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2,重創傳教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312,重創傳教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李紫走進了牆裡面,消失在了視野裡面。

透視眼說道:「看起來她有點像是在找死一樣。」

誰說不是呢。但是三個槍手都沒有射擊。這點還是讓我感到很意外的。只不過她到底走到那最底層有什麼事呢?難道她是來找我的?

或許等下她就會上來吧。

所以我並不著急。但是這個時候,再次起了變化。一連幾聲機關槍的聲音響了起來。這些子彈都往那兩個等死的傢伙射擊過肉個開槍的傢伙躲得極為隱蔽,所以我並沒有注意到。而且以三個槍手的角度,都無法看到他。我當然也看不到。

所以那兩個等死的傢伙看來都要掛掉了。這裡有這麼多人,但是一來不是每一個都有那麼好的角度,二來也不是每一個傢伙都有那麼大的膽量的。

顯然這是一個出人意料的變化,不過透視眼倒並不感到意外。估計他早就看穿了這裡。我轉頭看了他一眼,他只是淡定地看著遠處。

「那是誰?」我不禁問他。

「應該是你的朋友吧。」

我的朋友?

這幾槍的射擊,讓很多人不淡定了。有人剛冒了一個頭,就響起了一聲槍響。那傢伙也是夠倒霉的。子彈可是比聲音更快的。所以他這一冒頭,雖然只是稍微地冒出了半個頭而已,依然被一槍擊中了頭部,慘叫一聲就從上面栽了下來。而在下落的過程中,那個開衝鋒槍的傢伙顯然是要搶人頭的,所以又是一連幾槍擊出,那人的身上冒出了一連串的血花,看起來很美。

那人再沒有發出慘叫聲。估計就這麼掛掉了。

另一個無法淡定的傢伙就是傳教士了。他終於現身了。他往那個開衝鋒槍的傢伙那裡衝過去。他的速度很快。這麼快的速度子彈也很難打得中他。不過一連兩聲槍響。他的肉翼還是被打中了一槍。不過他似乎對這個沒有在意,身形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依然往那邊衝過去。衝鋒槍再次響起。傳教士的身體忽然貼地,閃開了大部分的子彈,不過依然還是有子彈擊中了他。這是沒有什麼用處的。

因為傳教士已經很強大了,之前那兩槍主要是因為威力太大,所以才讓他受傷的;但是現在這衝鋒槍顯然還不夠格。

我依然看不到那個槍手到底藏在哪裡,不過這時傳教士已經撲了過去,他直接就撞破了牆,發出了轟然的聲音,煙塵四起。

透視眼說道:「要說那個傢伙也是夠聰明的,在牆上打了一個洞,從洞裡面射擊,所以很多人都看不到他在哪裡;但現在估計他也只能逃了。」

衝鋒槍的聲音依然在響著,忽然止祝再然後響起了一聲獸吼聲,一頭巨大的黑豹撲著傳教士從那破了的牆洞沖了出來。

竟然是啤酒兄。他的身材看樣子又增大了不少,應該殺了幾個人才對。

他跟傳教士顯然是有仇的。但現在他的能力肯定也對付不了傳教士。

果然,黑豹撲出之後,傳教士就把黑豹狠狠地往空地上面摔去。

這時槍響了。

一連三槍。三個槍手都發出了一槍。我看到傳教士的身形受到了影響,他竟然身中兩槍,只不過他果然強悍,這兩槍都不是擊在他的要害上,他怒吼一聲,再次衝進了牆洞裡面;而第三槍卻是擊中了啤酒兄。黑豹發出了一聲吼聲,身上竟然冒起了黑血。

是何衝擊中了他。

何沖果然陰險埃估計是他知道無法打死傳教士,所以就把目標定為了黑豹。啤酒兄滾地而起,轉眼之間黑豹消失不見,反而出現了一隻身體並不大的老鷹。這老鷹一跳,身體就如同閃電一樣飛進了剛才傳教士所在的小巷子裡面,躲在了三個槍手的視野之外。

但傳教士的目標顯然並不單單是他,因為馬上小三就飛了出來。他是倒飛而出的,而且在倒飛的過程中還吐出了一口血。現在他的手上已經沒有了衝鋒槍,而是拿著一把刀。他剛落到地上,馬上就響起了槍聲,依然是三聲槍響幾乎連成一線,竟然都是往他身上擊過去的。

因為現在在那三個槍手的視野裡面的,應該就只有這小三了。

小三的身體一顫,倒了下去,身上冒出了三點血花。

我不禁緊緊握著拳頭。透視眼果然說得不錯。他們兩個正是我的朋友。但現在卻被那三個槍手擊中了。

在這個時候,完全沒有了陣營之分,三個槍手好像都不想馬上致人死地一般,只是擊中人,等他們慢慢死去,或者引來其他的異能者。而傳教士顯然也是要把小三拋出來。

大家都很有默契。沒有默契的是啤酒兄和小三,因為他們想撿便宜。

現在小三可能引不來其他的異能者,但啤酒兄會放棄他嗎?

我不知道。

我緊緊握著拳頭,如果啤酒兄不要命般的衝出去,那我應該怎麼做?

