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1,化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321,化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那個女人正跟那個獨眼的傢伙搶著人。紫you閣om被他們搶的正是那個戴著眼鏡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什麼用的傢伙。那傢伙全身都在網兜裡面纏著。果然沒什麼用啊,這個時候還轉頭四看著。

這時我想起了那傢伙的那句話:「接住啦1

或許要接的就是眼前這個沒什麼用的傢伙?

難道他真是張良不成?

這時兩人翻翻滾滾,那個沒什麼用的傢伙因為他們兩個人的作用,而往窗外飛去,暫時也看不出這裡到底是幾樓,也不知道他會不會被摔死。不過我已經感覺到了,外面有很多人,那些人裡面,有些傢伙的氣息很熟悉。

是的,這些人都是一些可悲又可惡的傢伙。因為他們當中原本就有很多都是折磨我的人。不管他們現在到底是不是互相在打打殺殺,而最終的目的,或許就只是鎮壓我而已。

哪怕眼前的這兩個正在互相打殺的女人和男人也不能例外。雖然我想不起這個女人到底是誰,是不是真的見過;但我感覺到我應該真的見過她,因為在腦海中似乎有那麼一絲絲觸動。也許正是她把現在我佔有身體的這個傢伙給滅殺掉了;那麼說她顯然是一個好人?

好人?她是好人又跟我有什麼關係呢?問題是我並不是一個好人,要不然我怎麼落到現在這田地的呢?

或者說對於我來說他們根本都不是好人。這裡根本就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這裡存在的目的或許正是針對我的。

這時那個獨眼的傢伙好像有點招架不住,而且女人也往我這邊退來。我感覺到了力量,體內一股吸血的衝動在駕馭著我,讓我的頭腦有些不清醒起來。我看到的好像是她體內那奔涌的鮮血。

這股衝動化成了力量,我都有點不明白我是怎麼站起來的,然後往那個背影撲過去。一拳擊出。這一拳幾乎用盡了我的力量。我以為我會為此而倒地。但是萬萬想不到的是,體內竟然又生出了一股力量。同時我的臉上傳來了碎裂聲。

我的臉上好像戴著一張面具。

我並沒有倒下去。倒是眼前的這個女人慘叫一聲吐著血飛了出去。

我很滿意這一拳的力量。

同時我也很中意那些飛出來的鮮血。體內的衝動正在駕馭著我,我的理智在這一刻變得非常微弱。我感覺我應該是一個吸血的惡魔。

要不然他們怎麼可能這麼害怕我呢?

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鎮壓我呢?要不然我的體內怎麼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呼喚著鮮血呢?

那三個傢伙都已經飛出了窗外。他們似乎對那個在網裡面的傢伙比較看重。或許他們只是暫時沒有認出我來而已。我到底長什麼樣?我已經記不清了。臉上這面具或許正是我現在的護身符。

我想過去看看他們到底掉下去了沒有。只不過這時身後傳來了門的響聲。

這裡是一個小房間,房間裡面早就被打得破破爛爛的。牆角的那個死人看起來是頭上中了一槍,死得也不算太慘。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就是剛才發出聲音的那傢伙。

門響之後,就是一個傢伙沖了進來,他手裡拿著刀子。

「人呢?1他大聲叫道。

人?找誰呢?不過可以肯定的不是來找我的。我想問他們幾句話。但現在我發現竟然問不出來。想說的話全都卡在了喉嚨裡面。這是什麼原因?或許是因為我原本根本就不是這具身體主人的原因吧。我算是什麼呢?或許是一個渴望著吸血的鬼魂。

他跑向我,看樣子是要往窗外看去,在他的身後又出現了幾個人。我忽然把手伸向他,他發出了慘叫聲。沒有想到我的力量竟然如此大,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後我就一口咬了下去。

很奇怪的感覺。因為這小子的血液很燙。滾燙的鮮血直接從我的嘴巴裡面通往了胃裡,這種溫度讓我的心臟跳動了起來。

砰,砰,砰。一聲一聲很慢但很有節奏。我感覺我應該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人。或者說在這個時候我感覺我真正變成了一個吸血的惡魔。這些傢伙看起來都只是我的食物而已,而且還是那麼的弱小,剛才的那個女人倒是算比較強大的,竟然被我剛才那一拳沒有弄死。既然那麼強大,她的血液是不是更加香甜呢?

