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8,厲害了表哥(3)
小說:| 作者:| 類別:

308,厲害了表哥(3)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曾經無人能推開的門,甚至殭屍兄都親口說出了只有最後一個人才有可能推開,但是現在被表哥推開了。

門開的那一刻,我的心臟幾乎都停止了跳動。

表哥像是一個天神一般,背影在門縫的耀眼的光芒中,越來越淡,最後被光芒吞沒。我們都變得有些目瞪口呆起來。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透視眼,他大叫道:「意思就是,現在我們可以出去了?」他快步沖向了表哥。

這時,門終於打開了,光芒終於也慢慢淡了下去,表哥的身影顯現了出來,但這時表哥卻身體一顫,好像很吃驚一般。

我們快步沖向了他。透視眼的速度還是相當快的,他就快要衝到表哥的身後時,他忽然停了下來,他好像也震驚到了。

虎王也停了下來。

我卻沒有停,依然跑到了表哥的身後。他們之所以停,那是因為展現在他們眼中的門外的世界太過平凡了。這麼平凡,就顯得格外詭異。而我以前卻見識過外面的。所以我並沒有停。雖然從這裡看起來,有點不太像是在那個大展廳裡面,但怎麼說我還是能夠接受的。

我看到了柜子,我看到了柜子上面那造型古怪的檯燈,還有正坐在柜子前面的椅子上看書的一個少年。我只能看到那少年的側臉,他看模樣有十五六歲,但眉目間依稀有點熟悉的感覺。好像真的在哪裡見過他。

還有那邊的一個房門,以及房門外的一棵樹。看起來在這房間外面就是一個小院子,院子裡面種著那棵樹。

那是一棵一眼看過去就能感覺到不平常的樹,樹不大,只有手臂般粗細,那樹怎麼看都有點像是一個身材曼妙的少女,只有兩根橫枝和一個樹冠,看起來竟然真的像是一個人一般。

響起了時鐘的滴嗒聲,那是掛在柜子上頭牆上的一個圓形的時鐘發出來的聲音。

透視眼怔怔地問:「那是什麼地方?」

我沒有說話。

而表哥卻說:「寶藏呢?靠,難道那就是樹妖?」他指著那棵像人的樹。

我不禁有點哭笑不得。難道樹妖就是那棵樹嗎?這也太奇怪了。估計這棵樹哪隨便在哪裡,只要有人看到了,就會移栽走吧?

還有就是那棵細小的樹竟然就是世界的基礎?如果砍掉了它,是不是世界就會毀滅了呢?看起來世界也太脆弱了一點吧?這麼看的話,外面的那個世界,也未必就是真實的世界。既然張良能借樹妖的一部分構建出現在我們所在的世界,那麼外部的那個世界,應該也是有人用樹妖構建出來的吧?

我從來沒有感覺這到不真實過。

然後表嘆了一口氣,說道:「看來寶藏是有人拿掉了。好吧,不過至少,我能走出去了,不是嗎?真的餓死了啊1

虎王和透視眼終於靠了過來。一轉頭間,我還注意到小猴子也悄悄拿眼往這邊看著,不過他並不敢靠近。

但除了他之外,竟然還出現了其他人。人牆裡面走出了三個傢伙,正是三人幫。我不知道他們是在跟蹤我們,還是怎麼發現我們的,又或者說他們感覺到了異樣,所以來到了這裡察看。

不管怎麼說,他們來了,在這個時候,他們悄然地靠近,不過注意到我的目光之後,他們就正大光明起來。

變形人現在只是一個平凡人的模樣,他冷眼看著我們,特別是虎王那支威力巨大的步槍,這讓他恨得咬牙。現在他當然不敢對我們動手。因為在這裡是沒有異能的,有了虎王這支槍,真要動起手來,他們就只是一個死的下場而已。

馬臉說道:「和平1

和平他媽的!現在打不過就跑來跟我說和平?

不過這個時候也沒有人會跟他們計較什麼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能走出去嗎?

我不知道。

而且走出去之後,又會發生什麼呢?還有就是這個少年難道就是周小建?他長這麼大了?越看就越覺得他就是周小建。

這麼看的話,外面的世界,跟我們所處的世界時間是不對等的。也許我們在這裡面只過一天,外面就過了一年吧?

有人說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也許說的正是這種情況了。所謂的仙境,也許只不過是一個人為構建出來的虛假世界而已。

相對應的,我們這些異能者,不正是仙人一般的存在?但在真實的世界裡面,我們就只是孤魂野鬼而已。

少年伸了一個懶腰,轉頭往我們這邊看了過來。我們都吃了一驚。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任何反常。

只聽到外面響起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小建,他情況怎麼樣?」

少年說道:「還是那樣,沒有什麼變化,要不要再捅他一刀,這樣會不會更快一些?」

他果然就是周小建。他說的再捅一刀是什麼意思?好吧,看來之前的血雨應該就是這小子搞的鬼了。應該就是這小子捅了這具身體一刀,所以我們這世界才會忽然下血如瀑布一般,一發而不可收拾。這小子到底想幹什麼?難道想殺掉我們嗎?

