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4,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314,亂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鍾老鬼的十幾個獨眼龍把透視眼那裡完全淹沒了。我看不到透視眼現在到底怎麼樣了,而且也看不到傳教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傳教士的生與死相當重要。不管他死在哪一方的手中,對於整個形勢的影響都非常大。想通這一點的當然不止透視眼和鍾老鬼還有我,其他的異能者同樣也一清二楚。

所以這時我注意到有好幾個單獨的異能者也往那邊撲過去。顯然他們想在這個時候賭一把,他們並沒有完全撲過去,而是停在了不遠處,他們正在等待著最好的時機。

我也往那邊衝去。但只跑了三步我就不得不停了下來。

因為這個時候我注意到有幾個停在不遠處的傢伙正抬頭看著天。

沒有太陽,所以也沒有陰影。但這時我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這股壓力正是來自天空的。

抬頭,我彷彿看到了殭屍兄的重生。一個扇著大翅膀的傢伙把那個剛剛被透視眼扔起的獨眼龍往地上打來。他自己也反震得往上飛了一些,但可以看到他的實力強橫得不像話。哪怕傳教士來做這件事的話,估計也會反震飛得老高,因為被他擊打的那個獨眼龍像是從天而降的人形炮彈一般,重重地往地上砸來。

全盛時期的殭屍兄估計也不過如此。

那顯然並不是殭屍兄,我不禁張大著嘴巴想大聲呼喊出來,但我喊不出。那個傢伙,正是許久不見的二皮臉。

他現在也變成了一個獨眼龍,他的右眼現在只是一隻假眼而已。那隻假眼裡面發出了淡綠色的光,光芒以他的右眼為中心,發散出一層淡淡的光暈,把他全身都包圍了起來。那層光暈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個模糊的身影。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惡魔形象。我忽然感覺我應該見過那個虛影的。

那個虛影的模樣正是張良的那個兒子吧?以前殭屍兄見過,在余帥要陰他的時候。但殭屍兄沒有被陰,反而余帥被毫不容情的打得重傷。

以前那個瘋狂的礦山女老闆沒有告訴我張良的兒子到底叫什麼名字。但我知道,那是一個惡魔。一個人類怎麼可能生出惡魔的兒子來呢?也許這正是不科學的地方。但這也許正是這個世界存在的原因。既然他都有一個惡魔的兒子,要構建這麼一個虛假的世界也完全有可能。

當然,更加可能的是張良除了一個人類的身份,和一個分身是鬼王的身份之外,他更加是一個惡魔,而且是一個連他自己都害怕的惡魔,所以才把殭屍兄深埋在這裡。因為殭屍兄應該就是他那這具身體裡面潛藏著的本能。

獨眼龍看起來在空中就已經被二皮臉打死了,他像是一個人形炮彈一樣砸落。地面的獨眼龍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頓時被砸中了兩三個人。沒有驚呼,也沒有轟然的炸響。

世界是無聲的。

但在這種無聲中,被砸中的獨眼龍倒下,而旁邊的獨眼龍顯然大吃一驚,四處驚散。

各種碰撞在發生著。在這種狀態之下,任何碰撞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損傷。那個砸落的獨眼龍被反彈而起,此時此刻他的身體竟然還保持著完整。他反彈飛升了大概三米左右,終於進入了靜止狀態。現在我才確定一件事,那就是那個獨眼龍已經掛了。要不然他不可能進入這種靜止狀態的。

一道紅線從空中那個靜止的獨眼龍身上射出,直射向空中正在往下撲來的二皮臉身上。獨眼龍的身體失去了一些東西,而紅線擊中的二皮臉身上多出了一些東西。這正是異能。我這是第一次看到異能的轉移。以前在這種狀態之下,並沒有見過,那是因為現在這種狀態下實在太快了,時間太短了,死亡根本就來不及,而也只有這種狀態之下我才能看到一些平常看不到的東西。但是現在我見著了。二皮臉太過強大了,他的出手,讓那個拋飛的獨眼龍死亡得太快了。

獨眼龍們陷入了一場混亂之中。這種突發的情況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從空中來的打擊實在太快了。他們被砸中了三人,那三人現在也許是完好的,但等一下呢?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誰又知道呢?反正那三人現在是唯一沒有往後退的。其他的獨眼龍都往後退去,相互之間的撞擊讓他們的臉有些變形。我非常想在這個時候收起異能,也許就能看到他們當中有因為相互之間的撞擊而斷手斷腳的了。

但我沒有。因為在現在這種狀態下,二皮臉的優勢才是最大的。

二皮臉要把這裡的所有人都收割掉嗎?

我在期待著。

透視眼同樣後退了幾步,他還算好的。現在我終於看到了傳教士。那傢伙倒在地上,看起來相當慘。曾經不可一世的他,終於要死了。這讓我很滿意。

但他會死在誰的手中呢?

二皮臉像一隻巨大的正在俯衝的老鷹一樣,往下衝來。而我注意到他衝擊的方向竟然是透視眼。

這讓我很不明白。以現在他的實力,去做掉透視眼顯然並不是明智。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做掉傳教士,然後做掉鍾老鬼他們。最後才是透視眼。但他為什麼做這麼不明智的事情?

還是他只是故意這樣做的?他假裝沖向透視眼,而真實目的其實是要做掉傳教士?

