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6,前任本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326,前任本體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雖然想追司徒無功過去看看他到底想幹些什麼,不過現在眼前的這個斷手男勾起了我的興趣。這傢伙似乎真的一點也不害怕我,他一邊鎮定地纏著他的斷手,一邊非常冷靜地看著我。

我衝到了他的面前,落下地來。冷冷地打量著他。他的身材看上去比我高一些,不過比較精瘦。倒也看不到他臉上陰狠的表情,比起很多人來倒是順眼一點。

更加奇怪的是,這麼強力的傢伙,我竟然以前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倒有點像一個忽然冒出來的傢伙。他並不像有一些很強力的傢伙那們——比如說那個刀疤或者那個金剛爪——這小子我從來就沒有見過,而我也確定他從來不是我所見過的那兩批獨眼龍中的一個。

「要不我們合作?」他草草地綁好了斷手,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看起來根本就不怕痛,或者這身體根本就不是他的而是一具行屍走肉一樣。

我倒也有點好奇他是不是跟我一樣,也是進入了別人的身體裡面呢?

「你是誰?」我不禁問他。

「嘿嘿。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沒有我,試想,你有可能衝出這個世界嗎?我們合作的話,那才有可能的。」

看來終於遇到一個明事理的傢伙了。而且這傢伙看起來也並不是那麼的討厭。當然,這個傢伙明顯是極為陰險的。

他肯定有他自己的目的的。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過我還是問出了一直以來的一個疑問:「這是哪裡?」

「嘿嘿,就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這裡是在一個人的身體裡面。其實那些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他們並不是人。」

「那你呢?」

「我?我只不過是一個鬼魂罷了。你也不跟我一樣?其實我們都半斤八兩而已。」

「這裡只是一個鬼魂的世界?呵呵。」

「信也好,不信也好。最終只有一個人能復活成功的。」

「那跟你合作個屁?最終只有一個人能復活,我當然要幹掉你。」

「嘿嘿。你要弄死我的話,我當然沒有辦法。」

看著眼前這個似乎視死如歸的傢伙,我卻下不了手。因為他看起來太過無害了。而且現在還斷了一隻手,對我根本就構不成威脅。更加重要的是,他所說的合作又是什麼意思呢?我的記憶早就已經離我而去,我不知道這是哪裡,我不知道那些人是怎麼回事,我更加不明白收割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倒閉起了眼睛,看起來果然在等我動手一般。對於這個無賴一般的傢伙,我也沒有辦法。

所以我倒乾脆靠在了牆上。這條小巷子剛才雖然發生了打鬥,但剛才的天空都是不一樣的,好像是進入了不一樣的時空裡面,所以現在還是極靜的,並沒有人來打擾我們。他倒是鎮定得太過離奇了,現在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背靠著牆,而且還從口袋裡面拿出了煙,點上抽了起來,還示意我:「要不要?」

我搖了搖頭。

「其實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看到了這個離奇的世界吧?我早就注意到了你。所以司徒無功是不可能成功的,因為有你的存在。到最後,在我想來,不管司徒無功或者羅澤怎麼努力,你都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

我冷冷地看著他。我體內的吸血鬼似乎又想發作了。這傢伙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大補品一般的存在。我如果現在就吸幹了他,不知道實力又會強到何種地步呢?

「只不過,你還是有剋星的。」他吐了一口煙霧。

我冷笑一聲。其實我也沒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想嚇唬他一下而已。如果我表現得太過好奇的話,他就更加不會把我當一回事。只是現在的他已然有點不把我放在眼裡,又或者吃定了我並不會弄死他。

再或者他有對付我的自信?

「你是誰?」我問他。

「我是誰並不重要……本體,聽過吧?」

本體是個什麼玩意兒?我並不清楚。

他接著說:「這裡是在一具身體裡面,由張良構建出來的世界……」

「張良……」我輕咬著牙說出了這個名字,同時想起了那個戴眼鏡的傢伙。看他的模樣根本沒有這樣的能力的,哪怕他真的實力無敵,其實以他的性格和處事風格來講,應該不至於會做出現在這些事情的。但是誰又說得好?說不准他現在的那種性格,只是他內心的掩飾而已。

「看來你應該也記得張良?沒有我的幫助,你是不可能打敗他的。因為剛才你也看到了,在他的體內不僅有我們這些人,而且還有其他的東西。再加上有司徒無功和羅澤,他們肯定會幫張良那一邊,而你,可能並不會有機會。」

我的鼻子裡面哼了一聲出來。眼前這傢伙說得倒是好聽,剛才他明顯是在幫著司徒無功做事的。他們顯然是一夥的。而現在卻又要跟我合作?跟我合作什麼?

