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7,缺失的靈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317,缺失的靈魂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老表哥現在手上並沒有挖斧,現在他好像只是在走著回頭路而已,而且地下也都有通道。他的記憶力看起來出現了一些混亂,偶爾還走錯了路,只能回頭,換一個方向。

地面偶爾有震動。他還回頭說了一聲:「看起來這裡相當混亂。」

「誰說不是呢,大家都在互相殺來殺去的。」

「那你們怎麼才能走出這裡呢?」

「好像是殺到最後一個吧。」反正我也沒有細說。說太多看來他也有些理解不了。

他說道:「真殘酷的小世界。更加可怕的是,這個小世界還是在一個人的體內。怎麼說,那個人都是你。」

我沒有說話。

如果說那個人是我,我當然也不可能不承認的。許表當然看得出來。他不是一般人,他可是一個正宗的吸血鬼。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肚子倒有點餓起來,不過我沒有說話。這時已經感覺不到地面的震動了。也許他們已經消停了,或者我們已經走出了省城的範圍。我們到了哪裡呢?誰又知道呢?

忽然許苯頭了。」

果然到頭了。從他身上發出的微光可以看得出來,這裡果然就是盡頭。那麼我們又怎麼往前而去呢?

他沉默著,好像在思考著什麼,然後轉頭看看四面,最後兩手往一個方向挖去。他的手變成了爪子,看起來鋒利無比。也許這就是他作為吸血鬼的能力。

他挖的新地道並沒有遺石產生,好像被他挖下來就憑空消失了一般。他這樣一路往前挖去,速度當然也比剛才下降了很多。

「還要挖多久?」我不禁問他。

「不算太遠了。」

他挖的方向是斜往下,也不知道到底要深入多少。不過我忽然有一種明悟,也許他挖的方向跟以前那個礦山上的瘋狂女人拉我進去的那個空間是同一個吧?

我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後,反正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果然不必太久。前面竟然有些微亮傳過來。他不禁發出了一聲歡呼,不過馬上就又再次吐出了一口血。

「不行了不行了,他媽的,真的快要死了。」他呸了一口。

這小子倒也算有趣,經歷過這麼多詭異的事情之後,依然還保持著這樣的心情。而且可以看得出來,他的身體狀況真的很不樂觀,也許他真的快要死了。

他回來,真的就只是等死嗎?這種想法還真的讓我難以理解。

或許這就是他堅持的原則吧,死也要死在家裡?

但是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真的就能回到家嗎?

我們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這地方我好像以前也來過。發出微光的並不是一盞燈,而是一條蛇。那條蛇正是我以前見過的那條大白蛇。趙半仙曾經說那條蛇正是鬼王的化身,而且它倒在那裡,那時看起來就像是要死掉了。

但現在它在發著微光,倒下的姿勢也跟以前一樣。我不禁怔住了一下。而許表卻發出了一聲歡呼聲,「終於到了1

「你,就是被這條蛇吞掉了?」

「是埃奇怪吧?它竟然在這裡。以前沒見過吧?」

「見過。」

「咦,你竟然見過它?那就再好也沒有了。」

他當先走向了這條巨大的白蛇,來到了蛇頭前,我們在它面前看起來是如此的渺校他忽然笑了,說:「老傢伙,我回來啦。」

白蛇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起來它果然還沒有死絕。我不禁後退了一步。但是它並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告訴我怎麼離開這鬼地方,讓我回家。」許表大聲說。

白蛇沒有動靜,而是閉上了眼睛。

「他媽的,你倒是說話啊?別以為你是蛇就可以不說話。要不你張開嘴巴讓我進去?」

白蛇依然一動不動。

我怔怔地看著他們。

許表沒有辦法,他試著要爬到白蛇的頭上,但是他做不到,他只跳了一下就摔倒在地,再次吐出了一口血,身體還在顫抖著。

他果然快要死了。

「算了,我們走後門吧。」

還可以走後門嗎?而後門又是什麼呢?這小子是瘋了吧?

