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8,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328,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這房子又到底是什麼見鬼的房子?在這裡倒是蠻安靜的。8『Δ1中文網最底下這一層並沒有房間,而以上的都有。從這裡抬頭往上看去,就能看到越往上就越小的一層一層的騾最底下這一層看起來沒有任何物品。

我走向司徒無功消失的方向,試著伸手往牆摸去,這牆似乎像果凍一般,往下陷去。我繼續往前走,於是我的身體也像司徒無功一樣,也被這牆壁慢慢吞沒。我吃了一驚,眼前非常黑,但這裡好像是另外一層空間一般,竟然能在這裡面活動。

我想出來,所以我趕緊後退。其實我的身體只有一半融進了牆裡面,後退一步就完全掙脫了出來。還好,還算是來去自由。

退出來之後,我對這牆壁的興趣更大了一些,而且也沒有剛才那麼擔心。看起來這牆壁應該並沒有什麼惡意才對。雖然在感覺裡面這牆壁看起來像是活物一般。再次把手伸了進去,接著是肩膀進入,然後整個身體融了進去。

沒有光。我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回想起剛才司徒無功說的話,那讓我震驚得無語。我正是張良?而且那個戴眼鏡的也就是我?

想一想就感覺到可怕。

我倒不急著衝出去,而是在這裡靜靜地思考了起來。這種事情我很少做。哪怕以前有那麼多時間我也從來沒有靜下心來過。

而這次我剛想靜下心來,卻聽到了異常的動靜。

傳來了腳步聲,而且聽起來人數還不少。因為我正是在牆壁裡面,所以這聲音雖然像是剛剛進入這個建築物裡面,但我也聽得清清楚楚。

從腳步聲聽來的話,大概有十幾個人。而且好像還有一個孩子的腳步聲,因為有的時候蹦蹦跳跳的。

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有人進來這裡面呢?而且又是些什麼人?更加重要的是竟然還響起了敲門的聲音。應該也不對,應該像是在釘釘子的聲音。

我有些不太明白他們到底在做什麼了。

絕大多數的腳步聲慢慢的消失了,我可以想象到,他們應該走進了房間裡面,但還是有兩個人一路往下。

「這是什麼地方?」一個人問。

另一個人回答說:「嘿嘿,最神奇的地方。」這聲音呼起來非常耳熟。沒有錯,正是剛才那個斷手的傢伙。只是想不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就找來了這麼多人,而且好像還認定了司徒無功已經離開了一樣。

看來他果然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只是被他找來的又是什麼人?

如果不是剛才他說什麼合作的話,估計我現在就有些想衝出去滅掉他們了。當然,主要也因為我對現在這個地方非常好奇,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呢?

「最神奇的地方?再神奇,能讓我們擁有那些獨眼龍一樣的能力嗎?」

斷手男說道:「想要那些能力?其實很簡單,只要到時候殺掉他們就行了。」

「嘿嘿,我也知道只要能殺掉他們就行了。問題是,怎麼殺?單靠我們這些人,殺得了他們?」

斷手男說道:「事情其實還是很簡單的。只要你聽我的,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說得倒好聽。怎麼聽都是把我當槍使……這最下面竟然什麼東西也沒有。」

斷手男說道:「嘿嘿,別再划十字了行不行?你又不是真正的信所謂的神,你什麼老底,我還不清楚?我們裡面說話。」

「裡面?哪裡面?」

「跟著我就對了。」

我也好奇他們所謂的裡面到底是哪裡。不過以我的智商很快就想清楚了,斷手男肯定知道這牆壁的問題,所以他所說的「裡面」肯定就是牆裡面。

果然,過了一會兒就響起了那人驚訝的聲音:「這牆……」

「放心,在這牆裡面能聽得到外面的聲音,但是在外面卻聽不到裡面的聲音。」

而我現在卻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剛才司徒無功明明走進了這牆裡面,而他到底去了哪裡呢?這裡明顯是地底深處,他應該無路可走才對。而我卻聽不到司徒無功任何的聲息,那小子好像消失了一樣。

他去了哪裡?還是他從這裡出去了?而這斷手男應該是跟司徒無功也有所謂的「合作」的吧?

