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1,何沖的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311,何沖的逆襲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兩個槍手極為可怕。而且看起來應該就是鍾老鬼他們一夥的。如果不是的話,那麼又是誰會在這裡埋伏起來呢?而且隱藏得極好,連透視眼都看不到他們在哪裡。

這時透視眼拉著我後退了一步,顯然他也有點擔心那兩個槍手會對我們下手。

更為可怕的是誰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第三個槍手存在。

這兩聲槍響自然能引起更多人的注意。而且那兩個將死的異能者也能讓更多的人心理掙扎不已。

透視眼不禁苦笑了一聲。

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現在這個時候,也許不說話才是最好的吧。因為誰也不知道等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也許什麼也都不會發生,那兩個異能者就這樣慢慢的掛掉了;或者槍手會給那個獨眼龍補上一槍;再或者又有人想賭一把?

附近蠢蠢欲動的人肯定很多。但是當我轉動著望遠鏡時,忽然就怔住了。因為我這次看到了那個老頭,一直坐在那個樓頂之上,不動如山。他看起來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老頭而已,而且好像沒有任何事情能影響到他。

難道他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傢伙?要不然怎麼這麼鎮定?而且我記得以前也有異能者跑到他那裡,只不過沒有人動他。

現在,又一個傢伙出現在了老頭的身旁,應該是看到了我,而且感覺到了我正在看著他,所以他轉頭看著我。他的臉在望遠鏡裡面面無表情地看著我。我認得他,他正是何沖。

那個殺光了那些自願死在他手上的普通人的傢伙。他並沒有理會我,我也注意到了他的手裡竟然也提著一把很長的狙擊步槍。這把槍看起來威力應該比虎王的要小,因為並沒有地么長。但是現在來看,也足夠了。

他把槍架了起來,轉頭看了一下身後一動不動的老頭,似乎問了一句話,不過那老頭像是入定的得道老僧一樣,依然一動不動。

何沖臉上依然沒有任何錶情,直接走過去,然後擰下了老頭的頭,隨手扔了出去。沒有頭的老頭依然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沒有絲毫鮮血,看起來一點也不血腥。

我怔怔地看著何沖。他返身回到了步槍前,用肩膀頂著步槍,眼睛在瞄準了獨眼龍那邊。

他要幹掉獨眼龍嗎?以他的角度而言,獨眼龍那裡顯然是可以打到的,但是那個鑽出來的異能者那裡就看不到了。他認真的瞄準著,然後開了一槍。

我趕緊轉過望遠鏡看那個獨眼龍。獨眼龍依然還沒有斷氣。

「他打的是一個躲在暗處的傢伙。」透視眼指著剛才那窗帘動了一下的窗戶。

我轉過望遠鏡看過去,果然那個窗戶已經碎了。此時那裡終於響起了一聲咒罵聲:「有毒?1

何沖那傢伙果然厲害,竟然還在子彈上面抹了毒?如果只是平常的子彈,以他的子彈的威力,應該打不死異能者,但再加上毒的話,那就另說了。

也許何沖現在有一種異能就是用毒吧。

用手指頭也想得到,一般的毒根本就對異能者沒有多大威脅的。何沖迅速地上子彈。

而那時那個窗戶裡面也終於滾出了一個傢伙,那傢伙一直躲在那裡,看來並不止我和透視眼注意到他,而且可能除了何沖之外還有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他往下面掉去,而正在掉的過程中,又是兩聲接連的槍響。聽得出來,這正是剛才打那個從井下鑽出來的那個異能者的兩個槍手發射出來的。

那個從窗戶滾下來的傢伙頓時慘叫起來,大叫道:「你們都不得好死1

沒有人在意他的詛咒。因為這完全沒有任何效力。他的命真的比小強還要硬,身體還在往下掉著,不過手裡就扔出了一把刀。這把刀當然不可能扔向何沖或者另外兩個槍手,因為他們都離得太遠了,根本就扔不到;這把刀是扔向那個車頂等死的獨眼龍的。在死之前看來他還想殺掉那個獨眼龍,說不準還能賭一把,賭到了能解毒的異能,或者其他的逃命的異能,那麼他就不會死得這麼快了。

但是何沖再次射出了一槍。這一槍正擊中在那個傢伙的腹部。他的身上除了流出了鮮紅的血液之外,竟然還有黑血。看來這毒果然厲害。

這個異能者重重地落到地上。不過他的刀也插到了獨眼龍的身上,獨眼龍的身體輕微地動了一下,然後一動不動。從望遠鏡裡面看得分明,獨眼龍原本胸腹間的起伏是比較有規律的,但是現在猛然起伏起來,然後慢慢平伏下去,看起來果然要死了。

異能者在地上掙扎著,他這時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跑。但顯然他做不到。毒素看起來比那兩把威力巨大的槍讓他受傷更重。他落地之後原本還能爬一兩步,但之後身體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看起來像是完全麻痹了,但呼吸是還有的。

現在,原本的兩個等死之一的獨眼龍已經死了;但又補充了一個剛剛殺死了那個獨眼龍的異能者,誘惑更大了一些,因為又多出了異能;但同時危險也更大,因為現在是三個槍手在等著有人過去要了那兩個等死的異能者的命。

