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38,轟炸
小說:| 作者:| 類別:

338,轟炸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們跟在這群獨眼龍的身後,不時就來到了那個小平房的前面。在這裡還守著好幾個獨眼龍。這一大片地方都被他們清理了出來,周圍看不到有任何的其他的人影。地上堆著一些炸藥和手雷之類的。有幾個獨眼龍還受了傷。

看來那下面已經有人守著了。前任本體應該安排了人手在下面。我感興趣的是這伙獨眼龍怎麼跟下面那些人有了衝突。

我當然樂意看到他們自相殘殺起來,這對我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往好里想,我倒可以省一些事。反正他們任何人我都看不順眼。

守在那裡的幾個獨眼龍看到我到來,吃了一驚,用目光去詢問老頭,老頭並沒有解釋什麼,而是問道:「情況怎麼樣?」

「不好,異能在下面完全不起作用。」一個獨眼龍說。

老頭點點頭,「既然都被他們抓走了,看來是完全指望不上了,全都炸了吧。」

要把這裡炸為平地嗎?那場景我倒是很期待埃陳孤雁緊緊跟在我的身旁,她現在看起來終於有點緊張了,她不禁問:「裡面有什麼人?」

老頭轉頭對她笑了笑,說道:「跟你一樣,普通人。」

「普通人?」

她好像有些想象不到。我當然想象得到處面住著的是普通人,但我想象不到下面的那些人竟然可以跟這群獨眼龍直接叫板。這就有些奇怪了。

只不過想到有前任本體的指點,這一點也不奇怪。我現在關心的是現任本體到底什麼時候出來,到時我應該就要直接滅了他了。現在我的身體好像到達了某種極限,感覺只有除掉了本體,我才能更進一步。

而且除掉了本體之後,我應該還能得到他的力量吧?

轟炸開始了。這些獨眼龍雖然個體的實力比較強大,但是對於轟炸卻顯得有些笨手笨腳的。一直以來他們都習慣了冷兵器作戰,而不適應這種熱兵器。這當然也主要是因為能威脅到他們的一直以來都是冷兵器而已。

把炸藥點燃,直接扔進了小平房裡面。裡面傳來了巨大的轟響聲,小平房被炸得搖晃不已,然後轟一聲倒了下來。但裡面的那個看起來像小房間的通往下面的的入口卻依然屹立不倒,看起來完全不被爆炸所影響。

獨眼龍們吃了一驚。繼續以手雷炸藥等扔過去轟炸,但怎麼炸都沒有效果。

更有一個獨眼龍冒著風險衝到了那道門前,推開了門,扔進了好幾顆手雷,裡面傳來了爆炸的悶響,不過依然沒有任何的作用。

一個獨眼龍大罵了一聲:「他媽的!根本就炸不了1

老頭一臉陰沉,看不出來他心面在想著什麼。我卻可以想象到他們的心裡肯定不好受。我倒有點好奇他們為什麼要在這裡轟炸了。

陳孤雁好奇地問:「你們為什麼要炸這裡?」

一個獨眼龍看了她一眼,哼了一聲,說:「下面的人抓了我們的人。」

陳孤雁咯咯笑了起來,「你們不是很厲害嗎?下面的只是普通人?」

「嗯。」那獨眼龍點點頭。

陳孤雁笑著指著他們說:「還以為你們有多厲害呢,想不到竟然被一夥普通人抓了。他們抓你們的人想做什麼?」

那獨眼龍有些尷尬,不過還是說道:「你說呢?抓我們的人還有什麼用意?」

我當然知道,下面的那些人抓走獨眼龍,顯然是要殺了。我也止不住冷笑。

陳孤雁來了興趣,說道:「這麼說來,他們真的跟我一樣都是普通人?我倒想進去看看了。」

老頭轉頭眯著眼睛盯著她,然後扔過來一個手機,說道:「要不你就下去?」

陳孤雁一怔,接住了手機,看了我一眼,一時心裡好像也打不定主意。

老頭卻笑道:「放心,你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他們也不會抓你的,因為你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用處。殺了你他們也得不到任何的東西。從另一方面來講,你加入到他們裡面或許還更安全一些。」

陳孤雁看樣子倒不在乎安全不安全,估計她只是好奇裡面的那些人而已。她緊緊抓著手機,忽然點了一下頭,說道:「好啊,我進去裡面看看。這手機交給誰?」

「裡面的領頭人就行了。」老頭說道。

我心裡倒是冷笑不止。這些獨眼龍一個個看起來不可一世,但現在卻有求於陳孤雁這個小小的普通人。難怪他們那麼多人在場,把我們都包圍了起來,依然不敢對我動手。

他們全都是一群膽小鬼而已。

而在這個世界裡面,這樣的膽小鬼到底有多少呢?可能大部分人都是這樣的。他們只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根本就不會考慮別人的死活。這倒是我的機會,以後我正可以利用這一點,讓他們自相殘殺起來,那不是省了我很多的事?

