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1,鬧市
小說:| 作者:| 類別:

331,鬧市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隨手扔了一個包子進嘴裡。81中文網這樣的食物竟然也能入口,我不禁心裡暗地裡有些佩服我自己。只不過換了一身衣服而已,但是在這裡看起來我已經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

這些人表面上看起來並不會多麼的討厭。我走在街道上,起初還有些人會好奇地看我一兩眼,但事實上從外形上來看,我跟他們並沒有多大不同而已。估計主要是我的衣服顯得有些大。

這裡的人當然也用錢,而且順手就能偷到,非常簡單。天空雖然有些雲,但看起來並不算一個壞天氣。

忽然,我被人撞了一下。我隱隱有些怒意。這傢伙竟然還得寸進尺,一把拉住了我。

我輕輕地咬牙,正要給他致命一擊。而他卻壓低頭聲音問:「鬼王?」

這聲音讓我有些吃驚。一轉頭果然看到了那張讓我深惡痛絕的臉。這小子竟然就是那個把我炸傷的傢伙。在這街道上面他竟然主動找上我了,而且看樣子還不怕死。這讓我感到很意外。

我冷冷地問他:「想死?」

他輕笑了一聲。

鬼王?這個名字我倒是喜歡的。也許這就是我真正的名字。

「請你喝茶?」他輕輕地問。

喝茶?我可沒有那麼好的心情跟他一起喝茶。當然,如果用他的頭作茶壺我是會考慮的。不過在這個時候我現也沒什麼事干。而且這傢伙說不準還能說出一個所以然來。連司徒無功我都可以不去攻擊,更加不要說這個傢伙了。而且他的爆炸也讓我有些擔心。如果他再來一,估計我又要虛弱好一段時間。

我並沒有回他的話,而他卻主動地拉著我往旁邊的一棟樓上走去。這裡並沒有什麼茶樓。

直接就到了樓頂上面。看來他就是住在這裡,搭了一個小鐵皮棚,有簡易的床和桌子之類的。現在他終於放開了我。我不禁也好奇了:「你住在這裡?」

「反正住哪裡都一樣,沒有什麼不同的。」

這小子是完整的,那條黑手也還在。也許他的名字就叫做「黑手」。他果然在泡茶,並不會很複雜,只是把茶葉扔進壺裡,然後衝上開水。

開水冒起了白蒙蒙的霧汽,看起來有些迷離。我倒有點喜歡這景象了。

過了一兩分鐘,他才倒上了兩杯茶,就著唇輕輕地試了一下,很燙。

「這裡雖然不高,但風景也不錯的。」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樓頂的邊緣。這裡當然不高,在附近就有很多比這小樓高得多的高樓大廈。說到風景的話,那簡直就是狗屁。從這裡看過去,下面是人來人往的街道,街道上面的人也並沒有閒情逸緻,反而看起來非常匆忙,很多人的臉上都掛著擔憂。

而且空氣裡面還有著一股怪味。或許就是旁邊那個菜市場裡面散出來的,菜市場裡面人最多,也最亂,看起來像是一個垃圾常

而從這裡也能看到遠處那邊張良所在的學校。那裡看起來籠罩著一片別樣的天空,與其他地方格格不入。那裡好像是邪惡集中之地一般。

他指著那邊說:「看到了沒有?看要變天了。」

或許他的意思就是那邊最終會擴散過來。那鬼地方連我都不敢進入。我當然沒有見識到那裡面到底有什麼厲害的人物。但可以想象到,肯定不會弱於司徒無功。

我卻沒有回他的話,而只是打量著他。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看起來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樣。其他人要說實力強大,也不會來得跟他這麼詭異。這小子看樣子完全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無所不在的死靈,爆炸了之後竟然還會再次出現。他好像才是真正不死的傢伙。

最終我問出了這個問題:「你怎麼沒死?」

「呵,我只是一個守門人而已。」

守門人是什麼鬼我不太清楚。如果是守門員的話我當然還是清楚的。這小子顯然是大有來頭的。我倒不急於跟他動手,主要是我沒有把握弄死他,而且很有可能還會被他所傷。

「你的體內竟然有我的氣息,這讓我感覺到不可思議,而且你竟然也沒有被我炸死。這更加讓我肯定了我心中的猜測。」他說道。

「什麼猜測?」

「你是鬼王。」

鬼王到底個什麼鳥貨色我當然不清楚。記憶裡面完全空白一片。而我也不想去問他這個問題。因為他完全可以騙我。而騙我的話,我卻無可奈何。信不信倒是其次的,重點是那會成為我心面的負擔。我當然想找回我失去的記憶,但是看起來現在我辦不到。

