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7,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337,麻煩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叫陳孤雁,你呢?」

她看起來並不悲傷,這一點看起來很奇怪。

我並沒有回答她,而是看著地上躺著的那個中年人,問她:「他是誰?」

她也沒有回答我,而是轉頭看著遠處。不知道她心面在想著什麼。什麼時候都是這麼亂。我想也許可以把她安置到宅男那裡。這樣她至少可以安全一點。只不過她卻忽然說:「我餓了。」

餓了?倒把我當成她長輩了不成?真的對她有些無語。這小女孩看樣子給她一點好臉色,她就上綱上線了。

我還沒有回答,她馬上又說:「我給你做飯吧?」

說著她的心情倒好像變好了起來,拉起了我的手往前面走去。她一點都不在意旁邊倒的那些屍體,就像走在平常的街道上一般。以她的年紀,應該只是上高中的時候。只是她現在經歷得有些多。雖然她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且很有可能完全就是一個不存在的人,但我這時竟然沒有拒絕她。

「吃點什麼呢?」她把我拉進了一家小店裡面,費力地推倒了一個倒在桌上的屍體,抽了幾張紙巾把桌子擦了一下,看也不看倒在店裡面的那些屍體,而是直接走過去冰箱那裡,打開冰箱門,查看裡面的食物。

這只是一個小食店而已,倒著好幾具屍體,我都感覺有點不自在,她倒完全不在意,好像她根本就已經習慣了這裡的一切。

過了一兩分鐘,她從冰箱裡面端了一盤凍餃出來,然後就走過去生火。我怔怔地看著她的動作。在生火之前,她還得費力地想拖出倒在那裡的一個胖女人。那女人實在有些胖,她根本就拖不動,轉頭看看我,我只是坐在了桌旁,並沒有要幫忙她的意思。她也沒有出聲要我幫忙,而是低頭看了看那胖女人,然後踩在了她的身上,下餃子。

她應該在家裡就經常做飯,看起來動作很熟練。正在等著餃子熟的時候,她問道:「你從哪裡來的呢?」

「誰知道呢?」

她沉默了下來,看著鍋里的水餃,忽然說:「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餡的。」

現在並不是關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也沒有心情去思考這些。

在冰箱的旁邊放著一個開水瓶,在櫃檯上面還有茶壺之類的。我走過去隨手拿了茶壺,在裡面加了些茶葉,倒上開水,放到了桌上,靜靜的等著茶泡好。重新坐下,就專心地等著她的水餃。這時外面響起了一個很輕快的腳步聲,正停在了門前。我轉頭看過去,一個獨眼龍正站在那裡怔怔地看著我們。

我靜靜地盯著他。他也看著我,然後忽然醒悟過來,拔腿就跑。那小子跑得實在快,馬上就消失了。

我並不想去理會他。他又不是茶,沒什麼有吸引我的地方。倒了第一杯茶,輕輕地冒著熱汽,看起來很不錯。陳孤雁終於把餃子上了鍋,端了一碗過來,放到了我的面前。水餃看起來比較飽滿,靜靜地浮在湯水上面。

就這樣一碗清水水餃,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她返身再次端了一碗過來,然後又拿了兩雙筷子。

「好燙。」她試著夾了一個咬了一小口,然後說了一聲。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沒有什麼話題好說,所以就說這些沒有什麼意義的話。反正我是真的沒有什麼好說的。她是什麼人不關我的事;她以後要怎麼生活,也不關我的事。我只是想起了在樓頂上想泡一壺茶的那個老頭,他只不過想在樓頂上安安靜靜地喝茶而已,但他的茶被人毀了。

不知道他現在可好?

不知不覺中,我竟然跟三個普通人有關聯。一個是老頭,第二個是宅男,而第三個就是眼前的這個小女孩。他們完完全全都只是普通人而已。這裡面老頭是最安靜的一個,也是最不怕死的一個;宅男是最煩人的一個,嘴巴最大的功能並不是吃飯而是說話;而最值得同情的就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完全正常的小女孩了。

她表現得太過正常,現在的生活節奏好像就是她平常那樣。除了剛才哭了一小會兒之外,她的臉上的表情就非常平淡,好像對任何事情都不上心了。她同時又是我遇見過最多次的那個人。所以我對她有點另眼相看。

我倒想問問她那個中年男人到底是她什麼人。不過想來她應該也不會說。也許是她的父親,也許是她的朋友。說實話這些都不應該是我所關心的。

餃子要涼起來是要很長的時間的。我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個,輕輕地吹了幾口氣。然後咬了一口。是肉餃。這讓我有點噁心的感覺。

不過我還是吃下了這一個。

她看著我問:「好吃嗎?」

好吃?只要聯想到旁邊正好有幾具屍體,這種肉餃能吞得下去就已經要燒高香了。不過我還是點了點頭。

她也學著我夾起了一個吹著氣,然後咬了一口,一邊吃著一邊點頭說:「嗯,好吃呢。」

我轉頭看著門外,因為這時我聽到了很多的腳步聲,很多人沖了過來,他們幾乎把這裡包圍了起來。如果只是要對付我的話,哪怕我真的打不過那麼多人,至少我還是可以跑路的。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

