說:「這樣吧,要不我們合作?三七分,你們三,我七,你看你們三個人,剛好一人得一,不是皆大歡喜?」

虎王沉聲說:「我們對所謂的寶藏不感興趣,我們只是從這裡路過,回去喊人手而已。」

「路過?好吧,能不分我的寶藏就更好了。要不大蚯蚓,你以後就跟著我混?」

「滾1

許表吐了吐舌頭,貓著腰鑽了過來,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問:「這個,有沒有東西吃?餓死了!也不知道多久沒有吃過東西了。他媽的,說起來你都可能不會相信,我整個兒感覺好像做了一個夢一樣……也不知道那小子現在怎麼樣了……」他這最後一句應該是自言自語。

我不禁問道:「你是在擔心張志偉嗎?」

他打了一個哈哈,說道:「我擔心什麼張志偉,他過他的生活就是了……再說了,我也並不是他真正的表哥什麼的,哈哈。」

我不禁白了他一眼,「不是你說你是他的表哥嗎?」

「開玩笑開玩笑,有沒有吃的?真的快要餓死了,還有水。這地也夠古怪的,挖了這麼深,竟然連水都沒有1

看來這小子果然不是一般人埃嘴上說著餓死了,精神頭卻這麼足。他果然是在做夢呢。我要不要告訴他這個世界原本就只是一個夢呢?或許跟他說明了他也不會相信吧?

「沒有,等下出了地面應該就很容易找到了。」

他吐了吐舌頭,問:「這裡能出去嗎?離地面到底有還有多厚?我都感覺我應該到了地獄了,都不知道挖了多深1

虎王沉聲說:「只不過一米不到。」

許表吐了吐舌頭,「你他媽別騙老子了,說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竟然離地面不到一米?意思就是我只要再往上挖個一米,就能出去了?哪有這種好事?1

他真是白痴嗎?還是他根本就腦殘?神經方面有很大的問題?而且妄想症到了一定的境界?

我真對他無語了。

虎王和透視眼卻互看了一眼。許表看了我一眼,問:「最近過得可好?」

「還行。」

「那就好。看來我真的穿越了時空了。既然這一次在這地下遇見了你,那麼我認真地問你一句,你到底是什麼人呢?」

我不禁怔了一下,反問他:「你這是什麼意思?」

「也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很好奇而已。你們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能力?比如說大蚯蚓兄,是一個人,竟然能變身成為大蚯蚓?」

透視眼說:「我們當然有不同一般的能力的。」

許表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了,那麼我也可以嚴肅地問你們一個問題了,既然你們都不是一般人,當然也不是所謂的凡人,那麼你們有沒有遇到我的手下?好久沒有見到他了,我到a市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去找到他。他說過是要去找張良的,問題是我遇到你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見到他。他到底跑哪裡去了?」

「你還有手下?」我不禁好奇了。

「當然,要不然我怎麼知道有寶藏的?就是我的手下告訴我的。可別說,他是一個吸血鬼,他媽的,吸血鬼,不過跟你們比起來,好像也就那麼一回事。」

我更加怔住了,「吸血鬼?」

「怎麼?你沒有見過他嗎?好吧,如果真的能到地面的話,那麼就快點帶我出去吧,餓死了。」

透視眼和虎王都盯著我。我聳聳肩,我哪裡認識什麼吸血鬼,吸血老鬼的名頭倒是聽說過,問題是,那個吸血老鬼會是他的手下嗎?

虎王問:「你到底是誰?」

許表說:「我?我叫許表,其實也就只是一個凡人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也不知道我那手下到底有沒有把我變成吸血鬼,問題是我現在並不想吸血啊1

我無語了。許表這小子竟然有這麼大的來頭?如果真的如他所說一樣,他真的有一個吸血鬼做手下的話,那他就肯定不是一般人了啊!

虎王搖了搖頭,抬手往上面劃去。我知道他又要劃一個圈了,然後就可以鑽出去了。

果然,他頂開了那個圈。

許表卻問:「這是什麼意思?」

透視眼說道:「可以出去了。」

「是嗎?」許表顯得有些興奮,快步過去,但是這時我卻注意到那個圈並沒有光透下來,而且虎王的手並不是頂著一塊掀開的土地,而是他的手直接融進了頂上的土裡面。

這個變化連虎王都怔住了。

許表說道:「你這手倒也長得奇怪,竟然能直接插進土裡面。問題是那依然還是土啊!出不去的!我就知道出不肉里太他媽的黑了!看來我是被陰了啊1

我們三個都怔住了。以虎王的能力,要頂開地面,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現在許表在這裡,竟然做不成了!

難道正是因為許表的原因,連我們也出不去了嗎?也要被困在這裡不成?

