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3,收割
小說:| 作者:| 類別:

333,收割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只不過是毛毛雨而已。但這毛毛雨的影響卻非常大。看似這是來自天空,但我知道其實是來自地底深處的。因為感覺裡面,似乎整個世界都顫抖了一下。這是這個世界的改變。很多人都好奇地看著這雨;而他們卻沒有注意到他們自己的改變。

在血雨之下,那些普通人似乎正在失去某些東西。

而那些早就商量好的而且也劃分了範圍的傢伙們,開始行動了。他們開始瘋狂地屠殺著普通人。雖然說是屠殺,但並沒有鮮血四濺。在流血的也只不過是這個世界而已,那些被屠殺的人並沒有血流出來。

在這場血雨中,似乎所有普通人的血液都被奪去了。沒有血流出來,到處都是殘肢碎體。我忽然覺得真正的惡魔是那些獨眼龍才對。

有人叫了一聲:「收割嘍。」

這就是他們所謂的收割嗎?把那些普通人全都殺死,然後就只剩下他們那一百個左右的人?再集體對付我?

現在的這些變化,顯然都有司徒無功參與的影子。那傢伙說不準正如黑手一樣,也只是要我死而已。如果我真的也是張良的話,只要我真正的死了,那麼這裡就只剩下一個張良了,那麼司徒無功所謂的那個死循環也就解開了。

我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看起來份外不真實,而且看起來份外地讓我反感。我注意到了那個能把人變成人棍的女人。把人變成人棍也更是她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她顯然跟司徒無功有著某種聯繫。我不可能放過她。

所以我飛了起來,往她衝過去。

在她的身邊,已經有幾十個人棍。這些都是出自她的手中的兩把刀。我不禁感到了一股怒氣正從身體裡面冒出來,擋不祝狠狠地沖向她。她顯然也發現了我,有些吃驚的模樣。但她手中的雙刀卻並不吃驚。她揮著雙刀往我衝來。

與此同時,不過處的幾個獨眼龍顯然也發現了我,開始往這邊衝過來。

這個女人不是好對付的,不過她的雙刀並不能把我也變成人棍,這就是唯一的安慰了。對於其他的獨眼龍,那些人暫時根本就不夠看的。只不過忽然加入了這幾個獨眼龍,對於我的處境也不是好事。

所以舍了眼前的這個女人,轉身對付那幾個獨眼龍。這幾個傢伙也顯得有些不同了。似乎剛才在屠殺普通人的時候,他們自身也發生了變化。他們的實力似乎在短時間之內就得到了提升。

看來這果然就是司徒無功做出來的事情。他是要讓這些人的實力真正的得到提升,然後就可以對我進行收割了。

實在是忍受不了這些傢伙們。

不過他們依然不夠看。雖然並沒有弄死他們,但至少也把他們打退了,而且他們也都身上帶了傷。傷口不斷流下血來。失去血液的,也只不過是那些普通人而已。

女人似乎也發狠了,對我展開了猛烈的攻勢。找了一個破綻,終於把她打得重傷而退。現在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妙。因為已經越來越多人的趕到了這裡。眾多的獨眼龍,他們站在那裡緊緊地盯著我,準備著隨時都對我發動攻擊;女人背後流著血,不過神色間看不到任何的痛苦,一樣地緊緊盯著我;而在我身後的不遠處,還有趕過來的黑手和金剛爪,更加重要的是還有張良他們一伙人。

終於,我們這些人聚在了一起。

只不過沒有司徒無功,也沒有羅澤而已。

必須速戰速決,要不然這些人我可沒有辦法能對付得了。所以我狠狠地撲向女人。她揮起了斬馬刀往我迎來。她的刀子很厲害。雖然我跟她打得激烈,只不過我也不會放任其他人不管。特別是那個獨眼龍的頭頭一樣的老年獨眼龍,他一直都緊緊地盯著我;還有身後的黑手和金剛爪,他們也一直在盯著我。

果然,他們開始衝鋒了。金剛爪首先沖了起來。如果從背後被他擊中的話,那肯定不好受的。我不得不作出放棄的模樣,而向天衝起;同時黑手也開始衝鋒起來。

而讓我感到吃驚的是,我飛起來之後,金剛爪的速度依然不減。而且他沖向的並不是我,而是那伙獨眼龍們。他的金剛爪在人群裡面綻開了血花,看起來份外耀眼;黑手的目標看起來也不是我,而是那群獨眼龍。

看來他果然還是有些看不慣那些獨眼龍的。我倒真的有點懷疑他的目的了。這些傢伙一個個心面都在打著什麼鬼主意一樣。反倒是那邊的張良有些茫然。他也不明白這些事情到底是什麼。

不過很快張良就顯示出了他果決的一面,他搶了一把手槍,然後對著女人射擊;女人終於也動了,她飛快地往張良衝過去。

原本身為局中人的我,現在卻變成了旁觀者。他們自己人打起自己人來了?這倒好看了。那個女人相比於張良來說,強大得太多。我實在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張良會是這麼一個沒有用的傢伙。

想要去幫張良的人也被女人打退;而在轉眼之間,女人就已經把張良放倒在地,一腳踏在他的胸膛之上,用刀子指著他的喉嚨。

飛在半空的我倒忽然有些緊張起來。如果這刀子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呢?是不是他死了,我的記憶就回來了?

