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0,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310,槍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命運總是如此的相似。就像我們轉了一圈又回到了這奇怪的十八層建築一樣,我去了外面的世界,不過馬上就回來了。同時也有幾個傢伙消失了。在這個世界強大到幾乎可以橫著走的三人幫被樹妖吞掉,連虎王也被吞掉了。

還有就是表哥,那個神秘的傢伙,同樣也消失了。

我不禁一陣茫然。幾乎完全找不到目標了。我應該怎麼做?我應該去相信什麼呢?

而蒙蒙又要得到什麼呢?他並不需要一個鬼魂,他需要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張良。這就是他的目的。而為了這個目的,我就要繼續在這裡過著生活?

他有點不可理喻了。當然,也許他是為了我好,為了我不讓樹妖吞掉。可是他什麼都來不及交待,我就又回到了這個小世界裡面。還是有些不能接受埃這種命運被人安排的感覺真是讓我感到沮喪不已。

透視眼喘了好幾口氣,終於安靜了下來。他抬頭看著遠處的小猴子,問我:「那小子怎麼辦?」

我沒有回答他。也許我們現在應該幹掉小猴子。只不過幹掉了他之後又能得到什麼呢?

小猴子瘋狂地笑道:「殺吧殺吧,反正這隻不過是一個騙局而已。出去了又能怎麼樣?還不一樣死得無影無蹤?我看還不如留在這裡呢,至少還能算是一個人。而出去之後呢?那就是鬼了。而且還會被一棵樹吸收掉。樹妖,好可怕。」

顯然,最可怕的並不僅僅是樹妖,而是絕望。現在絕望已經在我的心中種下了一棵種子。只不過暫時還沒有爆發出來而已。

透視眼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算了,我們還是走吧。」

走?又能去哪裡呢?這個世界已經完了,我們也馬上就要完了。已經沒有了希望,哪裡不都是一樣的?

我不知道還能去哪裡,也許我們躲在這裡等死還是可以的。

不過他已經拉我起來,我只能跟著他走。

他拉著我往樓梯走過去。一步步往上走,我忽然感覺好像有人在注視著我們一般,不過轉頭卻沒有看到有人。

透視眼忽然說:「好像這裡還有其他人。」

我淡淡一笑,「管他呢,也許躲在牆裡面?又或者只是我們的錯覺?」

透視眼說道:「說不準真的在牆裡面?」

牆裡面當然能藏人。只是以透視眼都看不透嗎?那麼看起來那個傢伙藏得也夠深的。只是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們來到了最頂上。這個頂非常小,出了門之後也就是剩餘的一點樓板而已,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會掉下去。現在連虎王的那把長槍都消失了,要不然我們也可以拿著那把長槍在這裡看能不能瞄幾個人的,那樣也算是一件好事。還好就是望遠鏡還在,而且小狗和鸚鵡也還跟著我。

放眼望過去,這裡的風景依然沒有變。只不過我的心境卻變了。我不知道怎麼面對著眼前的這一切。

透視眼說道:「看來衝出去,也是一件很有可能馬上就會沒命的事。你說,如果我們就一直在這裡做個普通人不就好了嗎?至少在這裡面,我們還是人。」

我苦笑。

他馬上再次說:「不過一切都已經變了,沒有可能再心平氣和地跟其他人相處了。畢竟屠殺已經開始了,就已經停不下來了。再說了,這裡也完全是一個人為操控的世界而已。」

最主要的就是已經開始殺了,怎麼還有可能停下來呢?只有別讓人看到,要不然就是一頓猛殺,全是你死我活的。而且現在大部分人都還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衝出去,也只不過是一個死而已。

望遠鏡裡面出現了一個人,那個傢伙應該是鍾老鬼一夥的,只不過現在他的樣子卻像是在等死和找死。因為他就躺在一輛車的頂上,胸腹不斷起伏著,證明他還有氣,而且身邊還有一把刀子,看來如果有人要他的命的話,他也可以反抗一下下。

在他的附近沒有看到其他人。這麼一個大活人就出現在車頂之上,肯定有人會注意到的。那傢伙好像受傷了,身上還纏著繃帶。鍾老鬼竟然是拋棄隊友的人?