獨眼龍老頭首先出現在我的眼前,在他的身後跟著五六個人,那個兩隻眼睛有點特殊的傢伙也在裡面。而在外面,有更多的獨眼龍正在等著。

他們緊緊地盯著我,然後看了一眼陳孤雁。陳孤雁也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就對他們視而不見了,繼續對付她的食物。

我當然不能對他們視而不見。因為他們明顯是沖著我來的。

那個兩隻眼睛有點特別的傢伙問:「要打嗎?」

一個獨眼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打你媽,你上?」

那人馬上縮了一下頭。

獨眼龍老頭坐在我們旁邊的桌子上,叫道:「老闆。」

陳孤雁白了他一眼,「老闆早就被你們殺死了。」

老頭卻不理會他,而是說道:「來碗吃的。」

眾多獨眼龍相互看看,那個兩隻眼睛有點特別的傢伙說道:「不知道哪位手藝好一點,麻煩去下碗面?」

他們再次相互之間看目的地,沒有哪個動手。當然,裡面也有幾人一直都在盯著我。他們最大的目標依然只是我而已。只不過他們現在也沒有把握而已,要不然他們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

我靜靜地吃著水餃,並沒有理會他們。

現在這種情況很微妙。一方面他們不敢動手;另一方面又一直想要動手。我已經注意到有兩個傢伙的手一直都按在刀柄上,他的臉上雖然還保持著平靜,但偶爾還是會抽動一下,特別是眼角。

一個獨眼龍把那兩隻眼睛有些特別的傢伙往前一推,說道:「你去做。」

那傢伙的臉馬上就垮了下來,「我做的,你們能吃得下嗎?」

「叫你去你就去,廢什麼話?1

看得出來他在他們裡面相當沒有地位,而且一直都受著排擠。只不過他還是不敢反抗,只得乖乖地去做飯。幾個獨眼龍落坐,又招呼進外面的那些獨眼龍。這裡只有三張桌子,根本就不夠他們坐的。所以有一些人就只能站著。這麼多人把我和陳孤雁圍了起來。陳孤雁對他們的存在好像根本就不想理會,只是對付著碗裡面的食物。

我也不想理會他們,吃了兩個水餃之後,感覺這氣氛有點不對勁,而且地上的死屍對我的食慾也有相當大的影響,所以就放下了筷子,不再吃。

陳孤雁抬頭看著我問:「你怎麼不吃了?」

「飽了。」

她點點頭,打了一個飽嗝,說:「是有些飽了,等下你要去哪裡?」

「誰知道呢?」

她就不再說話。當然,她不可能跟著我的。我也不可能帶上她。我只是看她有些可憐而已,怕以暫時就在這裡陪著她。等吃完了這頓飯之後,我應該就會離開這裡。只是如果不帶上她的話,不知道這些獨眼龍會不會馬上就弄死她。

所以我看向了老頭,他靜靜地坐在那裡,盯著我們兩個。

一個獨眼龍說道:「看那傢伙那沒用的模樣!一看就來氣,老大,為什麼要帶上他?我總覺得那傢伙不靠譜。」

老頭說道:「還有點用。」

「我早就想說了,就他兩隻眼睛。我們不弄死他,但挖他一隻眼睛,可以吧?」

我轉頭看了那正在擦著汗做飯的傢伙,他打了一個冷戰,嘴裡無聲地在罵著。

我說呢,他這兩隻眼睛都在的傢伙跟在一大群獨眼龍裡面,註定是沒有好下場的。看來這些獨眼龍終於也忍不住要對他動手了。

老頭說道:「再說。」

再說?意思就是可以挖他一隻眼睛?

我對眼前這些人也是無語了。那傢伙嚇得碰倒了一瓶醬油,嘩啦碎了一地,為了不沾到身上,跳了一下,嘴裡罵道:「他……他……他媽的1

一個獨眼龍卻說:「趕緊的,笨手笨腳的,難道要餓死我們不成?不要做得難吃,要不然還真的找不到你存在的價值。」

「他媽的,你行你來做!你們一個個都殺人如麻。會做飯的早就被你們殺掉了!現在還來罵我?1

老頭卻不理會他們的爭吵,而是眯著眼睛看著我問:「你要帶上她嗎?」

我冷冷地哼了一聲不置可否。

「她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他再次問。

我不想回答他。

而他卻指了指陳孤雁,說道:「以後別殺她,如果有人要殺她的話,在附近的也可以保護她。」

我不由得一怔。這傢伙腦子進水了不成?

一個獨眼龍嘿嘿笑道:「反正只是一個小女孩而已,殺了也得不到什麼。既然老大說不殺,那我們就不殺嘍。」

另一個獨眼龍說道:「老大,那件事怎麼看?」

「殺進去。」

我算是明白了,原來他們遇到了麻煩,所以現在不敢對我動手,而且想要靠陳孤雁來穩住我。我不禁對他們遇到的麻煩有些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