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2,自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322,自由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跑1那個獨眼的傢伙對著戴眼鏡的傢伙大聲叫道。

現在他們的目光一直都在我和那個戴眼鏡的傢伙身上轉著。他們果然太過重視那傢伙了。這不免有些反常。但我正可以利用這點反常。

那個獨眼的傢伙在叫完了這一聲之後,向著我撲過來。和他一起的還有那個女人。

而在下面,那些在看著熱鬧的傢伙顯然也沒有真正把心思放在看熱鬧上面。因為他們當中那個刀疤臉大叫了一聲,還有一個獨眼的老頭也在說道話。他好像認出我來了,臉上滿是驚恐的神色。

其實認不認出我,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抓住他,逼問出我的一些過往。只是他很有可能會騙我。

所以問不問他其實都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這些傢伙都將不得好死。

我狠狠盯著那個迎向我衝來的獨眼龍,這時我發現我的手掌也在變化著。我果然是一個惡魔,我的手竟然變成了爪子。一爪就把他給幾乎打廢了,他倒飛而出,在空中竟然還來了一個翻身,不過吐出的血估計能把一隻大海碗裝滿。

那個穿著軍裝的身材高大的傢伙終於也開始行動了,他拿出了一個小盒子,不知道那是什麼鬼,但看起來有點神秘。

我不想去理會。

既然已經打退了眼前的這個獨眼龍,而且現在下面還有那麼多人在盯著我,我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到底先對誰下手才比較好。

扇動著翅膀,我飛往高空。這是一種無與倫比的感覺。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如同此刻的自由。也許只有天空才是我的極限吧?而在這天空之上,有雲層,有太陽。這是以前那暗無天日的日子所不能比的。我想象著變成了一隻老鷹,在這無邊的天空裡面飛翔著。地上的那些凡人?他們也只不過是凡人而已,根本就對我造不成殺傷力。現在我已經脫困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殺出去了呢?

不過還是先幹掉這些人比較好。體內一股瘋狂正在增長著。這是一種無法言說的感覺。似乎我的本能就是要幹掉這些人一般。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我深深地知道,只要幹掉了這些人,我的力量也會得到增長。

這種渴望無聲地在心面吶喊著。我看向了那個戴眼鏡的傢伙。他現在也自由了,身上並沒有了網。而在他的身邊,卻站著好幾個人,像是在保護著他。

這個傢伙看起來完全沒有任何特別的地方,除了看著他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特別討厭的人之外。他應該就是張良了吧?只不過為什麼這麼沒用呢?

我把自己想象成了一頭獵食的老鷹,向下俯衝而去。我首先對準的目標正是他。

當然,很多人也注意到了我的動向,好幾個人就往那個戴眼鏡的傢伙身旁聚集而去,看來他們果然是要阻止我對他動手的。所以我中途就轉了方向,對準了一處只有三個獨眼的傢伙那邊衝過去。

這一點他們根本就沒有預料到。有人大聲喊:「那是什麼鬼?1

沒有人回答他。我是什麼鬼?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那三個獨眼龍根本就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對他們動手,其中一個手裡拿著一挺機關槍,另外兩個傢伙手裡握著的是刀子。刀子很鋒利,正在閃動著寒光。但我知道他們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我沖了下去,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一拳擊中了一個傢伙,他飛了起來,而且還一邊吐著血,另一個傢伙想對我揮刀,但是他已經害怕了,大叫了一聲,竟然往後退去。

一伸手,就抓住了那個拿著機關槍的傢伙,那小子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想對著我開槍,不過他的子彈還沒有射擊出來,我就已經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脖子,指甲陷進了他的皮膚裡面,感覺有一些液體正從那裡滲出來。

落地,雙腳幾乎插進了地裡面,地面發出了聲。慣性的勢能讓我的身體在做著下蹲運動,不過在非常短的時間之內就被我止住了這種勢能,然後我雙腳一蹬,抓著手裡的獨眼龍往上飛去。

這傢伙顯然也是一個狠角色。這時被我抓著脖子,我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血管的跳動。他似乎想大叫,但是他並沒有叫。一低頭還能看到他臉上突起而且在跳動的血管。他的臉完全變成了紅色的。

他手裡抓著機關槍,竟然在我往上飛的時候就掉轉了槍口對我射擊了幾槍。但是他根本就沒射中我。反而浪費了幾顆子彈。彈殼從槍上掉落,有一顆還砸在了他的臉上。

我已經飛得足夠高了,所以我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我吸食的好像並不是他的血液,而是他的力量。我當然明白,我之所以存在,似乎就是為了要消滅他們。