看來確實是的。

我繼續移轉著鏡頭,我看向了附近的房頂上,並沒有看到有人,倒是看到一個窗帘動了一下。這裡根本就沒有自然風,所以不可能是風吹動的,窗帘動了,證明那裡就有人。

所以我把鏡頭轉向了那個窗帘處,果然從窗帘縫隙里看到了半張臉。從這半張臉看來顯然不可能是鍾老鬼。

透視眼說道:「他受了重傷。」

我嗯了一聲。

「看來是被拋棄了,或者說根本就是一個誘餌。」

「為什麼這麼說?」我有點明知故問了。

他笑了笑,說:「一個身受重傷的夥伴,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沒有用,而且還拖後腿,再加上這個重傷的傢伙身上還有異能呢,可能能力還很多。但他們有血誓的原因,又不能殺,所以他們只能用間接的手段,那就是放棄這個隊友,讓他被別人殺了,然後他們再殺掉那個人,就得到異能了。一點都不浪費,不是嗎?」

我有點無語了。果然一點都不浪費。

「他們就守在附近?我看到那邊好像有人。」

「是的,不過並不是鍾老鬼的人,應該是在打主意撿漏的傢伙。」

我不禁好奇了,「你有沒有注意到有沒有鍾老鬼的人呢?」

他搖了搖頭,「看來鍾老鬼的人並不在那裡。」

「那他們真的是放棄了這個可憐的傢伙?任由他被人殺了?如果只是誘餌的話,他們應該躲在一邊吧?」

透視眼笑了,說:「如果他們就躲在一邊的話,還有人會上鉤嗎?這是很明顯的事情。所以他們乾脆就不在附近守著。」

我倒真的好奇了,鍾老鬼他們到底會怎麼做呢?而且這麼明顯的等死的一個異能者,到底又能吸引到多少人的注意呢?

現在我的興趣也全在那個等死的異能者身上了。他現在的處境當然相當不妙。而現在透視眼顯然更加在意我們自己的處境,他轉頭看了看別處,說:「還別說,也有人注意到我們了。」

我沒有絲毫意外,「主要是我們站得這麼高。」

「是啊,我們站這麼高,只是他們真的會對我們動手嗎?現在我連動手的興趣都沒有了。」

這還用得著他說?我也沒有了動手的興趣。這麼殺來殺去沒有絲毫意義。出去了也只是一個死而已。除非真的能得到這具身體。但真的能得到這具身體嗎?我不這麼看。連前幾任本體都沒有得到這具身體,又有誰能得到這具身體呢?

我嗎?我並沒有這個信心。或許真正能得到這具身體的,應該就只有公雞了。等他足夠強大的時候,他就能完全佔有了這具身體,當然,那也是這具身體的末日了。

透視眼說道:「只不過我還沒有看到鍾老鬼他們。來的都是些零零散散的人。」

「在哪邊?」我稍稍來了一點興趣。

透視眼指著一處,說:「那邊有一個。」

不過我端著望遠鏡看過去時,卻沒有看到有人。

他馬上說:「縮頭了。」

而正這時,我注意到那個等死的傢伙附近又出現了一個傢伙。那傢伙顯得很小心,是從一個井蓋下面爬出來的,身上髒得可以。他顯然在下面守了很久,這時看起來他顯然已經不願意再等下去。

他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下四周,忽然直起了腰板,手裡抽出了長刀,大聲問道:「怎麼,你們不想動手嗎?那我就不客氣了1

