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5,一個斷手的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325,一個斷手的殺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沒有錯,剛才那些洪水應該正是一個人用詭異的能力變化出來的,我甚至能感覺到他的心跳聲。但是他馬上就逃出去了,似乎並不敢直面我。

我的身體本身就變得極為殘破,再加上那水裡面的毒素的作用,現在變得極為虛弱。那些該死的傢伙,是絕對不會放過我的。而且更加可怕的是,這地面之下我彷彿還聽到了一個巨大的心跳聲。

這不知道是什麼鬼地方。除了這個鬼地方詭異之外,還有外面的那些人也很詭異。我不死,他們是不會甘心的。

而且同在我身體這麼虛弱,萬一他們再追殺進來,估計我就凶多吉少了。

所以我強咬著牙,兩手並用往下挖去。而我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以前我好像也做過這種事情一樣。腦海深處似乎還殘留著類似的一絲絲零碎的記憶。

在記憶裡面,我好像見著了兩個人。那是誰?好像一個人是那個戴眼鏡的,但那時他並沒有戴著眼鏡;還有一個也同樣是一個長相平凡的傢伙,好像總是在喋喋不休一般。

我甩了甩頭,眼前根本就看不見任何的光亮。這種黑暗讓我感到一絲害怕,而且越往下,我就越感到地底深處的震動感更明顯。

難道在這地底深處裡面,還有另外一顆心臟嗎?是不是我挖下去,找到它,然後所有的這一切就結束了?

我的意識開始模糊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停止了雙手的動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被一陣吱吱聲吵醒的時候,我猛然坐了起來。眼前出現了微光,這微光越來越亮,最後成了白色的。整個黑暗的空間都變成了白色,看起來有些莫名其妙。更加莫名其妙的是,那吱吱聲竟然是一隻老鼠發出來的。

那隻老鼠看起來正是這微光的光源,而在它的身後,還跟著一隻貓。我甚至不明白什麼時候來到了這樣的一個空間裡面。這裡明顯並不是地道。這裡好像什麼都沒有。我們是在虛空裡面一樣。

老鼠正在往我爬來。它的身體和跟在身後的貓幾乎一樣大。那隻貓看起來很想跟這隻老鼠玩玩,所以試探著用一隻前爪去碰了它一下。老鼠馬上尾巴一甩,竟然把那隻貓甩了出去,貓在虛空中翻滾著,發出了一聲喵的叫聲。

看起來這隻貓很害怕這隻老鼠。

我緊緊咬著牙,這時才發現身上的傷竟然好了。心臟穩定而有節奏感地跳動著。我握緊了拳頭,這時才感覺到了身後的翅膀。身體再次恢復力量的感覺來得正是時候。

老鼠並沒有再去理會後面的那隻貓,而是繼續往我爬過來,它看起來對我很好奇。我對於它卻沒有多少好奇。因為它本身就已經夠詭異了。這麼詭異的老鼠,當然是殺掉最好。

所以我往它衝過去。它忽然發出了吱的一聲叫聲,那張牙舞爪的模樣在現在看起來根本就不是一隻小小的老鼠能有的氣勢,反而變成了一頭猛虎一般。

這小小的一隻老鼠的戰鬥力真的有這麼強大嗎?

我緊緊咬著牙。

它當然不可能像人類那樣用前肢來對付我,最有可能性的就是用它的嘴巴來咬我。但我失算了。這小子果然是一個高手,竟然用對付那隻貓的方法來對付我。它轉身,然後尾巴像鞭子一樣抽過來。

任何高手在它面前好像都是紙糊的,哪怕如同金剛爪或者現在的我。在這詭異的空間裡面,它好像就是神靈一般的存在,我根本就不可能閃開這一尾巴。並不是因為它太快,而是它在抽出這一尾巴的同時,我感覺到身體似乎都被禁錮住了。

與其說是它用尾巴抽出來,還不如說是我撞上去的。

小小的一條老鼠的尾巴,就把我抽得往後倒飛。任我怎麼用力都停頓不下來,還好我的身後並沒有什麼。

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因為那隻貓喵地叫了一聲之後,也往我撲過來。這小子的速度絕對讓外面那些人類感到汗顏,幾乎就像瞬移一般,出現在了我的身旁。

我正在想象著它到底會出什麼招。如果安照一般的想法,一隻貓能出什麼招呢?大不了就是伸只前爪撓撓,或者乾脆一口咬過來?但這小子顯然跟那隻老鼠是一樣的路數,也不是一隻走尋常路的貓。它同樣跟老鼠一樣來了一個轉身,兩隻前腳撐在了地上,兩條強勁的後腿往我蹬來。

我倒有點懷疑它到底是貓還是一隻兔子了。它後腿蹬出的力量把我往上踢飛出去,而且身體還在空中來了一個翻身。往上飛的速度非常快,而這個翻身卻相對顯得很慢。所以在我翻完這個身之後,再看它們時,卻發現它們正在草地上面。

現在看起來是晚上,雖然白色的,看起來像是白天。不過天上掛著一輪慘白的月亮。

如果說我是惡魔的話,這一隻老鼠和貓又是什麼怪物呢?

誰又知道呢?

