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7,一把鑰匙
小說:| 作者:| 類別:

327,一把鑰匙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往下的樓梯,不斷回折。聽不到任何人聲,也看不到任何人影。彩燈像藤蔓纏著樹榦一樣纏繞著扶手而下,這就是這裡的光源了。

要不要下去?

下面顯得有些詭異。而且更加讓我感到有些不安的是,以前似乎來過這裡。

司徒無功呢?他是在下面做什麼事,還是在下面等我呢?等我的話,估計有點太不正常了。

我邁步,走了進去。門自動關起,這門裡面那一側竟然沒有把手,這一關上竟然嚴絲合縫,跟牆融為了一體。正常的門根本就不可能是這樣的。這看起來像是一個活物一般。

我試著推了一下門處,推不動。一腳踢過去,也沒有多大動靜,就像是踢在了一堵很厚的牆上面。

這鬼地方莫非真的能滅掉我不成?我還是有點不太相信的。

咬咬牙,我往下走去。

我的腳步聲很輕,但也能聽得見。如果司徒無功要暗算我怎麼辦?如果他真的在下面的話,肯定能聽得見的。但這裡的空間也就這麼一點大,哪怕我飛起來,也會有風聲的。

所以我乾脆依然走下去。下面越來越大,而且每一層的房間數越來越多。走廊裡面沒有任何的聲音。我不禁走過去推開了一扇門,那個房間裡面並沒有人。事實上現在的我耳朵很靈敏,根本就不必看就能聽得出來的。我推門進去看也只不過是想確認一下而已。

「司徒無功?」我對著下面問了一聲。

「呵呵。」下面果然傳來了他的聲音。

探頭往下看過去,這裡離最低下很高,司徒無功好像站在那裡。那小子也抬頭往我看過來。

一翻身跳了下去,張開翅膀,這樣可以讓我落得慢一些,快到倒數第二層時,輕扇幾下,下落的速度就停了下來,然後我輕輕扇動著,保持身體懸空,低頭看著他。

那小子手裡並沒有拿著刀,而是右手好像握著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抬頭看著我,好奇地問:「你怎麼來了?」

「哼。」我輕哼了一聲。這小子很強,說實話我也不太敢動他。當然,如果我硬要動他的話,估計他也殺不了我的。畢竟我還是有制空權的。

「看來你是跟蹤我到這裡的。不過我到底該叫你什麼呢?」他後退了幾步,看起來倒像是在邀請我降落一般。

我側頭看了他幾眼。這小子現在並沒有亮出武器,估計也不太敢動我。而且我也並不怕他,所以我落了下去。

「可惜沒有茶。要不然我們倒是可以敘敘舊。羅澤一直不敢相信你是張良,而我卻越想越感覺到不可思議,所以就跑回來確認一下。」

「張良?」我不禁怔祝

「說起來你都可能會不承認吧?問題是,你很有可能就是張良。我想來想去,也只有可能是你自己把你困在了這裡。」

我是張良?那記憶裡面的那個張良又是誰呢?難道是我自己嗎?難道我精神分裂了不成?不對,因為我是惡魔。張良只有可能是那個戴眼鏡的。

臉上再次裂開了一些,掉下了幾片碎塊。這種感覺讓我很不爽。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這裡的人似乎天生就是與我作對的。我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我。這是沒有道理的事情。而眼前的這個司徒無功?他好像並不屬於這裡一樣。從表面上看起來他似乎並不算太強,但剛才我可是親眼見到他連那兩隻詭異的動物都能打飛。

「我一直想不明白這件事情。你從哪裡來?你不可能是鬼王,那麼你就只能是張良了。問題是又是張良親手把你封印在這裡;那麼問題來了,你到底怎麼來的?」他問道。

我從哪裡來的?如果我能找回記憶的話,應該能想得起來。可是我的記憶呢?早就被這裡收割掉了。根本就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雖然頭不會痛,但空蕩蕩的,有一種暈眩的感覺。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我有點擔心這小子是故意讓我分心,然後想弄死我。他說不準就是張良的幫凶,現在他要對付我。

他並沒有下一步的動作,而是看著我,「你像一隻受傷的野獸一樣。而且體內竟然還有吸血鬼的氣息。這又是從哪裡來的?我記得最後的吸血鬼那個叫什麼威廉還是什麼的早就被我親手殺死了,而且形神俱滅,你又從哪裡來的吸血鬼的氣息?更加重要的是,早在以前你還被困著的時候,我就發現,在你的體內竟然還有黑手的氣息。這點最讓我想不透。」

我有點聽不懂他到底在說什麼。只不過聽起來好像很嚴重的樣子。黑手,應該就是那個會爆炸的傢伙。他當時也這麼說過,說我的體內竟然有他的氣息。

「那麼,你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黑手的靈魂一直都在這個世界裡面,而且從來就沒有損壞過。你身上從哪裡來的他的氣息?」