透視眼顯然不會像我一樣的想法。事實上他對二皮臉應該一無所知。而且他也已經做好了跟二皮臉見真章的廝殺。他的雙刀交叉於胸前,然後往前邁了一步,作了一個弓步的姿勢。

兩人終於對撞到了一起,兩人都被反震之力反震倒退,二皮臉幾個滾到了地上,跳了起來,重新升空,再一次俯衝而下;透視眼的雙刀並沒有變樣,他的嘴角似乎帶著一絲血跡。他在往後退著,似乎有點打不過。

但二皮臉是不會放過他的。

而在另一邊,因為鍾老鬼他們的後退,傳教士那裡頓時變得有些空曠起來。傳教士倒在地上,但他動了動。他還沒有死。不過看樣子也快了。那些守在近處想撿便宜的傢伙終於動手了。他們對於其他人都很警惕,但現在也頂不住傳教士的誘惑,已然準備放手一搏。

他們沖向了傳教士。在這個時候,一把威力巨大的槍已經不及跟他們性命相連的刀。他們手中的刀早已饑渴難耐。他們早就想把傳教士碎屍萬段。

同樣想法的當然還有鍾老鬼一夥。

他們作了短暫的後退之後,看到那幾個異能者撲向傳教士,馬上作出了回應,同時往前衝去。他們要擔心的不僅僅是傳教士的生死,還有他們的三個同伴的生死。他們顯然沖得不夠快。但這時鐘老鬼抬手。隊伍馬上就停了下來,再然後,他們身上的紅線忽然亮了一下,他們竟然就在這暫的時間之內,像是瞬移一般,出現到了三個獨眼龍的身旁,他們的身體再次擋住了我的視線,看不到他們到底把傳教士怎麼樣。

那幾個異能者顯然嚇了一大跳。他們哪怕組團也不可能是鍾老鬼一夥的對手,更加不用提他們還是爹以他們迅速作出了選擇,那就是後退。

鍾老鬼顯然並不會去追擊。他們現在最大的目的就是幹掉傳教士。只有傳教士死在他們的手中,他們才能夠放心。但我們顯然是不會放心的。我正想也衝過去。黑手已經融入了我的身體裡面,我感覺到身體裡面充滿了力量。但是我能對付得了這麼多獨眼龍嗎?

這個時候啤酒兄又在做什麼呢?如果他跳出來,跟我合力一起,能不能幹得過鍾老鬼一夥?所以我回頭看了那邊一下。

啤酒兄正從那個牆洞裡面衝出來。他依然是黑豹的形態。他看起來受了傷,渾身帶著血,但這還不夠致命。對於他來說,致命的應該是小三的生死。因為這時我才注意到,竟然還有人在打著小三的主意。那是不知道何時衝過來的何沖。

何沖這小子果然會把握時機,而且也會選擇對象。現在正是亂成一團的時候,他竟然衝過來想要先結果了小三,然後還有兩個等死的異能者等著他撿漏。他顯然比很多人都聰明,他深深知道有鍾老鬼一夥在,而且還有透視眼和二皮臉,他不可能搶得到傳教士的人頭。

他的選擇無疑是最正確的。現在絕大多數人的目光都瞄向了傳教士、透視眼和二皮臉那邊,對於小三和那兩個等死的異能者那裡卻幾乎沒什麼人關注。

但現在我關注了。而且啤酒兄也注意到了。

他顯然很在意小三的生死。而何沖現在已經撲到了小三的上方,離小三也只不過一米左右的高度。何沖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但刀子卻在閃動著寒光。

黑豹的嘴巴大張著,像是要發出一聲怒吼。再怎麼怒吼也沒有用。我們畢竟不會瞬移。根本就無法阻止何沖的行動。

但我依然轉身往何沖衝過去。我只跑了三步,何沖的刀子就已經刺進了小三的胸口。

我注意到小三的眼睛睜大著,這個動作很緩慢。可以看得出來,小三並不厲害,至少在這種狀態之下,在場的人當中,絕大部分人都能夠把他幹掉。

何沖一擊得手,迅速逃離。他逃離的方向果然沒有錯,是向那個從井下衝出來的異能者那裡衝去。

他的速度幾乎跟我不相上下。我要拿下他?開什麼玩笑,根本就不能夠。

所以我停了下來。這種無用功不做也罷。

黑豹的速度比何沖慢一些,他並沒有一味地去追殺何沖,而是來到了小三的身旁,他的形態迅速地作出改變。

他變成了啤酒兄。想要抱起受重傷的小三,我剛想阻止他,因為如果他真的去抱起的話,估計小三真的就一點救都沒有了。

但我說不出話來。

我很著急。也許這個時候我應該把異能收起來,這樣也許就能救小三一命。但我忽然又想,如果啤酒兄真的抱住了小三,又會發生什麼事呢?到時,小三到底是死在何沖的手裡,還是死在啤酒兄的手裡?

既然小三註定都要死,他的異能到底給誰比較好呢?

所以我忍住了。

我既然也追不上何沖,只能任他去。而透視眼和二皮臉已經扭打到了一起。兩個傢伙互不相讓,但看情況二皮臉顯然已經比透視眼更加厲害,轉眼之間,透視眼被打飛而去,二皮臉蹲身,一飛衝天,看樣子要給透視眼最後一擊。

這兩個人都算是我的朋友。

而我現在又能做什麼呢?

我忽然注意到,透視眼的臉好像受傷了,一條條的裂紋。

他的臉怎麼看都只是一個面具。現在這個面具正在裂開。

我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