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6,歸屬
小說:| 作者:| 類別:

336,歸屬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繩子極為迅速地捲住了那個眼睛有些不同的傢伙,把他拉了過去。我正要追過去,但此時,那個隱形的傢伙忽然大聲喊了一句。

他的呼喊立刻就得到了回應。幾乎是同時,還在不遠處屠殺著普通人的幾個獨眼龍就放下了手邊的活計,沖了過來。要單對單,他們顯然沒有把握,所以他們就集體出動。

這些獨眼龍裡面,有一個正是那個獨眼龍老頭。現在他的身體裡面似乎都在放著紅光,如此的耀眼。這些人的實力明顯都增強了很多。我感到有些奇怪。難道他們這麼瘋狂地屠殺普通人,正是為了增強實力嗎?

這麼說的話,我倒是危險了。因為他們明顯是為了對付我而增強實力的。

十幾個獨眼龍轉眼之間就在周圍集合了。他們幾乎全都是沖著我或者沖著那個眼睛有點獨特的傢伙而來的。他們有五個人把那傢伙圍了起來。其中一個獨眼龍還罵了一聲:「他媽的,真是日了狗了,這小子竟然也立了血誓,要不然現在滅掉他,就不會有這麼多事了。」一邊說著一邊看了那兩隻眼睛都完好的傢伙。

那傢伙現在還有些后怕,縮在人群裡面,不滿地說:「我也算是有特殊能力的,再說了,我這不正是來增強實力的嗎?」

獨眼龍說道:「以你這實力,就是個笑話1

而更多的獨眼龍都緊緊盯著我,他們並不主動動手。但我知道,如果我動手的話,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

十幾個人,而且遠處還有幾個正在趕過來的傢伙,算起來有二十多個了。每個人身上都有隱隱的紅線與那個領頭的老頭獨眼龍相連接,而且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候,這種聯繫明顯更加強烈,現在那老頭隱隱都有點像是一個紅色的火團了。

那老頭是一個厲害角色。他把這麼多人集合到一起,完全可以對付任何人了。

我不禁也感到有些頭大。

但從另一方面來講,如果他們屠殺普通人就是為了增強力量的話,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屠殺普通人呢?只不過那些普通人身體裡面現在都已經沒有了血液,殺起來完全沒有快感,而且也沒有吸血的衝動;倒是現在看這些身體裡面流淌著血液的傢伙,我有一股衝動要幹掉他們;只是理智告訴我,現在並不是好時候。他們既然把那傢伙看得這麼重要,肯定是有特殊能力的,那麼我只要等待時機,把那人拿下就行。

老頭手裡輕揮著刀,說道:「現在就要跟我們動手嗎?」

我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深深地看了他們一眼。

這時宅男再次從窗口探出了頭,「我靠,開會?」

說著他還吐了吐舌頭。

那些獨眼龍對他的存在都感到有些意外。想不到就在他們眼皮底下竟然還有活人存在著。我不禁感到頭大。因為現在這些獨眼龍擺明了盯上他了,說不准我前腳剛走,他們就會把他碎屍萬段。這傢伙雖然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怎麼說也請我喝過一杯茶,至少不能讓他這麼死了。而且只要殺了他,獨眼龍的實力至少也能增加一丁點。

這傢伙雖然沒什麼用,但也比較順眼。能活到現在,說明他運氣還是比較好的。

我轉頭盯了他一眼,他馬上吐了吐舌頭。

也許他自己以為這個動作很搞笑或者很調皮,但是在我看來,也許就這麼讓他死掉比較好。獨眼龍們沒有動作,但他們在防備著。

我也沒有機會。因為他們人實在太多了。主要是因為之前還受過傷,金剛爪現在雖然已經死了,但這老頭在這個時候看起來完全不在金剛爪之下;再加上他們人實在太多了,根本就不好打。

所以我轉身飛回了窗戶裡面,一把提起了宅男,帶著他往遠處飛去。

「靠,會飛就了不起。你要帶我去哪?」他看樣子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反而興緻很高。

我沒有說話。

他低頭看著下面,忽然問:「下面好像死了很多人,是不是?」

我依然沒有說話。他是有眼睛的,自然會自己去看。

他再次問:「他們怎麼死的?」

我發現帶上這小子實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為他的話實在太多了,而我根本就不想說話。難以想象以後我要是一直帶著他的話,他會不會把我給煩死。

果然,他上一句話還沒有落,馬上就又說:「靠,看到那邊沒有?正在殺人!殺人啊,怎麼回事?」

當然在殺人,而且還是獨眼龍在殺人。在他看來這場景或許難以想象,但我早就見得多了。所以根本就不會在意。

「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我都快瘋了,你告訴我行不行?」

我手一松,他馬上就往下面掉去。他一邊哇哇大叫著,一邊雙手雙腳不斷地划動。他還以為這裡是水裡?這裡可是在空氣裡面,任他怎麼划也不可能飛得起來的。

在他往下落去的時候,我也往下面衝去,他的臉色變得蒼白遠比。就在離地三四米左右,我伸手一撈,把他抓了起來。這小子的大叫一聲,蒼白色的臉馬上浮起了一層紅潮,滿臉都變得通紅。看得出來這是他心臟跳得太快,把大量的血都擠壓上了腦所致。還好他的心臟功能比較好,要不然估計都被嚇死了。