他沿著白蛇的身體往前走,我咬了咬牙,跟上了他。

「別亂想,其實我當時也是從後門才走進這裡的。肯定是這傢伙搞的鬼,要不然在我的身上怎麼可能發生這些見鬼的事情。」

這條白蛇極長,走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鐘,然後我就注意到蛇身在這裡竟出現了一個斷口,後半截依然在前面,而這個斷口怎麼看起來都有點像是一個地道。

並沒有血液流出,也許血早就流幹了。

他往斷口爬上去,我不得不幫了他一把,把他頂上了去。然後我這才爬上。這裡果然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地道。

「也許,終於要跟這個見鬼的世界說再見了。」

「問題是,現在我們現在只是鑽進了這蛇肚子而已。」我不禁打擊他。

「誰知道呢,也許當我們從這裡往他的嘴巴走去,只要走出了他的嘴巴或者鼻孔,我們就離開了呢?」

難道這裡是一個時空通道不成?

但他的身體果然撐不住了,在這蛇肚子裡面還沒有前進十米左右,他就摔倒在了地上,身體不住地顫抖著,而我卻感覺到驚訝起來,因為越走,我就感覺我的身體越輕,到現在這個時候,在我的感覺裡面,我好像已經進入了外面的世界,因為眼前好像在明亮起來,更加可怕的是,我竟然變成了半透明的。

「你果然是一個鬼魂埃」他回頭對我說了一聲。

只不過他卻爬不起來了。掙扎了幾下,終於靠著內壁坐了起來,他喘著粗氣。

我想拉他一把,但這個時候我卻拉不動他。他的身體如山一般重。

「別費力了,你只是一個鬼魂而已,而我,卻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或者說吸血鬼,你根本就沒有能力拉動我的。」

我沉默住了。

他靠在那裡,嘆了一口氣,「看來這裡就是我的墳墓了,死在這裡也好,反正以前也被他吞掉了,如果沒有意外,我應該早就應該死在這裡的吧?說起來也可笑,如果是在別的地方遇到你這樣的鬼魂,我可以一口就吞掉你的。」

「是嗎?」

「當然,我可是吸血老鬼,哪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只不過現在如果我吞掉你,也沒什麼作用,你也太弱小了一點。」

雖然感覺輕飄飄的,不過我依然坐在了他的身旁,「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在這裡等死而已。要不然把我的靈魂給你?其實也是可以的,至少可以增加你的力量嘛,那樣的話,你也許就能走出這裡了。出去不就是你的願望嗎?」

「你都出不去,我怎麼能出去呢?」

「或許可以呢?為什麼不試一試?」他好像忽然來了精神,大聲說,「為什麼不試試呢?或許你真的可以出去的。」

他忽然緊緊握住了我的右手。在現在這種狀況下,我完全沒有反抗的力量。他的手力量極大,而且我感覺到身體似乎被他體內一股力量拉扯著,往他的身體裡面吸去。

我大驚失色。而更讓我感到恐懼的是,我身上的武器全都沒有了。不要說匕首,連一直戴在手上的手錶都也不再存在。

我怎麼對抗他?

沒有辦法。

還好的就是這股拉扯的力量很快就消失,反而有一股力量往我的身體裡面流來。我頓時感覺到身體似乎也沉重了一些,有些往實體的方向轉變著。

他笑著說:「反正留著也沒有什麼用,這裡可是會消耗靈魂的,我只是來這裡等死而已。至於能不能走得出去,就看你自己的了,往前一直走,也許你也能走到新世界去。」

真的就這麼一直走就可以走出去嗎?我說不出話來。

他放開了我。現在的我就像剛走進時那樣,身體再次變成了實體。我看著他,不知道說什麼。

他卻笑著看著我,然後點點頭,「快點,要不然你這個小鬼可能很快就會死掉的。」

我咬咬牙,對他點了一下頭,然後大步往前走去,走出幾步,回頭一看,他依然微笑著轉頭看著我,只是他的笑容已經有些僵硬了,身上的微光也在緩緩地變淡。

也許還沒有等我走出去,他就已經死在了這裡。

他毫無疑問曾經當過老大的,只是他肯定也不能完全服眾,要不然他怎麼會選擇回家呢?

