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4,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324,逃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終於說出了第一句話,我的心裡有些激動。下面的那些人顯然也對於我說出話來感到有一些意外。

金剛爪受傷非常重,一個老頭獨眼龍指使著另一個傢伙對他進行著治療。現在看起來是我的機會。我萬萬不可錯過。事實上我現在身體也有些慘。金剛爪那傢伙確實非常厲害,他跟其他人根本就不是一個重量級的。如果他不是想陰我的話,他是真正可以跟我打正面的。但他選擇了陰我,而且還滿心以為我會中招。事實上我現在還是有點不太明白他的用意。

但不管怎麼說,現在正是幹掉他的好時機。而除了金剛爪,另一個重要人物就是那個戴眼鏡的傢伙了。那傢伙明顯是重點。因為他很有可能就是張良本人。

我往高處飛去,升到了一個讓我滿意的高度之後這才停了下來。現在這個高度,我可以在俯衝的時候不斷加速,可以造成更大的傷害。

然後我往下沖運。我有兩個目標,一個是金剛爪,另一個就是戴眼鏡的。但是現在這兩人的身邊都圍著很多的人。他們現在是重點保護對象,所以暫時我並沒有機會。

反而他們顯得更加主動。首先我要面對的就是那個渾身肌肉的身材高大如同巨人一般的傢伙。

那傢伙在吼叫著,但這並沒有什麼作用。我沖向他,他舉起了拳頭,看起來那是很可怕的拳頭。但依然沒什麼用。我倒想試試到底是他的拳頭厲害還是我的拳頭厲害。所以我一拳擊了過去。兩個拳頭在空氣中對撞。並沒有多大的痛感。他的頭拳並不算硬。不過這股衝擊力是巨大的,我被反震得連連後退,身體不住在低空翻滾著。那傢伙更加不好受,他被這一拳直接就擊得倒飛而出,一邊慘叫一邊吐著血。

有一些傢伙看起來還在看著熱鬧,不斷對著這裡拍著照片。那些傢伙,簡直無聊到了極點。

巨人倒飛著砸在了人群裡面,應該能直接砸死好幾個。這時人群才開始真正的混亂起來,人們爭相逃跑著。他們大聲慘叫著,連沒有受傷的傢伙也開始殺豬一樣慘叫起來。真是不可理喻的一群傢伙。

他們有沒有真正的靈魂?

誰又知道呢?

我重新站定,這次並沒有飛得多高,而是直接再次發起了衝鋒。這一次是那個刀疤要直面我了。他看起來已經蓄力了很久,而且他似乎志在必得。只是我看得出來,他比金剛爪弱了太多。他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的。我唯一要擔心的也就只是他的大刀而已。

那把大刀看起來殺傷力驚人,但也只不過是驚人而已。又有什麼了不起的呢?只要幹掉了他,我有信心其他人都會因為害怕而陣勢大亂,到時就是我真正收割他們的時候了。

出來混還是要還的。既然他們以前對付我,現在我有機會對付他們,我又何必手軟呢?

刀疤大吼了一聲,他的雙手暴起了血管,看得出來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量緊緊握著大刀,然後他往我衝來。

我們兩個的速度都非常快,就在臨身的那一刻,我只要來一個轉身,就能避開他的這一刀,然後我就可以一拳擊中他,或者把他抓在手裡,以他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避開我的。

他的眼睛通紅著。我不禁想起了以前被他收割時的痛苦。這傢伙是一個狠角色。而且他比很多人都狠。也許他對他自己也非常狠。我總是在想著除了收割我之外,似乎還在哪裡見過他一樣。

「爆。」

我聽到了那個消失了的長著一隻黑手的傢伙的聲音。

爆什麼?

我的身體側轉著。但是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體內吸入的那些血霧開始發作。幾乎全身都開始變熱起來。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炸成了血霧還能說得出話來?而且現在還在我的體內作怪?

毫無疑問,眼前的這些人當中,有一些人就有著超能力的。他們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人。而當中最詭異的就是那個黑手了。

特別是腹部,那裡現在還殘留著大量的血霧,它像一個真正的炸彈一樣,已經點上了火,燃料正在瘋狂地燃燒著,然後就轟然爆炸了開來。

如果這爆炸是在外部的話,我根本就不會鳥它;但現在是在我的身體內部爆開,這根本跟在外部爆炸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面。劇痛的神經信號在我的神經裡面瘋狂地傳遞著,因為這種信號實在太過強烈,我的神經竟然在過後的短暫的時間之內麻木了,身體完全就不受控制起來。腹部直接被炸了一個洞。還好我並不是普通人,而且這具身體看起來也完全不是我真正的身體,所以我還不致於因為這爆炸就死亡;但身體的不受制,也讓我的側身動作受到了很大的影響,至少翅膀就沒有完全躲過去。刀疤的大刀無情地斬過了我的左翅。身體再次失衡。

我重重地滾到了不遠處。身體的麻木還在繼續著。而且眼前竟然還出現了重影。

竟然真的被那個詭異的傢伙給暗算了。我當然沒有去好好計劃一下到底應該怎麼做。事實上從開始重拾自由的那一刻起,我一直想的就是要幹掉眼前這些人而已。誰先誰后倒也無所謂的,反正一路殺過去就行了,反正他們都要收割的。而這收割從我開始又怎麼樣呢?