顯然他早就知道在旁邊應該也有人像他這樣守著的。

沒有人回他的話。就好像周圍空無一人一般。

他不禁尷尬地咳了一聲,而這時那個等死的傢伙卻坐了起來,轉頭看著他,「來吧1

只不過他這麼一個小小的坐起的動作,就扯動了他的傷勢,繃帶馬上就染紅了。可以看得出來他真的傷得太重。也不知道鍾老鬼的那個醫療獨眼龍怎麼想的,竟然不幫他治傷。或許眼前這個獨眼龍受傷實在太重,治也治不過來,所以還不如放棄了吧。

在這裡可沒有什麼人情可講的。

那個爬出來的傢伙卻後退了一步,上上下下打量著等死的獨眼龍,並沒有馬上動手,看得出來他很小心,在確定了獨眼龍的傷勢比較重之後,又轉頭看著四周。其實他這種行為完全就不必要,如果有人真的要動他的話,可以馬上就動手,而不必等到現在的。

附近守著的人裡面當然也有人看得出來那個獨眼龍正是鍾老鬼一夥的,所以這才沒有動手。他們擔心的正是鍾老鬼一夥忽然出現。

而眼前這個鑽出來的傢伙主動出擊,顯然也正中了他們的下懷。這樣正可以觀察鍾老鬼他們的行蹤。

但是鍾老鬼依然沒有動作。

所以那些潛伏著的傢伙也沒有動作。

鑽出來的這個傢伙顯然對於現狀有點受夠了,他不願意再等下去。現在對於他來說就是賭。賭對了,他就能得到那個獨眼龍的異能,如果有某種保命的異能的話,甚至可以馬上逃命;如果沒賭對的話,他可能就會交待在這裡了。

而且大家也都不是傻子,眼前這個傢伙之所以敢鑽出來,顯然也是有兩把刷子的,說不准他就有什麼特別的異能,可以在瞬間逃命。但是沒有人出面阻止他。

他咬了咬牙,然後一步一步走向了獨眼龍。

獨眼龍卻扔掉了手裡的刀子,笑著說:「你會死的1

那傢伙沒有說話,而是跳了起來,往那獨眼龍一刀砍去。

獨眼龍竟然沒有反抗,任由他一刀砍中,然後倒了下去。獨眼龍顯然不會馬上死掉,雖然這一刀砍得很重,但他的胸腹依然還在起伏著。但是這個鑽出來的傢伙卻也聰明,竟然只砍了這一刀,馬上轉身就逃。他的身法相當快,看起來馬上就要鑽回他的井下去。

要說他這個辦法也確實可行。哪怕獨眼龍並不是馬上死,而是只因他這一刀慢慢流血而死,到時異能也是他的,逃也逃不掉。所以他只砍一刀,並不多砍。哪怕再砍一刀,也是要時間的,對於他來說,那就是危險加倍。

只不過他還是沒有逃掉。

兩聲幾乎並成一聲的槍聲響了起來,那傢伙倒了下去,就倒在離那個掀開的井蓋只有三步的距離。

那傢伙發出了一聲慘叫聲,身體在輕微地顫抖著。還有氣,但手腳竟然動不了。顯然那暗中開槍的家槍法准得不可思議,而是那子彈的威力也強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我可以想象到,一定是有兩個跟虎王左不多的人躲在遠處,而且他們手中的槍應該跟虎王的一樣或者更好。

透視眼說道:「兩顆子彈,一顆擊中了頸椎,一棍顆擊中了腰椎,切斷了神經系統,所以那傢伙廢掉了。」

「看得出來他們躲在哪裡嗎?」

「很遠。」

現在現場又多出了一個等死的異能者。只不過暗中至少有兩個厲害的槍手潛伏著,危險性是顯而易見的,但是同樣的誘惑力也足夠大,因為那可是兩個異能者,天知道他們身上到底有多少異能呢?更加重要的是這兩個異能者都只是在等死而已。

也許只要上去補一刀,或者在遠處打出哪怕一發子彈,就能收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