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6,穿越的許表
小說:| 作者:| 類別:

316,穿越的許表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不知道他說的那句「太黑了」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光從字面上來理解的話,就是眼前太黑了根本就看不見?

不過他好像真的看不見我們,要說就在他的面前就有鍾老鬼等幾人,但他也沒有對他們下手。

鍾老鬼他們迅速後退。這個詭異的自稱是吸血老鬼的老頭讓他感到害怕了。而老頭給我的感覺卻是異常的熟悉。我正在想他到底是誰的時候,誰知道他再次轉頭鑽了進去。

這老頭到底是誰?要說我根本就不認識哪個這麼厲害的老頭埃

不過我趕緊往下爬去。現在鍾老鬼他們哪裡敢靠近?而且為了追上那個老頭,我不得不用盡全力,等我爬到那個洞穴之後,只感到全身都快散架了,幾乎全身都沒有了力氣。洞穴裡面並沒有看到老頭,不過我往前里走去。走出三步之後我才想起應該把異能收起來,要不然可能真的有些撐不住了。

按下了手錶。

地面傳來了轟然聲,洞穴裡面嗡嗡作響,這聲音的回震之中,我幾乎都要吐出一口血來了。

「操,又發生了什麼事?還有多少人追過來?他媽的!當老子真的快要死了嗎?1洞穴裡面傳來了老頭的聲音,他的聲音並不算大,但在轟鳴聲中卻顯得格外清楚。

他到底是誰呢?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傢伙。雖然有點不太可能,因為年紀相差太大了,而且性格也有很大不同。但鬼才知道到底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呢?

「表哥?1我大叫了一聲。

在說完那句話之後老頭就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視野裡面,他的身上竟然還會發出微光,所以我能看到他。

「嗯?你哪位?」他遠遠地看著我。

他現在離我大概有五六米的樣子,我完全不懷疑他能對我一擊必殺。這傢伙實在太詭異了。而且從剛才他的反應來看,他果然正是許表。只不過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他怎麼再次回到了這裡?而且竟然還變成了一個老頭?

我不禁怔怔地看著他。

他也盯著我,忽然說:「小子,我好像見過你。」

竟然叫我「小子」?好吧,至少他現在是一個老頭,而且是獨一份的老頭,真實戰力估計比殭屍兄和二皮臉加起來還更牛。只是他好像出不了地面。

「你真是表哥?我是張良。」

「哦……想起來了,時間太過久遠了,想不到還能遇到你。看來我是真的回來了。」他拍了一個腦袋,然後一步一步往我走來,我倒有點害怕,原本還想後退的,不過想到他實力的恐怖,再怎麼退也沒有用,所以猶豫了一下之後反而向他走過去。

他輕輕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說:「我說怎麼好像見過你,原來是你小子。要說最讓我記住的就是你這雙眼睛,靠,要說到你這雙眼睛,我還認識一個傢伙,也跟你一樣,我還懷疑過他是不是就是你的轉世呢。」

我不禁怔祝因為我根本就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這傢伙也不知道經歷了什麼事情,詭異得完全像是一個穿越者,只是這個世界的過客而已。要不然怎麼他會變成一個老頭的?我記得他出去了外面的世界,而且還在樹妖的身邊消失了。難道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外面的世界就已經過去了五六十年不成?

應該沒有這麼誇張的。至少從周小建的身上並沒有體現得這麼誇張。第一次見到周小建的時候,那時還是上一輪收割,那時周小建是一個小孩子;而第二次見周小建,也只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而已,看起來已經過去了十年左右,要說這麼長的時間我還是感到很誇張的。

但要說自從上一次跟表哥分別,到現在就已經過掉了五六十年,那是打死我也不會相信的。如果真那樣的話,我出去又能怎麼樣呢?

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朋友,這下終於有點放心了,看來我果然是在回家的路上埃」

「回家?」我不禁怔住了。

他點了點頭,「是的,回我自己的家。」

「回家做什麼?」

「等死。」

我再次怔住了。

他拍了拍他身旁的地,示意我坐下。我現在也很想跟他多聊兩句。因為我根本就不清楚他的底細,而且我也不清楚外面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想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這麼多的問題,一時之間我又問不出來,因為我不知道到底先問哪一個才好。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倒是他首先說:「你說這是不是只是一場夢呢?」

「或許吧。」

他聳了聳肩,說道:「我現在倒也知道你是誰了。鬼王嘛。厲害無比的人物,構建了一個小世界。我倒也發展了一下。」

「啊?」我很驚奇。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

「很驚訝吧?不過想一想我怎麼也是吸血老鬼,還有那麼多手下,都稱我為吸血老祖,再說了,我可是一個真正的吸血鬼,雖然是最後的吸血鬼。」

「好吧,問題是你到底去了哪裡呢?發生了什麼事?」

他嘆了一口氣,「其實我去了所謂的新世界。感覺像是在夢中,卻說不出的真實,在那裡遇到了很多妖獸,更重要的是我竟然還看到了那個少年和樹妖。」

「少年?」

「就是那個在家裡養著樹妖的少年。」

「周小建?」

「是的,就是那孫子。反正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真身還是只是一個雕像而已,反正很巨大,剛到那裡的時候可嚇死我了。想一想當時我還年輕呢。然後就發現原來世界已經完全變了,應該是經歷了一場末日了吧,人不是人,動物不是動物的。」

