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4,在樓頂泡一壺好茶
小說:| 作者:| 類別:

334,在樓頂泡一壺好茶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地上一片狼藉。不知道死的那些到底是不是全都是該死的。張璇死了,被張良親手殺死的;金剛爪死了,是被獨眼龍幹掉的;黑手看似也死了。

不知道那個算不算是新生的張良。或者在這個世界裡面他真的不會死去。但我還是希望他能再死一次或者多次。因為這樣我就能得到更多的記憶。

對於沒有記憶的人來說,最寶貴的當然就是記憶了。最狠的當然是那伙獨眼龍,他們殺掉了金剛爪等人;而最意外的就是羅澤。

剛才羅澤忽然再次出現,而隨同他一起從地底深處冒出來的還有一條黑蛇。那條黑蛇的氣息非常可怕。他們一起合力把張良從這裡救了出去。對於他們我有些好奇,所以一直跟著過去,但除了他們化成輕煙消失了之外,並沒有發生其他的事情。

這個看似並不算太大的城市裡完全亂了套。普通人四處亂逃;而那些身上有著異能的傢伙卻四處亂殺。司徒無功對這個世界的改造效果相當的明顯,幾乎把所有的人都變成了瘋子。看似血腥的廝殺卻沒有鮮血,那些死去的普通人看起來就像是一件件藝術品一樣。

也許,這只是第一階段而已。因為現在我還沒有看到司徒無功。除了廝殺之外我也沒有看到其他有意思的東西。

我是不是應該加入他們?不過我要去獵殺的話,應該就去獵殺那些噁心的獨眼龍吧?

現在他們倒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我一般,只顧著自己亂殺,而對於在天空之上我的,他們卻不多看一眼。雖然我知道他們一定暗定留心著我的動向。

普通人四處逃命,有些摔倒的;也有些亂喊亂叫的;更多的人在無助地叫著救命。

我落下地來,慢慢地走在街道上面。前面一個女人驚慌失措地向我跑來,一邊跑一邊大喊著救命。而在她的身後不遠處,正有一個獨眼龍露出了冷酷的笑。街道上面滿是沒有血液的屍體,而天上正在下的毛毛雨卻是血色的。現在這個街道上面,似乎只有我們三個一般。那個獨眼龍正往這邊衝過來。他的速度很快,正在女人從我的身旁跑過去的時候,獨眼龍就已經殺了過來。

估計是因為在落下之後我就把翅膀緊緊地收在背後,所以這個獨眼龍並沒有注意到;而現在他衝到了我的面前,他的刀子閃著寒光,他的眼中同樣露出了瘋狂;但是當他的刀子向我砍出來時,他的臉色變了。

他的瞳孔迅速地收縮,然後大叫一聲:「是你1

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肯定被他這一刀劈成兩個大小几乎會相等的部分;而很不幸的是,我是我,並不是一個普通人。

他的動作看起來有些可笑,他的表情看起來更加可笑。我只是一伸手,手掌就從他的胸前穿透了過去。溫熱的血液從他的身體裡面流了出來,我卻感有些噁心。這些人根本連我都不如。在死之前他發出了一聲慘叫聲。這慘叫聲能傳出去很遠,只不過又有什麼要緊呢?最厲害的那幾個人都死了,這裡還有誰能阻擋得了我呢?

但我提不起絲毫興趣去獵殺他們。也許只是時間還沒有到;也許是因為我的身體跟這個世界本身就有聯繫,這個世界變了,所以我也有了一些變化而已。

扔下了這具屍體。已經走到了我的背後的女人原本應該想躲在我的身後而已,不過這個時候她也尖叫了起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臉色蒼白地看著我,嘴唇在顫抖著,看起來想說話,只不過她控制不了嘴唇所以說不出來。

我也只不過轉頭看了她一眼而已。

「謝……謝……」她終於說出了兩個字,看起來這幾乎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

遠處有幾個人被人從樓上扔下來,在下落的時候還能發出慘叫,便這慘叫聲忽然就斷了,因為他們已經摔到了地上,我幾乎能聽到骨頭被摔裂的聲音。

我靜靜地往前走去。看來不止我是惡魔。這裡原本就只是一個惡魔的世界而已。

「你……你是一個好人。」身後的女人卻跟了上來,而且還說出了這句話。

我不禁感到好笑,我只是提不起殺她的興趣而已。我算是好人嗎?那些守護者要殺的,正是我埃我是什麼?我只不過是一個惡魔而已!

