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19,鎮壓(2)
小說:| 作者:| 類別:

319,鎮壓(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眼前完全看不到光。我的意志力也在慢慢地消退著。我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因為在這裡根本就沒有任何時間的概念。

很多事情都在慢慢淡忘著。這裡不僅僅在鎮壓著我的身體,更重要的是,我明白,我只是一個鬼魂而已,我的靈魂正在一點點被消磨掉。

原先剛進入張良的體內吸走他的靈魂力量,也在慢慢地被他消化掉。而這裡面,也有著我的記憶和人格。他們都慢慢地消失掉了。那些東西我想以張良那種性格,是絕對不會去碰的。

有的時候我甚至想,也許我就是他,因為我的性格不正是這樣嗎?但有的時候我又想,怎麼可能會同時出現兩個自己呢?也許也因為有吸血鬼許表的靈魂的原因,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認同我的。

而有關於許表的記憶,也在慢慢的消失著。有的時候我在想,許表是誰?李紫又是誰?

鬼才知道他們是誰呢。

刀疤兄又是誰?二皮臉是誰?我感覺到從所未有的虛弱。

記憶被無處不在的黑暗所吞噬。我也從來沒有感覺到這麼虛弱。也軒謂的黑暗的靈魂,就潛伏在我的內心深處。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連自己到底是誰都會忘掉。

或許時間過得很快,或許時間過得很慢。或許時間完全已經沒有了概念。

而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周圍出現了光亮。在光亮中,身邊好像圍著很多人,他們一個個都只有一隻眼睛。我不知道他們從哪裡來。我甚至想不起我為什麼會在這裡,而且身體也不能動彈。

那些獨眼的傢伙好像在睡覺,但他們都睜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起來又像是一具死屍。在這無盡的鎮壓中,既然有了些微的清醒,我自然無聊起來,所以我一個一個數過去,發現竟然有一百個左右。

這些人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反正我想不起來。

但是在某個時間點,他們全都消失了,這裡再次變成了黑暗。我倒希望他們能早點回來,因為他們在的話,至少這裡是明亮的。果然,過不多久,這裡就再次明亮了起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很多的獨眼龍傢伙。他們有些是老面孔,有些是新面孔。

「這是什麼地方?」有人問。

一個老面孔說道:「我們是守護者。」他是一個高大的男人,臉上有著很多刀疤。

我忽然感覺我好像見過他。只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到底在什麼時候見過。

「守護者?又有什麼用?經歷了那麼多殘酷的事情之後,我們又在守護著什麼?」另一個獨眼的傢伙說道。

刀疤說道:「其實大家也都明白了,這裡並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經歷這些事情的。而以後還會再次出現的。死掉的人,還會回來。我們這最後一百個人,要守護的就是這個世界繼續存在下去,我們的敵人就是眼前的這個黑暗的傢伙。」

「他是誰?」有人問。

另一個說:「我想起來了,他是張良的黑暗面?」

還有一個傢伙說:「一個連張良自己都害怕的黑暗靈魂?」

張良是誰?我好像還記得。好像就是他把我關在這裡,讓我受這些折檸好像要把我吞噬掉。

說實話,那是一個可惡的人。我跟他有仇嗎?我不記得。但毫無疑問的是,正是他把我弄到這步田地的,要不然我怎麼不記得其他的事情,倒還把他記得一清二楚?我記得他長的模樣。

而且我忽然還想到一句話:我吸血老鬼害怕誰來?

難道我叫吸血老鬼嗎?

我動彈不得,也說不出話來。

但是我可以聽。聽他們說話。

「是的,」那個刀疤沉聲說道,「我們還活著,或者說我們根本早就死了。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這個黑暗的靈魂真的復活了,那麼真的就將會是我們的末日了,他不僅可以把我們現在這個世界毀掉,更加可怕的是,他一旦真的掌握了張良的身體,那麼就是世界末日了。」

說起來真的很可笑,把我說得完全是一個大壞蛋。說不准我真的是一個大壞蛋。聽聽這名字,吸血老鬼,怎麼聽都不像是一個好人。

「鬼王嗎?」一個傢伙問。

一個看起來像是軍人而且長得很高大的獨眼的傢伙說:「或許正是鬼王也說不準。當然,也有可能更加是鬼王的陰暗面。」

那個刀疤說:「行了,大家都別吵了,余帥,那麼,就開始吧。」

這些傢伙簡直不是人。我還在想他們開始幹什麼,他們就真的開始了,他們要開始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把剛剛有些清醒的我,再次鎮壓下去,不僅僅只是鎮壓這麼簡單,更加可怕的是,他們還真的動了刀子。