我沉默。反正他說的都不是我能想象到的。穿越了?而且還是穿越到了末日之後的世界?是的,司徒無功也說過,外面的世界可能將會迎來末日。鬼王和魔王就沖在了最前線,不過鬼王已經死掉了。

而他們要我出去做什麼呢?或者他們要復活張良做什麼呢?司徒無功、蒙蒙,這兩個傢伙,看起來都有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復活張良而已。而現在從這個疑似穿越者的許表的口中,我卻得到了一個答案,那就是真的發生了。

「你怎麼進入這個世界的?」這才是我最大的問題。這裡只是一個人為構建的世界而已,而許表作為一個活人,怎麼可能進入呢?能進入這裡的無一都是鬼魂。哪怕蒙蒙要進入,也只能以靈魂狀態。

但許表這傢伙卻完全不同,他竟然是以活人的形態進入的。只不過在這裡,他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在收割日之後,只能在地下活動,而上不了地面。

他抓了抓頭,「時間太過久遠了,倒有些想不起來了呢。當然,也許在你看來只不過才幾天時間而已,但你看看我,上一次遇見你,我還是一個小夥子,而現在我卻變成一個快死的老頭了。我今年都兩百三十五歲了。」

我瞪大著眼睛看著他。

「別不信,誰叫我是吸血鬼呢?當然,吸血鬼也會死的。沒辦法。好吧,我想想。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有一個手下是一個吸血鬼?」

「有。」

「是的,就是那個沒用的吸血鬼把我轉化過來的,他當然是個老外。他來這裡也只不過是為了尋找樹妖和奪取鬼王而已。不過他都失敗了,沒有意外的話,他應該早就死掉了。」

這點我當然也相信,因為在這裡同樣有一個獨眼龍叫做「吸血老鬼」,或許正是因為是那個老外吸血鬼的鬼魂的原因。所以我點了點頭。

「他展開他的行動,我當然也不能閑著,所以我就跟隨在他的身後想見識見識樹妖,那孫子說樹妖那裡有無盡的寶藏,我當然不能放過。」

「你不是找到了?」

「當然,那是之後發生的事情了,而且樹妖根本就不是他告訴我的那樣。那孫子竟然騙我。你說可不可惡?如果再讓我見到他,肯定把他打殘廢。我一路跟著他,就到了a市,不過悲劇也隨之發生了,我他媽的竟然被一條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蛇給吞了。」

我不禁一怔。

他看著我,「再然後,我在蛇肚子里,難道要被他消化掉嗎?所以我就在他的肚子裡面爬。然後莫名其妙的就到了這個小世界裡面,奇怪吧?我也感到奇怪。當時我還不知道這只是一個小世界,我還以為就是真實的世界呢,想一想就感覺像做夢一樣。或許我的整個人生就只是在做夢也說不準。」

原來這小子是在一條蛇的體內,這才進入到這裡的。反正我想象不到到底是什麼蛇把他給吞了。也只能說他的運氣實在太好了。或許他現在只是在一條蛇的肚子裡面發著夢?而他的夢,跟這個虛假的世界重疊了?

誰又知道呢?

如果許表能幫我的話,或許殭屍兄就不再是問題了。或是許表明顯不能衝出地面去,要不然他在這裡就是無敵的存在。

他忽然吐了一口血,臉色更白了幾分,「行了,我要走了,撐不住了,快要死了。」

「你要去哪裡?」

「當然是回去,要死也要死在家裡啊,哪怕只能爬回蛇肚子裡面,也好啊,至少讓我像個人一樣的死亡,不是更好嗎?那群孫子,肚子裡面的那些花花腸子我還不明白?一個個都在等著我死呢,一旦我死了,他們就會把我碎屍萬段了。老子怎麼說也是吸血老鬼,哪會讓他們如願?哪怕真的死了,我也不會讓他們知道的。讓他們一生一世都在思考我到底死了沒有。」

說完之後他站了起來,往前面走去。

我看著他慢慢前行,然後跟了過去。我是不是也能跟著他離開這裡呢?或許那正是我的出路呢?

「你跟著我幹什麼?我只是去等死而已。」表哥顯然並不歡迎我。

「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可干,送你一程也是應該的。」

「好吧,怎麼說我們也算是朋友。我的朋友真的很少的,你算一個,還有一個跟你長著同樣眼睛的老烏龜。」

「老烏龜?」

「嘿嘿,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