我站住了腳步,轉身冷冷地看著她,她已經站了起來,看起來依然有些害怕我,只不過似乎馬上下定了某個決心,腰板一直,胸部一挺,臉上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我……我能跟著你嗎?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只要讓我跟著你。」

似乎她對於她的胸部很滿意,而且還上升到了得意的程度。我不得不說她的身材還不錯,只不過高估了我的欣賞水平。事實上在這個時候,只要聯想到她身體裡面連血液都沒有,而且只能作為別人屠殺的對象,我就對她提不起任何的興趣。

我靜靜地看著她。

她再次挺了挺她的胸。

我不得不提醒她:「你說我是好人?」

她再次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你是個好人,讓我跟著你行不行?」

「可是你沒注意到,我是一個惡魔嗎?」說著我張開了翅膀。

她的臉上明顯露出了吃驚的笑容,但是馬上她就大聲說:「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你是一個惡魔,但有些人比你還更加惡魔!我能跟著你嗎?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我假裝想了想,或許我表現得太好了一些?眼前的這個平凡的女人竟然都不怕我?還是她真的絕望了,把希望倒寄託到了我這個惡魔身上?聽起來還真的有些諷刺的意味。

「任何事?」

她重重地點了一下頭。

我笑了,「好吧,那麻煩你先為我做一件事。」

她臉色變得更蒼白了一些,不禁後退了一步,不過馬上就咬牙邁回了這一步,強撐著抬頭看著我,然後問:「什麼……什麼事?」

「先死給我看看?」我輕笑著說。

她一怔,然後轉身就跑,大叫道:「惡魔1剛跑了三步,卻一跤摔倒在了地上,一時竟然還爬不起來。

這種女人根本就不需要我出手,她自然就會死得很難看的。而且我也根本就沒有帶上她的意思。這種女人只會拖了我的後腿。在這裡更加沒有任何一個可以信任的人。

我繼續往前走去。有的地方發生了爆炸聲。起初我還以為又是黑手搞出來的鬼;只不過馬上我就明白了過來,那是真正的炸彈爆炸的聲音。而且前面還有滾滾的煙塵冒起。看起來很熱鬧。

我飛了起來,果然看到了爆炸的地方。那是兩三個普通人正試圖對抗一個獨眼龍。只不過根本就沒有炸傷獨眼龍,反而引出了獨眼龍體內的瘋狂,幾刀下去,把那幾個傢伙大卸八塊。

這場景實在太過難看。我本來打算去弄死那個傢伙的;但是忽然我注意到就在我身旁不遠的一個樓頂上,竟然有一個老頭竟然一手提著一把茶壺一手提著一個開水瓶走向一張擺好的小方桌。

這老頭看起來相當鎮定,目不斜視。不過在他放下茶壺之後,馬上就又轉身下樓,也不知道去做什麼。

我對這老頭相當無語。

一個獨眼龍剛剛爬到了樓頂上,看到那茶和桌子,倒也怔了一下,然後轉頭四看,終於注意到了我。盯了我一會兒,像是在挑釁。

我不自禁地往那邊飛過去。而他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馬上就跳走了。

我對他倒沒有興趣,我只是對那壺茶有興趣而已。落到了樓頂之上,坐到了桌旁。

這時老頭終於拿著幾個茶杯走了上來。看到我時他不禁一怔,然後依然神情自若地走了過來。

「也是要殺人的么?」走到了近前他忽然問。

「我只不過想喝杯茶而已。」

他笑了笑,說:「泡一壺好茶,欣賞這末日的景象,人生估計也足夠了。」

我不禁問他:「真的是末日嗎?」

「要不然是什麼呢?反正可能是末日,也可能只是新的開始而已。都沒有什麼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不是嗎?」

我倒有點懷疑他是不是也是一個像穿著軍裝的金剛爪一樣是一個有著異能的傢伙;但現在看起來他完全只是一個普通的老頭而已,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而這也許正是他早出奇的地方,他竟然不害怕。

他放下了茶杯,轉頭看了一眼。他看的方向正有幾個傢伙如同飛賊一樣一閃而過。

他不禁問:「那些傢伙到底是怎麼來的呢?而且見人就殺。」

「你不害怕嗎?」

「有什麼害怕的呢?再害怕也沒有用,不如在這裡喝喝茶,或者打打坐。逃又逃不出去,聽說外面的世界早就不存在了。」

我抬頭看著遠方的天空,在這個城市之外,看起來完全是一片虛無。我不禁有些想去看看這個城市的邊界,或者說這個世界的邊界,也許我能找到呢?

他倒上了兩杯茶,自己喝了一口,然後閉起了眼睛,看起來像是一個得道高僧一般。而遠處當然也有人注意到了我們,但他們只不過看了這邊一眼,馬上掉頭就走。

也許他們正在思考著我跟這個老頭到底是什麼關係。

並沒有任何的關係。我只不過想喝他一杯茶而已。

茶不錯,只不過有些燙口。我不禁問他:「你家裡人呢?」

「呵,誰知道呢,或許早就死了吧?或許根本就不存在呢?」

聽起來他倒是想得開。我不禁多看了他幾眼。他看起來有七十多歲,不過氣色不錯,看起來平常沒少鍛煉。

以他這樣的身體,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活到**十歲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問題就是他本身就是一個錯誤而已。這也只是一個錯誤的世界。

所有的錯誤集合到了一起,就有了現在這些場景。

一邊喝著茶,我一邊走到了樓頂的邊緣,看著下面的那些人。他卻忽然說:「也許你可以試著飛出去,至少你有翅膀,不是嗎?」

「也許我真的該試試。只是現在這末日的場景,不看的話,是不是太過可惜了?」

他輕笑一聲,說:「問題是,看多了,也只不過是這樣,不是嗎?我都想閉起眼睛,等著有哪個人會給我來一刀。你願意嗎?」

我沒有轉頭看他,而是一步邁出,張開了翅膀,也許我真的應該試著飛到邊緣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