也許將來有一天我可以做得到。

他返身回來喝茶,喝了一口之後放下了茶杯,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想我也快要死了。說起來真是讓我感到有些傷感。」

我只冷冷地盯著他。

他好像只是想要找一個不那麼討厭的人說話而已,「說實話,從來就沒想到過竟然會是這種局面。至於最後到底是你還是張良活下來?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只要是你們兩個就行了。司徒無功或許在賭張良,而我卻是把賭注壓在了你們兩個人的身上;至於其他人?他們或許只會為他們自己打算吧。所以,我會加快你們的進度的。」

我冷冷地盯著他,「加快?嘿。」

「我會殺很多人。想來這個時候司徒無功開始行動了。」

「哦?」

他再次站了起來,看著遠處,忽然指著一處,並沒有說話。他這個動作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走了過去。那是街道的一處,有幾個人聚在一起。起初我並不在意,不過馬上我就看到了不正常的東西。

一個跛了腳的傢伙正拖著困難的步伐往前走去,在他的前面還有一個中年男人。從背影上看,那個跛了腳的正是羅澤。

他跟那個中年男人似乎關係並不一般。而那幾個聚在一起的傢伙正跟著他們。

羅澤看起來跟晚上完全不同。但我確定那就是他。只是這大白天的,又有什麼事情會生呢?答案很快就出來了。

跟在他身後的幾人忽然向前,像是撞了一下羅澤,然後羅澤就大叫了一聲,那個中年男人也大叫。

但沒有人理會他們的叫聲。那些人有五六個,他們抓住了羅澤的手腳,看起來像是要綁架一樣。

街道上的人很快散開,而尖叫聲四起,奔走相告,更多的人在旁邊看著熱鬧。

這種搶人的鬧劇看起來一點也不精彩。

我正想著那幾人或許會把羅澤搶到一個無人的地方去,然後結果掉他。但我錯了。因為人群裡面終於走出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我當然見過。她的手裡拿著兩把斬馬刀,看起來非常危險。

尖叫聲中我聽不清他們到底在喊什麼。但看得出來那五六人跟女人並不是同一路的。那五六個人想搶了羅澤就跑,但女人就擋在了他們的身前。

五六人中有一個傢伙亮出了一把手槍,但他根本就沒有機會開始哪怕一槍。因為女人的刀子已經斬在了他的身上。

並沒有血光四濺的場景,反而一切看起來都是無聲的。在那一瞬間,女人至少斬出了六刀。那個拿著手槍的人倒地,變成了人棍。被斬下的肢體似乎憑空消失了。

詭異的刀法,更加詭異的是那兩把刀。我不禁問黑手:「那是什麼刀?」

「司徒無功的刀。」

原來是他的刀,難怪這麼詭異。我不禁暗想司徒無功到底在暗地裡面做什麼。

搶人的人沒有討得了好處。女人的刀比殺人的刀更讓人感到害怕。他們四散而逃。女人並不追,而是盯著那正在爬起來的羅澤。

羅澤爬起來之後,還拍了拍衣服,一步一步走向女人,看起來他們認識。只不過接下來的景象卻讓我大吃一驚。因為女人的刀再次揮了起來。

這一次她的目標正是羅澤。羅澤看起來好沒用,因為幾刀下去,竟然也變成了人棍倒了下去。

再然後就是那個中年男人了。

我不禁好奇地問:「她為什麼殺他?」

「誰知道呢,或許是因為羅澤擋了司徒無功的路?」

只是這麼一個看起來沒有什麼用的跛子而已,有什麼能力去擋司徒無功的路?當然,眼前的這個羅澤雖然看起來正是昨天晚上見過的那個,但怎麼看都不太一樣。人還是那個人,但實力差的不是一點半點。真正能擋司徒無功路的羅澤,會是這麼沒用的傢伙嗎?

我不知道。只不過這個女人很有可能正是司徒無功派來的,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有司徒無功的刀呢?

殺了人的女人鎮定自若,揚長而去,從始至終都沒有看旁人一眼。她好像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她好像比我更像天外的惡魔。

我靜靜地看著遠處那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三個人棍。這沒有鮮血的戰場詭異得讓我感到害怕。那憑空消失的肢體不知道去了哪裡。只不過我好像看到了在那空氣中忽然閃過的幾條紅線,也許正是消失去了那裡。

黑手深深地吸氣,「司徒無功真的開始行動了。」

是的,我也感覺到了一絲異樣。我似乎聽到了地底深處的那一絲悸動。看起來羅澤跟司徒無功是一夥的,但眼前的這個事實卻告訴我並不是那麼簡單。也許他們還有著其他的目的。

而眼前的這個黑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