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329,要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29,要來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獨眼龍們五六個人一夥四散開來,他們四處奔走,目標很大,很容易找到。但那個兩隻眼卻不是那麼容易找得到。不過最終我還是發現了那小子。

一夥獨眼龍就從那小子的身邊不遠走過去,只有一牆之隔而已。雖然隔著一道牆,不過那小子似乎能看穿那牆,目送著他們離開。

他的能力竟然這麼強大?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馬上就跑,鑽進了一棟房子裡面,不僅身影不見,而且氣息也全然消失了。

看來獨眼龍們看重他也是有道理的。至少這個人的眼睛非常特別,而這正是他最大的用處。暫時來講,可能這眼睛的用處還不是非常大;但萬一等到某個時候,當四周都危機四伏時,他的作用就大了。

本來我倒想衝下去抓住他的;只不過馬上我就暫時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我再次看到了那個泡茶等死的老頭。他依然坐在那樓頂上,此時竟然在吃著西瓜。

黑手那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那裡,就坐在老頭的身旁,手裡也拿著一塊西瓜,兩人似乎還很聊得來。在他們身邊還放著兩個大西瓜。

黑手忽然抬起了頭,發現了我,然後對我招了招手,揚了揚手中的西瓜。

對於這個傢伙,我一直不敢掉以輕心。有的時候以為他死定了,但他會再次出現。我倒有點懷疑他跟張良是不是一樣的,根本就死不了的那一種。

他是我最不能忽視的一個人。既然他對我發出了邀請,我就沒有理由拒絕。

我落到了他的面前。

老頭對我點了一下頭,不過他對西瓜更有興趣。黑手卻問道:「看起來你很忙?」

很忙?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到底應該做什麼。似乎這些人都應該要去殺,但一時又不好下手,或者說我根本就不太想下手而已。有的時候內心面實在有些掙扎。

老頭說道:「還不如在這裡坐著看著呢。」

看著這兩個傢伙,我有些無語。

黑手笑著說道:「不過馬上他就不會這麼閑了。」

老頭問:「是嗎?為什麼?」

黑手說道:「看吧,他應該已經感覺到了,馬上就要真正的開始了。」

我不禁也問他:「開始什麼?」

而這時,用心感覺之下,發現這個世界真的有些不一樣了。樓面傳來了地底深處的一絲悸動。似乎正有什麼東西蓄勢待發一般。

黑手說道:「最後真正的決戰馬上就要開始了。說實話,我一直都很期待的。」

老頭問他:「年輕人,你又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每個人都那麼怪,還是怪的只是我呢?」

黑手說道:「誰知道呢,或許每個人都那麼怪吧。或許是因為他們的記憶出了一些問題而已。不過這都不是大問題,因為過了今天,這裡或許就不存在了。有的人會死,或許也有的人會活下來。」

「而你呢?」

「我?或許會死吧。不過今天到底什麼時候結束,誰也說不準。」

黑手這傢伙是真正知道內情的,他一直都顯得這麼莫測高深。自從他炸了我一次之後,好像對我的敵意就不再那麼大。也不知道他心面到底是怎麼想的。或許是因為正如他所說我的體內有他的氣息,所以他就暫時放棄了對我的敵意;又或許只是時間還沒有到而已。

我看著眼前的這兩個傢伙,一時倒不知道怎麼拿他們怎麼辦。

黑手看著我,問道:「飽和了嗎?其實馬上就要開始了,到時候才是你真正的舞台呢。我越來越想不明白了,你的性格好像真的越來越接近張良了。」

這點也正是我所擔心的。這或許就表明我真的是他。如果我真的是他的話,我是不是也會變得那麼沒用呢?如果這正是我的命運,我是應該坦然接受,還是要作出一些改變呢?

或許我現在之所以並沒有大開殺戒,正是因為張良性格的影響。而正如司徒無功所說,這裡如果真的是一個死循環的話,要打破這個死結,那就只能是我做出一些改變了。

我應該怎麼改變?改變掉現在這種狀態嗎?我當然發現了,張良那小子的心腸比較軟,而我現在的心腸也比較軟。意思就是,我要做出改變,就得聽從體內吸血鬼的那份意志,要殺就殺個痛快?

