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0,轉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320,轉機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自從那人出現之後,好像整個世界都變了。我雖然沒有親眼見到,但總能感覺得出來。因為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出現過獨眼的傢伙在我的身邊。他們好像把我忘記了。當然,我寧願相信是因為新來的幾個傢伙的出現,把本來的程序徹底打亂了。

特別是那個叫司徒無功的傢伙還有那個沒有告訴我名字的傢伙。

很明顯他們都有著各自的秘密和目的。而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誰知道呢。

第二次見到司徒無功時,他顯得有些沮喪,「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呢?外面一個,這裡一個,真的很難選擇。看起來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不過還好,我還有備選計劃。也許在不久之後,你就能脫困而出了,到時的你,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只是盯著他。看得出來他也有些累了。

然後他就走了。

我再也沒有見過他。我當然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因為記憶裡面一片空白。在這裡困著,壓力實在太大了。

不過轉機還是出現了。那是一種莫名的奇妙的感覺。因為偶爾我竟然能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只不過是偶爾出現這種情況。在出現那種情況的時候,我的眼前似乎會出現一張錶盤,上面的指針瘋狂地旋轉著。那表示的應該就是時間在飛快地流逝著。這對於我來講當然是好事,總比無所是事要強得多。而且在這時間飛快流逝的過程中,我的力量竟然能恢復一些。

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

我只是在等待著。體內有一股吸血的衝動在蠢蠢欲動。我感覺到很餓。我在想我或許就是一個吸血鬼。這點讓我有點害怕。有的時候這股衝動還會沖昏了我的頭腦,讓我會陷入一種瘋狂的狀態裡面。

我只記得我應該是一個大壞蛋,要不然不會身處這種境地的。試想,如果我不是壞蛋,怎麼可能會被人關起來呢?這是一個囚籠。但是在這囚籠之外又有什麼呢?

我不知道。那些可惡的傢伙在進行著一場收割的儀式,目的就是要收割掉我,讓我消失在這世界裡面。

真正的轉機是也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忽然震動起來。似乎整個世界都震動了。而且我身上的鎖鏈竟然連帶著鬆動了。我終於能恢復一些自由了。只不過我似乎走不出這個鬼地方。因為這裡四面都是巨大的好像圓石一樣的東西堵著。但我並不是很擔心,因為我所在的地方好像在走動著。

奇怪的是我竟然還聽到了心跳聲。一聲一聲就從我的四面八方傳來,好像像我似乎是在一個心臟裡面一般。

「你誰?」忽然有人問。這聲音好像來自一個很遙遠的地方。

我聽到了呼呼的喘氣聲,這聽起來就是這心臟的主人發出來的。

「說不出話來了嗎?好,正好我們缺人手。他媽的,幹掉張良那混蛋。」那傢伙再次說。

幹掉張良那混蛋?張良?聽起來很耳熟。然後我就反應過來了,那是暫時為止我僅有的記憶而已。似乎正是他讓我落到這步田地的。幹掉他嗎?怎麼幹得掉呢?他那麼厲害。

那傢伙再次說:「看你的樣子也知道你應該也跟我一樣,以前都干過所謂的守護者吧?他媽的,我們都被騙了。現在我們什麼能力都沒有,只能任別人殺,憑什麼?所以我們要終結掉這一切1

守護者?好像也有一點印象。他們似乎就是要對付我的。還有收割嗎?

再次傳來呼呼的喘氣聲。

「看你的樣子,被埋在地裡面了?現在正打起來了。正是我們的好機會,而且肯定還有很多人跟我們同樣的心思的。其實不必說,你我都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來,幫把手。」

這心臟的主人再次開始移動。我靜靜地在等待著機會。看來這次我真的有希望衝出去了。

我不禁激動起來。幹掉了張良,這一切就能夠終結了!

而我將要面對什麼呢?

我不知道。

「你小子不會是殭屍吧?不過放心,我是不會對你怎麼樣的。畢竟在這裡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記住,等下我就拉,那就使勁往裡面拉。」

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但是聽起來好像是在干大事。這小子很厲害不成?要不然怎麼敢去打張良的主意呢?

「別這麼看我,我們現在就是要幹掉張良那混蛋。就看我們有沒有機會了。那小子現在正站在上面,如果我們運氣好,他就會掉下來,我們剛好就可以接住他,然後,嘿嘿,就把他幹掉。至於說為什麼不讓他掉下去摔死?開什麼玩笑,摔得死他嗎?況且下面還有那麼多人,肯定有人會救他的。」

聽起來他這個計劃運氣所佔的成份比較大。

不過我現在是無能為力的。因為我怎麼都感覺到我應該是在一個人的心臟裡面。我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也許是那聲震動?或許,我本身就只是在一個人的體內?