真想大罵他一頓。

透視眼大叫道:「小子,你捅誰呢?」

沒有人回答他,好像周小建完全聽不到我們的聲音。

表哥這時也顯得有些小心,說道:「另外一個人又是誰?」

我也聽不出來。

這時那個中年人的聲音再次傳來:「你想捅死他不成?」

周小建聳了聳肩,說:「看他這麼不死不活的,難受啊,誰知道他什麼時候醒來?好吧,既然你說他就是鬼王,那我就不捅了。免得真的捅死了他,那也不好交待。」

表哥轉頭看了我一眼,問:「鬼王也在這裡?我靠!他媽的。」

我問他:「你也知道鬼王?」

「當然知道,我那手下就是因為鬼王這才千里迢迢地跑到我們這裡來,說跟其他人爭一爭,看能不能得到鬼王。」

「他爭贏了沒有?」

「他那麼沒用,能爭得過誰?現在都不知道是生是死呢。」

再怎麼沒用也是一個吸血鬼埃不過司徒無功肯定會那個吸血鬼厲害吧?說不準吸血鬼正是被司徒無功給幹掉了呢。

那個中年人的聲音再次傳來:「功課怎麼樣了?」

周小建說道:「還行。只是,等他醒來之後,你真的要走?」

「嗯。」

「那你是要去哪裡呢?」

這時從門那邊終於走進來一個男人,他沉聲說道:「像我這種人,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獄。」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因為他正是蒙蒙。而且是中年版的蒙蒙。如果我沒有看錯,他正是在展廳裡面的那個人。他果然出去了。我不禁想大叫他的名字,但是我叫不出來。我只能怔怔地看著他。

他往這邊也看了一眼,說:「怎麼感覺有點不對。」

周小建說:「有什麼不對?心跳還是那樣,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勁。」

表哥說道:「這傢伙我見過。靠,原來是這小子拿了我的寶藏。不過我們這裡到底是哪裡啊?怎麼好像是另一個時空一樣。」

這時透視眼卻往前走去,看他的樣子想衝出這扇門去,但是他走不出去,他竟然被看不見的力量彈了回來,一連後退了五步。

他罵了一聲:「這根本就走不出去!靠,這是什麼鬼門!他媽的1

我不由得一怔,只看得到,而走不出去嗎?這下就不妙了。而且明顯外面的人也聽不到我們說什麼。

表哥咬咬牙,說:「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趕緊問他要一頓吃的再說,這小子我真的見過,只是好像又不對啊,以前見到他時,他沒有現在這麼大的年紀吧?」

他看了透視眼一眼,然後往前邁步。

我以為他也會跟透視眼一樣被彈回來,但是他的腳真的邁過了門。

我們都怔祝

這小子果然不是普通貨色。猛到了一定的境界啊!他回頭問:「不一起嗎?」

透視眼呸了一聲,「你先1

表哥說:「那就外面見了,終於重見天日了啊!哇哈哈,我來了1

然後他走了出去。

他的身影消失了那麼一剎那,然後在周小建的身旁就滾出了一個人,正是表哥。他痛叫一聲,罵道:「這什麼鬼地方1然後就要爬起來。

周小建也叫了一聲,跳了起來,退後了兩步,站到了蒙蒙的身旁,問道:「哪裡來的鬼……人?」

蒙蒙卻表情淡定,說道:「誰說他是人?」

周小建說道:「難道他真是鬼不成?」

「他也不是鬼。」

「但是我明明感覺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1

透視眼已經走到了我的身旁,嘆了一口氣,說道:「他果然是人。」

我這時才明白過來。透視眼之前就說過,表哥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活人。這句話的含義原來是這樣,原來表哥真的是一個活人,而不像我們一樣是孤魂野鬼。所以他能夠推開這扇門,所以他也能走出去。

問題是,他這麼一個活人,怎麼走進了我們死靈的世界裡面?

現在怎麼看,表哥這個人整體都只是一個謎。

蒙蒙說道:「他雖然是活的,只不過並不完全是人。」

周小建問:「那他是什麼?」

表哥終於爬了起來,拍著身上的衣服,這時他的挖斧早就不見了,他說:「我好像見過你呢,這是哪裡?樹妖的地盤嗎?樹妖的寶藏是被你們得到了?那些就先別說了,能不能給我一點吃的?真的快餓死了。」

蒙蒙淡淡地問道:「你從哪裡來,小吸血鬼?」

周小建說道:「你也知道樹妖?哦對了,你是吸血鬼,難怪知道呢。羅叔,怎麼世界上真的還有吸血鬼?不是說最後一個已經死掉了嗎?」

蒙蒙說道:「現在看來還沒有死絕,應該是那傢伙轉化過來的。真想不到那傢伙竟然會捨得這麼大的本錢。」

表哥跳了起來,問:「他死了?」

蒙蒙淡淡地說:「死了,我弄死的。」

表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