「你跟我合作什麼?」我問他。

「幹掉張良。」

我繼續冷冷地打量著他,「怎麼殺?」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殺……」他忽然嘆了一口氣,「能殺他的話,我們早就殺掉了。其實真正的本體應該是他,也就是這具身體真正的主人;但是在以前,因為一些原因,我佔據了這具身體很久,雖然我成為了本體,但也並不能完全控制。我們就好像處在夢中一般。而每一次殺掉他之後,他都會再次復活。所以,也許能夠殺掉他的也就只有你了。」

只有我才能殺得掉張良嗎?而且那小子竟然還能在這個世界裡面無限復活不成?但如果我也殺不掉張良呢?是不是我就只能停留在這裡,繼續被這些人收割?再或者,我可以反過來收割他們?

不過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試試。哪怕就算現在這個斷手的傢伙不這麼說的話,我也明白真正要去殺張良的話,肯定不會空易的。那傢伙表面上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我內心深處卻對他藏著一絲別樣的感覺。那傢伙肯定不會像表面上表現得那麼簡單。

斷手的傢伙說道:「殺掉張良,結束這一切。至於到時候到底復活的是你,還是誰,那倒另當別說了。其實我倒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能活著出去。雖然活著離開也只不過是作一個鬼魂而已。」

「前任本體?」我盯著他問。

他點點頭,這時一支煙已經燒了一半,他彈了彈煙灰,顯得很得意,「想不到吧?我做本體時間很長。」

「剛才那兩隻是什麼?」

他把半截煙彈掉,嘴裡吐出了一口濃濃的煙,然後說道:「本源。」

我聽不明白。

「其實也就是這具身體裡面的兩個潛意識。只不過那才是真正屬於張良的意識。那兩個潛意識裡面或許還帶著他的記憶,又或者只是他的一些人格。但誰又知道呢?如果說那隻貓是他的人性的話,那隻老鼠就是他的魔性了。」

這點我倒是有點相信了。如果這裡真的是在張良的體內的話,肯定還有真正原本屬於張良的東西存在的。而現在具象化成了一隻老鼠和一隻貓,怎麼看起來都很扯。但再扯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那就是我根本就打不過它們。張良潛意識裡面的人性被打散了?而且魔性也消失了?怎麼看都是魔性占更大的優勢;但他們又似乎是共存一體的。人性消失,魔性也隨之消失了。

我問他:「怎麼殺?」

「慢慢殺。我想你是不會讓我失望的。作為前任本體的我,肯定還有事情可以跟你說明的。我現在的能力,對付一隻貓還受了重傷,是萬萬打不過現在任本體的;而現任本體卻是張良的朋友。」

我盯著他。

「所以第一步就是先幹掉現任本體。以你的能力肯定沒有問題的。」

我卻有點不想再聽他說話下,因為怎麼看他都像在借用我的力量而已。這傢伙倒是好想法,借我的力量去幹掉別人,然後他就可以坐享其成。

我當然想幹掉張良。但我現在倒忽然有點厭倦這樣的屠殺了。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有的時候我好像會變成另外一種人格。這是完全不同於那個嗜血的我的。

「我們要做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幹掉其他的所有人,那麼這裡就將是我們的。而到時候,如果你真的復活了,我只想離開這裡而已。只是希望你能打開一扇門。僅此而已。」

我當然知道他肯定不會實話實說的。但我忽然對他的陰謀詭計產生了重大的好奇心。這小子到底會怎麼做深深吸引著我。

我看著他,問他:「你會怎麼做?」

「嘿嘿。」

他只是笑笑,並沒有多說。

我轉身就走,走向了司徒無功消失的那個小平房。我不知道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但越走近就越感到那裡不普通。而裡面到底有什麼呢?

走到了門前,走進去,裡面只有一個單獨的小房間,而並沒有看到人。而推開門,裡面並不是房間,而是通往下面的樓梯而已。

透過樓梯的間隙,我注意到下面很深,一時之間我竟然看不出來到底有多少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