眼前的場景看起來有些詭異。不僅有草地,而且除了這兩隻詭異的動物之外,還有其他的人。

那個曾經出現過的人再次出現了,正是出現在司徒無功之後的那一個。只不過他打扮得很新奇,他還帶著武器,匆匆而過。我倒想衝下去抓住他的,但那小子溜得實在太快,而且在他附近的草地上就有那兩隻詭異的動物。

所以我忍住了。

除了他之外還有另一個人,正從一棟樓上爬下來,正是那個戴眼鏡的。而且我也終於聽到了他的名字,有人叫他張良。

他正是張良?

我盤旋在上空,不過暫時不好下手。他沿著繩子爬下,然後往一個方向跑去。

我不敢衝下去。因為這下面看起來有些詭異。這裡怎麼看都應該像是一個學校。在這校園裡面,隱藏著一股讓我感到有些恐懼的力量。而且還不包括眼前看到的那兩隻動物。

最可怕的是,這個學校好像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怪物,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站起來。

輕輕地咬咬牙,盯著張良遠遠地離去,我沒有貿然衝下去,而是離開了這個地方。

原先的城市好像在這時有點變樣了。雖然現在看起來比較平靜,但在暗地裡卻有一股暗流在涌動著。在這慘白的月光之中,我似乎看到了地底下的陰影,無處不在的觸手正在緩緩蠕動著。那也許正是要絞殺我的存在。

在一條安靜的街道裡面,司徒無功的身影悄然出現。他就像是一個鬼魂一樣冒了出來,也許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了他。而他好像也注意到了我,抬起頭,看著我的方向,嘴巴張了張,應該是說了一句什麼話。

只是隔得太遠,我根本就沒有聽到他說的什麼。這裡是市區中,所以我並不是很擔心,我往他衝去。我希望能沖近一點,如果能抓住他的話最好,就算抓不住他,也可以跟他說上幾句話。

他顯然並沒有跟我說話的興趣,抬步就走。透過那條街道,我看到了一個小區裡面,在眾多的三四層的樓房當中,有一個只有一層的小平房。而他的目標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小平房。

我繼續沖近,我的速度比他快很多。而正在我衝到他頭頂只有十米的時候,他忽然停下了腳步,然後亮出了兩把刀。

兩把造型古怪的斬馬刀。一亮出這兩把刀,就已經揮了出去。同一個方向,刀光如同月光一樣慘白。一條鞭子的黑影出現,同時響起了吱的一聲叫。

我趕緊停住了身形。

老鼠的將近一米長的尾巴抽在了刀身上面,司徒無功後退了一步。老鼠也後退了一步,翻身盯著他。

貓正跟在老鼠的身後,這時竟然也對老鼠下手,往前一撲,兩條前腿就去撲這身形跟它相比並不小的老鼠。老鼠的尾巴再次抽飛了那隻貓。

貓發出了一聲叫,倒飛而出。

司徒無功深深地吸氣,往老鼠衝過去。老鼠再次吱的叫了一聲,尾巴再次抽來。

這一次司徒無功身體倒飛而出,但他倒飛的方向正是那個小平房。

老鼠顯然料不到司徒無功竟然是這麼打算的。它吱吱叫著往司徒無功追去,身體化成了一條黑線,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司徒無功顯然也比較害怕這隻老鼠的,但現在他不得不防,雙刀再次出擊,擋住了老鼠這次撲來的兩隻前爪。倒飛的速度倒是更快了。

而在這時,那隻貓竟然舍了老鼠,已經撲到了司徒無功的頭頂上。我幾乎沒有看清司徒無功的動作,貓就已經倒飛了出去。

貓撞在了一個牆壁上面,發出了輕微的震動聲。這震動聲似乎還連帶著整個大地。它喵地叫了一聲,落到地上,甩了甩身上的毛,正想再次撲過去。

只不過這時一把刀已經在它的身邊出現,無情地刺入了它的身體裡面。

那是一個似乎早就埋伏在那裡的殺手;而司徒無功擊退貓的方向似乎也是經過了計算的。

這個殺手看起來只是一個平凡的人,身材比較精瘦。

在刺出這一刀的同時,那隻貓就慘叫了一聲,不過它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身體一翻,一頭撞在了那人的身上。

那人慘叫一聲,被擊飛而去。而且還傳來了他的一句話:「操,手都斷了。司徒無功,你行不行?」

司徒無功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身上插著一把刀的貓再次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身體慢慢消失。

與它一起消失的還有那隻老鼠,老鼠顯然有些不甘心,它撲向司徒無功,但身體還在半空中,就消失不見。

整個天空變了。

白色的世界變成了黑暗的。並沒有那慘白的月亮,因為它被密布的烏雲遮住了。

現在是完全的黑夜。

而司徒無功也進了那個小平房裡面。

我想衝下去,但這時我注意到一個角落裡面有一個傢伙跳了起來,他輕輕地說:「操,手都斷了。」

一邊叫著一邊慢慢地綁著他的斷手。我不得不說,這個傢伙真的看起來很平凡。

他抬頭看到了我,眯起了眼睛。我也同樣眯起了眼睛。

他問:「怎麼,你要殺我嗎?」

我不置可否。

這小子看起來很趣。也許根本就不必我出手,他們自己就會亂起來?或者,他們到底又在幹什麼呢?

我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