但說實話,出現在明面上的當然不止那兩個等死的傢伙,還有我和透視眼,再加上何沖。

透視眼和我擺明了就不是好惹的,因為透視眼這傢伙可是幹掉了殭屍兄的狠角色,估計暫時還沒有人敢打我們的主意,再說了,以透視眼的能力,他完全可以發現得比較早;但何沖就不一樣了,他沒有透視眼這麼誇張的戰績,再加上也只是孤身一人而已。

只不過他敢這麼囂張地出現在大眾視野,那就證明他有幾把刷子,沒有一點本錢是不敢像我們這樣明目張的。

現在之所以還沒有人對他動手,估計正是擔心他有什麼詭異的能力。說實話,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明白到底有哪些異能。再說了,這裡面到底有多少詭異的,誰又能知道呢?比如說已經死掉了的虎王,他都能變成一條大蚯蚓,而且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但實質上卻非常變態。

再如這個何沖,手上的槍威力並不算大,但那毒卻讓人頭痛。

那兩個等死的傢伙沒有什麼動靜,所以我再次看向了何沖。因為我想看看有沒有人對他動手。

但是我並沒有看到。現在大家都在等。兩個沉不住氣的異能者眼看就要交待在這裡了。而一旦冒頭,面對的就是三個厲害的槍手,還有那潛伏著的不知道多少敵人。

何沖再次子彈上膛。他好像完全不理會那些潛伏著的傢伙的想法,很快再次一槍射擊了出去。

我的望遠鏡迅速地移動,但任我怎麼做都跟不上子彈的速度。除非現在我發動異能。但顯然現在還沒有到這個時候。

發出了一聲沉悶的響聲,那是子彈穿透了一輛車的頂蓬。然後那輛車的車門就打了開來,一個傢伙從車裡面滾了出來。那傢伙竟然離死掉的獨眼龍很近,當然,現在他離兩個等死的異能者也同樣很近。

透視眼嘆道:「厲害,那個躲在車裡的傢伙我只是剛剛才注意到,他倒有點像不存在了。想不到那傢伙竟然注意到了,而且還直接這麼開槍,他到底有什麼能力?難道比我的透視眼還厲害不成?」

三個槍手之間好像有著非常的默契一般,何沖開槍之後,車裡的異能者滾出,而此時又是兩聲槍響。我看到一顆子彈正擊中了那輛車的輪胎,發出了一聲爆響,車身頓時下沉;而另一顆子彈卻讓那個異能者怒吼了一聲,大腿上飛濺起了一些鮮血。他滾動的速度也變得一慢。

這三聲槍響在時間上非常接近,看得出來他們三個槍手都是超一流的反應速度。但他們重新上膛肯定要有時間的。

有人就在打這個時間差。

比如離那輛汽車不遠的另一輛車下,就飛出了一道寒芒。那是一把刀,正飛向那個受傷的異能者。

而同時那輛貨車的車下一個傢伙迅速地滾出,往貨車旁邊的小巷子裡面逃去。他可沒有時間去管那把刀到底能不能成功。而且他當然也知道,何沖既然都能發現剛才那個異能者,他當然早也就被發現了。

長刀並沒有刺中異能者,而是被那傢伙擋了一下。受傷的傢伙滾到了另一輛車的下面,這樣至少也能算是暫時安全了。其實照我估計,三個槍手的子彈是厲害,但要完全穿透整輛車,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而那個扔刀男想逃往小巷子裡面也沒有做到。因為他剛剛衝進去,馬上就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身體倒飛而出,鮮血在空氣中不斷飛濺著,重重地落到了一輛轎車的車頂上,發出了一聲悶響,身體動了動,想爬起來,不過最終沒有爬起。因為在這麼短短的時間之內,他的四肢竟然被折斷了。

透視眼一怔,然後他的目光銳利了起來,說:「是他。」

「誰?」

「蝙蝠一樣的傢伙。」

我明白了,正是傳教士。那傢伙真是唯恐天下不亂,他並沒有給扔刀男一個痛快,而只是給了「痛」而已。而且他也沒有現身出來。但現在誰都知道,在那裡躲著一個厲害的角色。

我皺著眉頭。現在這幾個傢伙,雖然看起來根本就不是同一夥的人,但擺明了就是要坑死一些異能者。而且一個比一個坑。

現在這場面,因為一個等死的獨眼龍的出現,變得越來越詭異起來。竟然跟上一次殭屍兄出現有得一拼。主要也是因為現在的人越來越少,大家都殺無可殺,而且新仇舊恨都少不了。現在有機會,當然不能放過。

而我想到一點,那就是現在殭屍兄已經不再出現,也就沒有那十分鐘殺一人的事情發生了。肯定也有一些人會選擇躲起來的。至少現在看來鍾老鬼他們一夥依然沒有出現。

透視眼卻在這個時候轉頭往後面看過去。我看到了一個女人,她平淡地穿行在街道中,而且她的目標看起來正是我們這裡。

我注意到她應該已經出現在了三個槍手的視野裡面,但是我並沒有聽到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