場面安靜了下來。幾乎沒有任何的聲息。所有人都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我輕輕咬著牙,都有些想出聲叫她快點動手了。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開始凝結成冰。天空的血雨依然還在下著。在場的眾多人的都有些緊張起來。黑手和金剛爪也不敢貿然去救。

我在等待著那期待以久的畫面。我在等待著那可惡的張良被那個女人血賤五步。

而我等到了。

她手中的刀狠狠地往下刺去;這一刀沒有任何的花樣,只是往他的喉嚨裡面插落而已。血水順著他的傷口往外冒著。

我幾乎一個不穩就要掉下來。刺痛感再次到來;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強烈一點,但是馬上我就痛快了,幾乎想放聲大笑。因為隨之而來的卻是如同潮水一般的記憶。

這個女人是誰?她好像叫張璇。很奇怪的是,回歸的記憶告訴我她竟然是羅澤的老婆。記憶里她一直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而已,有的時候倒有些無聊。只不過羅澤似乎一直都是我的朋友?所以我跟她好像很熟。

記憶里,她跟羅澤結婚,我還到了場,羅澤還為她介紹:「這是張良,我的兄弟。」

「張良?我還以為你的朋友都是不三不四的呢,他看起來順眼多了。」

羅澤說:「我哪有什麼不三不四的朋友?別瞎說好不好?」

她伸出了右手,「你好,我是張璇。」

我也伸出了右手跟她握手,「我叫張良。」

現在,我忽然發現我竟然真的伸出了右手。我不禁一些怔住了,手上好像依舊有著她的體溫一般。而她怎麼會變成這樣的?我不知道。而在另一個場景裡面,我看到的卻是她的死亡。她靜靜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看起來只是睡著了而已,但是她躺著的地方卻有一大片的血水。

我靜靜地走到她的面前,親眼看著一個茫然的靈魂從她的身體裡面走了出來。這靈魂好像在夢遊一般,茫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然後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我想叫住她,只不過沒有開口,而是嘆了一口氣,輕輕地把她抓住,然後收進了體內。

記憶裡面的畫面城市已經變成了廢墟,四處都是夢遊一樣的靈魂。一個年輕人輕輕地說:「看起來都死了。」

「這裡原本是一個沒有鬼魂的城市的。」

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輕輕地抽泣起來,她看起來有些無助。而她卻是跟我一起來到這個廢墟的。我有點好奇,她又是誰呢?

她輕輕地說:「不知道小蒙怎麼樣了。」

年輕人輕輕地說:「或許這些人正是死在他的手中的呢?」

女孩怔住,哭得更凶。

如同潮水一般的記憶瘋狂地湧入,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不過這潮水來得快也消得快。我忽然有些不痛快了。如果張良就這麼完蛋了的話,那麼我的其他記憶呢?還會回來嗎?

我有些懷念那種感覺。

我緊緊盯著下面,張良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而張璇的腳踩在他的胸膛上,刀子依然插在那裡。

我輕輕咬一下嘴唇。看起來事情還沒有完。大家都好像沉住了氣,緊張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們看起來好像害怕這個世界馬上變會毀滅一般。

毀滅並沒有到來。因為我忽然注意到張良的臉正在發生著變化。他好像正在慢慢變成另外一個人。而在旁邊,好像出現了另外一個張良,他站在那裡,看起來只是一個半透明的鬼魂。

「幹掉她1有人在大叫。

於是很多人都瘋狂地沖向張璇。我倒對她有些同情了。想不到現在她自以為幹掉了張良,想不到馬上就變成了眾矢之的。而最讓我感到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那些獨眼龍們並沒有幹掉她;時間好像在這一刻發生了變化,真的凝結成了冰點,那個半透明的張良的身影沖向了張璇。

他的手中握著一把匕首。

一條一條波紋在空氣中形成,全都向我湧來。這好像是一斷又一斷記憶,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他的還是我的,又或者說是我們兩個人的。

在那裡,我看到了推開門看到的羅澤,那懶洋洋的模樣看起來有些討厭;我看到了那個長著倒三角眼的傢伙,看起來也有些討厭;我也看到了被他稱為女漢子的那個女人,正是那個女人捅了他一刀。

而這一切,現在都在這種不可思議的狀態裡面向我傳遞著。很快,很短暫。

半透明的張良在這種狀態之下,慢慢變得凝實起來;而躺在地上的那個人的變身也終於完成;變成了另外一個男人。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