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3,黑手的血霧
小說:| 作者:| 類別:

313,黑手的血霧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如果傳教士就這麼掛掉了,我反而會感到有一絲失望的。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因為他並沒有被炸死。雖然他被炸得極慘,整個後背都可以看到裡面的骨頭,鮮血淋漓,而且右手還被炸沒了,但他慘叫了一聲之後,馬上就翻身,而且背上的傷口竟然在癒合著。

透視眼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我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在火焰剛剛轟然冒起的時候,我就再次按下了手錶。這接連兩次發動異能,我也感到有些吃不消了。以前偶爾發動一次,還沒有感覺到什麼,大不了就是感覺身體似乎被稍微掏空了一點;但現在接連發動,身體被掏空的感覺越發明顯。在邁步的同時,腳下都一軟,差點就摔倒在地。而且眼睛還有些發花,頭也有些暈。

看來這種副作用是幾何式的增長。

不過正在我還沒有回過神來時,透視眼就已經往傳教士追過去了。眼前的火焰變成了靜止的,它完全跟不上我們的速度,我們往前而去,它卻留在了原地,看起來就像是空氣中的火的花朵。

看起來很美。

但我沒有時間去欣賞這種美。我緊咬著牙關,往傳教士跑去。只跑了三步,就累得直喘氣。身體似乎已經有些不能隨了。還好透視眼看起來比我強得太多,他竟然絲毫不受影響。這就是為什麼司徒無功把這異能的主動權交到我手上的原因了。因為這種後果現在只由我一個人來承擔。

黑手在爆炸之後就消失了。也許他以後還會再次出現。反正我已經記不清這是他第幾次自爆了。那小子總是炸了自己,然後再次莫名其妙的出現。

而何沖那邊,在剛才我停止異能的瞬間,果然也發生了爆炸。他那裡的爆炸還是相當猛烈的。看來他的經驗還是不足的。他還沒有適應現在這種狀態。他的槍炸了開來,估計他剛才的動作太多,所以除了槍之外,還有不少音爆。直接就把他炸飛了起來。還好他的實力也相當出眾,現在他正在空中翻滾著往地下落來。以他的體格當然不可能摔死。只不過現在他身上也被炸得衣服破爛,而且還飛起了一些鮮血。

他這可是自找的。

傳教士還是受了他的傷勢的影響的。他畢竟不是司徒無功,在這種狀態下,他的傷勢並不能很快的復原,而且這種狀態對於他的傷勢反而有阻礙的作用,原本他的復原速度是比較快的,而此時幾乎停止了。他不斷後退,但他現在虛弱的身體,根本就難以支撐下去。所以他倒地,估計又觸動了傷口,所以動作反而更慢了。以透視眼的速度,應該很快就可以追上他。

而在另一邊,啤酒兄化身的黑豹剛才被傳教士甩了一巴掌,現在他已經撞到了牆上,直接把一堵牆撞出了一個洞,身體已經進入了牆洞裡面,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樣了。唯一讓我比較放心的是,他應該沒有像女漢子一樣撞牆之後就變成肉餅。

而其他的一些躲在暗處的異能者,特別是那些比啤酒兄還差勁的傢伙們,就更慘了。有一個傢伙直接從五樓的牆裡面炸了出來,他原本應該躲在那個房間裡面,而且還特別聰明地選在了牆后,而不是窗戶後面。他被炸出來之時,全身還燒著火。現在他在下落,不過他的實力很強大,竟然還能在空中保持著平衡,只是經驗有些不足罷了;但是有些差勁的就直接就炸飛了起來,身手好實力強的,就從他們身邊而過,一刀或者一拳擊過去,然後頭也不回地快速逃離。

這一下又要死掉一些人了。

而在這種狀態下,整個世界都清靜了。我忽然感覺到了一種平靜。也許我真正屬於的正是眼前的這個無聲的世界。這個世界本就不應該存在的。也許這整個世界,原本只有我一個,或者只有殭屍兄一個而已。他們都只是張良收集而來的孤魂野鬼。殺光了他們,不正是讓這個世界回歸本源嗎?

而且殺光了他們,是不是靈魂也強大了?就足夠完全佔據了這具身體,然後就可以復活了?

我不禁怔祝這些鬼魂的作用看起來完全就是這樣的。

殭屍兄以前並沒有濫殺。反正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打算的。我只是隱隱覺得,也許等他真正掌握這具身體的時候,會不會真的變成殭屍呢?

強大的鐘老鬼一夥終於出現了。他們出現的地點非常不同一般。他們並不是跑過來的,而是忽然就出現在了那個看起來已經死掉了的獨眼龍身旁。這倒有點像是傳送了。看來鍾老鬼的能力又得到了進化,血誓之間的聯繫已經把他們變得密不可分,他們中的每一個似乎都變成了一個完整整體中的一個小小的部分而已。在他們出現之時,那個原本我以為已經死掉了的獨眼龍竟然還輕微地動了一下。

鍾老鬼一夥出現之後,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事實上他們此時聲音已然無用。他們有的只是實際行動而已。