他放聲慘叫,這叫聲聽起來很難聽,而且正是在我的耳邊響起,所以我特別討厭。因為我一直都說不出話來。

這小子不僅對別人狠,而在將死的時候,對他自己更狠。因為剛才他那射失的幾槍,而且現在他也知道他馬上就要死了,所以他竟然掉轉了槍口對準了他自己的腹部。槍聲響起,他的腹部變得血肉模糊。子彈不僅擊中了他的腹部,而且還穿透了過去,竟然還擊在了我的身上。

中彈的感覺並不妙。但僅僅也只不過是不妙而已。因為這子彈並沒有能力擊傷我。擊在身上也只不過有一些痛感而已。這些痛感讓我的頭腦清醒了一些。也許我可以放過這個傢伙?但他明顯要死了,而且我也不能拒絕力量的增強。

再加上這傢伙死得也夠快。還沒有發出五槍,他的槍就往下掉去,他根本就沒有能力再開槍了。

因為他要死了。他的身上哪怕還有血液,也不夠支撐他活下去。我能感覺到他的心跳正在減弱。

下面一個傢伙大叫道:「老五1

原來這傢伙排第五。哪怕是老大現在也得死。

我扔下了這個已經沒有心跳的傢伙,繼續尋找下一個下手的對象。下面的那些人顯然有些人已經發瘋了。因為那個穿著軍裝的高大傢伙竟然摳他自己的一個眼珠子。這是一種很可笑的行為。當然我笑不出來。

看起來他雖然瘋狂,但他的身體還是有些痛苦的,他的臉因為自己的動作都扭曲了。是的,他就是一個扭曲的人。要不然他怎麼會這麼折磨自己呢?

摳掉了一隻眼珠子,然後他竟然從手裡的那個小盒子裡面拿出了一個假眼珠一般的東西往眼眶裡面按去。這一刻,他好像變了。我從他的身上似乎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

那是一團虛影,比他自身要高大,看起來有點像我。

我怔怔地看著他。他對我大吼了一聲。這傢伙自己摳的眼珠子,看來應該是要怪罪到我頭上了。很明顯他現在要跟我拚命。這個人實在引起了我的好奇,所以不禁多看了他幾眼。

這小子的實力好像在換好了眼睛之後就增強了不少,我在他的身上看見了危險。

他的手裡握著兩隻金剛爪,越看就越覺得危險。他到底是什麼人呢?怎麼身上好像也有我的氣息?

他大吼了一聲之後就發起了衝鋒。他是對著我身後的這棟高樓衝鋒的。事實上我離牆面並不遠。他的速度非常快,兩隻金剛爪在陽光中閃動著寒光。他的氣勢現在完全不輸於我。這傢伙看來果然是要跟我拚命了。他顯然認出了我,知道我不是好對付的,要不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選擇自殘。

我的心臟越跳越快。只是我能飛,他並不能飛,他會是我的對手嗎?只要幹掉了他,那麼其他人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吧?他們還會是我的對手嗎?

他起初是兩條腿交替往上面跑,後面就是兩隻金剛爪加上兩條腿了,他像是一隻能在牆上靈活攀爬的貓一般,不斷向我接近著。我是不會怕他的。

所以我也往他衝過去。他的金剛爪相當堅硬,我的手被震得都有些痛,我的翅膀扇動,卷著我們兩個撞開了牆面,滾進了一個房間裡面。這個房間顯得有些陰暗。這樣也好,沒有人會打擾到我們的戰鬥。

我們滾進去之後,這棟高樓這才發出了轟響聲。它的反應還真夠遲鈍的。只不過眼前的這個傢伙實在很強大,對付起來很是吃力。這傢伙像是吃了大力丸一般,幾乎力大無窮,竟然還一腳把我踢退了好幾步。

如果夠理智的話,應該先讓開這傢伙,先幹掉其他人再說;但現在既然他自己找上門來了,若不先幹掉他的話,我心裡是不會舒服的。

所以我往他撲過去。

他的金剛爪非常鋒利,雖然砍不傷我的手腳,但要對付我身上的衣服還是綽綽有餘的。身上的衣服被金剛爪撕裂,而且竟然還傷到了我的皮膚。一股熱血往頭頂去,我不斷跟他廝打起來。

這傢伙也沒有討到好處,他的身體也經不住我的拳腳。

這傢伙很強力,但讓我有些擔心的是我聽到了腳步聲。下面的那些人顯然也坐不住,聽來應該有十幾人往我們這裡衝過來。如果不速戰速決的話,面對十幾個人的圍攻,我也沒有把握。

更加可惡的是,這時我竟然還看到有幾個傢伙從外面直接飛了進來。看出來了,竟然是一個身材高大好像巨人一般的傢伙扔他們上來的。

飛來的是四個獨眼的傢伙。他們是來找死的嗎?

是的,看來他們正是來找死的。

我一腳踢開了金剛爪,他後退了兩步,而這時,第一個被扔進來的傢伙剛剛進入了牆洞裡面。所以我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