難道一直以來,我就只是被困在這傢伙的心臟裡面嗎?不過以前我是沒有聽見過心跳聲的。連我自己的心跳都沒有聽到過。

身上依然纏著幾條鎖鏈,如果我現在還有七八分力氣的話,可能就應該能衝出去了。但我現在很虛弱,身上根本就沒什麼力量。

我是一個大壞蛋,既然現在有人要幫我幹掉張良,我會毫不猶豫地也幫他一把手。當然,現在我使不出力來。

正這時,我聽到剛才那傢伙興奮的叫聲:「接住啦1

接住了?接住什麼了?

然後就傳來了驚呼聲。好像很快,又好像並不算太快。那打鬥聲來得非常遙遠,那傢伙再次說:「這婆娘來得好凶1

有一個女人殺過來了?看來是張良的朋友。那傢伙那麼興奮,肯定是在說接住張良了,然後就可以幹掉他;只不過現在出現了一個女人,要把張良救走?

我看不到,而且聽到的聲音也很小,好像來自非常遙遠的地方。所以我也想象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然後好像響起了槍聲。

再然後我所在的空間翻滾起來,好像變成了一個滾筒洗衣機。我不明所以。但能感覺到的是,心臟的跳動越來越快,好像在作激烈的掙扎。

沒有那些來自遙遠的聲音。

而且很快,這種心臟的跳動越來越慢。我似乎看到了一隻巨大的手從我的面前穿過去。

這是一隻巨大的女人的手,看起來很光滑,只不過帶著血。

我怔住了。

但我馬上就高興起來。因為這隻手不僅僅把困住我的這個空間破壞掉了,而且連帶著我身上的鎖鏈也一根根碎裂,消失了。

外面的全是巨人嗎?那我該怎麼辦呢?

這個困住我的地方流出了很多液體,看來要把我淹沒掉。這些液體變成了江河一般,把我衝出去。這液體讓我體內消失的力量再次回復了一些。因為我聞得出來,這是血。

我很討厭這種感覺。但是我必須得強大起來,而且餓著肚子的感覺一點也不妙。

我張大著嘴巴一口一口瘋狂地吸食著。但我是如此的渺小,在這血液的江河裡面,就像只是一個細菌而已,根本就吸收不過來。

但已經吸食的血液也足夠讓我的肚子有了吃飽了的滿足感。我好像在一條通道裡面,被這血液不住地衝擊著,不知道要把我衝到哪裡去。也許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見鬼的地道,而應該是這個巨人的血管。

似乎整個世界再次震動了。原本這血液的衝擊力已經很小,根本就衝擊不動我,但是隨著這震動,我的身體再次往上衝去。感覺裡面好像是這個巨人的身體倒了下去,所以我是因為勢能和慣性這才再能往上衝擊一段距離的。

眼前是一個黑暗的空間。也許這裡就是這巨人的腦袋裡面。但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外面全都是巨人的話,我哪怕走得出去,也只不過是一個死而已。

看來張良果然做到了,把我變成了一個細菌一般渺小的東西,而他在我的面前,卻變成了巨人一般的存在。

不過如果不走出去的話,我留在這裡幹什麼呢?

我試圖往前走去。眼前完全是黑暗的。眼前的黑暗,到底是因為這裡本身就是黑的,還是因為我沒有睜開眼睛呢?

然後我的眼前明亮起來。我並不是在一個黑暗的小空間裡面,而像是撲倒在地面上;我的眼前有一顆一顆巨大的顆粒,這些顆粒慢慢地隨著我眼睛的焦距而變小著,最後變成了一顆一顆的水泥的微小顆粒。是的,我是在地面上。而且我注意到,在我的身邊還流著很多血。我沒有感覺到心臟的跳動。

難道我是一個死人?

或者根本上說,我佔了剛才那心臟主人的身體不成?

耳邊也有了聲音。那是呼呼的風聲和打鬥聲。

我的眼前有三個人。一個女人兩個男人。

那個女人穿著一雙紫色的鞋子,看起來很怪異,但她的手段卻很高明,看起來像是武林高手;兩個男人中,一個傢伙是獨眼龍,還有一個傢伙戴著副眼鏡,看起來文文靜靜的。

我不知道眼前這三個傢伙到底是誰。但我知道,他們中應該有一個就是張良。

張良會是那個戴著眼鏡看起來沒什麼用的傢伙嗎?

想一想應該不太可能。那麼會是那個獨眼的傢伙嗎?想一想更加不可能,因為張良應該不是獨眼的吧?

難道他是眼前的這個美女不成?

又或者說真是那個戴著眼鏡的傢伙?

但不管怎麼樣,雖然他們在對打,但關係肯定很複雜的。我只知道,這幾人都沒有一個對於我來說有好處的。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的。所以,如果我有能力的話,都要幹掉他們。

因為,不管以前我是不是一個好人,現在的我,都只是一個大壞蛋而已。既然他們進行著收割的儀式只是要對付我,我為什麼不對付他們?

而悄悄轉頭,我還能看到一邊角落裡面倒著的另一個傢伙。也許那個傢伙就是剛才說話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