這種改變並不是我所希望的那樣,但也並不是不可以考慮的。也許只要作出這一點點改變,以後的生活就將會不同的。

地底深處的悸動已經越來越明顯,而且天空似乎也有些變化。高空的雲層此時在慢慢集結。它們好像有一種要變成怪獸的徵兆。

我抬頭看著那天空的雲層。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能衝破它們,飛往更高的天空,或許那時我就衝出這裡了。這裡只是一個牢籠而已。

老頭說道:「現在我倒真的相信了,在這天外,還有天。只是那並不是我的天而已。我看不到,也摸不到。」

黑手隨手扔掉了手裡的西瓜皮,說道:「那是我們以前的天。不過又有什麼要緊呢?或許我們正是這麼來的,從外面,慢慢把自己關在了這樣的一個小小的世界裡面。其實我們在這裡過得也算不錯,不是嗎?」

「眼見的也不見得就是真實的。這感覺還真的很奇怪呢。」老頭繼續啃著他的西瓜。我發現他的牙齒還比較完好。

黑手站了起來,走到了邊緣上,看著遠處,也不知道他具體在看些什麼。

我也看過去,卻只看到一個女人,她站在遠處的一個樓頂看著我們。以前跟她對打過,她不是對手;在她的身邊出現了另外一個傢伙,我卻感到有些吃驚了。因為他正是前任本體,他的手好像已經好了。

那個傢伙也藏得很深,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目的。如果說他真的只是想衝出這裡的話,應該是說不通的。或心康木褪淺晌這個世界的主人,或者說成為這具身體的主人。

其實與其說成為這具身體的主人,我猜他更願意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如果只是成為這具身體的主人的話,他到了外面的世界,應該也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人而已;而如果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的話,至少在這裡,他就是無敵的。

所以他真的有可能會成全我嗎?

這看起來是一個笑話,因為我有必要需要他的成全嗎?他玩的那些小把戲,或許可以騙得了黑手之流,但騙得了司徒無功嗎?或許活到最後的只能是司徒無功而已。

而這時,變化終於到來了。老頭說了一句話,只不過他的語速實在太快,我根本就聽不清。這時老頭和黑手的動作都變得可笑起來。因為他們忽然變得非常快。他們在我面前就像是在另外一個時空一般。他們的時間好像過得非常快;而我的時間卻過得非常慢。

黑手忽然拍了我一下,我根本就閃不開;也根本就不需要躲閃。因為他的手直接就從我的身體裡面透了過去。也不知道到底是我不存在,還是他不存在。

他臉上的表情也變得非常快,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他那到底是什麼表情。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他們就好像過了一整天;因為天空也隨之變成了黑夜,然後再次變成了白天。

天空依然沒有任何的變化,好像一切都只是重複了起來。時間終於恢復了正常,黑手和老頭還在原來的地方,那個女人和前任本體依然站在那裡。他們似乎完全沒有變化。

老頭怔怔地說:「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

黑手苦笑了一聲,說道:「看來我們又消失了一些時間。」

他們看起來根本就不記得剛才已經過完了一天。我倒有點相信剛才只是我的錯覺。但理智告訴我,或許那根本就不是什麼錯覺,而是真正發生過了。或許時間真的過得那麼快。

又或許這正是張良所掌握的能力。他看似能讓周圍的時間變慢;或許真實的只是讓時間變快而已。而外面的一切又似乎會復原過去。

老頭問:「時間消失?」

黑手說道:「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人稱他為時空裡面的潛伏者,意思就是能夠潛伏在時間的循環裡面。現在我倒是有點明白了。一個是開始,一個是終結,這根本就無法可解,只是在他們之間循環而已,他們本身就是時間。」

一直以來張良的能力在困擾著我。他看起來身體並不出眾,但能力的詭異程度卻讓所有人都會感到吃驚。本體或許掌握了空間的能力;但時間是掌握在張良的手中的。

只不過看起來依然也沒有什麼用。

因為對我好像並沒有什麼影響。

遠處那個小平房裡面,張良終於走了出來,他這時身體看樣子已經恢復了;而且在他的身邊還跟著兩個傢伙。

他們要去哪裡呢?或許正是要回學校那邊去。

前任本體顯然也發現了張良他們,不過他馬上就躲了起來,那個女人好像也被他說動了,躲了起來。

這個世界變得靜悄悄的,好像在這個時候大家都躲了起來;連那些正在搜尋兩隻眼的獨眼龍們也躲了起來。

黑手說道:「要來了。」

老頭問:「什麼要來了?」

黑手轉頭看著我說道:「或許我真的不想殺光他們;但你有沒有想過,他們的最終目的正是要幹掉你而已;不管你願不願意,其實他們都是要殺掉你的。到時候就不是你與他們為敵,而是他們與你為敵了。」

我不置可否。

「我很好奇,如果你真的是張良,什麼時候你的記憶完全恢復了,那麼會發生什麼事呢?畢竟他在這裡還是有些朋友的,而且還有一些是非常厲害的人。哪怕你真的跟他們說你就是張良,他們也不會相信,他們到時要殺你,你殺不殺他們?」

我不由得怔祝不過到時與其說我記憶恢復,是不是更應該說我奪得了張良的記憶呢?萬一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應該怎麼做?