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09,衝出小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309,衝出小世界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蒙蒙說道:「當然,那是他自尋死路。」

我看著那個蒙蒙,忽然感覺到我有點看不透他了。表面上看起來他確實是蒙蒙,但怎麼給我的感覺不對勁呢?

或許是因為他的冷酷讓我有點感覺不妙吧。

周小建問道:「你到底從哪裡來的?」

表哥這時終於站了起來,咬著牙盯著蒙蒙,不過他還是轉頭看了看四周,然後抓抓頭,說:「是啊,我從哪裡來?他怎麼躺到床上了?」

他看著的正是我們這個方向。

蒙蒙問:「你見到他了?」

「剛剛還跟他一起說話來著。他怎麼躺床上了?」

我當然明白他說的正是我。

周小建卻興奮了起來,「你竟然進去了?怎麼會?」

看來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表哥這小子並不是以一個鬼魂的形式進入這個世界的,而是以一個活人的身份。那麼肯定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要不然他不可能進入我們這個死靈的世界的。這也許跟他是吸血鬼的身份有關,又或者說他有著什麼「奇遇」也說不準。現在這麼看的話,我們這個人為構建的世界,其實跟真正的世界是有一些重疊或者說是很接近真實的世界的。

或者說真實的世界其實根本上也只是人為構建的而已。

蒙蒙以前要進入我們這個世界,也一樣要變成靈魂形態,身體留在外面。但是表哥這天殺的王八蛋竟然是直接就是真人形態進入的。只不過在應該是在收割日開始之後,他的行動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只能地底下行動,見不得光。但現在他打開了這扇門,已經走了出去。

周小建接著說:「好久了呢,我記得我小的時候也見過他呢。只是現在過去太久了。」

正這時,一個身影從我身旁跑了過去,竟然是馬臉兄。那傢伙直接沖向了開著的門。

他並沒有被彈開,而是直接跑了出去。

我們都吃了一驚。緊接著,又是兩個人從我們身旁沖了過去。正是三人幫的其他兩人。他們看到馬臉竟然真的跑了出去,當然也不肯落後。

虎王扯了我一把。他也緊跟著沖了過去。而他卻沒有注意到,最先衝出去的馬臉已經出現在了周小建的面前,只不過馬臉並不是一個人的形態,而是半透明的,飄在空氣中。

不過我也沖了過去。

這只是簡單的走出門而已,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只不過走出去之後,我就感到身體變得空蕩蕩的,沒有意外,我也跟馬臉一樣飄在空氣當中。

這時才響起了周小建的聲音:「你這小鬼是從哪裡來的?」

他並不是問我,而是問馬臉。

馬臉一臉茫然。他顯然料不到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表哥衝出去,是活生生的人,而他衝出去,卻是空蕩蕩的鬼。

差距實在太大了。

我也對於表哥的身份暗恨不已。那小子怎麼就有這麼好的命呢?而我們呢?現在倒好,成了鬼了。

不過終於也算是逃脫了收割日,不用再面對無盡的撕殺。或許這才是最好的。

表哥嚇了一跳,說:「鬼礙…操,我怕什麼鬼?好吧,你這小鬼從哪裡來的?」然後他就看到了我,「你竟然是鬼?難怪剛才還跟你一起說話。我靠,沒天理了。我竟然進入了鬼魂的世界不成?」

現在,我們這幾個衝出了小世界的鬼魂除了我之外都有些茫然。而我卻注意著蒙蒙。蒙蒙也看著我。

他忽然說:「真是亂來1

馬臉在經過最初的茫然之後,猛然醒轉了過來,他迅速地往門外逃去。不過蒙蒙一伸手就把他抓在了手裡。這看似無形的鬼魂在他的手裡不斷變著形,但逃不脫。

馬臉不住鬼叫,「你是什麼人?放開我1

蒙蒙冷冷地問:「找死?」

周小建看著我,說:「終於又見到你了,鬼王,你終於回來了嗎?」

表哥再次震驚了,「靠,這小子竟然就是鬼王?」

蒙蒙的手狠狠一捏,馬臉在他的手中化成了輕煙,消失不見。他這一手,把這幾個衝出來的鬼魂都震住了。也許在出來的那一刻他們是茫然的,但是在發現他們變成了鬼魂之後或許還有點小激動也說不準,但是在一刻,他們沒有了激動,只有著恐懼。因為他們面前的這個男人,可以輕易地把鬼魂就地滅殺。只不過是輕輕一捏而已。

我不知道說什麼,只是對著蒙蒙說:「你出來了。」

「還不回去?」他依然那麼冷冰冰的。

回去?我好不容易衝出來了,怎麼可能還會回去呢?難道要回去裡面被人殺死魂飛魄散?這外面的世界雖然有可能也是一個虛假的世界,但至少會比那個小世界真實吧?