沒有什麼不同。但想不到,以我的實力竟然也被人陰了。而且被陰得還這麼慘。爆炸了之後,身體里便再也感覺不到那個詭異的傢伙存在。因為這個時候我注意到他竟然出現在了那個戴眼鏡的傢伙的身邊。那傢伙果然詭異得離奇。

而現在,刀疤好像發力過猛,握著刀的手竟然還在微微發著抖。但其他人現在已經準備好了。最可惡的就是那個獨眼老頭,竟然大叫了起來:「還在等什麼?」

他這一聲叫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同時大家也都開始往我這邊衝過來。還有那個戴眼鏡的傢伙,看不出來他竟然也是一個非常果斷的人,竟然從地上撿起了一把衝鋒機,直接就對著我射擊起來。

子彈射擊在身體裡面,反而讓我更加清醒了一點。因為身體本身就麻木了,而這子彈的加入,稍微有點阻止這種麻木的意思。

那傢伙只射擊出了三四槍左右,就倒在了地上。他的身體還太弱小了,跟眼前的那些獨眼龍比,實在差得太多了。

那些獨眼龍如同一群蒼蠅一樣撲了過來,我的視線被他們擋住了。在那個黑暗的世界裡面收割我的場面再次發生了。他們的刀子閃動著寒光,他們的眼中顯露著瘋狂。

他們完全是沒有思想的行屍走肉,他們也許現在還不明白,但他們最終會明白,他們的唯一使命就只是收割掉我而已。

而不管他們現在明不明白,他們都在做著這件事情。

他們的刀子狠狠地砍在了我的身上。有些刀子砍中的部位起到了中斷麻木的作用,而有些刀子卻加深了麻感。我不禁大喊起來。

這些刀子看起來也並不是致命的。我狠命地掙扎著,也許在手臂揮動間打中了某個獨眼龍的脖子,或者一腳踢中了哪個傢伙的肚子,又或者一翅膀擊在了某個人的臉?

我感覺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變成了一個我似曾相識的傢伙,我的心裡想到了一句話:我吸血老鬼怎麼可能就這樣死掉?

吸血老鬼是誰我想不起來,也許以前曾經見過。也許他就在我的體內也說不定。我的身上不知道插了多少把刀子,也不知道流出了多少血。而且我也不清楚這些血到底是我自己的呢,還是剛才吸來的。

或許我自己真的就是那個吸血老鬼;又或者他完全是潛伏在我體內的一個傢伙,就像那個長著黑手的詭異的傢伙一樣。

現在看來,我不會是他們的對手。至少養好傷之前我不可能把他們幹掉;而結果只能是我被他們幹掉。所以這個時候我必須要逃跑。現在翅膀受了重傷,根本就飛不起來,所以只有兩條路,要麼衝破這些人的圍攻從地面逃出去,要不就是從地下。

我的雙手插進了地下,地面並不堅硬,這點讓我很滿意,而且我竟然發現我還有挖地道的能力。

也許這是與生俱來的技能。地道很容易就打到了地下。重新進入了黑暗的環境裡面,我也不禁舒了一口氣,在這個黑暗的環境裡面,雖然我還是有一點點害怕,也有一點點擔心;但如果他們真的敢衝進來的話,在這樣的黑暗當中,他們也沒有任何的優勢;而且地道也很小,他們也不可能沖太多人進來。

響起了槍聲,有人往地道裡面射擊進來。這些子彈根本就不可能擊中我;然後,我感覺到地道裡面冒出了一個人頭。

那些傢伙果然都詭異得出奇,竟然還有人直接就從地面冒了過來。他還沒有完全適應這個環境,而且看樣子還要尋找我的方位,而我已經一把抓了過去。

這小子終於反應了過來,大喝一聲,整個身體從泥土裡面拔了出來,往我撲過來。

戰鬥根本就不需要更多的說明。他還是太弱小了。所以他死了。

我坐在地道裡面重重地喘息著。一把一把把身上插著的刀子拔出來。這些刀子有些插得很深。而拔出來之後,我才感覺到一股困意正在向我襲來。

正這時,一股洪水沖了進來。洪水中,我彷彿看到了一張臉。洪水裡面帶著讓我感到厭惡的氣味,好像是毒還是其他的。洪水沖刷著我的身體,而裡面的毒素也在往我的身體裡面入侵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