我目送著陳孤雁推開那扇門走了進去,然後門關起,沒有任何的聲音傳過來。忽然我倒有點擔心了,如果下面的那些普通人根本就是瘋子,他們會不會見人就殺?

而且我也更加好奇裡面到底是些什麼傢伙。在前任本體的指點之下,他們又會做出什麼事情來。而且我也有好奇,那個前任本體在不在下面。下面那個詭異的地方,我也有些害怕。

過了好一會兒,老頭拿起了另一個手機,通起了話。看來陳孤雁果然在下面,而且還找到了那裡面的人。

好奇心之下,我邁步向前,推開了那扇門,正要進去時,卻聽到一個獨眼龍大叫道:「那小子呢?」

老頭這時正恨恨地摔掉了手機,大聲問:「什麼小子?」

那獨眼龍大叫道:「他媽的,都還沒有挖他的眼睛呢!那小子逃跑了?1

原來他們是在說那個依然有兩隻眼睛的傢伙。

老頭氣急敗壞地說:「找到他1

看來那傢伙對於他們來說很重要。兩隻眼睛有些特別而已,有那麼重要嗎?我對那傢伙也產生了很大的好奇心。但現在顯然並不是去抓他的時候。我邁步走了進去,然後直接就扇動著翅膀往下面衝去。

一直下降,這牆裡面或許藏著不少人;最底下燈火通明,卻大部分是火把。下面有比較多的人,倒數第二層也有不少人。

我看到了陳孤雁,也看到了張良。

那小子真的太慘了,兩隻手都斷掉了,而且身體狀況非常不好。也不知道他經歷了些什麼。

最下面很多鐵籠子,籠子裡面關著很多人,一個個都非常慘,看來下面那些普通人果然在前任本體的指點之下做出了一些驚人的事情。一個傢伙正要接近陳孤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麼惡意,不過看到我時,他馬上就後退。

完好的人全都是普通人;而那些殘廢了的還有躺在病床上的,全都是異能者。這個詭異的地方發生這種事情實在太正常不過。

並沒有看到前任本體。我還以為那小子應該跟在張良身邊的。以前他為了要接近張良,似乎還主動弄斷了一隻手;現在沒有看到他,我倒有些失望了。

其實我對於這些普通人完全提不起興趣。但他們顯然害怕我的到來,他們一個個都緊張起來,領頭的看起來是一個傳教士。那傢伙應該就是以前前任本體直接對話的人了,因為以前前任本體曾經跟他說過不要老是划十字。

現在那傢伙開始發號施令。

一隊又一隊的人開始出現,他們手裡拿著噴水槍一樣的東西,不住地朝我噴射出一股又一股極細的血液。

這些血液裡面似乎有其他的東西,讓我感到極為不適。但這血液噴射在身上,卻主動往身體裡面滲透而去。我感到全身都熱了起來,這是以前根本就沒有體驗到的。腦袋還有些暈乎乎的。

看來這也是前任本體那小子交待下來的事情之一了。如果不是他的話,我不知道還有誰有這樣的本事。我輕輕地咬了一下牙,身形幾乎都有些不穩。難道這些普通人真的這麼厲害不成?

而且他們人數極多。哪怕我真的放手去殺,也許根本也撐不到把他們殺光,而我可能就會倒下。

也許等待著我的也許也跟那些異能者們一樣,被困在這裡?

開什麼玩笑!

陳孤雁根本就像不想離開一般,還一屁股坐了下去,就坐在了張良的身前。看了他們一眼之後,我終於下定了決心,還是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

我往上衝去。身體有些沉重,而且下面似乎還有一股力量在拉扯著我一般。頭暈的感覺依舊存在。這鬼地方我根本就不想再回來的。不過這些普通人惹到了外面那群獨眼龍,與其我親自動手,還不如讓他們自相殘殺。

終於衝到了頂上,拉開了門,沖了出去。

讓我怔住的是外面竟然已經沒有一個人。獨眼龍們都跑去追兩隻眼了不成?

那傢伙那麼重要嗎?

甩了甩頭,離開了那個鬼地方,我的身體終於開始恢復起正常來。身上還有些鮮紅,這些血液毫無疑問都是那些異能者的。那些普通人果然單個來講並不強大;但集體的力量還是比較可怕的。

既然陳孤雁想留在下面,那就讓她留下就行。那些普通人想來也不想跟他們一般見識的。我只是好奇那些普通人到底要怎麼對付那些異能者。要殺掉的話,早就應該殺掉才對。問題是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動手?難道是為了要得到他們的能力?

這才是重點。證明只有到了特定的時間他們才能得到異能。他們可以等,我當然也可以等。而且到目前為止,異能者之間好像並沒有大量的爭鬥,也許只是時間還沒有到而已。

我衝天飛了起來,四下搜尋著那些獨眼龍的蹤跡,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找出那個兩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