砍下來的並不是血肉,而是一縷縷靈魂,他們的實力很強。或許真的跟他們所說一樣,這裡只剩下了他們這一百個人左右,所以他們單個的力量都是非常強大的。雖然很強大,但他們對我造成的傷害也並不算太高。但我依然感覺到了力量的流失。

一個傢伙說道:「原來收割日真正收割的,並不是我們,而是他。」

收割日又是什麼?我不明白。

那個叫余帥的傢伙說道:「是的,我們之前經歷的只是前半段而已,選出了最強的一百個人,然後對他進行收割而已。」

「只是要收割他什麼東西呢?」

「把他的記憶全部都清除,凈化成一個純凈的靈魂。」

「然後張良就可以復活了?」

刀疤點頭。

那個余帥說:「哪怕不能復活,我們也不能讓一個這麼黑暗的傢伙復活吧?」

我真的是一個黑暗的大壞蛋嗎?我真的記不起來了。或許他們說的真的有道理。我真的是一個大壞蛋。我只能咬牙忍著。哪怕我用盡全力也喊不出來,因為我發現一件非常得大的事情,那就是不僅我的身上纏著鎖鏈,連喉嚨都被穿透了。

我只是一個可悲的鬼魂而已,在這裡受著無盡的折磨。

這一輪折磨很殘酷,但時間或許真的過得很快。他們最終也消失了。而等待著我的又是什麼呢?

我感覺到了搖晃。我彷彿是身在地底深處。我感覺到眼前又亮了起來。這次只有一個人。他是一個年輕人。

只不過光看到他的模樣就讓我有些疑惑,因為好像也見過他一般。

「你到底是誰呢?真奇怪的感覺。」他聳了聳肩頭,「說你是張良,又不完全是,因為在你的身上還有吸血鬼的氣息。但我知道,最後一個吸血鬼已經被我殺死,並沒有靈魂逃出。但如果說你不是張良的話,那肯定也不可能;鬼王?怎麼可能?鬼王已經去了無盡虛空之處。難道你是張良身體內部分裂出來的一部分黑暗的靈魂?是咧,這樣才有可能他把你鎮壓在這裡。」

我狠狠地盯著他,試圖想起他到底是誰。但我想不起來。

「不認得我?所以說你並不是張良。因為張良不可能不認識我的。我是司徒無功。不過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看你的模樣好像意志力蠻強的。哦對了,我只是一個外面進來的,張良既然已經死了,他的身體和身份自然還有用處的,既然鬼王跟張良本就是同一人,張良不敢要,我為什麼不能成為張良呢?」

司徒無功又是誰?反正想不起來。這傢伙好像要得到這具身體,說起來真的很怪異。而且更加怪異的是,他雖然說得那麼輕鬆,但他好像依然很害怕我一樣,竟然又在我的身上加了鎖鏈。

「可不能讓你跑了,那麼多人都消滅不了你,還真是一個可怕的靈魂。」

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從容地轉身離去。

這個司徒無功好像引起了很大的反應,因為從他出現在我面前之後就開始地動山搖起來。這裡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空間?

沒有人告訴我,我也無從知曉。

新的一百個左右的獨眼的傢伙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這一次裡面依然有很多新面孔。而我最在意的就是其中的一個叫做司徒的。他雖然看起來跟司徒無功不像,但我知道,那就是他。

那個司徒在眾多的獨眼的傢伙裡面看起來並不顯眼。但我一直緊緊盯著他。

他們再次開始了他們的工作,那就是削弱我,讓我永不超生。他們完全不像人,而像怪物。我的身體變得很虛弱,精神也非常不好,而且更讓我感到沮喪的是,我的記憶好像變成了空白。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到底是怎麼樣的,我有沒有朋友,我有沒有親人。我原本叫什麼名字。

我所能知道的,也許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記得一個傢伙叫做張良,在他的身邊還有十幾個古怪的人。正是他們要把我活生生的吞掉,然後消化。

有的時候我不禁想:難道我遇到的是一群吃人的魔鬼嗎?他們都要吃掉我嗎?而那群吃人的魔鬼,外形卻跟人長得一模一樣。

我會讓他們得逞嗎?

我是不會讓他們吃掉的。

等這些獨眼的傢伙再次消失之後,我再次鬆懈下來。黑暗之中好像有人在靠近,那是一張同樣感覺很熟悉的臉,他靜靜地出現在我面前,沒有說話,一直保持著沉默。

「我該叫你什麼呢?」他忽然開口了。

我說不出話來。我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誰。

「你跟外面的那個傢伙,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張良呢?」

我不禁怔祝

「或許你們誰都不是?不過既然我那兄弟選擇把你鎮壓在這裡,那麼你就是黑暗的那一個了?」

我不知道外面的什麼傢伙。

然後他就走了。從始至終連他的名字都沒有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