誰知道?除非我現在把她抓過來弄死吸干。

「你是什麼人?!你幹什麼?」剛衝進來的幾個傢伙好像嚇傻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人。因為我的記憶早就被你們這些可惡的傢伙砍掉了。我只記得一個人,那就是張良。

我沒有回答他們,嘴巴裡面再也吸不出新鮮的血液。手裡的這個可憐的傢伙顯然已經被吸幹了。我感覺到身上的傷口正在快速地復原著。體內的力量正在快速地恢復著。窗外那大好的太陽,似乎也正在對我微笑著。

我把手裡的這個可憐的傢伙扔了出去。他的身體從窗口飛出去,落往何處我不清楚。

剛剛衝進來的那幾個傢伙顯然對我是有敵意的,而且他們顯然也有些害怕。有一個還好,竟然有勇氣向我衝過來。他的動作倒也挺可笑的,因為太慢了。我一伸手就把他提在手裡。這傢伙我好像見過,應該就是出現過一次的一個獨眼龍。但他現在並不是獨眼的。他的眼睛顯示他很害怕。

我沒有理會他對於生命的不甘或者對於我的恐懼。既然吸幹了他我能得到力量,而且他還折磨過我,那麼我當然不會放過他的。

我發現我的牙齒好像長長了一些,順利地刺入了他的皮膚裡面,然後就是一股滾燙的熱血衝進了我的嘴巴裡面。這比任何事情都要美妙。

而這時,我聽到了風聲。是剛才與那個女人對打在一起的獨眼的傢伙,他竟然在這個時候對我要加以殺手了。他果然是我的敵人。我隨手扔下了手裡的這個可憐的傢伙,然後轉身,一腳踢了過去。

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強大的力量,似乎背後還有一對翅膀一般。我踢出去的那一腳竟然還帶著勁風,呼的一聲,跟獨眼龍擊在了一起。

那傢伙顯然也是一個厲害的角色,至少比剛才我滅掉的那兩個傢伙要厲害多了。這一腳踢過去,他豎臂擋住了,不過他也哼了一聲。他的手臂倒也算硬的。

當然我是指他的骨頭硬。

「你到底是什麼怪物?」他還問了一句。

不過我不會再給他機會。我現在好像變成了一個武林高手,我有能力幹掉他。因為我的力量不僅大,而且身體還很靈活。

翻身,右手在地上一撐,兩腿旋風一般踢出去,他被踢得不住後退,而且臉還變成了紅色的,看起來充了不少血。我沒有停頓,身體順勢而起,一拳擊出。

這一拳把他打飛了出去,他的身體飛出了窗口,往外面落去,在空中他就吐出了一口鮮血。

我想追出去,只不過這時我注意到那幾個從門那邊衝進來的傢伙好像正在掏槍。

也許槍能對我造成很大的傷害。

所以我快速地衝過去,抓起一個,一口咬下;另外一腳踢翻了一個。那個被踢翻的還沒有爬起來,我就把手裡抓著的這個傢伙扔了出去,然後一步踏前,再抓一個,一口咬下。

這幾個可悲的傢伙全都被我扔了出去。

這時我才走到了窗口。除了那熱烈的太陽之外,在下面還有很多人。那些人裡面,有著很多人見過的傢伙。有臉上有刀疤的傢伙,手裡正抓著一把大刀;有幾個穿著軍裝的傢伙。

當然還有剛才跟我對打的兩個傢伙,還有剛才他們正在爭搶的那個戴著眼鏡的傢伙。

那人看起來很不一樣。我真的好像在哪裡見過他。雖然他看起來沒什麼用,但怎麼都感覺他應該是一個重要的人物。要不然怎麼他們會為了他而大打出手呢?

只不過現在他們關注的重點好像並不在他的身上,而轉到了我的身上。從幾個傢伙的眼中,我注意到他們可能猜出我是誰了。

不過我是誰呢?我已經忘了。這裡的收割實在太過厲害了,不僅把我的記憶收割了去,而且還把我的人格也扭曲了。

這裡真是一個見鬼的空間。而且我還問不出話來。我想說話,但聲音都卡在了喉嚨裡面。

收割是如此的可怕。他們又到底對我做了些什麼呢?

那外獨眼龍竟然沒有死掉,而且現在竟然因為我的出現而跟那個女人結成了聯盟,他們一齊往我衝來。

顯然他們要保護的就是那個戴眼鏡的傢伙了。我也只不過是看了那個戴眼鏡的人一眼而已,這就讓他們心面不痛快了。

他們在牆上飛奔著,往我衝來。既然他們都能在牆上飛奔,為什麼我不行呢?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我感覺體內有什麼東西正在試圖衝出來。是什麼?是另一對手臂嗎?

這是一種很痛苦的經歷。背後似乎還撕裂了開來,我止不住要大呼出口。但我說不出話來。我只能緊緊咬著牙,讓自己的頭腦保持著最後的清醒。

感覺到了,好像是一對巨大的什麼東西。那是一對翅膀。不必看他們的眼睛,我就能想象到現在我的形態。

看來我是一個惡魔。難怪他們要這麼害怕我。而且還要鎮壓我,最可惡的是他們竟然還想吞了我得到我的力量。

既然我是惡魔,他們只是一群可悲的人類,那麼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里,還有什麼道理可講嗎?

我試著扇動了一下翅膀。也許這是與生俱來的技能,我竟然發現我真的能飛起來。

我沖向了那個獨眼龍和那個女人。

他們都只是食物而已。既然他們要保護那個戴眼鏡的傢伙,我何不弄死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