所以我搖搖頭。

表哥轉頭看看我,再看看其他人。

周小建問道:「為什麼要他們回去?」

蒙蒙淡淡地說:「我們要的不是一個鬼魂。」

「那我們要什麼?」

「我們要的是張良。」

我轉頭看著床上躺著的那個人,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當然就是張良了,也就是先前那個我誤以為是司徒無功的傢伙。他的手臂上插著針頭,打著點滴。他現在身上已經沒有了冰塊,還且還輸著氧氣。他看起來臉色極差,在手臂上面還纏著繃帶。

我當然不知道他經歷過什麼。而且我也認為他根本就不是我。這外面的世界顯然已經經歷過了很長的時間,哪怕床上這個人真的在收割完成之後醒過來,也無法適應這個時代了。先前就知道外面可能已經流逝了一百多年。

他還是顯得那麼年輕。跟這個時代格格不入。

表哥這個時候卻趁著我們不注意,偷偷往門那邊溜去。他顯然做慣了賊。等到蒙蒙注意到我的目光時,他已經到了門邊。

蒙蒙大聲問:「你幹什麼?1說著轉身往表哥衝過去。

而表哥卻並不理會他,而是直接往前撲去,他撲的正是那棵樹。

「樹妖?我的1表哥大叫著。

蒙蒙的速度比他快,但依然阻止不了表哥的動作,就在蒙蒙快要抓住他的時候,他竟然已經一把抱住了那棵樹。

看來那棵樹果然就是樹妖了,也太脆弱了一點吧?

我沒有動作,只是靜靜地看著。而變形人兩兄弟卻有了動作,他們顯然害怕蒙蒙,但現在蒙蒙去抓表哥了,所以現在正是他們的機會。他們往牆裡面衝去。或許他們現在已經接受了他們鬼魂的現實。既然是鬼魂,穿牆之類的這種小事,應該不在話下的。

果然,他們的身體很大一部分都衝進了牆裡面,沒有一點阻礙。

但是他們顯然動作還是太慢了。

因為這時表哥已經抱住了那棵樹。那棵樹被這一抱猛地一搖,樹葉發出了嘩嘩的聲音。我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吸力,那棵樹在我的眼前好像都變得高大起來。我似乎聽到了以前被認為是樹妖的那個小女孩的聲音:「張良?你來看我了?可惜看樣子你死了啊,過來吧,讓我吃了你。」

吃了我?

那股吸力不斷加強,衝進了牆裡面的兩人幫竟然被重新被吸了出來,而且我也要往樹妖那裡飛過去。

虎王原本就站在我的身旁,現在他自然沒有了槍,只是一個孤魂野鬼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戰鬥力可言。可憐的他顯然也想學一學兩人幫,只不過他首當其衝,被猛然而至的吸力一扯,竟然直接往樹妖飛了過去。

我並沒有飛出去,那是因為周小建抓住了我。而且看起來樹妖的吸力對於我而言也並不是不可抗拒的。但對於虎王和兩人幫來說,那就是致命的了。

他們往樹妖飛過去,然後消失。樹妖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吸力猛然加強,我感覺到身體似乎都快分裂了。

而這時我注意到,抱著樹妖的表哥卻大叫了起來,「這什麼鬼?!我又要重新回去嗎?!不要啊1他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見。

我不禁怔住了。

他是一個活人啊,怎麼可能就這麼不見了呢?

連蒙蒙都怔住了,「這小子到底跟樹妖有什麼關係?1

這時周小建已經擋在了我的身前,我的身體因為吸力的原因緊緊貼著他,現在吸力這麼強,我已經動彈不得了。

周小建問道:「他跟樹妖有關係嗎?」

「要不然他怎麼可能不見的?」蒙蒙轉過身,快步回來,大聲說:「還站著幹什麼?趕緊回去1

我說不出話來,根本就動彈不了。

樹妖果然太可怕了。她竟然就這樣吞掉了一個活人和三個鬼魂,毫不費力。而現在,我終於也要被她吞掉了。

看來這裡果然還是太危險了。

顯然,以這麼一個鬼魂的形態出來,那簡直就是找死。蒙蒙可以輕易滅殺鬼魂,樹妖也可以輕易吸掉。

蒙蒙一把抓住我,就把我往床上躺著的那個傢伙身上按去。我重新又看到了那扇門,只不過它正在慢慢關閉著。

在這一刻我想或許就這樣被樹妖吸收也不是一件壞事吧?而一轉頭,我卻注意到樹妖的一根橫枝上,好像正有一個小小的花苞正在綻放著。她吸收了三個鬼魂就能開花?或許還有一個吸血鬼的功勞在吧。

我不知道怎麼辦。

轉眼之間,我被硬塞進了門裡面,只不過一半身體進入而已。但是這時透視眼卻一把拉住了我,狠狠地把我往裡面拉。

我的身體終於穿門而過,在地上滾了幾下,好不容易站了起來,這才發現,那扇門已經關上了。

透視眼走上前去,用力推門,門沒有絲毫反應;我咬咬牙,也走了過去,兩個人一起用力,根本就毫無反應。

透視眼坐到了地上,說:「看來,計劃又要改變了。」

而我卻問他:「為什麼你走不出去?」

「或許,是因為我殺掉了那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

小猴子在遠處笑著說:「看來,我們真的只是鬼魂而已,嘿嘿,一群可憐的鬼魂,但是,最後活著走出這扇門的,應該就能變成真正的人吧?」

最後走出去的?那還不是一樣被樹妖給吞掉?但誰知道呢?也許最後,真的能奪得這具身體,然後成為一個真正的活生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