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3,第一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323,第一聲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拳。Ω81Ω『中文網也僅僅只是一拳而已,就把第一個被扔進來的傢伙給打得倒飛而去,那小子撞在他後面的那人身上,兩人都狂吐著血。這幾們傢伙也太弱了一點。

而我剛擊飛這兩個傢伙,後面的兩個傢伙又飛了進來。

而且金剛爪顯然也不會放過我,他向我的背後襲來。我一個旋身,讓了開去,這小子真的很煩,只要有他在,我明顯就吸收不了別人。看來還得幹掉他才行。而現在被扔上來的四人中,還有兩個在,所以我在這一旋身的同時,腿也順便掃到了一人的胸膛。那傢伙出了一聲慘叫,飛向了窗外。而最後一個傢伙明顯害怕了,他竟然想跑。只不過我是不會讓他逃掉的。

既然先前三個都已經飛了出去,這最後一個又這麼害怕我,看來我還得抓住他才行。

只不過我還沒有動手,金剛爪就一腳狠狠地踢中了他的身體,獨眼龍吐著血倒飛而出。

轉眼之間,四個被扔上來的傢伙全都飛了出去,乾淨利落。

現在,又是我跟金剛爪單對單的時候了。不得不說,這傢伙確實難纏,實力上來說他出其他人太多了。而且更加詭異的是他的身上的那個虛影看起來很詭異。

他還會有什麼變化?

只有打過了才知道。我沖向他,他也沖向我,我們兩個人的距離本就極近,他的金剛爪實在難纏,竟然刺入了我的腹部。劇痛的感覺讓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這一口氣衝進了身體裡面,幾乎要在我的體內爆炸起來。

我出了第一聲吼。

劇痛刺激著我,讓我原本比較平靜的心臟跳得非常快,我似乎能感覺到血液被心臟壓縮著往頭腦裡面衝擊而去。我不知道這血液是從哪裡來的,或許也是我的感覺出了問題。但沒有問題的是在這種劇痛中,我的力量真正的爆了出來,指甲刺入了他的身體裡面,而且我還抓住了他的手,弓身,背著地,把他翻了出去。

他的身體被我踢得撞到了牆上,直接把牆面撞破,往外面落去。而我,一個翻身已經站了起來,沖了出去。

他正在往下掉去,他的身體在空中不斷調整著。他看起來比我還慘一些,身上到處是傷口,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爛爛的,而且剛才那插進我身體的金剛爪還掉落到了房間裡面。

臉上似乎戴著一個面具,剛才就已經有些碎裂了,現在我更是聽到了碎裂的聲音。我不必去看現在這張臉到底是什麼模樣的,我更加在意的是我真正的臉到底是怎麼樣的。

我正要追擊而下,竟然還有人不怕死沖向我。很明顯他也是被人扔進來的,他的一隻手是黑的。

黑色的手,看起來很詭異。

更加詭異的是他飛向我時,臉上的神情竟然很輕鬆,而在一轉眼之後,馬上就變了變,他輕輕地說:「怎麼有我的氣息?」

你的氣息?這小子又是什麼人呢?因為以前根本就沒有見過。照道理說他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才他出現了,而且看模樣還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顯得輕鬆又怎麼樣?難道會比金剛爪還厲害嗎?

額頭上有什麼東西正在脫落著。我並沒有伸手,不過眼角的餘光也注意到了,那是一塊面具一般的硬物。

我想沖向金剛爪,只不過這被扔上來的一隻手是黑色的傢伙正向著我撞來。

那麼就先解決他?當然不用去理會他所說的那句話。

一伸手,我的右手就迎著他刺過去。現在這手變成了利爪,也許比金剛爪還鋒利;而他看起來像是主動撞上我的。手爪毫無阻礙地刺入了他的胸膛。

他果然是來找死的。我想把他抓過來把他吸干,至少還能吸收一些力量吧?但正在這時,他的身體卻轟然爆炸了。

一個自殺性人肉炸彈?這傢伙還是新奇。只不過這爆炸的威力也太小了一點吧?

「確實是我的氣息。」

爆炸聲中他變成了一大團血霧,這血霧不僅擋住了我的視線,而且還讓我的呼吸有些困難起來。更加詭異的是這團血霧裡面竟然還傳來了他的聲音。

他到底是什麼鬼?

「你的體內竟然真的有我的氣息。」他再次說。

血霧中我看不見他到底在哪裡。只不過他既然變成了血霧,我照吸就是了。我張大著嘴巴,狠狠地吸了一口氣。這口氣極長,成片的血霧被我吸進了肚子裡面,眼前的血霧卻依然還是那麼濃。看來我雖然吸收了很多,但減前的卻只是它的總量,而濃度並沒有影響到。不過我已經能夠想象到,眼前的血霧的體積肯定減少了很多。

吸收進這一大口血霧,作用還是相當明顯的,因為肚子裡面竟然熱了起來。而且全身似乎都熱了起來。在我的體內似乎早就有血霧存在一般,隨著這些血霧的吸入,它們都開始沸騰了起來。

更加重要的是,感覺力量又增強了一些。問題是,那個傢伙到底藏在哪裡呢?或許要等我吸收完這些血霧才能看到他吧。所以我再次狠狠地吸了一大口。這一口,把眼前的血霧都吸收乾淨,但是我的眼前並沒有人。只有胸前位置還留有一些血霧;這個長著黑色的手臂的傢伙好像消失了。

但我依然聽到了他的聲音:「是你殺了我?」他的聲音好像是從我的體內出來的。

我殺了他?

