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5,宅男
小說:| 作者:| 類別:

335,宅男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越飛越高,氣溫並沒有下降,空氣也沒有任何的變化。天空依然在下著毛毛的血雨,並沒有任何的改觀。

我原本的想法是能不能飛到雲層之上;而當我真正行動時,才發現這些雲層根本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不過我飛多高,雲層離我的距離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化。

直到整個城市看起來只有臉盆大小,裡面人看起來只不過是一個又一個的小黑點而已。

沒有外面。

因為外面全是黑色的迷霧。整個世界也就只是這一個看起來比較怪異的臉盆大小而已。既然往上不可能飛出去,我就試圖往橫向飛。而我卻接觸不到那些黑色的迷霧,不管怎麼飛,都好像只是在原地打著轉。

我不得不正視起下面的那個城市來。從地形上看過去,它真的很怪,看起來倒像是一個腹中的胎兒一般。也許這個胎兒正在等待著清醒過來?或者這根本就是張良的化身而已?

小平房卻那麼顯眼。要說那個小平房根本就不在市中心的,但此時從這麼高的空中往下看過去,就可以發現它正如同一根釘子一般釘在了心臟的部位。看來小平房果然非常古怪。

眼下的一切,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了。我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感覺有點像是在做夢一樣。而在這個城市之外,則全部是迷霧,根本就看不透那裡面到底有什麼,而且我也過不去。

任我能飛再高,我破不了那雲,也穿不透那迷霧。

我感到有一些無力。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真的收割完成之後就可以出去的話,或許那就成了唯一的出路了。而下面的那個城市的地形又是怎麼回事?我停留在空中思考著。但任我怎麼想也想不出什麼。而忽然之間,我注意到從這上面往下面看似乎人物的行動都加快了。

這還真的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好像飛得越高,下面的速度就越快一般。我不知道這裡的時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既然出不去,那麼就只能下去了。

老頭依然在那樓頂上,盤腿坐著,像是一個入定的老僧;只不過他的小桌子已經碎成了一地的碎片,開水瓶和茶壺也變成了碎片。看到這一地的碎片,再看看那一動不動的老頭,在那一瞬竟我還以為他死了。

我的到來並沒有引起他的興趣。若不是看到他的鼻翼有點動靜,表明著他還活著,我說不準會把他埋了。

「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禁問他。

「還有什麼事,只不過是有一個單眼的人上來了。」

我來了興趣,「他上來做什麼?」

「這裡視野好,能看得遠嘛。」

他這才睜開了眼,打量著我,問:「怎麼樣?出不去?」

我不置可否。

老頭下地活動了一下,說道:「很奇怪,他們都不殺我。」說完他還笑了笑,看得出來他真的無所謂。

我真的好奇起來:「你的家人呢?」

他淡淡地說:「你問過這個問題了……不過要說起來,感覺怪怪的,因為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面,我就好像經歷了好幾次人生。這裡的輪迴也太快了。」

輪迴是什麼,我不是很清楚。而這裡看起來也不完全是輪迴。用司徒無功的話來說,這裡只不過是一個死循環而已。而它起始於哪裡?誰知道呢。也許只是一個大循環裡面的小循環罷了。

我本來想回來喝杯茶的,但現在喝不到了。只有這個老頭依然坐在這裡等著死。說起來他也夠無聊的。只不過他已經這麼老了,而且也沒有那些獨眼龍們的能力,所以在現在他根本就無能為力。我靜靜地看著他,或許我應該現在就結束他的痛苦。只是看他平淡的模樣,看起來似乎一點都不痛苦。

他走到了邊緣,指著遠方,說道:「看起來倒蠻好看的。」

當然蠻好看的,因為現在四處都在殺著人,到處都是慘叫聲。他們現在都變成了老頭眼前的風景而已。

我跳了下去。老頭大聲問:「你去哪?」

「不知道。」

我只是想隨意走走而已。我轉頭看看老頭,以為他可能也會跟我一起跳下來,只不過讓我失望了,他的頭縮了回去,看起來他只想再看看而已。

落到了街上。附近不遠的一個樓上一個獨眼龍從窗口探了一下頭,看了我一眼,然後看了老頭方向一眼,再然後縮回了頭,看起來並不打算找我的麻煩或者老頭的麻煩。

我緩緩地往前走去。現在整個城市這麼亂,而在這條街道上卻表現出另外一種寧靜來。店鋪裡面一個活人都沒有,除了地上還有著血雨染成的紫黑色之外,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異樣。血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了,反正我沒注意到。

沒有人的店鋪裡面,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拿什麼就拿什麼。一路走過去,忽然我聽到有人在大聲喊:「他媽的,吵什麼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1

我不禁一怔。那聲音聽起來應該是一個年輕人的。現在人都殺得差不多了,怎麼還有這麼一個什麼都不知道只想著睡覺的傢伙?