鍾老鬼揮手,他們無聲地向我衝來。現在他們人數只有十七八人,全聲勢極大,而且比上一次遇到他們明顯變得更強,速度方面完全跟我有得一拼,而且我注意到當他們站得緊密的時候,互相之間的聯繫明顯更加強大,對於速度的提升也相當明顯。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一條暗紅色的線條與鍾老鬼連接。這讓鍾老鬼看起來相當怪異。

鍾老鬼一馬當先,抽出了長刀。我絲毫不會懷疑他們先收拾了我。在他們眼中,殭屍兄已經死掉了,所以他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應該就是我、透視眼和傳教士。既然現在看起來我是最好欺負的那一個,所以他們完全沒有任何的猶豫。

我緊緊咬著牙,轉身就逃。在這種持續的異能中,我感覺到身體裡面有什麼東西正在快速地流逝著。也許那是我的精力,也許那是我的靈魂。我感覺到有些頭重腳輕。但我不敢收起異能。因為如果我現在收起的話,他們的速度就會立刻提升。如果在這種狀態下我都不能逃脫的話,那麼我就真的死路一條了。只希望他們眼看追殺我不成,而掉頭去對付透視眼和傳教士。

我只能寄希望於透視眼了。如果這個時候透視眼能幹掉傳教士的話,那才是我真正的轉機。

一旦透視眼真正地幹掉了傳教士,透視眼就會得到強化,這是鍾老鬼他們不敢面對的。因為誰也不敢去想象透視眼得到傳教士的能力到底會變得多恐怖,也許以前的殭屍兄在他面前都不夠看吧?

我咬牙奔跑。但是方向我沒有把握住,不經意間我竟然一頭撞進了黑手爆炸之後產生的那一團靜止的血霧中。呼吸為之一窒。這團血霧類似於外部的空氣,但又有不同。因為它讓我的行動更加緩慢,它好像化成了平常的水一般,在這血霧中,有著四周而來的壓力。

更加可怕的是,我根本就看不清外部的情景。

血霧把周圍的空氣趕走了很大一部分,但我又感到很累,空氣越少,我就越使勁地呼吸。血霧的細小顆粒不斷在我的眼前變大,眼睛也花了,它們一顆顆像是變成了小星球一樣,往我撞來。

原本靜止的血霧,在我進入而且使勁呼吸之後,竟然變得翻滾不已。我像是被泡在沸水中一樣,又像是一股龍捲風;一開始只是我主動呼吸著這血霧和空氣,然後竟然是這些血霧竟然不受這異能狀態的控制而自行翻滾起來,而且還往我身體鑽來。

備霧往我的身體各處鑽來,像是無數的乒乓球一般,擊打著我的身體。

我的身體變得火熱起來。

看來我又要死一次了。黑手沒有炸死傳教士,想不到他爆炸之後的血霧要把我弄死了。想呼吸變得異常困難。因為現在我根本就不必去吸,那些血霧就已經使勁地往我的鼻子裡面鑽來;而我想呼,也是做不到的,因為有不斷進入的血霧,剛開始呼氣的動作,那股氣已經被衝進來的血霧再次沖回到了肺里。

這種感覺像什麼?好像我變成了一個氣球,不斷被充著氣。我感到身體像是要爆炸了一般,心臟跳得像是開到了一百二十邁的馬達,轟響個不停。

最明顯的就是頭髮了,沒有人提著我的頭髮,全是它們全都一根根豎了起來,雖然看起來很清爽,便感覺卻很要命。我看到我的手變得像浮腫了一下,不斷變蒼白而且虛胖起來。

真的要爆炸了。

黑手那傢伙真不是人。他現在應該大部分鑽進了我的身體了。就像上次他對付殭屍兄一樣。上次殭屍兄都被他炸得慘不忍睹,更不必說現在的我了。

眼前的血霧越變越希而我的眼前竟然也慢慢變得明亮了起來。鍾老鬼他們顯然對於血霧還是有一些忌憚的,而且他們對傳教士和透視眼更加忌憚,所以他們不得不捨棄了我,轉而殺向透視眼和傳教士。

我已經看不到透視眼和傳教士,因為鍾老鬼他們剛好擋住了我的視線。但我能想象得到,哪怕傳教士再牛,在受了那麼重的傷之後,肯定不會是透視眼的對手。

透視眼這傢伙看來果然是boss剋星。先是弄了殭屍兄,現在又要弄死傳教士。這些在大家看來是boss級的人物,可能一個個都會倒在他的手下。

眼前終於徹底明亮了。血霧消失不見。而我也終於長長呼出了一口氣。這倒像是一個飽咯一般。

我不禁怔祝我竟然沒有爆炸?不僅沒有爆炸,而且更加詭異的是,原本正在脹大的手腳現在也在快速地復原著。不僅如此,我也感覺到身體好像充滿了力量。

難道這就是滿血復活不成?黑手並不是想炸我,而是主動鑽進了我的身體裡面,變成了我的一部分而已?又或者是,我殺了他不成?

不過我並沒有感覺到有新的異能。看來我應該沒有弄死他。黑手的詭異,誰都不敢掉以輕心。但現在並不是我所關心的,最重要的是傳教士到底是生還是死。

而我轉頭再看透視眼和傳教士那個方向的時候,有人往天空飛去,那應該是被透視眼扔起來的,因為那是一個鍾老鬼手下的獨眼龍。

鍾老鬼的獨眼龍大軍,把透視眼那裡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