看起來是的。或許這只是他的鬼魂有些不甘而已。

不過正這時,下面的人群出了一聲驚叫聲,這叫聲把我拉回到了現實中來。他們都在看著一個方向。那正是剛才被我踢出去的金剛爪。他剛才正在空中倒飛的,但現在,他已經停止了下來。

他出了一聲怒吼聲,同時他的背後竟然有一對翅膀正在伸展出來。看得出來,這伸展而出的翅膀讓他感受到了劇痛。難道他跟我竟然是同類嗎?

我想不明白。問題是如果他跟我是同類的話,為什麼要跟我過不去呢?而且其他人竟然也不會為難他。

看來他果然是我的敵人。

他的身體在伸展出了翅膀之後,右眼出了綠光,他身體外的那個虛影更加清晰了一些。看起來真的像是一個惡魔。因為他本身就像一個惡魔。

他在空中翻身,然後向我飛來,他臉上的表情很怪異,並沒有之前的慘烈,也沒有之前的憤怒,反而有一種平靜。當然這種平靜應該是裝出來的。虛影的頭剛好把他的頭包住了,所以我不太確定看到的這張臉到底是他的呢,還是那個惡魔的。

不得不承認,我還是很滿意他的變身的。因為這樣看起來我至少不是孤但也僅僅只是滿意而已。如果他要殺我,我當然也要殺他。因為我是一個大壞蛋。

可笑的是,他一邊飛向我,而且還一邊問:「認得出來我是誰嗎?」

認得出來嗎?認不出來但也認得出來。因為我記得他就是以前折磨過我的眾多人當中的一個。而且他的下刀從來都是最狠的。

我不禁有短暫的失神:那些人到底是怎麼下刀的?

好像有些記不清了。只記得那徹體的寒,還有那些冰冷的目光。那些目光中,沒有一個人眼裡有同情。他們一個個看起來都是殺人如麻的狠角色。應該不是好像,他們應該確實就是一路殺人殺過來的。

收割是什麼?這裡放眼望過去,能看得見的至少也有一千多個,還有更多的被建築物擋住或者在自己的家裡面。怎麼算也不止一百個。而以前我看到的那些獨眼龍,也就一百個左右。他們是不是先收割掉了其他那些人,最後的一百個左右活了下來,然後才有資格來收割我?

只有那樣的人才有膽量來收割我吧?也只有那樣的人才有實力來收割我吧?

而眼前這金剛爪,是不是收割掉了我的一個同類呢?所以他才獲得了現在的能力?

短暫的失神,很快就恢復了過來。金剛爪已經衝到了我的面前,看得出來他對於他剛才說的話很滿意。他的金剛爪就要洞穿我的身體了。也許在他的眼中剛才那一刻我全身都是空門;而現在在我看來,他又何嘗不是滿身都是空門呢?

在他的金剛爪臨身前的那一刻我依然沒有動,但是在金剛爪剛剛刺到了我的腹部時,我動了。

右手刺入了他的腹部。他跟其他人根本就沒有本質的不同。他的腹部一樣被我很輕易地洞穿,而且也一樣會流出滾燙的血液。

我不禁對他露出了一個微笑。他好像怔住了。他的金剛爪並沒有深入。

「記得。」我不太清楚這兩個字我有沒有說出口。只不過我的左手同時劃過了他的翅膀,血水從他的翅膀上飛濺而出,像是一朵朵紅花那麼美麗。在這個時候,我彷彿看到了那虛影變成一縷縷綠色的輕煙從他的身上飛離而去。

這是不是也是收割呢?他們收割我的時候又何嘗不是這樣?一樣的折磨,一樣的輕煙飛離。只不過他失去的又是什麼呢?

右手抽出,一拳擊在了他的胸膛,然後在空中來了一個翻身,狠狠一腳把他往下面抽去。

他出一聲慘叫聲,像是一個炮彈一樣往地上砸落下去,又像是從天外飛降而來的隕石,我彷彿看到了他與空氣摩擦而產生的火光。

這過程絕對很短,短到可以讓很多自以為是的人都來不及反應,他就這麼砸落下去,出轟然的響聲,地面因為他而被砸得陷了下去,無數的裂縫以他為中心往四面八方像生長極快的藤蔓一樣瘋狂地爬去。

地面的人都在驚恐地四散逃離。

他的翅膀在往回縮,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般。而他的身體也爬不起來,掙扎了一下之後,顯然力不從心,吐了一口血再次趴了下去。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可能會那麼大意就往我衝來?好像我根本就不會反擊一樣。

而我的體內再次傳來了那爆炸了的傢伙的聲音:「你怎麼可能這麼強?你明顯是收割的真正目標。不可能的,復活的只能是張良,不可能是你。」

復活?

難道我死了嗎?或許,這裡本來就只是一個死靈的世界?

只有通過了收割才能復活嗎?

那麼,「我將,收割;我將,復活1

也許是因為太久沒有說話的原因,在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我的心臟竟然劇烈地跳動了起來。而我的打量下面那些可悲的傢伙時,卻是冰冷的。果然沒有錯。因為我看到了那些人裡面,很多都像只是一個幻影一般。

這裡或許真的只是一個死靈的世界而已。

復活的只能是張良?或許那個戴眼鏡的真是張良。他之所以這麼沒用,只是因為他也變成了一個死靈而已。真正的張良或許早就死了,留下來的,或許只是他的一縷殘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