聽這聲音並不遠,似乎正是在頭頂上傳來的。我不禁抬頭看過去,只見一個窗戶那裡窗帘一動,露出了一個頭,他輕罵了一聲,然後恨恨地拉起了窗帘,再砰的一聲關上了窗。

雖然只是看了一眼而已,但我也注意到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他竟然能活到現在,而且還保持著平常心,看起來這人要不然是腦殘要不然就是真的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傢伙。

我倒寧願相信他是一個百分之一百的腦殘。

不過看起來比老頭更有趣一些。所以我飛到了這窗戶外面,敲了敲窗戶。

「他媽的,誰?老子昨天晚上三點才睡覺1

窗帘並沒有動,不過馬上就響起了他開門的聲音,「沒人?」他有些吃驚。

我再次敲了敲窗。他這才反應過來有人在窗外。他怒氣沖沖地跑了過來,狠狠地拉開了窗帘。於是我們兩個就兩眼對兩眼。

我輕輕扇動著翅膀,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然後狠狠地掐了他自己一把,後退了一步,「我是在夢遊?」

我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他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再然後開了窗,我翻身進去。這房子裡面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臭襪子混合著渾濁的空氣,聞起來讓我感覺到很不爽。

他卻圍著我轉,看得出來對我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你是……神仙?」他怔怔地問。

「不是。」

桌上有茶壺,不過我提了提,裡面是空的。他趕緊跑了過來,接過了茶壺,說:「我泡茶。」

他有些慌張地去泡茶。我坐在沙發上,看著他的背影,不禁問他:「你不知道城裡發生的事情嗎?」

「發生什麼事了?」他轉過頭來看我,現出一臉的茫然。

看來這傢伙果然什麼事情都不知道。我幾乎都想不明白他怎麼活這麼大的。我不禁對他的身份有些好奇了,就問他:「你平常做什麼?」

「能做什麼事?我?一個宅男而已。你看起來雖然怪,不過我又不是腦殘,知道你對我沒有惡意,你是什麼人呢?或者說……妖怪?」

「呵呵。」

這個宅男看起來運氣很好,一直一聲不響地呆在家裡,所以才能活到現在;而剛才他叫喊那麼大聲,肯定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的。

我現在過來,也不知道是出於救他的目的呢,還是單純地想見見他。

他好不容易泡好了茶,又洗茶杯,小跑著過來,說:「要不然,收我做徒弟唄?」

這小子簡直無語了。他抓抓頭,說:「我一定穿越到了二次元,對不對?我知道的,小說裡面有很多這樣的情節。穿越了。只是我現在不明白,到底是我一個人穿越了,還是這個城市穿越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為我倒茶,而這時響起了敲門聲。他抓抓頭,「又是誰?」

我不禁也好奇起來,現在這種亂世裡面,又有誰會來找他呢?那些外面的人,沒有死掉就已經夠命大的了,哪裡還會有人專門過來通知這個宅男呢?

他看著我問:「你的手下?」

我的手下?我哪裡來的手下?所以我搖了搖頭。

他現出一臉疑惑,不過馬上就露出了狂喜的神色,然後小跑著過去開門,我看著他的動作。「怎麼沒人?」

不是沒人,而是有一個半透明的人正站在他的面前。在我眼前那個人是半透明的,而在這個宅男的面前,肯定就是不存在的。

一個隱形人。

那傢伙全身上下一絲不掛,看起來非常難看,手裡也沒有武器,現在他的拳頭正緊緊地捏著,看得出來要對這個宅男進行致命一擊。我能想象到他的拳頭的份量。

隱形人的嘴角微微揚起,眼睛盯著宅男,然後也注意到了我。他的笑容終於露了出來,他的嘴巴微動,無聲地說:「兩個,嘿嘿……」

「快跑1而這時外面卻傳來了另一個聲音。

說出那句話的人語速非常快也非常急。可以想象到他內心的震憾。隱形人正要動手,顯然吃了一驚。

外面那個傢伙再次大聲說:「快跑1

這下我聽清楚了,聲音竟然來自樓頂。不知道是什麼傢伙竟然能從樓頂感覺到我的存在的?

隱形人這才吃了一驚,顯然對那個樓頂的人再信任不過,馬上轉身就跑。這時宅男正砰一聲關上了門。

我本來想去抓住那個隱形人;但現在樓頂的那個傢伙引起了我更大的興趣,所以我衝出了窗外,飛上了樓頂。

正這時,一個傢伙正從這樓頂上要跳往另一棟樓。只不過這傢伙的身手也就那樣。他現在正在兩棟樓的中間,大叫道:「救我1

看來他顯然已經明白我是來抓他的了。他一邊叫著一邊轉頭看了我一眼。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不同。他並不是一個獨眼龍,但他的同伴似乎都是獨眼龍。在那棟樓頂之上,現在正站著一個獨眼龍。那傢伙伙扔出了手中的繩子,要把還在空中的傢伙捲住,然後加速拉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