虎王收回了手,地面沒有任何變化,他的手也沒有任何變化,他轉頭問許表:「你到底在找什麼寶藏?」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

透視眼聳了聳肩,「我們又不會跟你爭,我們也打了這麼久的地道,說不準遇到過。」

「看在你們都不是凡人的面子上,那麼我就透露一點,你們知道一個叫做天母的傢伙嗎?聽說她那裡寶藏無數,所以我就來找了。」

我不禁一怔,「樹妖?」

許表豎了一下大拇指,「果然還是你有見識。不錯,我正是要找樹妖,想一想就夠激動的吧?哇哈哈哈,等找到樹妖,我就發達了。聽說樹妖生長的地方,都有很多黃金的。那我不是發達了?只不過這裡太過詭異了,竟然出不去了!我操1

虎王說道:「這裡不可能有真正的樹妖的。」

許表白了他一眼,「放屁。吸血鬼親自告訴我的,樹妖就在a市,而且說那裡是沒有鬼的。問題是我剛來到這裡,就遇到了地震,他媽的,真是倒了十八輩子的霉了。」

我不得不承認他就活在夢裡面。他這麼一個死人,竟然活得這麼精彩,看來也沒有誰了。

我不禁對他暗自佩服起來。

透視眼忽然說道:「我忽然有一個想法。」

許表說道:「有屁快放!再走不出去,估計我就真的要死掉了。」

透視眼說道:「可許你是一個活人。」

「屁話,我當然是活人,難道我是一個死人不成?」

虎王卻說:「要說樹妖的話,我們倒是知道在哪裡的。」

許表馬上就來了興趣,大聲說:「你們真的知道在哪裡嗎?問題是你們說這裡並不是a市,難道我真的挖過界了不成?」

虎王看了我們一眼,我對他點點頭。

他說道:「跟我來。我打地道過去。」

他變身成大蚯蚓,改了一個方向,打地道行進。許表也終於安份了下來,問我:「你們真知道樹妖在哪裡嗎?聽說她是一個真正的妖怪呢,真是奇怪吸血鬼的想法,既然那裡有那麼多的黃金,又何必去封印她呢?直接抓了她不是更好。」

我不禁好奇地問他:「吸血鬼要封印樹妖?這吸血鬼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好壞有什麼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是我的手下,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找到他。」

透視眼問:「你真的有吸血鬼手下?」

「當然,一個打工仔而已。外國佬,莫名其妙的,跑到中國來了,不敢偷不敢搶的,真是丟吸血鬼的老臉。還好遇到我,給他工作,而且還給他包吃包祝包吃包住,這小子一開始說他是吸血鬼,我還不信呢,你們也不敢相信吧?他可是真正的吸血鬼呢。」

這小子估計是被困在地下太久了,一直都在說個不停。外國吸血鬼,我當然不認識。在這裡遇到的人沒有一個是外國人。

虎王只是在沉默地開道。在地下他的方向感依然很強,哪怕不行的話,也還有透視眼在。有他們兩個人,當然不可能迷路的。

不多久之後,虎王停了下來,變成了人樣,指指上面,說:「就在上面。」

許表反問:「真的假的?」

虎王想要頂開地皮,不過依然做不到。

許表走過去,往手裡面吐了口水,搓動幾下,揮起了他的挖斧,往上挖去。並沒有碎石落下,但上面的地皮卻被他打通了,透了一點光下來。

他興奮地說:「我去,真的打通了!我靠!終於可以走出這鬼地方了!看來果然找到了地方!你們還真是我的福星!三七分,你們三,我七。就這麼說定了。」

他加緊了手裡的動作,很快就能容一人通過。

而這時,一把刀從上面插了下來。那刀直接插入了許表的頭頂。我不禁暗呼一聲。但許表不以為意,一挖斧揮過去,立時傳來了一聲慘叫聲,聽得出來正是小猴子。

許表呸了一聲,「哪裡來的陰險小人?」他拔出了頭裡面的刀,身體竟然絲毫不受影響,也沒有受傷。

我怔怔地看著他,他到底是什麼人?

他鑽了出去。我們趕緊跟上。

這裡正是十八層建築的最底層。地面破開的洞很快就消失,好像這裡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地洞一般。

許錶轉頭看著四周,說:「這就是寶庫嗎?還是,在那扇門后?」

他盯著那扇大門。而我卻注意到正在往遠處爬去的小猴子,顯然他對於我們一伙人害怕到了極點。許表竟然沒有一擊把他殺死,這點讓我還是有點意外的。

真是想不到,轉了一個圈之後,我們竟然又回到了這裡。而且還是跟著一個神經看起來有點問題的許表回來的。

許錶快速地往那扇大門跑過去,大叫道:「寶藏,我來了1

小猴子冷笑著說:「他還以為他能打開呢,狗屁1

許表的速度並不算慢,他至少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過去的,所以在短時間就跑到了門前,然後雙手用力地推門。

我想告訴他別推了,因為推不開的。我想告訴他只有殺光了這裡面的所有其他人之後才能推開的,但是我不忍心說出來。

但是在這時,我似乎感受到了輕微的震動聲,更加讓我感到震驚的是,我看到那扇大門竟然真的被許錶慢慢地推開,門開一線,強烈的光芒從門縫透了進來,這個時候,許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開天門的神人一般,那麼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