「小三1響起了啤酒兄的叫聲。

聽到這一聲,我就知道他不會放棄了。所以我按下了手錶,同時我往下面沖沖。

這建築底下大上面小,所以現在衝下去就像是跑步下坡一般,而且比較滑,還沒跑幾步我就摔倒了,往下滾去。

在滾動中我看到透視眼也往下衝來。他現在已經有了經驗,所以他並沒有開口說話。越來越快,我已經有點看不過來了。

不過我還是注意到了,啤酒兄依然身化黑豹,往小三撲過去。但他撲出去的動作卻是如此可笑,沒有了剛才閃電般的速度,現在他的速度跟以前見到的鐘老鬼他們幾乎是一樣的,只有我的一半左右。

這樣的速度之下,根本就救不了人,當然,現在他們並不需要擔心子彈。如果那三個槍手真的厲害的話,他們的行動真的不受到我這個異能的影響的話,他們扣動扳機之後,子彈也不會馬上射擊出去的。而且等我收起異能之後,他們的槍管子一定會爆炸開來。到時一定會比較好看的。

如果不是啤酒兄,我還是能忍下全現在啤酒兄也要被三個噁心的槍手和傳教士弄死,我就不能忍了。

滾到了地面,地面非常硬,我都有點吐血的衝動了。不過在這種狀態之下我的身體也得到了加強的,所以並沒有受傷。我一跳而起,而此時透視眼已經沖在了我的前面。

但此時他站住了。

黑豹現在剛剛落地,而且兩條前腿已經抬起,身體弓著,看起來正要進行第二跳;但傳教士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一巴常甩過去。黑豹的身體被這一巴掌甩得微微動了動;而傳教士自己卻倒飛了過來。他倒飛的方向正是我們這邊。

透視眼只是稍一站住,看到傳教士往這個方向倒飛而來,他馬上就再次起步,往傳教士衝過去;我緊緊咬著牙,只希望黑豹不會被這一巴掌扇死。因為黑豹怎麼說現在也是能夠行動的,證明他的實力也夠強,至少達到了以前鍾老鬼的程度。

但現在最可怕依然是傳教士。這個傢伙不死,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因為誰也無法預知他到底會做出什麼來。他有機會像透視眼一樣弄死殭屍兄,但他沒有動手;原本誰都認為不能殺死的孤雁被他一巴掌拍死;有機會早就弄死的小三被他扔出去挨子彈。

他好像對於殺人有一套自己的行為準則。

要弄死他的話,也只有在這種狀態下才有可能。因為在平常的狀態之下,他的速度太快了,哪怕真的打不過他也可以逃得掉的;但是在這種狀態之下,他的速度跟我們就差不多,如果加上我和透視眼的話,應該就有可能弄死他了。

傳教士的肉翼張了開來,但現在空氣並不能給他多少阻力,所以張開的肉翼也不能讓他能改多少方向和減多少速度。

透視眼卻自顧自地衝鋒著。

這兩個傢伙很快就對撞在了一起,兩人都沒有講絲毫情面。似乎他們也知道對方就是最大的對手。兩人狠狠地對打了一拳。這兩拳都勢大力沉。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兩個傢伙一合即分,各自退開了一步。他們的身上好像有著無形的氣焰,那也許正是空氣的湍流。

我並沒有受到透視眼的影響,而是就在他們分開的時候,我終於衝到了透視眼的身旁,於是我們兩個人往傳教士衝過去。

現在我的手上有著匕首,透視眼的兩手變成了長刀。

四把兵器,夠讓傳教士受的了吧?

但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傳教士這傢伙果然狡猾得可以,馬上轉身就跑。他要是真這樣跑掉的話,我們也拿他沒有絲毫辦法的。

而且他的速度並不比我們慢。這麼追下去,可能永遠也無法追到他的。

更加可悲的是,我在體力方面並不如傳教士和透視眼。事實上,在這種狀態之下,我對上他們任何一個,我應該都會當場交待的。

至於最大的優勢,估計就是我被他們殺了的話,可能並不會死,而是再一次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所以我咬牙堅持著,眼前這個機會一定不能放過。

而傳教士在逃跑的時候還有好心情轉頭對著我們冷冷一笑。

這個笑容要多可惡就有多可惡。但他的笑容馬上就變了。

因為在這個時候他的身旁出現了一個人,正是黑手。他緊緊的抱住了傳教士。黑手是怎麼出現的我並沒有看清。

這正是黑手的詭異之處。

傳教士的身形受到很大的影響,腳下一絆,摔倒在地,而我們卻猛然發力,往他們衝過去。我能感覺到手上的匕首似乎正在興奮地傳來心跳聲。它們好像是活物一般。

透視眼的雙刀首先插落,正插在傳教士的身上。在無聲無息中,傳教士的臉在扭曲著,嘴巴大張著,看起來應該是發出了怒吼聲,他的身體被黑手緊緊抱住,而且雙手也使不開,而且時間這麼短,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但是此時,他身體卻還能翻轉,身體一翻間,竟然生生把透視眼的雙刀壓彎,然後傳教士連同著黑手就滾了出去。

我往前撲去,匕首往他們刺去。而當我要刺中時,不得不收了手,摔在了地上,因為此時正是黑手的背對著我,如果我的匕首刺落的話,刺中的只會是黑手而已。

他們的身體繼續翻轉,在這種翻轉中,我看到了黑手的眼神,而且他還對我點了一下頭,他的身體正在變黑。

我忽然明白了過來,這小子又要自爆。只是在這種狀態之下,他的爆炸也沒有什麼用。所以他對我點頭的意思就是要我收起異能。

他的臉也完全變黑了。

我按下了手錶。

頓時四周響起了無數的音爆,黑手也轟然炸開,巨大的爆炸力形成的衝擊波把我重重地往後推去,我倒飛而出。而作為這場爆炸中心的傳教士,也在慘叫聲中倒飛而出,我看到了他那被炸飛的肉塊,和一條斷手。

但他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