我對他揮了揮手。現在的我,又要通往哪裡呢?也許是周小建的那個世界,也許是另外一個對於我來說全新的、未知的世界。而我又將會面臨著什麼呢?也許我根本就走不出這裡,會在這裡被消化掉,然後消失在這個世界;也行在被消化之後我會出現在一個別的地方,再次復活,面對著異能者們的收割。

我沒有再次回頭。身體輕飄飄的感覺再次出現,我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我開始奮力奔跑起來。這個通道很大,因為這條蛇實在太過巨大了。

一直往前走去,直到我的身體再次變成了半透明,我幾乎感覺不到雙手的存在,但我看到了兩扇天窗。我忽然明白了過來,那也許正是這條蛇的兩個鼻孔而已。我從那裡出去,到底是走出了這個世界呢,還是只是走出了這條蛇的身體?

我不知道。但在這個時候我還是選擇相信許表的判斷。他既然已經把靈魂的大部分都交給了我,我沒有理由再去懷疑他。他既然死都要回家,我再加沒有理由去懷疑他。

不要說雙手,我幾乎都已經感覺不到雙腿的存在了。但我沒有往身上看過去,我的身體飄向那兩個天窗。

天窗越來越亮,也越來越大,我好像看到有人影就在面前,我好像看到了另一個我正戴著一副眼鏡,表情有些不自然;我好像看到了司徒無功,我好像看到了黑手,我好像看到了公雞和老鼠他們。

我穿窗而出,身體懸空著,感覺從來沒有這麼自由。四周是完全明亮的,看起來只是白而已。天空懸挂著一輪明月。而在我的身前,站著兩個人,光從背影就可以看得出來,一個是老鼠一個是老虎。而當我轉身回頭時,卻看到那條白蛇。它似乎是不存在的。

這裡好像是一山谷。

我正想打量四周,不過這時我感覺到身體不能動了。好像有一隻手把我抓在手裡,而且我的身體正在縮小著。

「一個小鬼?好奇怪,這裡從來都沒有見過鬼魂的,怎麼還有小鬼出現呢?這裡不是樹妖的地盤嗎?」一個聲音響起。這聲音我當然記得,那是公雞。

只是我現在說不出話來。

「別弄死他,怎麼看都覺得他像傻子。」旁邊響起了猴子的聲音。

「是哩,我還以為是我的錯覺呢。你們覺得呢?他會不會就是張良缺失的那部分靈魂?」公雞說道。

「我缺失的靈魂?」戴著眼鏡的張良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的身體現在變得非常小,而他們在我的眼前看起來是如此巨大。而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呢?張良不是早就死了嗎?而且身體像一具死屍一樣先是冰凍在玄冰裡面,後來又被移到了一個床上面。而現在,老鼠他們竟然就跟張良在一起,而且更可怕的是,在遠處我還看到了司徒無功,他正冷著臉看著我們這邊,嘿嘿冷笑道:「缺失的靈魂?張良,別給自己找借口了,我老早就有機會幹掉你,只所以沒有動手,只是因為看在我們家族長久以來的交情上面,還有,至少我們也不能窩裡斗,是不是?你跟幾個法師走在一起,是什麼意思?1

老鼠皺著眉頭說道:「別理他,他就是一個瘋子,他媽的,還殺了我們的蛇王。這個仇肯定是要報的。張良,絕對沒有錯,這就是你的一部分靈魂,只要吸收了他,別說一個司徒他媽的無功了,哪怕就是司徒他媽的無功的老爹你都可以幹得掉1

張良看看老鼠,問:「可是,我怎麼感覺他就跟我一樣似的?」

老鼠說道:「根本就是你嘛,你缺失的靈魂,不像你像誰?不過,現在的問題是,他肯定也有他自己的個性,還有就是有他自己的經歷,如果你跟他整合了,那你的性格還是會發生一點點改變的,不知道你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動彈不得,也叫喊不出來。這他媽的是幾個意思?難道我真的跟許表一樣,也穿越了,回到了張良死亡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