我靜靜的一動不動。任由他們進來。我看不見他們,他們當然也看不見我們。

「這麼黑,你不會殺了我吧?」那人問。

「開什麼玩笑呢?主要是有些事情要交待你。我還是很看好你的。你也覺醒了之前的記憶。只是希望在幾天之後你們能活得更好一些而已,說不准你還有機會走出去呢。」斷手男說道。

「是嗎?那我倒好奇了,你到底是誰呢?」

「我是誰重要嗎?重點是,你們在接下來的幾天,能活下來嗎?」

「所謂的收割又要來了?」

「當然,而且這次來得更猛。司徒無功回來了,他作出了一些調整。所以這是最後的機會了。這個世界已經相當不穩定,可能隨時都會崩潰;還有就是接下來的時間裡面,最大的變故應該就是能力的集中。」

「怎麼說?」

「接下來,你們可能會失去一些東西。因為這具身體快要崩潰的原因,所以司徒無功作出了調整。以前分散在你們身上的東西,都會回收;具體表現就是你們身上的血液會全部消失。」

「……」

「而身上還有血液的人,就是有異能的人。你們將會變成像殭屍一樣的存在,雖然表面上看起不還是人樣,而且能自由行動,但真正讓你們成為人的血液已經不存在了。你可以理解為你們失去了靈魂。」

「呵呵……這話聽起來好像我會相信一樣。」

「問題是這個世界本身就會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誰也保不準的。而你們,並不是真正的人類。這點你應該比我還清楚。」

「知道又怎麼樣?」

「而當你們殺死了有異能的人之後,你們就將得到他們身上的異能。這才是你們最終能存活下去的根本。」

「呵呵,我們怎麼去殺?」

「這個地方的最底層可以抑制異能,任何異能在這裡都會失效,而且還能動一次整棟樓的爆。問題就是你們懂不懂得把握機會了。如果你們想要活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這裡安家,等待著那些有異能的傢伙來進攻,那樣你們自然就能幹掉他們。只要幹掉了一個,你們當中就有一個人有了異能;幹掉了兩個,你們就有了兩份異能。」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真假又有什麼不同呢?重點是你們到底想不想活下去呢?更重要的是,跟我合作的,可都是重量級的人物,司徒無功是我的夥伴,還有你應該見過的那個會飛的,也是我的夥伴。」

「然後?真正的收割到底有什麼目的?」

「這一次?真正的目的?就是只有一個人能復活。復活的是誰?你想去外面的世界嗎?那就復活吧。做那最後一個人,就行了。」

「聽起來倒是可以考慮的一件事情。誰知道你信不信得過?」

而這時響起了司徒無功的聲音:「他信得過。」

我不由得一怔,這小子果然還留在這裡,聽這聲音好像離我並不遠。

那傢伙顯然有些吃驚:「你是誰?」

「我是司徒無功。我這次回來,就是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如果真的再沒有人能復活的話,那麼我將在外面把這具身體毀滅。」

毀滅?這就是他的答案?這話像是說給那傢伙聽的,而實際是應該是說給我聽的吧?如果那傢伙並不算太蠢的話,應該聽得出來,斷手男和司徒無功明顯只是把他當槍使而已。

那傢伙果然不算笨,嘿嘿笑了一聲,說道:「說得倒是好聽。以這具身體復活,怎麼聽都輪不到我。而你們為什麼又要找上我呢?」

司徒無功吸了一口氣,說道:「輪不到你又能輪到誰呢?」

「嘿嘿,怎麼都應該是那個張良才對。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怎麼也算是覺醒了記憶的人。還會不明白那些破事情?這具身體原本就是張良的。當然最終最有機會應該就是他。」

司徒無功說道:「問題是,張良的性格太懦弱了,根本就不是我所需要的人。而且那種性格,竟然連他自己的身體都喪失掉了控制權。那麼懦弱的人,也許根本就走不到最後。」

剛才司徒無功還說這是一個死循環,而現在卻說給最後一次機會。而他是不是也深深陷入了這個死循環裡面呢?或者他現在正準備著突破?而第一件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個人把那個張良給幹掉?

那人說:「所以你們要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掉張良?」

司徒無功說道:「不錯,你可以殺掉他。如果你有機會的話,我希望你能殺得乾脆一些。」

「你們為什麼不動手呢?」

司徒無功說道:「因為一個人,他一直存在,所以我們動不了手。」

「誰?」

「羅澤。」

「那何不先殺了羅澤?哪怕羅澤真的一直存在的話,你要動手也有機會的。我真的很不明白你們那麼想他死,而你們卻不自己動手。」

斷手男說道:「我可沒有把握殺死他。」

司徒無功卻不再說話。

他們不是沒有把握,而是殺了張良又怎麼樣?他會不會再次復活?現在的問題,張良被殺死了會不會再復活。其實最簡單的辦法應該我自己動手;但現在的問題是司徒無功懷疑這裡是一個死循環,而且還認定這個死循環的最大特點就是張良殺死我或者我殺死張良;所以從這一點來看,他並不希望我親自動手,而是要假手於人。

而他為什麼找到這個傢伙?難道這個傢伙也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重點是,這個傢伙聽起來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