「你要弄死我?1他大叫道。

我不禁冷冷地對他說:「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真的殺了你。」

他的嘴巴張了張,看樣子依然止不住要說話的慣性,但他的理智還是比較強大的,馬上兩隻手就捂住了嘴巴,嘴巴裡面只是吐出了一個「唔~」

只是這小子到底要放到哪裡去才不會那麼容易死呢?看來現在還得找一個能藏得住他的地方才行。要不然這麼輕易的就讓他死掉,我也太丟臉了一點。

現在唯一的安慰就是這小子不敢再說話了。相反於很多時候的慘叫聲,現在這一刻,竟然好像忽然平靜了下來。前面似乎有一個商場,周圍好像都沒有人,我把他扔到了地上。

他在地上滾動了兩圈,誇張地叫起痛來。我站在地上冷冷地看著他。估計他也知道我不是軟心腸,只得收起了他那張可笑的嘴臉,問道:「這個……我們到這裡來做什麼?」

「你躲起來。」

「為什麼啊?」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

「你真的要殺我嗎?」

他狠狠地扇了他自己一個耳光,然後痛叫一聲,「他媽的,不是在做夢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他的心理素質真的很不錯,馬上就認命了,說道:「好吧,怎麼的現在也要吃點東西吧?我找個地方躲起來是吧?喂,我叫徐東來,你叫什麼名字?」

我並不關心他到底叫什麼名字。我只不過是喝了他一杯茶而已,而且看他的模樣比較順眼。所以這才打算救他一命。至於他以後到底能不能活下來,我不得而知。

我當然也不會在這裡陪他浪費時間。可是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到底去做什麼。雖然說那些人好像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對付我;但我內心面好像還是比較抵觸像他們那樣大開殺戒。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理智了。自從在這個世界自由之後,我的理智似乎就在慢慢地回歸。這讓我感到很滿意。而且記憶也恢復了一些。我也不知道那到底算不算從張良身上掠奪而來的。

看來我還是應該去盯著張良。如果有人動手殺他的話,我的記憶是不是可以恢復得更快一些?

難道我還要去找人殺他不成?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當刀子捅在他的身上時,我的身上同樣也有感覺。而這時,我感覺到手臂似乎有些麻感。也不知道到底是我這身體出了問題,還是他那裡出了問題。這種麻感很快就消失了。而我卻清楚,也許在張良的身上,正在經歷著一些事情。

不過這時我並沒有得到任何的記憶。衝到了樓頂上,放眼望過去,並沒有看到他的身影,倒是看到了一個女孩。她無助地站在那裡,茫然地放眼看著前面的那兩個年輕的男人。在她的身邊倒著一個中年男人。看樣子跟她有些關係。

那兩個男人互相看看,然後猜起了拳。

那兩個傢伙猜拳是幾個意思?我感到有一絲好奇。悄悄地飛近到他們的頭頂上。這時我才注意到這個女孩正是以前見過的那個。我倒覺得她值得一些同情了。畢竟見過這麼多次,總算還是有點緣份。而且她也並不是那麼令人討厭的人。

「他媽的,三局兩勝!這才第一次,現在不算1一個傢伙說道。

這兩個傢伙都不是獨眼龍,而且他們的身上還帶著一點傷,傷口有血跡,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也身具異能。

另一個人說:「三局兩勝就三局兩勝。你說有鬼不有?女人真的好少見啊,而且長得好看一點的更少。剛才我贏了一局,我要再贏一局,那她就歸我了,這次說定了吧?」

「說定了1

於是兩個傢伙再猜。

原來他們是在決定這個小女孩的歸屬。這女孩看樣子才十幾歲而已,想不到他們竟然都下得去手。

而且他們還那麼投入,連我到了他們的頭頂都沒有發現。或許這兩個正是所謂的覺醒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經驗,所以才會這麼大意。

兩人再猜。剛才那個猜贏的傢伙又贏了一局。輸掉的那個滿臉通紅,大罵道:「他媽的,沒天理了1

而贏了的那個卻哈哈大笑,「那麼,歸我嘍?我這就抓她去找個地方快活快活1

他笑得那個得意,而且還想抬頭大笑。於是他正好看到了我。

他的臉馬上就變了色。

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我的兩手就已經插入了他們的頭頂。那頭蓋骨並不算太過堅硬。這兩個所謂的覺醒者根本就還沒來得及享受,就已經死在了我的手中。他們的血液似乎能通過我的皮膚吸收進體內。這讓我有些受用,不過現在似乎有些飽和了。

落下地來,兩手從他們的頭上拔出,然後在他們的身上擦了擦。

這時小女孩才像剛剛醒過來一樣,全身都一陣顫抖,「殺了我吧。」她冷冷地說,她好像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根木頭。

兩具屍體倒了下去,輕聲的響動。我靜靜地看著她,走上前,輕輕地摸著她的頭。這小女孩完全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沒事吧?」我不自禁地問她。

她一怔,然後抱住了我的腰,哭了起來。

我卻怔住了,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是個好人。」她忽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