我試著去猜想他到底有什麼動機。是要動手還是不動手。

想不到他竟然後退了一步。

不知道他這後退是表明他在害怕我想逃跑呢,還是減弱我的警惕。我對他不得不警惕。因為他實在太過危險了。一個不小心我可能就會死去。

不過為了表明我的決心,隨著他的後退,我向前邁了一步,剛好抵消了他後退的那一步的距離。

對此他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你現在根本就還沒有明白,這只是一個死循環而已,這裡對於你來說,根本就沒有出路的。人死如燈滅。張良死了,所以他根本就不能再以人類的身份復活了。」

我一怔,「你說什麼?」

「還不明白嗎?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是什麼呢?就是讓張良復活。現在不僅你存在,而且你也應該注意到了,還有一個傢伙叫張良。事實上你們兩個到底誰是張良並不重要,或者你們根本就是同一個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當中有一個能以人類的身份復活就行了。我出去之後,思考了很久,終於有點想明白了,看來這件事情也許永遠也無法成功,倒是羅澤那傢伙還不放棄。」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我是張良?」

「是的,很有可能是的。」

「那那個人又是誰?」

「他也是張良。」

「不可能復活?」

「也許真的不可能復活。人死如燈滅,是鬼,那就只能是鬼了……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裡可能已經變成了一個無解的死循環。」

我不禁握緊了拳頭。剛才聽前任本體說我很有可能能夠佔領這具身體,然後復活成人,我還有些小激動。但是現在司徒無功卻把一大盆冷水澆到了我的頭上。哪怕我殺光了這些人,都不可能成功嗎?

司徒無功微笑著說:「直到我找到了一樣東西,然後我就在設想著一種可能性。」一邊說著他張開了手掌。他的手中握著的是一把鑰匙,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他說道:「這把鑰匙,是以前羅澤手中的。據說什麼都能開。當然,其實也沒有那麼神奇。正是這把鑰匙,讓我聯想到了羅澤以前的能力。他能夠強行把收割重置。讓一切回復原樣,看起來就像是時間輪迴了一樣,又或者像是人們都重生了一般。」

「什麼意思?」

「他啟動的只是一個表象的輪迴而已,所以大家看起來像復活了一樣;而你呢?你不是,因為你可能真的陷入了一個真正的輪迴裡面,而且是死循環,根本就無法可解。你有沒有想過,或者,你所認為的那個張良,正是你本人?他有沒有可能就是以前的你?你們有沒有可能只是不同時空的同一個人?」

我跟那個戴眼鏡的是不同時空的同一個人?聽起來很怪異,很可笑,但也很可怕。

有可能嗎?

雖然聽起來很瘋狂,我卻有點相信了。

司徒無功說道:「聽起來很瘋狂。我們跟鬼魂打過很多交道。然而真正復活一個人類,我們從來沒有成功過。一直以來,我們想不通到底為什麼。現在張良的這具身體,機能還在,還不算完全死亡;而且靈魂也在,更加重要的是竟然很有可能是同時有著兩個張良的靈魂在這裡面。為什麼一百多年了,依然還是沒有真正的復活?其實我想明白了,那是張良的靈魂陷在了這個死結裡面,出不來。兩個靈魂,會不會有可能你們兩個都是張良,但只是不同時空的?有沒有一種可能,他殺死了你,而他又被封印了?然後變成了你?再或者根本就是他回到了過去,然後被他親手封印了起來,然後就變成了你?」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殺他?」

「誰知道呢?或者你更應該殺他?如果會認真觀察他的話,或許能在他身上找到你的影子吧,或者你會發現,其實他很像你?」

「那我是殺,還是不殺?」

「或許,你可以試著讓別人來殺他,這樣也許就可以解開這個循環了。」

我輕輕咬著牙。他的話讓我心潮起伏。利用別人去殺?如果他不是死在我的手中,或許我真的就能走出去了?而且變成活生生的人?

但如果他死了,我也同時消失了呢?

其實現在的我根本就不必去考慮這麼多的。因為活在這裡,又有什麼好處呢?

他嘆了一口氣,說:「有的時候我們看起來是做出了選擇,然而誰又能說那不是命運在使然呢?這裡也許是一個死循環,而我們外面的世界,誰知道又是不是另一個循環呢?」

他轉身慢慢地走向牆壁,丟下了一句話:「畢竟這裡也是基於樹妖構建的世界,而外面的世界,同樣也只是樹妖的世界而已……」

我看著他走向牆壁,越來越遠。他忽然回頭笑著問:「不過再怎麼說,外面的那個世界也是我們的家,不是嗎?」

然後他就走進了牆裡面,消失不見。

這鬼牆壁好像把他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